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四十九章 无耻之极

他倒是有自知之明,这时候再逞强可能是要要命的。
月刃斩碎半米粗的树干,震得碎屑飞扬,但这一击并没有能攻击得到王宁,他的速度也十分快,至少不比我慢多少。
“我们……”
“铿!”
童濯笑了,拎着赤焰斧道:“老子就是看你们那么多人欺负一个女生不顺眼,怎么样,你有种来打老子啊?”
我则把目标锁定了三名杂牌武院的学生身上,月刃冰冷,缓缓的走向了他们,道:“是你们跟王宁一起围攻唐阙然的?”
我和苏颜齐齐点头。
毕竟,王宁是天枢学院的种子学生,所以唐阙然还是顾全大局,没有杀了他。
“嗡!”
……
林间开阔地上一道道绿色光芒飞起,那些天枢学院和杂牌武院的学生纷纷离去,现在就走还能留得一命,否则可能就会有性命之忧了。
“被胁迫就动手?”
空中,传来唐阙然的声音:“步亦轩,你去解决那些剑系灵修者,把王宁交给我!”
唐阙然凝实苍澜,摇了摇银牙,说:“我尝试冲破人御穴?”
“客气什么,走吧,我们去找兽首石。”
“吃货,阙然!”
空中一道浑然天成的气劲猛然坠落,唐阙然运起盘龙桩发动坠落一击,双脚重重的踏在了王宁的胸前,顿时又是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她一双美眸带着寒意,道:“我好心帮你们轰杀火羽鸟,你们转眼就兵刃相向,你们天枢学院的人真是无耻之极!滚吧,别让我再看见你了!hetushu.com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方清渊则睁开了眼睛,一双眸子仿佛迸发出令人无法匹敌的剑意一般的看着众人,道:“别吵了,引火羽鸟下来,一起猎杀!”
王宁咬着牙,脸上因为剧痛而扭曲,颤巍巍的吹响了骨笛,转眼消失,而他的手环中的一半积分也自然而然的飞入了唐阙然的手环之中。
……
一个绝美身影轻盈走来,是苏颜,她就在一旁的林子里等待我们的出现,凹凸有致、身段曼妙,虽然身穿女生校服,但那种清新脱俗、空谷幽兰的少女气息却扑面而来,一双雪腿修长笔直,引人遐思、充满诱惑,甚至不远处的不少男生也频频投来惊艳的目光。
这学生暴喝一声冲了过去,随后被童濯打得飞上了天空,来回起落,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哗啦……”
“嗡!”
只见一缕缕轻风在她曼妙修长的娇躯周围回旋起来,转眼之间一道气芒爆射开来,唐阙然的气势瞬间就开始变得截然不同了,瞬间踏入人御境中期的层次,双眸之中透出自信的光芒,长弓抬起,对着空中三连射!
宇文清道:“没问题。”
“妈的,你一个灵魄境的废物凭什么狂妄什么?!”宇文清怒吼一声,手中长剑一凛,寒天剑诀的意境喷薄而出,令周围的几个学生都禁不住的后退数步。
另外两人困兽之搏,一刀一剑左右裹挟而来。
我返身就是两剑挥出,“叮http://m.hetushu.com叮”两声,箭矢被月刃震开,而王宁露出了一抹惊愕之色,已经自身难保了,唐阙然的苍澜弓张开,箭矢如芒的瞄准了他。
山路崎岖,一群灵修者飞奔之下如履平地,兽首石的消息从东方传来,几里外果然就是兽首石的所在地了,只是……兽首石所在的那片山脉如今空中一片密云,满是火焰光泽,至少上百只火羽鸟在空中盘旋,镇守着兽首石,此时大家谁都进不去第四层,甚至就连方清渊、牧铉、宇文清等人也都在。
“阙然,你怎么了?”苏颜第一时间发现唐阙然的伤势。
狂猛的激荡直接震飞了他的灵装,我欺近就是一脚踹在他的胸口。
童濯提着赤焰斧,道:“我们只有联合所有人的力量或许才能干掉这些火羽鸟,如果不这样的话,谁也别想进入第四层。”
我看着她的样子,腿上有一道伤痕,肩膀上的衣服破碎了一小部分,显然是被一剑轰碎的,好在战衣还没碎,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月刃骤然挑开了他的剑,绝对的力量悬殊下,招式都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了,就在震开他的长剑同时,我一拳轰向了他的胸口空门,顿时一阵肋骨断裂的声音,再加上一脚,就像是踢皮球一样的把他给震出去了。
“妈的!”其中一个年龄略高的学生一脸狠戾,手中长剑摆动,道:“跟他废话那么多做什么,上,了不起一死!”
骨骼断裂声传出,他一个趔趄飞退http://m.hetushu.com数步,脸上满是痛苦与难以置信,同样是灵魄境巅峰,他的力量在我面前已然不堪一击了!
“没事吧,阙然?”
我笑道:“王宁已经重伤退出了,现在我们该想想怎么清理兽首石一旁的火羽鸟了。”
牧铉道:“这种时候能不能先把个人的恩怨先放放,如果现在还私斗的话,那就别想过兽首石了。”
“嗯。”
一道道箭矢射入火羽鸟群之中,顿时空中的光芒嗡嗡作响,成群的火羽鸟倾泻下来。
我提着长剑,对一旁的庄恒兴、云羽说道:“火羽鸟的羽芒攻击很猛烈,你们躲在我身后,不然……被射杀了我可不负责。”
说着,他长剑一横,突刺而来,剑刃翻转,带出一道道冰霜意境,这一招颇有通达之境的韵味,难怪敢那么张狂!
“没事,只是一点小伤。”
空中,隐然一阵雷动,似乎有人引动了天雷之力?
砸断树枝的声音中,一个人影从天而降,狼狈不堪的坠落在草地上,口吐鲜血,腹部一个巨大的血洞,是被唐阙然一箭射伤的,如果这箭再上移一些,王宁这条命恐怕就报销了!
“轰!”
下一刻,一连串的浮屠珠在雷光中爆炸开来,转瞬就将四只火羽鸟撕成了碎片,是方清渊的浮屠剑诀,诚然玄妙霸道!
“混账东西!”
这时,司空义、艾拉、轩辕禁、庄恒兴、云羽等万灵学院的学生也走了过来,表示要跟我们一起共同进退,毕竟,空中盘旋的上百只火羽鸟可不是开和*图*书玩笑的,一旦它们奔泻而下发动攻击的话,我们这里的人如果不团结就必然会全军覆灭了。
牧铉点头:“是啊,这时候只能团结一心了。”
一名天枢学院的灵魄境巅峰学生厉声道:“你们橙阳学院跟我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何必为了万灵学院开罪我们?”
“童濯!”
山坡上,挑战者们云集,大约有三四十人的模样。
我皱眉道:“宇文清,有种你来,我不介意解决了你之后再去解决那些火羽鸟。”
“防御住!”
他一说话,顿时宇文清的气势就弱了许多,眉头紧锁道:“既然方清渊也那么说了,那就先猎杀了火羽鸟群再说!”
他已经突破了镇气丹的限制,如今人御境巅峰的力量澎湃不已,难怪会那么嚣张。
头顶的树干上连续两箭射来,是王宁的攻击。
“嗡!”
我也点头说:“好的。”
就在这时,树梢上忽地传来一声惨嚎。
唐阙然秀眉轻蹙道:“天枢学院的人偷袭了我,好在步师傅来得及时,帮我解围了,不然我现在恐怕已经退出试炼了。”
火焰光芒暴涨,苏颜几乎在第一时刻就进入了夜舞倾城的火焰领域,将空中射落的火焰羽毛一一格挡在外额,让我则挥动长剑,快速凝实成一个剑幕,守得密不透风。
“王宁那个混蛋,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苏颜杀气腾腾地说道。
“嗯。”
唐阙然绝美的脸蛋上带着一丝倦意,摇头一笑道:“没事,多亏你来了,否则我可能在第三层就要提和-图-书前放弃了……步师傅,我欠你一个大人情,谢谢你啦!”
其中一名学生一脸恐惧,道:“我们只是受了王宁的胁迫才被逼动手的。”
宇文清却看向了我,眸子里透着寒意,道:“让我跟废物一起合作?门都没有,老子丢不起这个人,哼……”
“刷刷刷……”
林间空地上,童濯的赤焰斧横扫,将两名杂牌武院的学生送上了天空,悉数重伤,只能吹响骨笛退出试炼了。
我冷笑道:“被人胁迫就能人多欺负人少?你们不是天枢学院的人却听王宁的话,你们都是一群废物吗?”
“嗯。”
……
“蓬!”
牧铉指了指不远处的山头,道:“这个山头适合于三面防御,一会唐阙然用弓箭吸引火羽鸟来攻击,圣武学院防御一面,万灵学院、橙阳学院防御一面,其余的天枢学院等学生防御一面,谁都不能溃散,否则将会引来灭顶之灾,都没有问题吧?”
我力从地起,盘龙桩扎根于地,脚下急旋,低角度一焰开山猛踹出去,“蓬蓬”两声,两个人都断了一条腿,重重的摔出去,这两人都是天冲境后期修为,简直不堪一击。
庄恒兴脸上掠过感激之情:“嗯,知道!”
一行人再次上路,这次人数众多,除了我和唐阙然之外,还有童濯与几个橙阳学院的人,总数接近十人了。
对唐阙然的箭术与身法,我有绝对信心,翻身就从树干上落下,月刃扬起,带着鼎成龙升的气势与迅雷劲,直接轰在了一名天枢学院受伤学生的长矛灵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