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与我一战吧!

“噗!”
“沙沙……”
赤焰夔半个身躯陷入石壁之中,居然撞穿了小半座山,好强的撞击力,这要是撞在我的身上,恐怕已经直接撞碎了我的身躯了……
我目光冷峻,出了一身的冷汗,这要是挣脱了最后一条铁链还了得?
三分钟搞定一切,来到兽首石前,张开手,感受兽首石的力量,顿时通灵手环的灵识涌入石头之上,飞快的重新排名,不出意外,杀死赤焰夔的时候就让我拿到了大量的积分,再次稳稳的处于第一名,那条绿条至少是第二名方清渊的三倍以上!
疾风刺直接刺穿了赤焰夔的头颅。
感受着那股凛冽的凶兽煞气,我深吸一口气,飞快的将外息转化为内息,当整个人的气息骤然从空气中消失的时候,赤焰夔也就再也无法凭借气息来判断我的位置了,而烟云步法大成之境无声无息,与周围的空气完美契合,身法进退有度,连空气受到挤压产生的波动也会极其稀少,这就让赤焰夔更加难以捕捉了。
巨大的母赤焰夔身边就跟着一头小赤焰夔,而我的灵识正是从这头小赤焰夔的身上散发开来,我正在洞察它幼时的一切。
“沙……”
我愕然的站住,将心神融入周围的世界之中,却感应不到任何的东西,便拔出月刃,对着前方便是几道剑气飞掠而去!
顺着灼热的岩石地面滑出了数十米,我体内的血气更加紊乱起来,甚至被震得再次吐血,喉头一片血腥气味。
“嗷嗷”一声惨嚎,赤焰夔伤上加伤,口中大口的喷出火红如熔浆般的鲜血,但依旧不死,双腿艰难的迈动http://m.hetushu.com着,对着我的方向就是狠狠的一撞,然而它的速度降低太多,甚至连我的衣角都撞不到了,只是徒然的撞击在山壁上。
“这是怎么了?”
“好好好……”
就在这时,惊人的一幕再度发生了,赤焰夔怒吼着,忽地转身,张开血盆大口就咬向了自己的后腿,狰狞的獠牙瞬间刺透后腿的硬皮与血肉,用力咀嚼了一下,居然连同腿骨也一起咬断了,咔嚓咔嚓的作响。
甚至,灵脉之中的某个节点也被一起冲开了,让我有种浑身舒泰的感觉。
“噗噗……”
叫苦不迭,感觉自己已经随时都会死了,但偏偏是毫无办法,射出震天箭之后我的灵力与体力更加不济了,灵力只剩下不到三成,这时候跟赤焰夔正面搏杀的话恐怕也就是一个回合的事情,结果肯定是我交代了。
转眼时间,小兽哀嚎着。
近十分钟的时间,精炼完全赤焰夔的血脉,随后切开它的头颅,发现了一枚珍贵的火焰八阶玄丹,直接扔进了空间骨戒之中,随后最快速度的把赤焰夔的皮毛、骨骼与部分肉放进空间骨戒。
眼前一亮,被传送进入深渊第七层,明镜!
“刷刷刷……”
方清渊目光淡然,道:“是,又如何?步亦轩杀死了我们圣武学院的李书南、赵淑月,难道我身为圣武学院的第一种子参选者不该惩戒他吗?”
又多了一个底牌,这次就算是对上方清渊也未必会落于下风了。
赤焰夔“中招”之后,发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异样“娇媚”的叫声,这一击只是重创却没www•hetushu•com能杀死它,反倒是让这头上古凶兽完全陷入了暴走的状态,四蹄力道强绝,“蓬”一声挣断了倒数第二根铁链,奋起四蹄就冲向了我,但好在还有最后一根铁链牢牢的钳制住了它的一条后腿。
而且……这赤焰夔的生命力也太强横了吧?被我的震天箭射入脑中居然还不死,我靠……这玩意的身躯到底是怎么长成的?
就在这时,空中一个人影从天而降,他的身体虽然看似瘦削但却散发着惊人的气息,目光冷峻的看着小赤焰夔,手掌张开,一道无形气浪将小赤焰夔给吸取了过去,眼前一黑,就什么都再也看不到了。
不到十秒钟,瞎了眼的赤焰夔咬断了一条腿,跌跌爬爬的站起身来,硕大的身躯仿佛一座小山般的冲了过来,断了一条腿居然还能奔跑如常,堪称玄兽界的奇葩。
探手在赤焰夔的心脏处取血,顿时滚滚的帝级血脉鲜血萦绕在左拳周围,不断的充溢着龙阙神纹的力量,同时补充着我损失的灵力与体力,整个人瞬间精神饱满了起来,赤焰夔的血脉仿佛洪流般的在体内冲击着。
四周,一片明镜的世界,犹如水面一般,其余的就再无任何的景观了。
“刷!”
不过看起来,这头赤焰夔确实是自小就被抓到了这里,我在它的血脉记忆里还读取到了一些关于深渊的片段,千百年来无数人挑战这里,以不菲的代价留下一些人,让更多的人从兽首石传送进入下一层深渊,最近的记忆便是方清渊、牧铉等人从这里进入,其中也有苏颜。
我把心一横,双眸之上蒙和*图*书上一层血色意境,穷奇血脉更加凶暴,碰到狠的谁怕谁!?现在如果我一味等待的话,等来的将会是三条腿的赤焰夔的拼死搏杀,但如果我趁着赤焰夔自残的时候主动动手呢?那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
右手擎着月刃,左手却轻轻一摆拔出了刺灵匕首,整个人纵身一跃踏着烟云而去,大成之境的烟云步法无声无息,飘然如柳絮落地般的落在了赤焰夔的上空,骤然出手,刺灵匕首犹若闪电连续两次刺落在赤焰夔的双眼之上。
苏颜笑了,绝美的脸蛋上带着说不出的悲伤,一行晶莹泪水夺眶而出,美眸通红:“方清渊,拔剑吧,与我一战!”
必须命中它的要害,否则是没有办法杀死它的。
看来这一层考验的不是蛮力与实力,而且心境了。
我心底一片彻寒,因为赤焰夔咬断的腿恰好就是最后一根铁链所钳制住的腿,武祖啊武祖,你为什么不把铁链拴在它的脖颈上呢?
浑身是血的赤焰夔怒吼一声,双眼泊泊流血,狂暴不已。
鲜血涌起,赤焰夔的双眼被无坚不摧的刺灵匕首给刺瞎了,变得更加暴躁起来,身体猛然翻转,焱劲喷张,硬生生把我给震开了。
我皱了皱眉,走到了奄奄一息的赤焰夔一旁,月刃凛然,一道剑芒笔直的钻入了赤焰夔的体内,直接刺透心脏,给它一个痛快的死法!
我皱了皱眉,向前走了数十步,却什么都看不到,前方一片虚无明镜,左右后方也一样是明镜,倒映着一切,却看不到别的东西。
……
他们,大约在一个小时之前进入的第七层!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
www.hetushu.com这上古凶兽……凶得有些过分了啊!居然开始自残了?!
月刃之上,一缕缕的赤焰夔血脉开始回流着,被龙阙神纹汲取、精炼,而我的脑域之中则飞快的出现了上古世界的一幕,眼前一片一望无际的广袤原野,山势巍峨、古树成林,盘踞虬曲的古树足足有数百米高,犹若苍然老者一般叩望着这个世界,而密林之中,一头头浑身深红色仿佛浴火的赤焰夔正在缓缓行走,它们在迁徙,寻找一片食物丰盛的新家园。
就在这时,我忽地心神一颤,前方的明静之上出现了一幕,那是一个古老的石头广场,广场的中心耸立着一块兽首石,那就是明镜世界的中心,兽首石旁,一群挑战者伫立在那里,其中方清渊、牧铉等人都在其中。
急忙纵身一跃,贴着岩壁飞奔闪避。
“吼!”
我深吸一口气,心灵合一,进入了入定的状态,顿时眼前飞霞流转,一个个画面闪烁而过,其中有些便是关于苏颜、方清渊、牧铉等进入第七层深渊的挑战者的画面,这就是明镜的奥秘吗?能看到那些原本看不到的东西?
月刃的剑身上涌动着冰霜纹理,随着我的挥动,骤然再度落在赤焰夔的下颚处,带出一道凛冽疾风刺的锋芒!
“哞……”
转眼时间,空中滚滚雷动,一道道陨石从天而降,把原本静谧、祥和的大地砸得千疮百孔,一道道强烈陨石气流冲击波席卷大地,将大树连根拔起,将山岳化为平地,赤焰夔的种族遭到了灭顶之灾,无数赤焰夔在大地的龟裂之中坠入深渊,而这头幼小的赤焰夔则落在了深渊之中的一颗古树之上,http://m.hetushu.com艰难的存活下来。
我猛然一惊,从精炼血脉的梦境之中醒转过来,难道说眼前这头赤焰夔已经活了成千上万年?而那个绝世强者又是谁,难道就是武祖吗?这么说难道武祖也活了成千上万年?这怎么可能,龙灵大陆上最长寿的人也不过两百年,长生一说也只是传说罢了。
深渊地步嗡嗡作响、颤抖不绝!
“蓬!”
突破了!
剑气犹如泥牛入海一般,只是在明镜之上激荡出几个涟漪,转眼消逝,取而代之的依旧是一片死寂的平静。
“吼!”
这次突破的不是别的,正是苦练了许久也没有练成的六式合一,当我扬起手臂的时候,心灵合一,迅雷劲欢腾、欣然的融汇进入五式合一力道之中,一瞬间,我拳头上的灵力颜色变得更加浓郁起来,宛若朝霞初升,浓烈的紫色光芒照耀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那浑厚澎湃的力量让人惊叹不绝,六式合一的力量至少是五式合一的三倍之上,强得让人发指!
赤焰夔没有眼睛,所以只能凭借气息判断,用力的撞向我所在的位置。
脚步声中,手中握着妃焱大剑的苏颜踏着碎石步入广场,一双美眸微微泛红,脸上带着怒意,低声道:“方清渊,我终于找到你了,就是你在飞流之中杀死了步亦轩,是不是?!”
心脏处,滚滚金色鲜血流淌而出,血脉之血居然已经是浓郁金色了,这俨然就是一头帝级血脉的赤焰夔嘛!那么多年的苦苦修行看来它已经接近圆满了,只是可惜运气不太好,居然在这里遇到了我,而偏偏我的炎黄弓、龙息功都是它的克星,都是命啊!
这个明镜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