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三章 孤峰陷落

说着,他纵身一跃,居然笔直的从数百米的孤峰上跳了下去,长剑凌空划开一道轨迹,重重的一剑轰在了山下密集的腐尸之中,轰然迸发出数十米的光芒,将腐尸尽数绞碎,蟠龙剑诀确实霸道狂猛,南晨曦几乎瞬间就冲出了百米,别说是一阶段的腐尸,就是二阶段的骷将也挡不住他。
他们两个都是地御境中期,跟毛青竹一样,已经是活着的人里最弱的了,毕竟我大战幽影的时候已经表现出了超乎境界的实力,他们无法与我相比,这也意味着他们活下去的几率更低一些。
风轻衣则皱眉道:“南晨曦,你少说两句,没有人想要现在的这个结果,除了这个山峰之外,周围都被暗族的死亡生命所占据了,你觉得下去会有活路吗?”
风轻衣也看着我:“步亦轩,你怎么样?”
“妈的,当初就不敢上山的!”
我无力的坐倒在地,眼睛血红,喃喃道:“这是在戏弄我吗……贼老天,你这是在戏弄我吗……”
“啊?!”
毕竟这幽影连续战斗,早就已经遍体鳞伤,战力远远不及刚刚降临的时候,虽然我们几人也十分狼狈,但已经开始缓缓的逆转形势,压制住了幽影的力量了。
我淡淡看他一眼,却没有说话。
“就是现在!”
我看了看空中的血色榜单,上面已经没有几个人了,禁不住的一声叹息,道:“龙虎召集令,按照规矩每三天就要向圣地汇报一次进度,而我们在这里已经七八天了,不出意外的话圣地应该察觉这里的异变,或许已经在增援的路上了m.hetushu•com,总之,我们多撑一天是一天,多撑一天就更有可能重获生机。”
“血巫。”
楚阳皱眉道:“南晨曦,你要做什么?”
楚阳大喝:“有种你就上山,我们何惧你这个老杂毛?!”
风轻衣则秀眉轻蹙道:“那我们现在有什么应对的方法吗?”
南晨曦猛然动惮不得了,双足周围的地下一道道血红色丝线渗透出来,纷纷缠绕住了他的身躯,转眼之间那些血色丝线就凝聚为一个巨大的血色手掌,直接将南晨曦的身躯握在其中,轻轻发力就将其抬了起来。
血巫,这个人一定就是传说中的血巫!
幽影的身躯重重的跪倒在地,倒了下去。
南晨曦一剑镇杀几名尸卫之后,目光冰冷地说道:“步亦轩,都是你出的馊主意,要不是你建议上山,我们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陷入绝境了,哼!”
幽影哀鸣一声,左臂硬生生的被震断了。
毕竟,我是活到现在唯一的一个地御境前期实力,已经相当不易了,而且在对幽影的作战之中,我的表现可圈可点,多次力挽狂澜,甚至就连楚阳、洛言等人看我的眼光都没有之前的轻蔑了,风轻衣、洛宛、毛青竹等人就更加尊敬有加了。
我和童濯、毛青竹守在山壁的边缘,洛言、洛宛、楚阳等人也在这里,一起观察着远方的动静,而风轻衣、卫东陵则守在中间,至于凌月轩、郭雪阳这对情侣而在另一边,相拥在,享受生命中最后的一丁点美好时光。
我远远的看着他们,心底百味杂陈,诚和-图-书然,我们很难从这里逃生出去了。
郭雪阳美眸之中带着泪光,用力的点点头,哽咽不止。
我沉声道:“高等死亡生命,在暗族之中第一阶段到第五阶段的都只是傀儡,严格意义上这个血巫才算得上是真正的暗族,而幽影、尸将之流不过是行尸走肉罢了,血巫淬炼人类强者的灵魂来增强自己的力量,并且建造坟场,孕育死亡生命,西域蛮荒里的一切异变恐怕都是他一手完成的。”
三连速斩,瞬间就震退了幽影,甚至将他胸口数十公分的铠甲给轰碎了。
洛宛沉默了。
就在这时,孤峰下的暗族军团忽地仿佛沸腾起来一般,那个血巫拄着拐杖走了出来,一脸笑意看着孤峰之上,阴森森地笑道:“好了,老夫该送你们上路了!”
血巫桀桀大笑:“老夫有必要上山吗?睁开眼看着吧,蝼蚁们,我暗族一脉游走于灵界的边缘,所洞察的死亡奥秘岂是你们这些蝼蚁所能体会得到的!”
洛宛目光凝重,道:“步亦轩,你是猎魔人世家的传人,你知道那老家伙是什么东西吗?”
“或许吧……”
天渐渐的开始亮了,寒风猎猎,吹拂在山野之间。
凌月轩重重的点头,握着身旁女友郭雪阳的手掌,道:“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活着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们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我们还有许多话没有说。”
洛宛也说道:“此时我们更应当团结一心,否则恐怕也撑不了多久。”
幽影暴烈一击,长剑撕开了空间规则,前方一片扭曲光芒,这一剑十分浑厚www.hetushu.com凌厉,笔直的刺向了我的胸口。
南晨曦哈哈大笑:“老子非要下山给你看看!”
血色手掌的手臂缓缓蔓延向丛林深处,近百米外,一个身披灰色斗篷的苍然老者抬起手臂,似笑非笑的看着孤峰上的我们,嘴角扬起,一缕森然声音传入我们的耳中:“怎么,你们觉得自己还能活着离开西域蛮荒吗?”
然而就在南晨曦向前冲击的时候,忽地周围空间凝固起来,一股恐怖气息降临。
楚阳瞠目结舌,喃喃道:“南晨曦死了……天剑山庄的少主人就这么死了啊……”
……
“蓬……”
“哈哈哈哈……你们人类中天才的灵魂真是太美味了,哈哈哈哈……”老者的神态越发狰狞,吸纳掉了南晨曦的灵魂之后,他的外貌发生了些微的改变,脸上的周围皱纹少了一些,变年轻了,不过代价则是人类强者的生命。
“那是……那是什么鬼东西?!”
“嘭嘭嘭~~~~!”
童濯蹲下,拍拍我的肩膀:“步兄弟,没事吧?”
剧烈颤抖,宛若地震一般,整个孤峰的中间百米一段居然硬生生的被他拍碎了,一瞬间,我们赖以死守的孤峰却变成了我们的墓地,整个孤峰的上方瞬间翻转,乱石坠落、死亡规则力量肆虐,几乎在第一时刻,凌月轩、郭雪阳二人就被一座巨大的岩石被掩埋了。
顿时,狂风大作,一条数百米长度的巨大手掌出现在空中,拦腰从孤峰中间扫荡而过!
第五阶段死亡生命,终于死了。
“我本以为在圣地的深渊试炼之中我们就已经算是生和图书死与共的兄弟了,没有想到……跟今天一比,圣地里根本算不上是什么生死与共,你说我们会死在这里吗?”
“嗯!”
但谁又能救得了他?
六式合一,硬碰硬!
“嘭嘭嘭!”
……
看着它的尸体,我心里却百味杂陈,沥海叔叔明明是在苍白之路中战死的,却为什么会来到这里,难道这一支暗族军团与四年前苍白杀路的那些暗族是同一分支?四年前的痛苦回忆一一在脑海里浮现,宛若噩梦再次降临。
……
“怎么了?”
楚阳暴喝一声:“我们要死在这里了吗?”
巨大血色手臂凝实,光芒越来越强烈,那苍然老者轻轻用力,顿时南晨曦没了声音,整个身躯都在完全湮灭在了空中,甚至连一缕灰烬都没有留下,淡蓝色的灵魂力量残留在半空中,一缕缕的飘向了老者,最终被老者张口尽数吸纳。
孤峰之上,众人一筹莫展,越来越多的尸卫攻上山来。
大家的心头,愁云密布。
楚阳暴喝一声,发动九阳剑诀,笔直的轰在幽影的肩膀之上。
“刷!”
空中,南晨曦声嘶力竭的求救,眼泪狂涌而出:“楚阳、洛言、风轻衣,救我……快来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糟了……”
“是吗?”
洛言眯着眼睛,却没说话。
“孤峰的高度很高,恐怕已经超出了血巫的攻击范围,否则他早就动手了,只要我们死守孤峰或许就有一线生机。”
“吼!”
我站起身,目光凛然:“你一旦下山,活不过十秒钟!”
南晨曦的脸庞有些扭曲,狞笑道:“妈的,hetushu.com你们一个个都向着这个地御境前期的废物,是吗?从一开始你们就维护他,现在他把我们带上了绝路你们还在维护他?哈哈哈哈……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蠢货,你们要死守孤峰就死守吧,老子不陪了,这些区区的腐尸还难不住我南晨曦!”
我松了口气,身体之中却火辣辣的一片,是战伐诀的反噬,连续战斗太久,连一点休息都没有,身体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
“救我……救我啊!!!”
“铿”一声剑刃碰撞锐鸣,一股无孔不入的死亡规则力量钻入我的双臂之中,瞬间几乎瘫痪了双臂,幽影的目光之中竟然多出了一抹轻蔑,似乎已经志在必得了。然而就在这时,双手之中的纹骨光芒绽放,金身力量渗入每一寸肌肉与血液之中,迅速将死亡力量驱散,仿佛光明驱散死亡一般,寒意凛冽雄浑,雪域剑诀发动,凛若秋霜!
说着,他扬起了手臂。
我和洛言、洛宛几乎同时发动攻势,月刃、雷鸣、王剑三柄灵装剑从不同角度刺入了幽影的心脏之中,而童濯则暴喝一声,战斧凌空挥过,“咔嚓”一声,幽影的头颅抛飞空中。
童濯坐在一旁的石头上,一脸颓然,苦笑道:“步兄弟。”
“宰掉它!”
南晨曦凝实灵装,道:“楚阳,你要跟他们在这里等死就等死吧,我南晨曦不陪了,老子一人一剑就能杀出重围!”
周围的众人也纷纷用各种方式恢复实力,暗族军团的下一次攻击绝不会太久远,而我们恢复得越多则活下去的几率就越大。
我咬了一口血参,随后服用几枚炼灵丹恢复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