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五十章 火羽皇鹰

庄恒兴受到火羽鸟的煞气气势碾压,额头上满是冷汗,已经相当的焦躁不安了,而云羽也好不到哪儿去,两个天冲境遇到火羽鸟这种堪比人御境的玄兽,有这种表现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没有受到煞气威压而尿裤子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周围,惨叫声连连,没有给击散的火焰羽芒轰在地面上,爆出数米范围的烈火吞噬,几名躲闪不及的学生直接殒命,身躯被烧得一片焦黑,惨不忍睹,圣地大长老说过,每一次深渊试炼都会有人死,原来如此啊……
除却他们之外,还有十几名学生也纷纷吹响了骨笛,转眼之间进入深渊试炼的120名学生就剩下不到三分之一了,这还仅仅是第三层而已。
说着,灵力贯注,鼎成龙升的气势升腾而起,我已经将龙息功第九层提升到了巅峰层次,凛然的神龙意境森然张开,让方清渊、牧铉、宇文清等人都投来了惊异的目光,下一刻,我一抖月刃,直接将力量提升到了四式合一,长剑尖端浮现、盘旋着一团四式合一的银色光辉,微微颤抖,仿佛一团被压制、随时都会爆发的地底火山一样。
“啊啊啊啊……哥……”
但此时,方清渊也因为自己的天赋异禀和卓然修为必须吞下这一颗苦果了。
当我第二次、第三次将火焰羽芒抽散的时候,双臂被巨大力道震得已经快要失去知觉,身后,唐阙然、童濯一起放弃了抵抗,齐齐的躲在我身后的安全区域内,苏颜脚下一滑,拉住唐阙然的和图书手,想来她是不想暴露真正的实力。
“蓬蓬蓬……”
眼看一代天才就要陨落的时候,方清渊却做出了一个让大家都目瞪口呆的决定,顺地一个懒驴打滚,十分不雅观的避开了这致命一击,手中的凌风剑光芒都已经变得暗淡起来,低喝道:“牧铉、宇文清,你们还在等什么,跟我一起杀了这头扁毛畜牲!”
“你……”
火羽皇鹰凌空飞翔,倏尔俯冲下来,一派皇者气势,灼然烈焰包裹身躯,犹如火山迸发的气势一般碾压而来,竟然这座山头嗡嗡作响,仿佛随时都会崩裂一般。
“那里面有一团更加强烈的火焰煞气,一定还有。”我笃定道。
“桀桀……”
“我的天啊,妈的……”
宇文清急忙拼尽全力的为宇文琦挡住下一次攻击,目光凌厉:“你不能死在这里,立刻吹响骨笛放弃试炼,出去接受急救,立刻!”
但就在我即将动用龙息功第十层气劲的时候,宇文清却目光带着无比怨毒的神色看向我,怒吼道:“怎么,已经被我们打伤的火羽皇鹰你们还想掺和进来?步亦轩,你给我滚开,我们还不至于要借助你这个废物的力量!”
“一起上吧?”
方清渊不禁一声大喝,道:“小心,是火羽皇鹰,火羽鸟的皇者,拥有帝级血脉,实力堪比八阶初级玄兽!”
宇文琦失声大喊着。
我说。
苏颜点点头,这只火羽皇鹰不是三五个人就能解决掉的,要聚集我们所有人的力量才行。
至于圣武http://www.hetushu.com学院,他们是最轻松的,一个方清渊加上一个牧铉就已经几乎能独当一面了,在他们脚下的火羽鸟尸体也多得吓人,方清渊几乎毫无保留的催动浮屠剑诀轰杀火羽鸟,想来是希望通过火羽鸟带来的煞气积分重登试炼排名第一位的。
一道道气机在剑刃周围浮现,当方清渊轰出这一剑的时候,凌空迅速爆炸出一连串的浮屠珠,但火羽皇鹰的这一击不为所动,坚硬如钢铁的羽毛硬生生的承受住浮屠剑诀的威力,双爪闪电般袭向了方清渊的胸口!
“桀桀……”
宇文清怒吼一声,却无暇顾及我们,转而凝聚剑气与对付火羽皇鹰了。
宇文清、宇文琦等人也抵挡得十分辛苦,转眼之间,宇文琦惨哼一声,被一根火焰羽芒刺透了防御,炸得双腿、腹部满是鲜血,战衣已经消散了,甚至能看到少许内脏外流出来。
……
“嗯……”
我皱了皱眉,转而释然一笑,拉住苏颜,道:“算了,他们想死就让他们死好了。”
方清渊已经自行突破了镇气丹的限制,人御境巅峰,甚至……已经隐隐有突破踏入地御境初期的迹象了,一旦突破地御境,就可以从大地之中汲取丰厚的灵力,实力何止是翻一番那么简单!
苏颜独当一面,妃焱剑火光冲天,九霄炎龙舞形成了一团巨大的火焰巨柱,煌煌然不可直视,凛冽的气流在空中肆虐不绝,一只只火羽鸟发出悲鸣声一一坠落下来。
双手擎剑,方清www.hetushu.com渊气势凛冽,怒吼道:“你这只扁毛畜牲别人不找偏偏找我,畜生就是畜生,我看你是自讨苦吃!”
宇文琦痛苦的吹响了骨笛,身躯随后消失。
大家都惊呆了,这是什么概念,八阶玄兽就算是初期的实力也相当于天御境初期了啊,而我们这群人是什么修为,连一个地御境都没有,更遑论天御境了!
谁也没有想到火羽鸟的群中居然还簇拥着这么一个皇者,更没有想到这个皇者还是一个七阶玄兽中的帝级血脉拥有者!
……
不远处的轩辕禁、艾拉却已经惊险连连了,甚至艾拉的腿部已经被火焰羽毛射中,流血不止,咬着银牙苦苦支撑着,至于司空义,有余他是人御境高手的关系所以暂时还能镇得住,万灵学院龙息功底蕴深厚、力量磅礴,但凡学会龙息功的人御境,自然也比同等级的高手要底牌厚实了许多。
山头上光秃秃的无处可逃,我们都失策了,原先选定的战斗地点如今却成了一些弱者的坟墓。
这一击,绝难抵挡!
童濯提着赤焰斧,浓眉紧锁道:“怎么了?”
随着火羽鸟的不断死伤,我们的压力也减少了许多,直至最后只有十几只火羽鸟在空中盘旋飞舞的时候,大家都松了口气。
“都别乱动!”
不过,我双眸紧锁空中火羽鸟形成的“一团领域”,热源感应颤抖起来,一种即将酝酿爆出的感觉从天而降,禁不住低声道:“小颜、阙然不要懈怠,那里面有东西!”
空中,火羽皇鹰一和-图-书双眼眸透着怒意,那种犹如炽烈光辉般的眼神让人不敢直视,它张开双翼,愤怒的鸣叫着,转眼之间无数羽毛带着火焰煞气从天而降,每一根羽毛都像是一根浴火铁矛一般,撕开空气,带出一缕缕嗤嗤作响的气浪奔袭向我们。
童濯忽然大声示警道。
八阶玄兽!?
长剑抽打在第一道火羽皇鹰的火焰羽芒上,将其抽飞的同时,我的手臂也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好强的力道,不愧是堪比八阶玄兽初期的皇者之力!
曾经,庄恒兴耻笑我不会用剑气,如今却目瞪口呆的站在我身后,被我的剑气帷幕所保护着,他跟云羽相视苦笑一声,哪里还能耻笑,我的这种修为恐怕就算是再过三五年他们也未必能达到。
我长剑一凛,鼎成龙升的气势腾然而起,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澄澈而平静,大有抱元守一的气势,当火焰羽芒从天而降的时候,月刃在三秒钟瞬间爆发出数十道剑芒,两式合一的力道疯狂肆虐,将火焰羽芒一一击退,瞬间爆泄的剑气居然在空中凝成了一片近五米半径的剑幕,宛若完美防御。
……
果然,天空之上无数火羽鸟纷纷振动翅膀后退,在距离我们大约十米的低空疯狂振动双翼,一束束羽毛裹着煞气如同利箭般射来,密密麻麻一片,火红色的光芒遮天蔽日,恐怖之极!
一道道剑气凌空抽开火羽鸟的扑咬攻击,我守住身后大约三米半径的范围,月刃催动两式合一,纵然有三只以上的火羽鸟一起进攻也依旧能守得固若金汤和-图-书,加上唐阙然的苍澜暴射,转眼之间就已经有七八只火羽鸟坠落在我们前方了,至于煞气的成果,大约五五分的样子。
空中,火羽皇鹰振动双翼,猛然低空俯冲掠下,双爪如钩般的抓向了我们一群人之中气息最强者——方清渊!
苏颜、童濯各自防御一片区域,剑气与斧光在空中乱舞。
童濯、司空义、轩辕禁等人也各展所长,各自的武诀发动不同的意境,不断与火羽鸟拼杀、分离,整个小山头上不断震撼出撕天裂地的声响。
……
“小心,火羽鸟的火焰羽芒攻击要来了!”
再看另一个方向,天行学院的防御虽然没有我们这样完美,但仗着宇文清、宇文琦、牧盈盈、方兴之这四大人御境高手,倒也能守得住。
苏颜蛾眉轻蹙,一双美目似水,带着淡然怒气,道:“宇文清,你是个什么东西敢这样对我们万灵学院的人说话?在凛雪城,你算哪根葱,如今找到方清渊这个主子,你就像是一条狗一样摇尾乞怜、作威作福起来了?”
“蓬!”
我望向身后庄恒兴、云羽等人,道:“如果不想死的话就站好!”
不远处,方清渊向我投来一束惊异的目光。
果然,就在我话音未落之际,十几只火羽鸟猛然发出悲鸣,悉数震开,犹如炮弹般落向了别处,一轮金日煌煌位于高空之中,金日之中,一双无情眼眸带着凛冽的煞气与杀意看着我们,那赫然是一只张开双翼足足有十米长的巨鸟,浑身都是金红色的羽毛,体型形同火羽鸟但却要庞大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