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章 暗族军团

卢志胜脸色苍白:“步亦轩,你先顶一阵子?”
我只是一个地御境前期罢了,是天空的血色榜单上存活到现在实力最弱的一个,他还真是看得起我,不过人心本来也就是这样,让别人为自己作替罪羔羊,都一样。
“哈哈哈……什么暗族,我看也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罢了!”南晨曦哈哈大笑:“如果暗族的实力只是这样的话,我看别说守十天了,就算是守个半年也不成问题!”
“难怪会那么强,南晨曦的实力恐怕已经不比楚阳弱多少了。”
“要来了……”
卢志胜带着两人飞奔而去,转眼之间那个狭窄的山道之上就开始剑光肆虐、血肉横飞起来,卢志胜的实力杀第一阶段腐尸绝不是什么问题,其实也只是消耗罢了,只要他在灵力耗尽之前替换别人上就不会有什么危险,毕竟实力摆在那里了。
一眼看不到尽头的丛林之中传来一声声野兽般的低吼,但我知道,那些未必就是真的野兽,有时候人也能发出野兽的吼叫。
我走上前,道:“楚阳、南晨曦,你们最好去一个人守小道。”
嘶吼声中,腐尸接连不断的冲了过来,除了卢志胜之外,其余的几个人都已经多多少少的受伤了,后退在一旁的峭壁罅隙中疗伤,神色凛然。
心底微微一寒,这些亡灵或许几年前甚至几个月前还是活生生的人吧?
之前他们是守护生命墙的铁军,如今,他们却成了那些高等死亡生命的炮灰了,这是何等讽刺。
“可怜?”童濯看了我一眼:“我和图书感觉他们想把我生吃了,这也算是可怜啊?”
“卢志胜快要挡不住了!”
毛青竹手指着远方,那里,月光下一群疯狂乱窜的死亡生命笔直的逼近附近的小山道,他们的身上覆盖着一层白色的骨甲,被月光照得十分惨白,顿时我心底一寒,暗族第二形态生物,骷将,势力堪比灵魄境巅峰,特点是防御力极其之高,生命力顽强,只有轰穿头颅才算是真正杀死他们。
“我去!”
我淡淡一笑:“教训我?你能活着离开这里再说吧!”
“吼吼吼……”
“童濯兄弟,别费力气了。”
“哦?”童濯愕然。
“哼,让开!”
“步亦轩,你没事吧?”洛宛关切问道,她跟我一样是万灵学院的学生,并且没有洛言那样的敌意,自然更加亲切一些。
“暗族,夜间才是他们真正疯狂的时候。”我淡淡道。
……
在我的刺杀下,一排排的骷将倒在山道上,后方的骷将则奋力将前排的尸体推下山,舞动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冲杀而来,月光照耀着他们的脸庞,让人有些骇然,他们有的甚至穿着龙灵联邦斥候兵的简陋军装,甚至有几个手臂上还有眼熟的徽记,红色底子上印着一把金色弓箭,是边戍军团的斥候,苏希语的部下!
“快看那里,一群白色笼罩的死亡生命来了!”
童濯拾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猛然掷飞,顿时“噗”一声响,下方的一个腐尸直接被石头洞穿了脑颅,死于非命了,好强的力道,蛮牛劲果然名不虚和-图-书传!
童濯点点头:“明白了。”
孤峰的峭壁足足有五十米,一般的腐尸不会攀爬,是根本不可能上来的,这是让我唯一放心的地方。
回到孤峰上,楚阳、风轻衣、洛言、洛宛等人依旧在不断以远程剑芒袭杀下方的暗族军团。
“这是什么鬼东西!?”童濯第一次见到腐尸,脸上满是骇然。
无名山峰,黄昏的残阳如血般吞没一整座孤峰,苍劲葱郁的古松横亘在峭壁之上,仿佛万古长存一般,而远处的丛林枝头不断摇晃,鸟儿悲鸣飞起,浓浓的死亡煞气笼罩而来,让人有种窒息的压抑感,不只是我,就连洛言、洛宛的神色也不太好看了。
南晨曦猛扑上前,灵装爆泄出掌心化为长剑,灵力贯注下,剑刃周围迅速凝实出一条金色蟠龙蜿蜒盘旋,浑厚的气息涌动迸发,连续两道剑芒肆虐而过,顿时将十几名骷将给硬生生的砍杀掉了,直让一旁观战的另外几十人目瞪口呆。
灵识下沉,我扫了扫空间骨戒里的存储,禁不住悲凉一笑,仅有的一些千银花已经用完了,根本不够所有人用的,这群人就算是杀光这里的腐尸,恐怕也会吸进大量的死气而化为暗族的一员吧?而我,龙灵化息,内息能撑几天,但几天之后,一样会被死气入侵。
楚阳也笑道:“暗族虽然修炼死亡规则的力量,但如果不能突破的话也不过是一群废物罢了。”
南晨曦目光凛然道:“步亦轩、卢志胜,你们谁来顶替我?”
楚阳低喝道:“他们和_图_书有一部分从后面的小山道上上来了,好快的速度,去三个人截杀住他们,立刻,快点!”
“我累了。”
整整坚持了两个小时之久,我的灵力也不过损耗了不到一成罢了,吃几颗炼灵丹很快就能补充回来,不过卢志胜和另外两个地御境中期的高手还是把我给替换了下来,大家都看不过去了,至于南晨曦,他的灵力损耗大半,如今依旧还没有完全恢复,这就是逞能蛮干的下场。
我平静解释道:“他们的灵魂已经被掌控,肉身腐烂而不坏,成为高级死亡生命掌中的玩物,算是暗族之中最可怜的一部分生命。”
日落西山,夜幕降临,这个夜来得出人意料的快。
“没事。”
月刃凝聚,我飞扑上前,换下了南晨曦,灵力犹如涓涓细流般贯入月刃之中,随后手腕轻轻一翻一抖,顿时“嗤嗤嗤”的几道气劲飞梭而去,直接将三名骷将的头颅上轰出一个指尖大小的洞孔,秒杀,而且是花费最少的力量,甚至就连雪域剑诀的剑意都没有动用。
我低声道:“你们看,这是一支完整的暗族军团,从一阶段的腐尸到二阶段的骷将,再到林地里出现了的少许三阶段的尸卫、四阶段的尸将,这千里的西域蛮荒地里必然有一座坟场,否则根本不可能孕育出上万名暗族,而圣地在选择龙虎召集令场所的时候怎么可能不事先查探一下?如果查探的话,他们是不可能发现不了一座庞大的坟场的,而且这坟场就在阵法内,只有一个解释,圣地的人把我们送进和_图_书来的初衷就是看着我们送死。”
……
听着众人的赞赏,南晨曦似乎十分受用,暴喝一声将灵力提升到了极致,顿时山道之上蟠龙乱舞,将不断涌来的骷将撕为粉碎,这短短瞬间的几次攻击已经凸显出南晨曦的深厚修为了,锋芒毕露,甚至少许盖过了楚阳的风头。
小道只有十米不到的宽度,再去人多也没用,三个人是最合适的了。
足足支撑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南晨曦的脸上已经渗满了汗水,无论他斩杀得多快,骷将始终密密麻麻的涌来,被斩杀一批,另一批马上涌入,根本不给人喘息的机会,南晨曦的气势显然比之前要弱了不少,每一剑劈出的威力也减弱了不少,甚至渐渐的开始无法一剑斩杀了,要动用第二剑才能完全斩碎骷将的头颅。
楚阳瞥了我一眼,目光中带着剑心的锋芒,看得人十分难受,道:“步亦轩,你这个人真是让人不爽,如果有可能的话,出了西域蛮荒,我一定会挑战你,狠狠的教训你一顿!”
我看着远方的丛林空地上不断聚集的暗族军团,道:“这一定是一场阴谋。”
“据说南晨曦的蟠龙剑诀已经修炼到了第五篇大成之境了,古来少有。”
“是啊,蟠龙峰的少主,能不强吗?”
“哼,你和南晨曦去帮卢志胜守小道吧!”
而且,南晨曦太想表现自己了,把我和卢志胜挡在身后,一个人守住山道,他也未免太小瞧暗族的实力了,要知道现在也只是第二形态的骷将在进攻而已,一旦第三形态甚至第四形态的死亡和-图-书生命出动,南晨曦会死得很快!
风轻衣也看了过来。
风轻衣最为轻松,十指翻飞,一道道落神指剑穿梭在百米外轰杀,将成片的腐尸变成真正的尸体,这位曾经的学姐确实厉害,这落神箭指雄浑霸道,已经有少许步璇音炎阳指的神韵了。
“刷!”
众人纷纷效仿,反正无事可做,顿时孤峰上的石头化为利箭,一束束的轰入腐尸群之中,将这些腐尸成片的轰杀!
卢志胜皱眉:“暂时还行,但是……那些身上披着骨甲的鬼东西好厉害……”
几分钟后,窸窸窣窣的声音中,孤峰周围的丛林边缘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腐尸,它们浑身洋溢着暴戾的气势,目露凶光,对着上方的灵修者们露出了凶狠的模样,一个个声嘶力竭的怒吼着,仿佛野兽般四肢着地,到处乱窜,寻找上山的路。
所有人都心寒了,脸色剧变。
我皱眉不语,心底却觉得有些可笑,骷将密密麻麻的涌来,不计其数,看样子没有一万也有五千,南晨曦这样的狂猛斩杀又能维持多久?明明用三分力就能斩杀对手他却用了十分力,这个人空有地御境巅峰修为却没有相匹配的经验,那也只不过是个蠢货而已。
“嗯。”
“为什么?”洛宛问。
“或许吧……”
……
“好强的剑意!”
“死亡生命。”
我低声道:“现在还不是花力气的时候。”
“卢志胜,你还守得住吗?”南晨曦傲然问道,他是地御境巅峰修为,卢志胜则是地御境中期,他自然有狂傲的资格。
剑走轻灵,举重若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