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一章 沥海

“一起上吧!”
我们疾驰而去,却发现卢志胜已经倒在了地上,身下鲜血泊泊流淌,他已经死了,而杀他的则是几名身披深绿色破烂斗篷的死亡生命,眼中闪烁着凶厉的光芒,是尸卫级的暗族,实力堪比地御境前期,特点则是攻势凌厉,他们依旧在掌握着生前的部分武学,一旦配合死亡规则力量发动,破坏力将会无比的恐怖,这也是卢志胜战死的原因。
我冷冷道:“你原本是人类,为什么愿意死心塌地的效力暗族?”
目光所及处,风轻衣正在包扎腿部的伤口,膝盖以上数寸的地方,被煞气扫出了一道伤势。
……
风轻衣笑了笑:“你很强,超出我的预料了。”
结果没有让我失望,用剑尸将毕竟只是一个第四阶段的死亡生命,脸上被冰霜砂砾射穿出无数的洞孔,身躯也猛然崩塌、湮灭开来,第一名尸将就这么被斩杀了。一旁,围观我战斗的毛青竹脸色苍白:“步亦轩,多亏你在……”
童濯却与一群第三阶段尸卫搏杀在一起,身上伤痕累累。
风轻衣、楚阳、洛言、洛宛等人纷纷站起身来了。
抬头看着天空,夜还很长,暗族军团的猛攻将会持续一夜,甚至在白天也会持续攻击,我们能熬多久呢?
风轻衣,何等之强!刚刚被万灵学院驱逐几年,居然就已经有接近武神榜的实力了,这等天资天赋实在是让人叹服!
龙战鱼骇光芒暴涨,我凌空轰落无数剑芒,冰霜砂砾飞梭如电,“噗噗噗”的轰落在他的身躯之上,气若寒星,天人合一境!
“怎么可能?”
www.hetushu•com尸将双斧怒劈而下,空间都产生了褶皱,死亡规则力量横扫,压迫感愈发的浓烈,而楚阳则发动九阳剑诀与对方拼杀在一起,一时间两人居然相持不下,旁人根本插不进手,灼热的烈焰与死亡规则的血色光芒相互抵触、碰撞,山头上的乱石、青草迅速变成了光秃秃的一片。
“死死死!”
剑光落在战斧之上,尸将一声暴喝,居然将楚阳的全力一击给震退了!
“我来!”
“死心塌地?”
用剑的尸将微微一笑,道:“你这般的年龄有这样的修为已经算是不错了,不过很可惜,你这样的天才今天注定会陨落。”
“上!”
“哼!”
楚阳没有再说什么。
“杀!”
我:“……”
就在这时,孤峰下方又是一声呼啸,一道凛然气势碾压而来,沙石滚动,很快的,一个佝偻的身影出现在山岩之上,手握一柄血色长剑,一步步的走来,脸上有几道伤疤,笼罩在血色死亡煞气之中,甚至身形若隐若现,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蓬!”
“呼……”
他不禁失笑:“不不不,我的灵魂属于君王,不属于人类,那才是我至高无上的信仰,你这种蝼蚁又怎么会懂?”
“还不错嘛!”
连续拼杀了数十剑之后,我的剑意沉稳,越战越勇,而当我动用六式合一之后,更是在力量上隐隐的碾压这个用剑尸将了。
“不可能,这也只是你一厢情愿的臆测罢了。”楚阳道。
不到一个时辰,尸卫渐渐减少,直到一声低吼,山下一团血红色光芒www.hetushu.com冲上山来,是一个手握战斧的悍将,皮肤表层缔结着一层血色甲胄,死亡煞气无比浓烈,双眼之中如同燃起烈焰般,怒吼一声扬起战斧轻松的将几名尸卫劈成两半,桀桀大笑:“一群废物,这么几个人类都灭不掉!”
一声惨嚎打破了宁静,是孤峰后方的小道上传来的声音。
……
“就当我是臆测。”我点点头,道:“但是接下来我们要面对敌人可能就更强了,孤峰四周已经被包围,这支暗族军团是早有预谋的。”
……
所有人都震惊了,这个死亡生命何等强悍!
两个尸将级的高级死亡生命发动生前的绝学,瞬间就将力量轰入人群之中,躲闪不及的几名灵修者立刻丧命,根本就连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我也凝实了月刃。
至于那战斧尸将也被楚阳等人联手灭杀了,这一波暗族军团的攻势算是完全控制住了,不过我的损失也很大,又是二十多个名字从天空的血色榜单上变暗了,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楚阳脸色苍白,手臂上已经被震伤了,看了看不远处被我轰杀的用剑尸将,他禁不住的有些讶然,道:“步亦轩,它是你杀的?”
“楚阳也很强,居然能跟这个强得要命的死亡生命打成平手!”
楚阳手中剑光灼然如耀阳,信心满满地笑道:“等着瞧吧,再强的对手老子也会一一斩杀,而你步亦轩就只会忧心忡忡,我楚阳是领悟剑心的天才,远不是你这种废物能够相比的,等着看,我会杀光这支这所谓的暗族军团!向全天下的人证明,和-图-书我楚阳的实力!”
……
洛言、洛宛、楚阳等人都微微一怔,但都没有多说什么,大家都知道,就算是隐藏实力又如何,现在说起来都有些可笑了,这支暗族军团的攻势连绵不绝,别说是一个天御境中期,就算风轻衣踏入的是星御境也未必能活着离开。
此时,血色榜单上只剩下十九人了,每一个都浑身血迹斑斑。
他的脸上多出了少许惊愕。
风轻衣秀眉轻蹙:“这些鬼东西已经不再是一两个人能够应付的了!”
楚阳最为夺目,长剑横空出世,化为九颗烈阳浮现在天穹之上,至阳至纯的力道蕴含在一剑之上,凌空便碾压下来,笔直劈斩向尸将的头颅,九阳剑诀诚然恐怖,光是雄浑的气势就已经让修为略低的人十分难受、生出敬畏之心了,而我则是稍微的有些不适,至于让我敬畏,他还没强到那个完全碾压我的层次。
而就在这时,又是两道强横的死亡气息跃上了山顶,其中一个手持长矛,另一个则握着一柄利剑,都是三十多岁的样子,但全部死亡力量笼罩,都是死亡生命,至于实力,约在地御境巅峰之上,天御境初期之下的样子。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楚阳的脸色变得越发苍白,大地之上,一切死亡之物上都飞起一缕缕血色光芒,集聚在尸将的身上,他越战越强,而楚阳则因为灵力的损耗而越来越弱,就连八品剑心所产生的威压也被尸将的死亡气息所碾压了。
楚阳暴喝一声,八品剑心几近破体而出,凌厉的剑意碾压开来,顿时三名尸卫浑身破碎而死,而当楚阳一剑挥劈而http://m•hetushu•com出的时候,浑厚气势配合着惊人的灵力瞬间化为烈阳,将近十个尸卫的身体吞噬,瞬间斩杀掉,好强,好一个号称“剑圣”的天剑山庄少主!
风轻衣则指风如剑,“嗤嗤嗤”的迸发出一道道凛冽剑意光芒,几乎都是清一色的秒杀,同时,她全力施为下,体表氤氲着极为强烈的气机,居然直接引动天空灵力化为己用,气势强度犹在楚阳之上。
“嗯。”我一剑飞霜,轰杀多名尸卫,抽身急退,咬下一口血参,开始恢复体内的血气,而来自地底的大地灵力也疯狂涌入身躯之中。
“准备战斗!”
这已经是我最强的攻势了!
“蓬!”
苍白之路上,他也是唯一一个对我十分亲近的军人。
狂猛的劈斩之中,楚阳连退,已经露出败相了。
好强的气势,完全碾压楚阳、风轻衣的强大气息!
又是一个天御境,并且已经接近天御境中期了!
“嗯,轻伤,没事。”
而此时,沥海的眼中只有凶厉与漠然。
他,已经不再是他了……
“嘭嘭嘭~~~”
洛宛皱了皱眉,淡淡道:“楚阳,你不是什么绝世天才,你不过是一个率先突破天御境的灵修者罢了,步亦轩也不是什么废物,在这种生死危机的时候你还想分裂西域蛮荒境内最后一点属于人类的力量吗?”
月光下,这个号称非凡级死亡生命的“幽影”一步步走来,脸庞越发的清晰,就在看清楚他一双眸子的时候,我禁不住浑身一颤,泪水差点涌出。
我和童濯、毛青竹并肩而去,剑光瞬间挥劈在前方涌入的尸卫的身上,“蓬”一声巨和_图_书响,五式合一、两川之力下,一名尸将的头颅直接被我劈开,但手臂也被震得有些发麻,尸卫的防御力要远胜过于第二形态的骷将,很强。
这已经算是高级死亡生命了,属于暗族高等生命以下,死亡奴仆之中的顶尖存在。
“呜哇……”
“沥叔,怎么会是你?”
“你受伤了?”我皱眉问道。
“是尸将。”
月刃猛烈震颤,随着我的身躯连退数十米,好强的力道,我的五式合一外加两座冰川之力居然被对方给碾压了,并且他的剑法之中蕴含着一种让人十分难受的灼烈感,一剑拼杀之后那股死亡规则的力量便无孔不入的向我的身体内渗透着。
第五阶段死亡生命体,幽影,出现了!
紧接着又是几声惨叫,三名受伤灵修者被涌入的尸卫斩杀,血流满地。
……
“混账!”
沥海,苍白之路护卫军统领,三年前殉国战死于苍北域。
我皱眉道:“小心了。”
“是吗?”
“这个死亡生命好强!”
“我看不一定是平手,是楚阳更强才对!”
但尸卫杀之不绝,整条山道上密密麻麻的满是尸卫,数量至少近千,想全部杀光的话不太可能,毕竟楚阳这一击已经极为消耗,再多斩出几剑的话恐怕就连剑心也驾驭不了了。
风轻衣一声娇喝,与手持长矛的尸将搏杀在一起。而我则擎着月刃扑向了那个用剑的尸将级高手,至于洛言、洛宛姐弟则去帮助楚阳了,其余人纷纷去迎击那些涌来的尸卫,整个孤峰上的局势已经岌岌可危了。
“蓬!”
“糟了,上!”
他的灵魂已经被高等死亡生命给炼化了,多说无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