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2章 早点迎娶

心婉无语,苦思冥想了半天,道:“可是我们不熟……”
心婉刚要回话,看见落枫眼中的细碎流火,突然间就胆怯了,于是转口道:“当然不是你不好,是我,是我配不上你。”
“属下下手不重,顶多两天,信鸽便可以飞回来了。”
落枫收回手,一本正经道:“嗯,你被我占了便宜,虽然没什么好占的,不过我是不会赖账的,看你这身材以后也不一定嫁的出去,所以我就将就娶了你吧!”
一大早,心婉请安回到院子里,看着满院的银白,满是愁绪,“啊……没银子啊,没银子……老天爷,不如你掉一些银子下来吧!”心婉抬头望天,满脸认真。既然都让我重生了,不如就顺便给些银子吧!
“哦?那这么说,那丫头是骗我的了?”落枫的声音颇有些咬牙切齿,哼,小爷既要得到你的人,也要得到你的心,如若不然,爷便去向皇上要一道圣旨赐婚……
心婉龇牙,什么意思,什么叫没什么好占的和*图*书,什么叫我这身材嫁不出去,什么叫将就?你愿意娶,我还不愿意嫁呢!
赵二:“……”爷,您这样风轻云淡,真的好吗?
现在该怎么办,被落枫劫持,心婉脑子里迅速思索着对策,但,这人武力值太过强大,自己一个女子,实在想不到什么办法逃脱呀!
“嗯,很好。”落枫对那个小丫头,现在可是想的紧啊,明明昨天才见过。
不过,抱怨归抱怨,赵二还是依言照做,他可不想褪一层皮……
心婉:“……”
只是,他到底是谁呢……
赵二默默地低下头,爷真是太妖孽了。
赵二:“……”爷,您真的要娶四姑娘吗?三思啊!赵二掩面,遁走。
“据我所知,男女没见过面就婚嫁的,不在少数吧?”
定远王府,赵二向落枫禀告:“爷,查出来了,她叫楚心婉,武安侯府四姑娘,姨娘所出的庶女。”
定南王府,赵二立于落枫身后,“爷,信鸽已经照你的吩和_图_书咐,弄伤了翅膀,送到四姑娘那去了。”
四周荒无人烟,终于,落枫伸出手,在心婉肥嘟嘟的脸颊上捏了捏,心婉回过神来,满面羞红,这个登徒子……
落枫一摆手,“不是还没出嫁吗,抢了便是。”
“我又不喜欢你,我宁愿常伴青灯古佛,也不愿意嫁给你。”
“咦?”心婉上前,捡起雪白的信鸽,抬头向上看,“老天爷,我要的是银子啊,您老搞错了吧?”
“可她是侯府庶女,属下查探到,她在侯府里过的并不如意。”
心婉话还没说完,便听见两个字,不禁有些迷糊,“什么?”
赵二回道:“侯府大夫人似乎要将四姑娘许给长伯侯府的世子,只是还没有确定下来。”
“庶女?庶女又怎么了,熏儿不是过的很好吗?”
落枫闻言沉默,心婉小心翼翼道:“公子,我走了哈。”说完,一溜烟跑了。
落枫拿定主意,“赵二,明儿一早,在府里找一只信鸽弄伤,送到心婉那儿。”
就是和图书它了……
落枫脸色立即黑了,“我就那么差劲?”
一把拍掉落枫不安分的手,心婉愤恨的瞪着落枫,“你到底想干嘛?”
心婉:“……”我嫌弃你好吧!
“落枫。”
爷,那是王府专门培养出来通信的信鸽啊,还有,您现在就叫四姑娘心婉,这样真的好吗?
缺银子?爷有啊,爷最不缺的,便是银子了。
“可查到心婉许给谁了?”
落枫猛的站起,古代制造邂逅与泡妞,成功率百分百的神器,信鸽。
落枫一把拉住心婉,“你那啥……都被我摸了,你不嫁给我,还要嫁给谁?”
“爷,不是所有的府邸都像定远王府一样开明的……”随即,赵二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再说了,熏儿小姐要不是有你护着,日子恐怕也没那么好。
赵二:“……”
“嗯……”落枫回了一声,趴在桌子上苦想,该怎么让她喜欢上自己呢?心婉,很好听的名字……
不再耽误,赵二将翅膀受伤的信鸽丢了下去。
心婉还http://www.hetushu.com在思索间,落枫已经落地,看着怀里明显走神的心婉,落枫嘴角闪过一丝笑意。
“不要你管,谁规定被你摸了就要嫁给你的?”心婉脸色发红,不过还是没给落枫好脸色。
落枫皱眉,也没阻拦,一招手,身边突兀的多出一个人来,“赵二,去查清她的身份。”
落枫抬头看向窗外的雪花,脑海里却想着那个可爱的女子,她比这洁白的雪花,还要娇艳美丽吧!
“爷,她已经许人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心婉觉得,自己现在为鱼肉,还是先妥协好了,“公子,不是我不愿意嫁给你啊,实在是我们根本不认识,你看,现在我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
“她在侯府里过的这么苦,看来,我得早点娶心婉过门了。”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已经许人了……”
落枫瞥了眼心婉的胸部,说道:“我不嫌弃你……”
刚刚抬起头的赵二,再次垂头,爷,你这样冠冕堂皇的找借口迎娶四姑娘,真的m.hetushu.com好吗?
“怎么会,她好歹也是侯府女儿。”
“我叫落枫。”落枫再次重复一遍。
“呵呵……”赵二挠头讪笑两声,道:“属下今天看四姑娘,好像缺银子。”
赵二犹豫了一会儿,欲言又止。落枫瞥了一眼,鄙夷道:“说。”这小子,不就是故意吊着他的胃口,让他主动询问吗。
待在树上的赵二险些一个跟头载下来,呵呵,四姑娘真可爱……
入夜,心婉舒适的躺在浴桶里,看着如花苞般的娇嫩山峰,现在还有些红肿,一抹红霞爬上脸庞,直至耳根,“这混蛋……下手还真狠呢……”
“嗯。”落枫淡淡回应一声,“那信鸽的伤大约多久可以好。”
“我嫁不嫁的出去不要你管,我也不会嫁给你的。”心婉说完,转身就走。
落枫沉思了一会儿,突然便笑了起来,这一笑,仿若月上梢头,清冷美艳。
“你学没学过女诫啊,别说摸了,就是碰了下脸,你就得嫁给我。”落枫知道,这个世界的女子保守无比,男女大防更是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