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三十六章 回来就好

“凭你?你破得开老夫的五阶骨甲吗?”
她微微一怔,随即带着扑鼻的清香走近,张开手抱住了我,小手在我后背上轻轻拍了拍,柔声道:“回来就好,以后再出去历练要带上我们,人多……就不会被欺负啦……”
月刃未能斩破上官阴坚硬的战衣,却划出了一连串接连爆炸开来的气劲,显然,论实力上官阴不是章炎所能相提并论的,就在月刃掠过的那一刻,上官阴一张扭曲的脸上满是狰狞,骤然出手抓住了月刃的中部,狞笑道:“就凭你也想杀老夫?”
苏颜眨了眨眼睛:“怎么了?”
就在这时,学院内的绿蔓长廊内两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竟然是苏颜和澹台瑶,这也太巧了吧?
我嘴角一扬,说:“你们来时是冲着杀我来的,这是你们的意愿,做下的决定又怎么能轻易改变呢?这样别人会怎么看你们。”
我生怕给他们带来心理负担,就说:“萧楚生被我杀了,后来我也迷路了,就到处找来找去,最后在灵陨山脉过了很久,才回来。”
无奈之下,踏上了中午返回万灵学院的火车。
出口处,我什么都没带,只是出示了一下空间骨戒。
……
在一群男生灼然的目光聚焦下,苏颜轻盈走来,依旧是女生裙装,身段凹凸有致,引人遐思,双峰挺拔,雪腿修长笔直,一手叉腰,满脸傲娇的看着我,笑道:“吃货,你终于回来啦?”
我挣扎着坐起身,心里一阵感动,问道:“我倒是想问问你们两个,我在灵陨山脉里找了那么久也没有见到你们,你们到底去哪儿了?”
在灵陨和图书城的集市里转悠了一圈之后,我没有找到赵昊和宋骞的身影,区区的两个人在这座数万人的城市里就仿佛石沉大海一样杳无音讯,我问了许多人,但得到的回复都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两个人。
只有人御境后期的实力,确实在我面前太过于弱小了。
不久之后,入夜了。
“说来话长……”
下午三点,抵达万灵学院。
宋骞红着眼道:“轩哥,我们跟你分开之后不久就遇到了一头玄兽,被那头六阶玄兽追了十几里地之后遇到罗贤灵导师的试炼小队,是他救了我们,随后带着我们一起返回万灵学院的,我们……我们说服灵导师去找你,但是没有找到,你后来怎么样了?我们打算告诉副院长去找你,但是她出门今天上午才回来……”
“蓬蓬蓬……”
“呜……”
上官阴冷笑起来,身上的战衣能量也越发的浓郁起来,这时候我才醒悟到,他的灵装本身就是防御类的战甲,已经精炼到第五阶段的骨甲自然不是我第二阶段的月刃所能洞穿的,便身形挺进,膝盖裹着五式合一的力道重重踹在他的腹部。
我心底禁不住掠起一缕寒意,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那么邪门的功法,真的能夺人体魄吗?
顿时那守卫军官一脸敬意,道:“好了,您可以离开了!”
……
次日清晨,伤势痊愈了近半,便离开了灵陨山脉。
我眼圈一红,差点哭出来,多好的兄弟啊,就这么永远诀别了……
“哇……”
上官阴骨甲不破,但痛还是会有的,被我的连续攻击几乎快要把苦胆给http://m.hetushu.com吐出来了。
杀人者,人恒杀之。
“蓬!蓬!蓬!”
“蓬!”
“什么?!”
拳劲透体而过,上官阴瞬间身体有些佝偻,眼中透着痛楚,被我一千五百钧的拳头猛轰的滋味自然是不太好受的!
我轻声道:“没怎么,只是……我差点就回不来了……”
一身的衣衫破损严重,特别是我的外衣斗篷上,长矛的穿孔、剑痕、气劲袭杀的痕迹一一浮现,甚至下摆被强劲的剑气切成了一条条,说不出的狼狈,但在真正的高手看来,这样的伤势却说明了对手的强横与狠辣。
“赵昊,小骞……是我对不起你们,或许……一开始我就不该带你们去灵陨山脉历练。”
但就在我站在古树下感怀往事的时候,忽然上方树叶一阵剧烈颤抖,紧接着就是两个身影从天而降,直接把我扑倒在地,赫然是身穿校服的宋骞和赵昊,一左一右的“狠狠”抱着我,哈哈大笑着。
夺魄诀?
说着,两人一左一右的劈来一道剑气!
“你!”
“我们……我们什么都没做,放过我们吧……”其中一个瘦子颤声道:“步少爷,我们……我们只是听差做事罢了,不要杀我们……”
秋意萧瑟,学院门前的古树上落叶凋零,令人感伤。
离开这个杀人之所,连夜赶往第五重山脉,随后在第五重山脉里进食、休息、疗伤。
上官阴的瞳孔猛然一收,显然没有想到我还有这么一招,一瞬间,那夺魄诀的力量无法遏制的溃散开来,犹如江湖决堤,转眼奔泻一空,倒是我手腕翻动,将月刃硬生生的从和*图*书他手里夺了回来,剑刃上深海色光芒更加浓烈起来。
“呜哇……”
踩着上官阴的胸口拔出了刺灵匕首,擦拭干净之后归于腿边的袋子里,转身看向了另外两个人,他们已经惊呆了,木然的站在那里。
长矛怒扫,狠狠的轰在我的腰部!
两道剑气无比凌厉,我自然不能硬接,极速后退,脚踏烟云步法一个错身完美的避开,但二人却已经像是荒野中的逃逸小兽般几个起落之间就已经在近百米外了。
“哦,原来是这样……”
这是……吞噬第一阶段力量——血域!
“嗯。”
一想到这里,心底的那股火热力量倒是涌现了出来,就在上官阴的邪魅力量入侵我身体的时候,吞噬天赋却暴躁了起来,仿佛一阵阵的血色旋风在心底急旋起来,“刷刷刷”的狂风直吹到了体外,顿时周围变得犹如炼狱一般,力量开始一寸寸的夺取非我之外的力量!
“别挣扎了!”
“蓬蓬!”
胖子的脸上掠过一抹狰狞,道:“你记住,今天你要是杀不死我们,我们日后必会让你加倍偿还,哪怕豁尽血斩和醉清风的家底,也要把你碎尸万段!”
那胖子冷笑道:“步亦轩,我们二人一东一西的逃走,你能追的上吗?别忘了,你也是重伤,你还能保持巅峰身法吗?”
我站起身,愣愣的看着她。
意境凛冽,是大成之境的招式,人御境巅峰的高手也确实是有两下子。
不远处,一行女生看着我们的样子,远远的笑着。
“轩哥,你居然活着回来了,太好了,太好啦……”宋骞喜极而泣。
“嘭!”
赵昊也红着和图书眼睛:“老大,你回来了……我们天天在这里爬树等你,已经等了你一个星期之久了……”
一个趔趄,灵力受损严重,身体的伤势也不容小觑,我皱了皱眉,吃下一枚疗伤药,随后盘膝坐下休息一会。
双手猛然一合,一缕缕嫩金色的芽儿生长出来,沿着手背不断延伸,在我双手分开的时候金色光芒便璀璨迸发充满了整个世界,浩瀚如神的炎黄弓迅速拉开,气机锁定奔走中的二人,连发两次落月箭,顿时湛蓝色箭矢掠空而去!
上官阴连退数步,手掌颤巍巍的伸向了胸前没入至柄的刺灵匕首,眼神之中满是不甘与难以置信,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我猛然一惊,却发现上官阴紧握月刃的右掌衍生出一缕缕的血线,数百道血线仿佛拥有灵性般的沿着月刃延伸来,一缕缕的吸附在我的皮肤上,丝丝痒痒,我的整条手臂正在失去知觉,甚至有些难以自制起来。
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否则世人都知道是我杀了项易、章炎和上官阴,到那时恐怕会有更多的麻烦找上门来。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试试就试试!”
上官阴一张鬼魅般的脸庞极其扭曲,哈哈狞笑道:“老子的夺魄诀还没人能够挣脱,只能算是你倒霉了,哈哈哈哈……”
“你们尽管试试!”
……
“什么?!”
我点点头,心底莫名的感动。
我冷冷的看着他,直到上官阴重重的倒下,这位灵陨城两大杀手集团之一的首领与项易一起倒在了这片荒凉的峡谷之中。
两道圆形空气领域爆炸开来,核心处的二人瞬间就被炸成了一堆和图书碎肉,这种人,死不足惜!
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传来,我的肉身虽然是经过不死身的淬炼,但也无法承受这样的重击,腰部传来的沉闷感几乎让人瞬间失去了知觉,一片酥麻感中,我右手不放月刃,左手却扬起了拳头,铁拳周围深海色五式合一力量临近迸发,重重的轰在了上官阴的腹部!
有时候,空间戒指就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无论你进入灵陨山脉多久,带走多少东西,只要拥有空间戒指,那就可以畅行无阻的离开。
就在这时,一缕灵光在我手中绽放开来,刺灵匕首!
下一刻,刺灵匕首化为一道寒芒钻进了上官阴的心脏里,刺穿灵装铠甲的声音十分清脆。
连轰三拳,上官阴吐血不绝,但脸上却浮现出得逞的笑容,森然冷笑道:“如此强横的肉身,从今以后就要归老夫了!”
远远看去,巍峨庄严的校门一如往昔,校门口学生们来来往往,就如同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自然,对他们来说生活如同当初的平静,而我则心如死灰,沉甸甸的像是压了千斤大石一般,可能……赵昊、宋骞真的是已经被玄兽给吃了。
搜寻了一下,项易、上官阴身上都没有空间戒指,想必项易是太疼爱儿子了,唯一的空间戒指给了项古佩戴,却没有想到这个儿子太不成器,居然惹了这么大的麻烦,祸及其父!唯一的收获是章炎的手指上戴着一枚空间戒指,是白灵器,虽然比较低等,但是好歹也是空间戒指,里面的材料似乎也还凑合的样子,就拿了之后放进我的空间骨戒里,这枚白灵器空间戒指可以给宋骞,如果这小子还活着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