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三连斩

章炎目光冷峻,低哼了一声却没有说话。
我眯了眯眼睛,这种时候必须显出弱不禁风的样子,否则这些卑鄙小人是不可能也不敢一个一个的跟我决斗。
“来得好!”
“正有此意!”
“下地狱去问吧!”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章炎眼中光芒大涨,手中战斧灵力狂舞,断石分金的猛烈一击直劈下来。
“蓬!”
“蓬!”
上官阴哈哈大笑,手中长矛猛然一抖,顿时一股血红色灵力浑然升起,地御境中期强者的气机遍布、碾压下来,让人有种森然之感,甚至在这种森然窒息的气机之下,远近的野兽都开始变得躁动不安、胆怯起来,不断的发出一声声的悲鸣。
我根本不多想,果决的纵身一跃,手握长剑,左腿却蕴满了五式合一之力,深海色气芒凛冽的对着上官阴的腹部就是重重的一击一焰开山!烟云腿法大成之境,早就已经练到了双腿运用自如的地步了!
我放松身躯,静静的悬浮在水面之下,观察了一下之后确认,岸边一共还有五人,其中一个就是项易,另外两个一个是杀手组织醉清风的首领——上官阴,另一个则是火狮佣兵团的团长章炎,此外两个则是较弱的人御境后期的杀手,暂时可以不必考虑。
一束束冰冷的目光射了过来,仿佛利剑一般。
我则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尽量装出力量不济的样子,右手手掌颤巍巍的一摆,凝实出月刃,目光紧盯着他们,道:“我和项易一战了和*图*书断仇恨,希望你们别人不要插手!”
这诡异的力量,要小心应付了。
项易杀意大盛,双掌泛起浓烈的火焰,并且伴随着鞭炮般的“噼噼啪啪”的爆炸声,整个人气势喷发而出碾压而来,甚至将我脚下的潭水都逼退了少许,狞笑道:“看老子如何三招内毙杀你!”
……
“怎么会这样!?”
章炎和上官阴大惊失色。
“轰!”
我猛然一手一抓矛柄,反手就是一剑扫过了上官阴的脖子。
“是,否则呢?”
“你说要三招败我,现在却被我三招败了,这讽刺吗?”
如果他们一拥而上的话,我多半是没有胜算的,不过一个一个来的话,倒是有几成把握。
“蓬”又一声巨响,项易的身躯犹如炮弹般的飞出,直接陷入了数十米外的岩壁之中,撞得整个山脉都在嗡嗡颤抖,林中鸟飞惊飞而起,形成了一片淡淡的薄雾。
“嗯?!”
“受死吧!”
我暗暗欣喜,体内力量完全爆发开来,五式合一产生的气势瞬时碾压四周,将脚下的潭水尽数逼退,一团深海色光芒贯入月刃之中,脚踏烟云步法,气势犹有胜之的扬起长剑对着项易的手掌就横拍了出去!
我眉头紧锁,天赋吞噬已然不自觉的启动,章炎这一斧头的速度也便变得更慢了一些,双足踏地,骤然一个分合,一脚踹中了斧头的一侧,另一脚还是顺利的踹在了章炎的腿上!
但是显然我低估了上官阴这个老狐狸的本事和-图-书,那长矛轻轻一翻便如同蛇般的绞动起来,瞬间就缠住了我的月刃,那种邪魅的力量仿佛是一个深渊般的,居然开始汲取我的力量,产生的强大吸力让人无法瞬间摆脱掉。
“嗖!”
项易疯狂咳嗽,咳出一摊摊血:“我……我……”
“我……”项易咬牙切齿:“求你……求求你,别杀我……”
……
真正的高手过招胜负在刹那间其实就已经决定了。
“怎么可能!?”
我冷冷的看着他,手中的月刃光芒炽烈,一道道冰霜羽芒环绕,彻寒的气息将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一般。
章炎禁不住笑道:“你这小子真是找死,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我微微一笑,力量开始在体内涌动,纹骨瞬间光芒大盛起来,金色光芒迸溅而出,刹那充满了体内的整个世界,符纹之力涌动而起。
身后,长矛破风声凛冽,上官阴来了。
我冷笑一声:“那些曾经向你求饶的人,你绕过他们吗?我又为什么要饶恕你?下地狱去吧,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配活在世上!”
“不必。”
炽烈的深海色五式合一力量霸烈绝伦,瞬间就把项易的战衣轰碎,而我则抬脚就是一次势大力沉的一焰开山!
“是吗?看来你是回不了家了!”
章炎低声道:“步亦轩,项易是受伤之躯,别以为你杀死他也能杀死我们,大不了就来试试好了!”
反倒是上官阴提着长矛,一张“鬼脸”森然冷笑道:“诚如你说的一样,如和图书果现在我们放过你,他日再见你会放过我们吗?你是步璇音的弟弟,你完全一句话就可以让步璇音找上门来,踏平我们醉清风和火狮佣兵团。”
空气被切开,白色气浪极速翻卷开来。
“你在看什么?”上官阴问。
“这么说,是要拼死一战咯?”我淡淡一笑。
项易的一张脸上满是狞笑:“我还以为你已经淹死在里面了……哼,看来那两人已经被你解决了,小子,你可真是给了我不少惊喜啊!”
上官阴阴森诡诈的笑着,道:“章炎团长,我们要一起联手上了,这小子能三招败项易,必定是身怀绝学,而且又是步璇音的弟弟,肯定有不少宝贝,我们一起联手灭掉他,平分了他空间戒指里的宝物,怎么样?”
深海色的霸烈灵力猛然压下,山壁颤抖,纷纷碎裂,直接就把项易的身躯给埋葬了,甚至让他连一声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
“蓬!”
纹骨光芒大盛,月刃周围冰霜羽芒急旋,我一剑飞去,直奔上官阴的手腕,如果能切断他的手腕,这样他就无法使用长矛了。
身后,战斧破风声凌冽,双拳难敌四手,身后一声震颤便已经中了章炎的一击战斧,月刃战衣疯狂颤抖,我则喉头一甜便吐出了一口血,脚下趔趄滑行数步,扶着月刃,陡然身形暴涨,双腿以一个精妙的角度滑行踹向了章炎的下盘。
“你终于出来了!”
项易剧烈的喘着气,歪斜的眼睛看向我,颤巍巍道:“别……别杀我www.hetushu.com……血斩的一切都是你的了,别……别杀我……”
水面上猛然打了个水花,我跌跌爬爬的上了岸,压制住体内磅礴的灵力气劲,不动声色的从空间骨戒里取出了少许深渊巨蛤的血液撒在腹部,造成了一副被一剑开了胸膛的样子,脸上更是一片颓然,随后便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扑通……”
上官阴大约也没有料到我有此一招,“蓬”一声腹部中了一脚,但一缕缕的血色灵力仿佛浪潮般的卷动起来,把我这一脚的力道卸了大半,饶是如此,一千五百钧的一脚依旧踹得上官阴连连后退,脸上满是惊愕:“这是什么怪力?”
上官阴大惊:“老夫这一矛连七阶玄兽的鳞肤都能刺透,你这小畜生的身躯怎么会那么坚厚?”
我禁不住笑了:“如果易地而处,求饶的人是我,你会放过我吗?”
我轻轻一声叹息,轻描淡写地说道:“出来那么久了,我想家了,我想回家,挡我者死。”
一招输,招招输!
地御境前期的高手,还是一样被踹了个狗吃屎。
一声爆鸣,周围的空气剧烈扭曲、褶皱,项易打死也不会想到自己的一击居然会被我一剑给抽开了,力量上完全被碾压!
一剑得手之后,我顺势欺近便是一剑落在了项易的肩膀上!
先解决掉他,章炎只有地御境前期的修为,大开大合,先废了他再说!
上前就是一剑,深海色五式合一之力笼罩在剑刃尖端,只是一剑,章炎的肩膀到胸口便被拉开了一和图书条长长的口子,鲜血迸溅,深可见骨,连退数步,惨哼不已,已经离死不远了。
“是吗?”
一声巨响,月刃战衣破碎了,紧接着锋利的长矛便刺落在我的后背上,但经过不死身三重的淬炼,加上石肤能力的作用,这一击居然顺着我的后背划出了一道寸许的伤痕,却始终没有能刺穿骨质一层,饶是如此,剧烈的疼痛依旧让人无法忍受。
我皱了皱眉,忽地看向了南方。
项易冷冷道:“我要亲手解决他。”
“多谢二位!”
章炎道:“项易宗主,需要我帮忙灭杀他吗?”
转身,我目光淡然的看着上官阴和章炎,道:“现在又如何?你们的雇主已经死了,就算是你们杀了我也不会得到什么赏金,还要跟我打吗?”
我继续道:“你不是说过吗,血斩的法则就是你弱你该死,那么现在呢,你跪在这里求饶,你是不是弱的一方,你有丧子之痛,你现在该死吗?”
项易自然不知道我实力的变化,掌心火焰暴烈,猛然挥出了手掌,这一击大约用了他的五成力左右,似乎……他以为五成力就能把我击败了。
在他们的惊愕目光下,我飞驰而去,抬起左手就老实不客气的一拳轰在项易的眼眶上,“蓬”一声,眼眶出血,眼球几乎都碎裂了,他显得极其狼狈,吐血不止。
上官阴嘴角扬起,森然笑道:“那么,我和章炎团长为你掠阵。”
章炎手掌一张,灵力凝实为一柄巨斧,哈哈大笑道:“上,宰了他!”
“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