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一十五章 一剑一世界

那些果子如蓝莓大小,十分鲜润,透着一股十分浓烈的神性精华,已经不再是灵果那么简单了,甚至可以列入圣果这一行列!
“吱吱~~~”
并且这句话也让人深思,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这一天大约就是陨落吧?难道说……这位太古人王度过了漫长的岁月,已经厌倦了?
一剑,一世界。
我无比震撼,这行字是用剑气铭刻的,甚至万年后已然散发出一股无上神威,多看一眼都觉得有剑气刺伤眼睛,有种强烈灼痛感。
冲着剑神冢一叩首,我低声道:“前辈,我来悟法,请赐教。”
好恐怖的剑法大道,连光辉都能斩断?!
“不随便。”我盘膝跪坐,自我疗伤,这黑鸦得罪不起。
雷电不断涌入身躯,破坏着我的肉身与灵魂,火辣辣一片的剧痛一直在加重。
我不禁皱了皱眉:“你是谁?”
这是一种考验,唯有承受得住,熬过了这一关才有资格踏入剑神冢深处绝地,去观摩太古年间巅峰人王的风采。
我深吸一口气跪倒在地,九马画山、函牛之鼎绝术运起,拼死抵挡禁制威力,同时左手轻轻一探采摘了一枚金刚果直接就往嘴里送,当咬破果皮的瞬间,香气扑鼻的果肉与汁液涌入口腔之中,带着十分浓郁的神性精华直接入腹。
我正愁身上的伤势短时间内无法痊愈,就算是能熬过虚空雷电禁制接近剑神冢也会伤重而死,此时却发现了这金刚果,来得太及时了!
“刷……”
心头禁不住的有些战栗,上古先贤,何等深不可测!
纵然无敌天下又如http://m.hetushu.com何?
浑身冒烟,衣衫都几乎被劈碎,整个人都有一种烤鸡的味道了,我步履维艰的一步步向前走,但就在此时,忽地一股异香传入鼻间,仔细看了看,透过一层层的雾霭,赫然看到距离人王道不足十步的丛林里有一些鲜红野果,异香正是从这些果子里传来的,那里受到了禁制的保护,虚空雷电足以撕碎万物,却没有伤及那些果实。
也就是说,这些灵果实际上是吸收了剑神的无上精气神而开花结果的,如果采摘这些果实,实在是有违天道,我强行压抑住冲动,静静坐在剑神冢前方悟法。
而刚才那白衣少年说过,他是异族,不能进入剑神冢,否则就会被斩杀,我能感应到他的实力绝不在我之下,难道说……剑神冢存在着某种意志力,唯有人类灵修才能进入?若是如此的话,说明眼前的虚空雷电、大道镇压也还只算是“和风细雨”罢了,若是剑神冢正式发威,我岂不是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就在这时,蓦然有个声音从头顶传来:“小子,还不跪下?”
不对,不是光线被扭曲,而是光线被数道无形剑气给斩断了!
水寒剑心镇守心神,静静的看着石碑上的这行遒劲刻字,随后入定。
一步步走近,周围“嗤嗤嗤”的雷电闪烁坠落,不断落在我的身上,只劈得皮开肉绽,甚至手臂上的伤势已经深可见骨了,十分可怕,我忍着剧痛来到金刚果周围,手臂伸向金刚果的时候虚空中再度探出几道雷电,啪啪http://m.hetushu.com的抽打在手臂上,顿时“咔擦”两声,骨骼都断了。
大造化,果然是大造化!
“你说什么?!”
周围却瞬间宁静了下来,大道归于平静,甚至就连风都没有一缕,剑神冢寂寥的坐落在前方,就仿佛一座再普通不过的坟冢一般。
转过身来,再次一步步的走向了剑神冢,每走一步都要休息许久,身上的伤势也不断加重,转眼之间就再次皮开肉绽了,但所幸有金刚果,走出二十步就不得不服下第二枚金刚果,花费了几个时辰之后终于艰难的接近剑神冢十步以内。
我灵魂战抖,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再度仔细观摩。
不对……
“现在,你觉得随便了吗?”黑鸦盯着我。
黑鸦大怒,双翼猛然震荡,顿时狂风大作,每一道风刃都宛若一道凛冽剑气而来,好强!
碰到机缘就要珍惜,拔出月刃,将三株金刚果的藤蔓以及上面的二十多枚金刚果一起连土挖掘出来,送进了空间骨戒之中,这些金刚果以后改姓步了!
我转念一想,心底更寒了,难道是超越物质世界的力量?神……难道这位人王真的踏入那个地步了吗?如果是,那太恐怖了!
光辉属于一种超凡的物质,就算是修为再高也无法斩断!
随后盘膝而坐,这座大坟之中蕴藏着了不得的机缘,整个坟包上都长满了各种灵秀,一棵棵结满果实的灵树,这些果实之中不乏灵药,能够生长得如此盛旺,应该是受到了剑神之躯的滋养,这座大坟里躺着一具修炼通神的尸体,多半是万年不朽的存和图书在,神性力量会不断流溢而出,滋养一切。
下一刻,一股磅礴生机涌入体内,渗入五脏六腑、四处血肉之中,金刚果果然有神效,转眼之间重伤就开始飞快痊愈,甚至肉眼可见焦黑的骨头上长出血肉,脉络蔓延,转眼之间就已经伤势痊愈了大半,这可真是神药啊!
兵铸山内,女山的声音很平静:“等你从剑神冢归来又没死之后再唤醒我。”
我心头一颤,仔细观察这些野果的枝叶,枝干有荆棘,叶片呈三角形,脉络有清晰金色灵力流淌,果实头部还有一缕拂尘般的植株发丝,这是……传说中的金刚果?这可是一种至宝啊,不但有活血生精、起死回生的神效,更能极大程度的增进修为,传说早就断绝了,却不想在人王道旁居然会有!
……
抬头一看,说话的居然是一只黑鸦!
我释然:“剑神前辈陨落之前捉了一只乌鸦来镇守坟冢,真是太随便了……”
浑身火辣辣的剧痛,这种虚空雷电似乎抽打的不止是肉身,就连灵魂也一起遭到攻击,有种强烈的灵魂灼痛感。
我深深震撼,此时方才感觉到,与剑神的真意相比,我之前的所学简直只是皮毛,根本就真正的领悟剑道的真谛,剑神的一剑蕴含一世界,也能毁灭一世界,这才是真正的一世剑王,甚至,观摩许久,我能感觉到那种孤寂,真正理解到剑王刻下“终于等到这一天”时的心境。
“我?”黑鸦展开双翼振动了一番,道:“我乃剑神陨落之前从大山里收服的生灵,在此镇守人王冢,你可以称我为护道者。”和-图-书
“你到底是谁?”我有些尴尬,再次发问。
缭绕的雾霭之中,一缕阳光射落在墓园之中,但就在这束金色光辉洒落的瞬间,无形之间似乎有剑意涌动,下一刻,这束阳光开始扭曲,明明只有一道,却在地面上留下了三道光辉,无比圣洁,此地有古怪,居然连光线都会扭曲了!
我深吸一口气,自然不会觉得剑神冢平静,水寒剑心此时已经嗡嗡铮鸣起来,整个万物灵墟也陷入了一种接近于狂躁的境地,前方的气势太强了!
“滋滋~~~”
……
我深吸一口气,幸好刚才伤重之际水寒剑心稳固,若不是剑心镇住心神的话恐怕我就昏厥过去了,到那时……很快就会沦为人王道旁的一具枯骨,无人问津。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它振动双翼,刷一声飞走了,空中传来它的声音:“我对剑神的承诺已经完成,该走了,这里一切看你造化,再也不必见了。”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转眼之间它无影无踪,我暗暗思付,这也太不负责了,我还以为它要传我一门绝术再走,如今就这么飞走了,终究还是太随便了!
我急忙动用几门绝术,九马画山、函牛之鼎尽数凝聚而出,当当当的一片碰撞声中,口吐鲜血后退,一屁股坐在剑神冢的坟包前方,这黑鸦了不得,好强,若是全力施为的话我肯定挡不住。
“我能镇守此处,你说我是谁?”黑鸦一双漆黑的眸子盯着我看,道:“上万年了,星御境之下的灵修终于出现了一个像样点的了,可惜……你居然挖走金刚果藤?你这小子……连剑神种下的hetushu•com灵树都敢挖走,简直胆大包天啊!”
“啊?”
……
转眼之间,吞噬天赋散发力量,一步步的推演出剑神铭刻这行字时的无上风姿,那种剑气力透山河、王道之意横扫天下的气势尽显无遗,立刻就让我沉醉其中,单单这行字就足以让我观摩、领悟很久了,与前面的几门绝术相比,剑神的剑道趋向于王道,有种一剑蕴含万物生灵真意、足以镇压世界一切的气势,宛若俯视众生的王者一般。
“我要沉寂了。”
数十道湛蓝色雷电从虚空中探出,仿佛诸神的铁鞭般横扫大地,我也在镇压之中,一时间肩膀上、脸庞上开始皮开肉绽起来,九马画山、函牛之鼎两门绝术抵挡不住,转眼就溃散了,值得动用上古秘技,转眼之间星辰衣凝聚在身周。
正对着我的是一块无比厚重的青色石碑,上面铭刻着一行字——
绝对的重创!
不等我说话,女山的灵魂就仿佛寂灭、消失了一般,完全陷入沉睡之中。难道以她的强大也会惧怕剑神冢吗?这位剑神,太古年间的人王到底有多么强大啊,居然连女山都对他十分忌惮!
这一刻,我仿佛看到一位坐落在岁月长河边的老者,身影孤独,看着友人一个个逝去,守望着一个无敌的称号,天纵之姿又如何,无敌天下又如何,难以真正的超脱,对于他而言,陨落才是真正的超脱,他无比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我震撼不已,浑身都是冷汗,这位强大的太古人王可谓是功参造化,已经强大到了一个十分骇人听闻的地步,他若是复活,恐怕能轻轻松松的横扫整个龙灵大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