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一十八章 屠宰场

我猛然从树干上纵身而下,月刃凌空劈向了一名袭杀向毛青竹的黑衣人,带着两川之力!
“现在,我们该何去何从?”
忽地,灵窍之中猛然察觉一抹气息闪烁消失,紧接着热源感应里出现了一个个身影,他们果然来了,并且来了足足超过二十人,真是看得起我们这群人!
此地距离圣地在附近设置的营地不足十里路,近在咫尺!
洛宛一双美眸之中满是难过与泪光。
“青竹,你带童濯走!”
“这……”
毛青竹怔了怔,随后苦笑一声:“你说得对,我们几天来处处被针对,楚阳、南晨曦早就看我们三个不顺眼了,没有顺手除去我们还是看在洛宛、风轻衣等人的面子上。”
洛言咬牙切齿:“这是想把我们困死在里面吗?圣地……圣地的守护们在哪里,难道都死光了吗?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毛青竹咬牙看着不远处:“小心,又有三个过来了!”
“你是说……黑衣杀手今晚会出现?”
深夜里,寒风凛冽,说是不睡,但毛青竹、童濯还是昏沉沉的进入了梦境之中。
这几天见多了死人,倒也麻木了,只要童濯和毛青竹两人没死对我而言就没关系了。
童濯、毛青竹都受伤了,但能逃出来已经是万幸,不少地御境中期的参选者都死了。
洛宛皱眉:“冷静点,愤怒也没用,还是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楚阳,你说怎么办?”
毛青竹道。
就在我即将抬起月刃强行格挡的时候,忽地一道凌厉指意从身后迸发和_图_书开来,“砰”一声轰在了黑衣人的战刀上,指意浑厚,竟席卷着黑衣人的身躯倒跌了出去,身后则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步亦轩,你还不快走,想杀光他们不成?!”
“刷!”
还没来得及高兴,一名黑衣人从天而降,长刀撕裂空间奔向我的头顶。
……
“嗯,原地休息,寻找水源和吃食!”
他目光阴寒的看着我,但已经不容他多想什么了,童濯猛烈一斧头直接在他后背上绽放开来,顿时战衣颤摇,就算他是地御境后期的高手也禁不住吐血受伤,我右手抬起又是一剑,冰霜羽芒无声连续爆炸,逼迫得他根本无法还手。
“完了……”
我没有回答他,只是咬着一根野草根茎,道:“这几天一直都是玄兽在攻击我们,并且是越来越强的玄兽,但我们都已经懈怠了,忘记了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风轻衣则冰冷的看着远方,秀眉轻蹙,没有说话。
每一个黑衣人都足足有地御境后期以上的修为,并且他们领悟了少许空间规则奥妙的皮毛,但仅靠这些就足以让我们无法抵挡了,即便是拥有剑心的楚阳也在三名黑衣人的围攻下败退了,别的人就更加别提了。
我脚踏乱石飞退,同时看了一眼我们的营地,完全沦为了炼狱屠宰场一般,许多人根本无法抵挡就被杀死了,而楚阳、洛言、南晨曦等人则稍微抵挡一下就后退了,面对如此多的强者,谁也不敢轻言死战不退了。
“我想家了。”
“我来和图书挡住,你们快走!”
童濯骇然。
童濯挥舞赤焰斧,蛮牛劲功法威力迸发,赤焰斧化为一道数十米长的光芒横扫开来,但三名黑衣人却死毫无惧的迎面而去,长刀凌空绽放出切割空间的光芒,一缕缕血色丝线萦绕在战刀周围,“嘭嘭嘭”连续三刀,硬生生的把童濯的攻势轰散了,其中一人飞起一脚,竟然将童濯颇为壮硕的身躯踹得飞了出去。
糟了,刚刚发动一击之后有些乏力,躲不开了!
郭雪阳的声音里透着苦涩。
楚阳提着剑走出了帐篷,飞快查探到来袭者的气息,立刻大喝道:“有人偷袭,戒备!”
一个个黑衣身影跃入山谷之中,长刀带着撕裂空间的血色光芒,一道道血光绽放开来,别说是猝不及防了,就算是有所防备还是有不少修为略低的参选者被当即砍杀,他们的战衣根本抵挡不住那些黑衣人炽烈的一击。
……
“好。”
说时迟,那时快。
我纵身一跃落在一棵古树之上,静静的看着原野之中的一切,天地灵气不断涌入身躯之中,被我的灵墟所吸纳,成为我力量的一部分,自从进入地御境之后,我的灵力回复速度已经远胜于从前了,否则恐怕也无法持续到现在。
“向东,寻找别的出口!”楚阳握着长剑,不容置喙地说道。
左手之中多出一柄匕首,在我错身而过的时候,这名黑衣杀手的脖颈上多出了一条血色丝线,下一刻整颗头颅从脖颈上滚落了下去。
当我们后退到附近山坡和_图_书上的时候,转身一看,整个营地都起火了,那些黑衣人将留下营地里的伤者全部斩杀了!
是风轻衣!
寒意冻结领域,冰锥破体而出,几乎瞬间三名黑衣人都一起受伤了,随着我的一剑之威,冰川脸面数百米,延伸进一眼看不到尽头的黑夜之中。
“混账东西!”
我暴喝一声,也不顾隐藏实力了,手臂之中贯入一道黑冰玄劲,动用灵墟中的第二枚黑色玄晶,顿时无坚不摧的寒劲从月刃之上涌动而出,在我一剑刺出的时候,仿佛刺出了无穷无尽的冰川一般,“刷刷刷”一道道冰锥绽放爆射而出,瞬间席卷前方的三名黑衣人!
……
许多人劫后余生般的大哭起来,就连童濯也颇为兴奋的紧握着赤焰斧,道:“娘的,终于要逃出生天了,啊哈哈哈……”
风轻衣目光淡然,道:“许多人都受伤了,体力、灵力接近耗尽,今晚先休息一夜再说吧,只要我们团结在一起,应该就不会被蛮荒玄兽所覆灭掉。”
“嗡!”
“嗯,他们既然出现了,那就不会是无缘无故的出现,既然他们要杀我们,那怎么可能就此放弃呢?现在无非是让玄兽先消耗我们的一部分实力与体力,然后突然袭击,而现在我们身在阵法边缘却出不去,许多人都已经绝望了,在我们进入绝境的时候,他们也该来啦。”
……
他十分警觉,猛然转身抬起长刀抵挡我这一剑!
以我的实力,只能重创,却无法彻底杀死这些黑衣人,也是有心无力的。
五天后,所和*图*书有人的身上都或多或少的沾上了血迹,脏兮兮的一片,但没有人顾得上这些,日落时分,众人终于抵达了西域蛮荒的南方边缘,空中,一道金色光幕笼罩大地,犹如一道天壁一般,正是阵法的边缘。
月光孤寂枯索,身后的金色阵法天壁泛着淡淡的光芒,把我们困在这个危机重重的蛮荒地里,我枕着一株野草,仰望星空,心里说不出的别样滋味。
“谁不想家呢?”我笑笑:“这次能活着出去就不错了,更不知道能不能回到家了。”
“那还不赶紧去示警大家?!”
抬手,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被我握在掌心里,猛然冲天扔了出去!
“嗯!”
一路向南,队伍走得越来越慢,并且不时的受到一些玄兽的攻击,特别是傍晚的时候,受到十几头七阶玄兽巨狼的偷袭,再次死伤十几人,整个队伍也就不足百人了。
“你是说那些黑衣杀手?”
“今晚,我们谁都别睡,保持警戒。”
“铿”一声火光迸溅,两座冰川之力何等强悍,我这一剑直接让他身体下坠半米,双膝都陷入了泥土之中,气息压迫下形成的气流更是四散冲击开来。
“魔鬼……真是一群魔鬼……”
近百人各自寻找休息的地方,我则架起了一口锅,熬煮七八人食量的食物,也给自己准备了一些龙灵鲤,这几天接连动用战伐诀,对身体的反噬已经十分厉害了,必须一直进食龙灵鲤才能确保身体内不会因为战伐诀的反噬而留下暗伤。
“嘭!”
玄丹缔结不易,我们查找了几http://m.hetushu•com百具牛尸才找到十几枚六阶玄丹,相互分了,至于赤焰犀牛的其余价值,这种玄兽皮厚肉糙,但皮肤十分的粗糙,无法打磨,一旦打磨坏了也就没用了,肉更是辛酸无比,没法吃,所有的价值就只剩下玄丹了,至于煞气凝结灵器,更是一个没有,想来是赤焰犀牛自身的原因,不适合凝结灵器。
队伍里人御境的灵修者,已经死光了,没有一个例外。
“噗噗噗……”
楚阳提着长剑,目光凝重,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能感觉到一定是出意外了,你们也应该发现了,按理说圣地守护们应该介入蛮荒境内,但是我们连一个圣地守护的影子都没有发现,所以原本一定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差不多。”
“步亦轩,连你都那么悲观吗?”毛青竹惊愕问道。
……
“你!?”
“是啊,我们该何去何从?”这次,就连超级天才洛言也有些茫然失所了。
“……”
“到了,我们终于到营地了!”
蕴含在石头中的火焰灵力猛然炸裂,声音很大,火光也在空中停留了足足几秒,几乎这一声让所有人都惊醒了。
果然,走在前方的一些灵修者冲着外面大喊大叫,但根本没有人理会,甚至根本就没人。
“你觉得楚阳会听我们的?”
我眉头紧锁:“未必,你看到阵法有解除的迹象吗?”
南晨曦怒吼一声,拔剑劈刺在光壁之上,顿时“蓬”一声荡开涟漪,阵法力量反噬,将南晨曦震得连退数步,口吐鲜血,但阵法却丝毫无损。
“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