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一十九章 更加恐怖的危机

楚阳咬牙切齿。
一道身影飞掠而过,静静的落在我近百米外的枝头上,身体飘然,犹如一片鸿毛,正是风轻衣,她在昨夜救过我一命,但一直都相当冷淡,从不轻易言语。
楚阳颔首沉吟良久,最终点头道:“嗯,那就在这里休息半天,受伤的人立刻疗伤,依旧还保持着战力的人在四周查探一下。”
“嗯,只能自求多福了。”
风轻衣:“……”
“你!”
结果,郭雪阳、凌月轩、卢志胜等人也一一愿意去孤峰,很快的,五十多人就只剩下楚阳、南晨曦等寥寥数人困守原地了。
这时,洛言迈步走来,他虽然衣袂上沾着血迹,但还算是俊逸非凡,目光冷冽地说道:“楚阳,既然我们一起从核心逃出来,现在就不该放弃任何一个人,这个西域蛮荒更像是一个为我们准备的陷阱,此时大家拧成一股劲或许还能活下去,一一分离的话,最终一定是一个个的都被杀死。”
南晨曦也点头道:“凌月轩,你还能走吗?”
“嗯。”
“是啊,死了的人,就什么都没了。”
楚阳留在原地死守,也只是找死,姑且不说是否会到来的暗族军团,光是那些黑衣杀手就足以让他没命了,而此时洛宛更好给了他一个台阶,便也不矫情了,点头道:“那走吧,姑且相信步亦轩一次,不过,也仅此一次!”
“我走不动了……”
过了好久,风轻衣才说道:“步亦轩,你觉得我们能活着m•hetushu.com走出去吗?”
……
我心底微微一寒,如果血巫级的恐怖存在真的来了西域蛮荒,那我们生存的几率几乎为零了,血巫,那可是堪比星御境后期的恐怖实力啊!
“呵,聪明。”
东行百里,林木参天,起伏连绵,一眼望不见尽头。
我飞速掠下古树,直奔童濯、毛青竹的方向而去,风轻衣也没有再问,化为一道光芒冲向了营地,两人一起在空中鸣剑示警,顿时剑吟声回荡在整个林地之中,仅存的五十多人纷纷站起身,一个个绝望的看向我和风轻衣。
楚阳目光灼然的看着西方,道:“那些人没有走远,如果我们在这里继续停留的话,一定会死,而且会死得很快。”
洛宛一双聪慧的眸子闪烁着淡淡笑意,道:“楚阳,死守孤峰毕竟不是说起来那么容易,我们需要你和南晨曦的力量,如果不介意的话,就跟我们一起前往孤峰吧,好歹这一次我们也算是同生共死了,不妨相信步亦轩一次,你说呢?”
“沙……”
一道道人影掠过丛林,直奔五里外的孤山而去,而就在这时,四周的丛林已经被一层浓郁的黑色气雾所笼罩了,是死气,而且是暗族之中恐怖的血巫级存在所最擅长的“死雾”,一旦沉浸在死雾之中,常人半天便会丧失理智,而修为深厚者也撑不了太久。
“轻衣,怎么回事?!”楚阳低喝问道。
风轻衣没有说话和图书,却看了我一眼。
南晨曦禁不住冷笑一声:“步亦轩,我知道你是四大猎魔人家族之一步家的传人,可你也没有必要危言耸听吧?这是哪里……这是距离生命墙只要五百里不到的西域蛮荒,墙那边就是西阳殿的五十万军队,难道你以为他们是吃素的吗,会让暗族如此接近?”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可心里却犹如明镜一般,风轻衣曾经是万灵学院的天才学生,虽然被驱逐,但依旧对万灵学院有着别样的情愫与挂念,就像是我一样,即便是我以后毕业,走到千万里外,可一旦万灵学院有难,我也必然全力相助。
南晨曦皱眉道:“难道因为你一个而拖累大家不成……不如这样,郭雪阳你留在这里照看凌月轩,你们找一个隐秘之处躲起来,其余人继续向东移动,沿着阵法力量寻找别的出口。”
“谢谢你,风轻衣。”我说。
“你怎么知道?”她微微惊讶。
我缓缓吐纳,道:“那些黑衣杀手如果是外域势力,那我们或许能活着走,但如果他们与圣地的力量有关系,我们几乎没有活着离去的可能,圣地的力量何等之强,圣地想要我们死,我们又怎么可能活得了?”
“逃?”我笑了:“死气四面八方而来,你以为你逃得掉?”
……
凌月轩摇头:“我实在是……走不动了,一旦身体动弹便伤口迸裂,血流不止。”
“不行!”
“月轩……月轩,你别吓我www.hetushu•com……”高雪阳眼含泪光。
洛宛也点头道:“是啊楚阳,阵法被封死了,不管我们去哪里都未必能活下去,只能继续撑下去,等到阵法外的人增援我们,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此事绝不能分裂力量了。”
我淡然道:“你遇到的不过是第一阶段、第二阶段的低级死亡生命,你甚至连第三阶段的尸卫都没有遇到过,难道你打算用自己的狂妄与无知带着大家一起送死不成?”
我算是保持着一定战力的人,为毛青竹、童濯包扎一下之后就提着月刃掠入西方的丛林之中,远远的感应着那些神秘黑衣人是否接近。
“他们不在这里等死的话,难道所有人都在这里等死?!”南晨曦冷笑一声:“童濯,我知道你这个人仗义,但是否仗义得太不是时候了?”
楚阳冷冷道:“你别唬我,你以为这群人只有你步亦轩与暗族较量过吗?告诉你,老子一年前就已经与暗族有过交锋了,他们虽然强,但却没有强到让我们落荒而逃的地步!”
洛宛笑而不语。
林地茂密,丛生数千里,根本看不到尽头,我干脆就在一棵古树上盘膝坐下,呼吸平缓,疯狂的汲取吸纳着天地灵气转化为自身灵力。
“去山上死守?”
我自嘲的笑了笑:“确实怕……怕自己一个人走出去,同伴全部变成了尸体,那种让人窒息的孤寂感,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
我瞥了他一眼,继续道:“死气很浓烈,我们近一和图书半人又都受伤了,而且这片林子又太过于旷阔了,根本不适合防御,所以我建议所有人立刻向东边的那座山峰上移动,那里岩壁陡峭,可以大大的减少我们的承受攻击范围。”
“刷刷刷……”
洛宛握着长剑,目光澄澈,道:“我相信步亦轩,我和洛言愿意跟步亦轩前往孤峰上死守,还有谁愿意跟我们一起去?”
一直孤身一人行动的允木辰目光冷冷的看了看周围,道:“算上我一个。”
“是暗族!”
“真是麻烦。”
“你爱信不信。”
我清了清嗓音,说:“非常浓密的死亡气息正在压迫而来,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生命墙外的暗族,那些隐藏在黑暗与死亡中的亡灵,圣地称他们为死亡生命,而如今,这些死亡生命来了,目标就是我们,他们很强,强得可怕。”
但愿,没有血巫,来的只是低级的死亡生命军团吧!
“嗯!”
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忽地说道:“风轻衣,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不过……你隐藏了实力了吧?”
她微微一笑:“假若步璇音知道你身陷险境,恐怕早就来救你了,可是现在已经过了七天,依旧没人介入这场死亡屠杀之中,大约……步璇音副院长也根本不知道你陷入险境吧?”
风轻衣明眸一颤,似乎被触动了,她站在风中,衣袂摇曳,道:“但愿还能活着离开吧,否则的话……也就没有以后了。”
她看了我一眼,目光中带着淡然,道:“不必谢我,此http://m.hetushu•com时我们唇齿相依,能救一个算一个,我也只是不想看到你死掉罢了。”
童濯道:“你这样岂不是把他们留在这里等死?”
“难说。”
就在这时,我嗅到了一丝熟悉的气味,禁不住皱眉道:“不妙……通知大家准备战斗,我们最强的敌人来了!”
“嗯!”
他虽然孤傲,但却很会判断形势。
楚阳眯着眼睛:“我们现在逃还能逃得掉,死守的话只会陷入重围,步亦轩你不会是想害大家跟你一起死吧?”
“你怕吗?”她问。
她玩味的一笑,说:“我原本打算一直隐藏实力下去,拿个第二名、第三名就好,可是现在看来,我实在是太可笑了,就算是我拿出实力又怎样,还不是要死在这里。”
原本只是想一起来西域蛮荒召集令达成这个成就,可谁曾想,当初言明绝无生命危险的龙虎召集令如今却变成了一个杀人的炼狱场。
……
“最强的敌人?”
毛青竹、童濯齐齐道:“我!”
风轻衣淡淡一笑:“那么,我也一起去吧?”
凌月轩剧烈咳嗽了几声,胸前伤口绽放,那是一道不可见骨的可怕刀伤,若不是凌月轩实力深厚恐怕已经死了,随着剧烈的咳嗽声,他口吐鲜血,脸色苍白,狼狈至极。
“怕?”
“因为你实在是太从容了,就算是面对那些强大的黑衣杀手你也依旧从容,一个人的从容冷静可以装得出来,但是气势上的平静却很难伪装,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至少踏入天御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