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七十四章 守羽

“是啊……”
要知道之前的血煞宗,仅凭血气力量的话,风轻衣是能绝对碾压的,毕竟她已经是天御境中期修为,而且是已经领悟了道心的强大存在,而如今,却需要我的帮忙才能压制住守羽长老。
“糟了,它要自爆灵墟!”
风轻衣淡淡一笑:“很简单,八千年前也刚好是龙灵帝国的一个巅峰时期,百年内出现了多达十五名人王境高手,当初在这些人王的带领下出动百万大军进攻十万雄山、镇杀那些上古遗留血脉的凶兽,以至于当时的龙灵帝国向北横行七万里,把一群实力恐怖的上古血脉生命硬生生的赶出了领地,有的甚至直接镇杀,那个年代……整个龙灵大陆上的一切生灵都因为听到人类的名字而颤抖……”
风轻衣目光淡然:“守羽长老,您似乎十分没有耐心的样子,您……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小女子精通医道,可以为您一看。”
守羽长老的长刀之上已经开始血气弥漫,并且还有一道道符文光芒转动,这血煞宗的人居然还会修炼符纹术?
我皱了皱眉:“你自己了断吧。”
然而血煞宗已经不复巅峰时期的鼎盛,近五百年来别说媲美星御境,血煞宗连媲美天御境的高手都几乎拿不出来了,以至于到了今天,血煞宗最强的宗主也只是地御境巅峰的血修修为,这大约也是他臣服于暗族,放弃血修而修死亡规则的原因。
守羽长老大惊,手持战刀身形失衡,胸前几乎瞬间就被风轻衣的指意轰穿了战衣,下一刻,鲜血吐出连连后退hetushu•com,脸上的血色光芒散去,露出了一张充满尸斑、不人不鬼的脸庞,他既没有放弃人类的身份,也没有放弃对死亡规则的追求,以至于变成了如此模样,不过……守羽长老的实力确实远比修炼死亡规则之前要强横太多了。
“你说什么?!”
血盆山,犹如一张猩红巨碗扣在大地之中,四周一片血红,甚至就连长出的林子都充斥着血色光芒,而就在血盆山的核心处,一座险峰拔地而起,宛若一柄血剑直指天穹,颇有一种掀起万丈狂澜击天的气势,而就在这座险峰之上,血煞宗修筑起一座座殿宇,围绕着山峰连成了一片,这些殿宇巧夺天工、气势磅礴,墙壁上、巨柱上到处都刻画着各种凶兽、魔灵的形象,栩栩如生,有种肃杀的压迫感。
“小子,你到底是谁?”
风轻衣果决利落,双手一起挥动,瞬间就爆发出了十几道落神指剑,指意从指间迸发,化为真实剑气飞梭而去。
……
守羽长老的脸上满是死灰,却依旧在狂笑着,道:“小子,你是个绝世奇才,我绝不能让你坏了我血煞宗的大事,为了我血煞宗一门的未来,只能拉着你下地狱了,来吧!”
风轻衣道:“你的消息可真是闭塞,血煞宗的眼里只有几大家族吗?”
守羽长老有些不耐烦了,怒喝道:“立刻给我滚,否则老夫刀下无情!”
“我很奇怪,当初血煞宗是怎么能在十万雄山的包围下建下这座城池的。”我说。
……
可惜,如今龙灵帝国变成了www.hetushu.com龙灵联邦,这些人王的后裔们也变成了如今这般孱弱的地步,实在是让人扼腕。
脚踩着松软的血色泥土,我和风轻衣已然凝出了灵装,一步步踏入血煞宗的领地,山门处一条血色石头巨爪破土而出,气势煞人,巨爪的手臂处雕刻有冷冽苍劲的三个大字“血煞宗”,这里曾经就是血煞宗的山门,但此时居然连一个镇守山门的弟子都没有了,可见这宗派沦落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守羽长老倒退数步,忽地心脏位置光芒大盛起来,一道道血色符文光芒炽盛璀璨,周围的空气剧烈扭曲,就连这一片的山壁也开始颤抖起来了。
风轻衣道:“我叫风轻衣,他叫步亦轩,我们是十万雄山的旅行者,遇到巨兽的追杀而不敢继续行走,所以想进入血煞宗躲一躲,同时……小女子想拜会一下宗主公殇隐,请他指点一下血气之术,还请守羽长老代为引见。”
“长老敢散去脸上的血气吗?”风轻衣问。
我微微一笑,暗眸术盯着守羽长老的脸庞看了几秒钟,道:“师姐,不用逼他了,守羽长老自然没有耐心,他要是再有耐心的话,恐怕血气就掩饰不住脸上一块块的尸斑了,守羽长老,其实您已经不是人了,对吧?”
“沙沙……”
战刀中的符文光芒彻底爆发,无比强悍!
他猛烈咳血,用战刀拄着地面,道:“好狂猛的攻势……而且如此年轻,你是苏家的人还是唐家的人?又或者是……传说中的洛言?”
血煞宗,有七千年的http://www.hetushu.com历史,也算是悠久而古老的名门宗派,血煞宗与别的宗派不太一样,别的宗派修灵,而血煞宗则专心修血,以修炼血气而擅长,据说血煞宗数千年的历史中出现过不少修炼血气的高手,仅凭血气、肉身力量就可以媲美星御境巅峰,甚至其中最为杰出的几个旷世级别高手能够与凡人之躯的血气对抗人王境而不败,何等可怕!
“指点什么?”
“如今已经没有人王境了。”我说。
“我为何要散去血气?”
我抓住风轻衣的手腕飞速后退。
守羽长老起初还能以符文光芒力量来抵挡,但在我劈出第五剑之后就抵挡不住了,符文光芒破碎,就连战刀都握不稳了,加上风轻衣的指意攻势,转眼之间守羽长老就已经浑身都是腐臭的血液流淌,连退数步跌撞在山壁之上,脸上满是震惊与不甘。
我心里感慨,如果不去追溯龙灵帝国的历史,恐怕都不知道我们的祖辈有多么强悍,而我也听璇音姐说过,八千年的十五位人王级存在其中一位就是我们步家的祖先,名叫步天澜,一身旷世绝学已经到了无可匹敌的地步,就算是放在十五位人王之中也是屈指可数的人物。
“嘿……嘿嘿……”
“上!”
“老夫没事,滚!”
……
风轻衣慨叹一声,说:“到了今天,人王境都变成了古老的传说,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见过人王级的存在了,更别提发动对十万雄山的进攻,人们躲在生命墙内,祈祷不被十万雄山内的上古巨兽侵略,那便已经是万幸了。”
http://m.hetushu.com刃突进,猛然绽放出一连串附带剑心雏形力量的狂攻!
“八千年前的殿宇,如今依旧如此巍峨屹立……”
风轻衣秀眉轻蹙,踏入血红色的地面,道:“当初的血煞宗如此强盛,如今却甘于沦落为暗族的爪牙,何等可悲可叹啊!”
沿着山道缓缓行走,我手握月刃,保持着高度警觉,龙息功化为璀璨云霞笼罩在身体周围,而风轻衣跟我一样,她的龙息功也练到了十三层龙战鱼骇,气势喷薄而出,将娇小玲珑的身躯完全笼罩其中,凛冽的杀伐感四溢开来。
当初的血煞宗,何等风光,能在这种险峻峰峦之上建筑出这么一座凶险雄峻的城池,这本身就是一种实力的象征。
“嗯?擒龙手?!”
“死!”
“什么人?!”
守羽长老浑身一颤,仿佛被揭破了秘密般恼羞成怒,道:“老夫身为血煞宗长老,怎么会有……那什么尸斑,小子,你再危言耸听我就不客气了!”
守羽长老气势磅礴,战刀横扫,竟然以绝对力量将风轻衣的指意尽数碾碎,手腕一翻刀锋急转,笔直的劈向了风轻衣的肩膀,好家伙,速度真快!
这守羽长老至少已经相当于天御境中期的实力了,光是气势上就完全碾压了我和风轻衣,战刀化为一道血芒狂奔而来,犹如一条出海火龙,一缕缕符文光芒冲天而起,爆发出惊人的威势,仅仅一个长老就有这般能耐,如今的血煞宗真是不简单!
我则提着月刃说道:“别管我是谁,我倒是想问你,守羽前辈,你如今的样子就是你想要的吗?血煞宗血修有和图书何不好,为什么一定要臣服于死亡?”
守羽长老惨笑一声:“你这个小子有怎懂我们这种败落宗门的感受?如果血修真的能让血煞宗重新崛起,谁会愿意变成如此模样?我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灵界的力量如此美妙,如果多给我半年的时间来掌握,你们两个都会死在我的战刀之下!”
“老夫守羽,负责镇守山门,你们是谁?”守羽长老扬眉问道。
忽地,凌空一声暴喝,只见一名身穿灰袍的老者从天而降,脚踏血气,右手之中凝聚出一柄战刀,脸上更是布满了一道道的血气与符文光华,战刀一旋,他犹如一座山岳般横在我们前方,气势凛然道:“立刻滚出去,再踏前一步,老夫定然斩杀你们!”
风轻衣驻足,一双美眸仔细的看着这个老人,道:“你是血煞宗三大长老之一吧?韩崶、归玉、守羽,你是哪一位?”
守羽长老的声音变得十分冰冷,长刀周围符文光芒暴涨起来,犹如炽盛的火焰一般,周围的空气都随之扭曲涌动起来,他嘴角勾起,露出了一抹狞笑,道:“两个多管闲事的小鬼,老夫就跟以往规矩一样,送你们下地狱,跟之前那些多管闲事的人一样,成为血池的养分吧!”
风轻衣急退,而我此时也动手了,左手轻轻一张,炽盛金光瞬间笼罩全身,左掌迅速幻化变大咆哮而出,瞬间就紧紧的抓住了守羽长老的战刀,顿时只觉得战刀疯狂颤抖、轰鸣,想要挣脱擒龙手的掌控,于是猛然发力,驭物之下,即使这柄战斗贯注了符纹术也依旧被我狠狠的钳制住猛然向左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