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三十三章 意义不凡

“哼!”
血沙河少主张开兽皮袋,一声怒吼,顿时兽皮袋光辉炽盛起来,周围的空间尽数扭曲,产生了一种恐怖的吸力,一瞬间无论草木还是巨石都纷纷缩小并且飞向了兽皮袋,这兽皮袋有中神奇力量,说不出的恐怖!
这一句话,更加如剑般的刺在对方的身上,他身为血沙河少主,在灵界也算是雄霸一方、呼风唤雨的人物,可惜在这里却遭遇惨败!
“他们快来了。”
铿锵音迭起,阵法猛然切断了虚空,直接斩断了那个恐怖兽皮袋的绝强吸力,好聪明的澹台瑶,居然洞察到兽皮袋的个中玄机,利用空间阵法斩断联系了。
澹台瑶则秀眉轻蹙,道:“小颜别冲动,这兽皮袋很不简单,我来试试!”
“你已经交出一切了,还有什么可交的。”我皱眉,说:“问你几个问题,如实回答,我会考虑杀不杀你。”
“噗……”
血沙河少主一心二用,张手祭出血力挡住剑气,冷笑道:“小宝贝儿别着急,斩了他之后我会好好待你的。”
“嗯!?”
“嗯?”
“没事,稍微疗伤一下就好,我们去找大业火轮寺吧。”
说着,她素手轻扬,在空中画出一道道祭炼了灵力气韵的符号,转眼之间一个大阵便出现在她脚下,紧接着澹台瑶拍碎了几本珍贵阵法书籍,脚下踏地,娇喝一声道:“开!”
“这凶兽叫什么?”
“这兽皮袋是来头?”我问。
混沌气横扫一切之势镇压落下,一时间血沙河少主手足和*图*书无措,双腿被齐齐的震碎,浑身都是血,手中的兽皮袋却似乎十分坚固的样子,纹丝未动,他口喷鲜血,怒吼连连,急忙动用兽皮袋,试图用兽皮袋收掉太皓真经的威力。
直至中午的时候,悟法小有所成,体内一道灵力犹如一条小龙般的游走于脉络之间,有种丝丝暖暖的感觉,十分惬意。
我急忙踏出虚灵界,一把抓住了那兽皮袋和金乌扇,一起扔进了空间骨戒内,同时手掌张开,一根宝针回旋,正是通灵骨针!
“什么鬼东西!?”
“轰~~~”
“这……”
“你怎么样?”苏颜看着我的脸色有些苍白。
一地冰莲盛开,散发着无比磅礴的生命力,当冰霜拥有生命,则踏入了另一个力量层次,完成了某种奇妙的蜕变,就在血沙河少主战戟碾压而下的瞬间,一朵朵冰莲都发光,发出无数剑气扫落长空,空气中充满了兵刃征伐的道音,仿佛千军万马在征伐敌国一般。
剧烈碰撞声中,战戟周围的雷电一一被磨灭,而血沙河少主的身躯也被冰莲演化的剑气所刺伤,血痕累累,已然受了重伤。
身后,一道绝强火焰剑气横扫过长空,是苏颜的救援。
“呼……”
“嗯。”
血沙河少主猛然抬头,眼中烈芒暴射:“凭你也想斩我?”
我站起身来,目光平静的对大家说道:“还有许多暗族生命正在赶来,我们快走。”
“天啊……”
……
“不,我说……”他无比痛苦,残魂已http://m.hetushu•com经在风中开始消逝,如果长时间不得到保护将会魂飞魄散,道:“血沙河此行是为了一个机缘,我们得到一个秘密消息,有一头上古凶兽流落在赤红林海之中,原本蛰伏,就在近日里突然遭遇了雷劫,受了重伤,所以我们带着貔貅袋降临,打算收走这头凶兽。”
我身处核心,一样受到这磅礴吸力的笼罩,咬牙切齿的动用各种绝术,九马画山铮鸣作响,函牛之鼎气势巍峨,一剑一世界则盛开出遍地冰莲,一一发出强光来抗衡兽皮袋的吸纳力量,但依旧镇不住,脚下土石崩裂,整个世界都仿佛要被吸过去一样。
无数剑气凌空交织,形成了一个真正的征伐领域,有种斩灭一切强敌的气势!
“一百多,我与仆从走在了前方,所以才会遇到你们……现在,你可以放过我了吧?”血沙河少主不断哀求。
滚滚天威降临,杀灭二字镇压虚空而下!
“凶兽貔貅的皮毛所炼制而成,太古之物,能吞纳一切,威力惊人。”他颤声道。
女山竟发出银铃般的好听笑声,道:“我就喜欢你这么聪明的小子,兵铸山属火,想要祭炼到更强的话,需要神火材料,刚好我洞察到,你的空间器物内有一柄剑,叫日炎剑,你把这柄剑送给我作为神料祭炼兵铸山,我就把秘密告诉你。”
说着,他手中光辉一闪,掏出了一张符文光辉闪烁的兽皮袋,这是一种特制的袋子,散发着一种太古气韵www.hetushu.com,有种吞灭一切的气势,就是女山口中的宝物。
“所以考虑好了,杀你。”
“想要练成真龙绝术并不容易。”
血沙河少主后退,脚踏滚滚血云,身上的战衣已经破残不堪,血迹斑斑,但一双眼睛里的战意却愈发浓烈,脸色愈发狰狞,道:“没有人能击败我,你也一样,今天你让我经受如此折辱,一定要死!”
这一战更让我意识到自己必须获取更强的力量,真龙绝术,也该修炼了!
“嗯!”
我吸了口凉气,踏步进入了虚灵界中,凌空纵身而起,身后混沌气滚滚,缭绕着两个大字破空而出,速战速决,不能再跟血沙河少主纠缠了,否则暗族的援兵一到我们就想走都走不掉了。
“不,我要彻底斩了你。”
通灵骨针一闪而过,穿透了他的灵魂,最后一缕残魂也就此消失了,这种人,放过一马也只是为自己埋下祸根罢了,必须杀伐果决。
我则心无旁骛的观摩真龙绝术,得窥个中奥妙之中连连惊叹,真龙绝术无愧于十大圣术之称,确实属于那种一旦完全掌握就能镇压一个年代的恐怖存在。
兵铸山内,女山声音淡然:“需要三个条件,其一是真龙符骨,其二是真龙之血,其三是蕴满纯正真龙之气的灵骨,幸好这三种条件你都有了,但也只能练成残篇罢了,我有个天大的秘密想送给你,或许能让你洞察到真正无缺的真龙绝术。”
“需要日炎剑?”
我心头一颤,自然明白个中的份量,但我太http://www.hetushu•com了解女山了,便说:“说吧,你有什么秘密要告诉我,交换的代价又是什么?”
我皱了皱眉,原来是用貔貅的皮毛祭炼而成的,难怪会那么厉害,转念又问道:“你和你的战仆来到这里为了什么?”
我怔了怔,道:“可是,这把剑意义不凡。”
“轰~~~”
我一头冷汗,甚至就连肌肤都开始龟裂,血痕累累,血肉率先支撑不住,就要被吸走了!
“无缺真龙绝术?”
我问:“你们血沙河来了多少人?”
苏颜手握妃焱,浑身火光冲天,宛若掌握天火的仙子般美不胜收。
我不禁一笑:“怎么,不甘心吗?你别忘了,你所倚仗的不过是金乌扇以及这杆战戟罢了,而我所依靠的却只是自身领悟的大道罢了,你有什么不甘心的?”
“为什么?”他大惊:“你说过你会重新考虑的!”
“狗东西!”
一道湛蓝符阵不断衍生扩大,最终笼罩住了我的身躯。
澹台瑶双手掐印,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宛若宝石般看着远处,道:“给我断!”
“好,你问。”他声音颤栗无比。
而且血沙河居然要用这个袋子来收走太古凶兽之一的椒图,足可见这个貔貅袋有多么不得了,貔貅可是位列十大凶兽之一的存在,要比椒图强横多了。
“不想说吗?”我手中的通灵骨针光辉炽盛起来。
空间骨戒颤摇,兵铸山自主出击,迅雷般一缕剑意洞穿了血沙河少主的眉心,下一刻,他的身躯彻底崩碎开来,被兵铸山内的女山一念斩杀了hetushu.com
“别杀我……”
一直到天亮的时候,入云飞帆依旧乘风破浪的穿行于云层之中,苏颜掌控,到处寻找漂流中的大业火轮寺,为大家寻找真正机缘。
“人来!”
“椒图,威名赫赫,在太古年间实力仅次于十大凶兽,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从这头椒图身上得到一门近乎于失传的绝术,然后再将椒图祭炼成为我灵界的一头绝世战兵,这样一来,血沙河的实力就更加不容小觑了,只可惜……”
祭出入云飞帆,迅速离开此地,而澹台瑶则拍出了几个符阵保护入云飞帆,形成一个紧闭空间,保护我们的气息不被洞悉。
夜空中,一缕残魂战栗,声音都颤抖,血沙河少主的声音透着无比的恐惧,道:“别杀我,我……我什么都愿意答应,可以交出一切。”
他目光冷冽:“斩杀你时,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这样恣意妄言!”
女山又哼了声,说:“苏颜这小妞对你情根深种,你还怕以后会×不着吗?留这种无聊念想做什么,不如送给我来祭炼兵铸山,我还可以送你一份大机缘。”
盘膝而坐,体内小世界自我疗伤,经过这一战,万物灵墟浑厚了许多,水寒剑心上也隐隐然多出了一道斧凿痕迹,并且这一战更大的获益是两件宝物,金乌扇,可列入次神器,貔貅袋,威力已经领教过了,称之为神器毫不夸张。
内世界里,直接开始观摩参悟真龙绝术,我的修为比不上堂姐,所以悟法需要的时间也更长,想要练成的话就更加需要时间了。
一字蕴天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