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二十九章 访古

我心中一动:“赵昊身上已经有的一部分,能不能通过观摩反向推演,自行补全大业火轮真经?”
“嗯!”
次日,清晨。
雾霭缭绕,风起楼仿佛是湖泊、青山间的仙居一般,空中有鸟雀欢鸣,空气中弥漫着十分浓郁的灵气,石冼在山中种下了一些灵药,所以风起楼里的灵力浓郁程度至少是外界的两倍以上,也算是风起院学生的一种特殊待遇吧。
“哦?”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刚好碰上了真龙宝殿重现,走了一趟人王道获益良多,不但获得九马画山、函牛之鼎绝术,还得窥剑神的部分修为真意,触碰到了一剑一世界的边缘,否则的话也不可能把水寒剑心蕴养到这个地步。”
石冼神色凝重,绕着赵昊走了两圈,轻轻一掌落在他的肩头,道:“此子不简单,与生俱来一番大机缘,这满身的经文本就是一部绝学,若是修行得当,当不失为当世人杰之一。”
堂姐仅仅观摩了一个时辰便将真龙符骨还给我,道:“收好,千万不要让他人看见,真龙符骨是绝世宝物,就算只有半篇也依旧能让许多隐世的宗门眼热,能让他们争得头破血流。”
步璇音轻笑:“风起院全体都去,带上风形符箓和瞬间传送阵法,确保无忧之后再出门,这是赵昊的机缘,也是你们磨砺的大好时机。”
我皱眉:“师父,那还有补救的方法吗?”
“访古?”赵昊和我都惊愕住了。
我有些尴尬:“被你看出来了。”
散掉禁制之后,堂姐推门而出,我也跟着出去。
大家都很振奋,十分期待这场前往远方的征伐。
hetushu.com过赵昊欣欣然,穿好衣服,道:“老大,如果我修炼大业火轮真经的话,会不会真的就一心向佛?我……我可是还指望娶媳妇的啊……”
“我们的悟性,放在太古年间如何?”我传音问。
“你可真难伺候……”
“嗯!”
两个人吵吵闹闹的离开了,我则站在风起楼门口目送他们离去,心中有种淡淡暖意,堂姐和许璐的感情真好,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好姐妹,就跟小颜和阿瑶的关系一样,好的姐妹犹如一体,不可分离。
女山声音平静:“太古……那是一个人杰争雄的年代,天才辈出、人杰林立,有这般悟性的人不在少数,但大部分都在成长起来之前就陨落了,那个时代……太多的变数,太多的劫难,远不是你所能想象的。”
“你是说……剑心进化?”
赵昊问:“石院长,我们去几个人比较合适?”
我心中一动:“女山,你在太古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站起身,拉了拉制服短裙的褶皱部分,更显得身段修长起伏,曲线无比曼妙,散发着一阵淡淡的幽香,只可惜……堂姐是站在灵修界巅峰的人物,纵然绝代风华却鲜有追求者,无论是圣地的年轻人杰,又或者是各大宗门的天骄人物,任谁站在她面前都会黯然失色,觉得自惭形秽,故此,练个追求的人都没有。
“不好说。”
堂姐莞尔,笑容甜美无比:“看来,在这个方面你可能要走在我的前面了,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道心的磨砺确实比不上你。”
“哟……”堂姐努努嘴,笑而不语。
“那岂不是没戏了?和-图-书”宋骞道。
赵昊一整晚就睡在风起楼的客房内,无比振奋:“院长,您请说!”
“嗯,知道。”
“不,一位蒙尘的老修士告诉我,事实上五十年前曾经有人见过大业火轮寺的遗迹,这片遗迹承受了一位上古高僧的强大意志,化为一方世界在某处漂流,只要能找到这片遗迹,或许就能补全大业火轮真经,这属于一种撞机缘,你们自己决定去还是不去。”
“哟,别啊,我好歹也是个代理院长,你这是在虐待我。”
“能知道赵昊身上的这本真经是什么吗?”我问。
她淡然一笑:“足够了,我并不是要修这门绝术,而是观摩真龙绝术所蕴含的天道奥妙,补全我法则所不全的地方,对了小轩,我昨天探查了一下你的水寒剑心,上面的斧凿痕迹无比斑驳丛杂,太多太多了,比我的天火道心还要多,你是否故意在走这条道?”
“真的?”赵昊兴奋问。
“身披经文降世……”
赵昊愕然,看看我,问:“老大,你说呢?”
她沉默了一会,只道了句:“哼!”
“没错。”石冼点头,娓娓道:“大业火轮真经源自于太古年间的大业火轮寺,这大业火轮寺号称上古四大庙宇之一,是最强的四个佛门寺庙之一,在当时足以纵横天下,镇压一方强敌,但后来在一场乱世浩劫中没落了,据说庙宇被横扫,山门被击破,门人几乎被屠尽。”
一旁,堂姐步璇音双眸暇明,道:“也不必太过于寄予期望,赵昊与生俱来的这部经书确实残缺了不少,想要全部补全不会太容易,何况当世修佛者人数甚少,曾经和*图*书几个辉煌的庙宇都已经在上古时期就败落消失了,如今存在的寺门大部分也不过是一些欺世盗名之辈,并无多少真学。”
“自然不是,大姐头教训得是……”
我沉默不语。
“我说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反驳?”
“访古。”石冼淡淡道。
我木然,这一声傲娇的“哼”是什么意思?
堂姐眯着一双妙目,轻声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上古存在的最后一脉庙宇山门的真经之一,名为‘大业火轮真经’,是太古时期震惊一整个时代的绝学,据说那个时期的庙宇人杰能够诛灭神魔,无比强悍,这大业火轮真经便是佛家底蕴之一,若是能补全的话,或许威力不会比十大圣术逊色多少,但前提是无缺的,如今看来缺损相当严重,所存者不足十之二三。”
苏颜、澹台瑶、唐阙然也轻笑。
许璐就站在门外,双臂抱怀,将制服衬衫下一对饱满峰峦托得差点裂衣而出,这种气势实在了不得,让人血脉翻涌,她微微一笑,玩味地说道:“一个时辰,小轩不简单嘛!”
石冼道:“这种身披经文降世的异象本就少见,相关记载就更少了,至于补救的方法也需要仔细斟酌一番,我先去藏书阁看看了。”
……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真龙符骨中透着一缕缕金色真龙法相,竟开始萦绕着堂姐飞旋,而堂姐则双眸澄明,只是静静的看着,并不时点头轻语,似乎感悟到了什么。
……
“这是你选择的道,出错不至于,但一定没有那么容易,一门道心关乎着一身修为的底蕴,不应动摇,要一直走下去。”
我讶然:“姐和_图_书,你观摩完了?石院长还观摩一整夜呢……”
这一天过得十分平静,赵昊、宋骞、柳彤儿都在各自巩固通心果带来的修为暴涨,而苏颜、唐阙然、澹台瑶也各自修炼,将服食金刚果带来的神效给完全炼化掉,至于我,依旧静坐参悟一剑一世界的奥妙,一点点的领悟、补全水寒剑心中所缺少的真义。
澹台瑶有些小兴奋:“那我呢……我也想去啊,好久没有出门了,我们几个快发霉了!”
清早,石冼与堂姐再次登临风起楼。
“我查遍了各种古老典籍,又请教了几位几乎快要蒙尘入土的修士,终于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或许可以让赵昊得到一段机缘。”石冼神色凝重地说道。
我信心喷薄,拍了拍胸脯:“既然有高人指点,那自然是要去看看的,别忘了,我们生来都是人品王,撞机缘是别人的事,我们出马就是猎机缘。”
“我需要查查典籍。”
兵铸山内,女山的声音幽幽:“我还以为你小子的悟性已经算是当世人杰,算得上是第一流了,却没有想到你还有这么一个悟性丝毫不逊色于你的姐姐。”
石冼沉吟一声:“大业火轮寺在近万里的大域虚空中漂流,这片区域位于大荒世界,就在云族、暗族领地的正西方,名为‘赤红林海’,如今正是深秋,赤红林海更是一片火红,很容易就能找到,但那里势力丛杂恐怕很危险,去的人不宜太多,控制在十人以内。”
“好,那一共七人,在场七人都去。”我说。
房间内,窗帘紧闭,四周一缕缕符号飞起,堂姐已经设下了禁制,将我的房间与外界隔绝了,她hetushu.com取出真龙符骨捧在手中,自己则优雅的坐在沙发上,将符骨放在雪白修长的双腿之上,符号流转,双眸透着别样神韵,开始观摩真龙符骨。
“你感觉到水寒剑心即将突破了吗?”她问。
步璇音道:“小轩,走,去你房间,我要悟法。”
“嗯。”
堂姐不禁莞尔:“臭小子,你以为你天资过人真的到了那一步吗?别说是大业火轮真经这种太古绝学了,就算是一部超一流武学也没有那么容易,那得是多深厚的古佛悟性才能走到那一步啊……”
“放心吧,媳妇会有的。”我安慰道:“等石院长的消息吧。”
“嗯。”
堂姐白了她一眼,脸蛋上又出现了迷之红晕:“乱说什么,我只是悟法罢了,再敢胡说八道,你晚饭别吃了。”
石冼点头:“可惜,经文有残缺,手臂、腿部的几处经文都在成长中磨灭了,若是在少时便服食通心果那就好了。”
“你的掌法修炼得怎么样了,别天天就跟那些王公贵族的公子哥眉来眼去,有什么用,那是你要走的道吗?”
“步璇音的悟性,已经达到了那个地步了。”
……
对我而言,大业火轮寺意味着一种上古的力量,一种法则的补全,此行极有必要。
此时,赵昊浑身的经文若隐若现,文字晦涩难懂,是一种被称为梵文的古文字,宋骞笑道:“行啊秃兄,没有想到你真人不露相,居然是转世罗汉一类的异人!”
“反驳了岂不是下场更惨?”
“没有。”我摇头,有些失望:“一点预兆和迹象都没有,不知道是不是哪里出错了。”
“你不反驳,我会觉得很没意思,太没有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