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七十八章 黄金鬼火

“石舫?”
“这……”荆少行皱眉:“那此时我们怎么能认定真的是你?”
“没,只是灵识探查到了,你们要小心。”
树冠越来越近,远远看去,那里有雷光闪烁,边缘甚至还有人在激战,一缕缕符光十分耀眼。
……
“需要我出手吗?”女山淡淡道。
“轰轰轰~~~”
我心头一寒,立刻传音给洛言、洛宛,让他们知会别人,好在这姐弟两都没事,只是略微受了些轻伤罢了。
“就是我啊!”他哈哈大笑,目光狰狞。
“还有许多黄金鬼火。”女山道:“绝不会只蒙骗你一个人,或许黄金鬼火与你一战之后也会变化成你的模样,去偷袭别的灵修世界的人。”
“步亦轩?”
一缕神雷从天而降,荆少行手握一纸符箓向前急冲,我们几人也跟着一起冲了过去,那符箓不断燃烧,一缕缕足以撕裂一切的雷劲轰向了云族人,几名躲闪不及的少年直接陨灭,被轰成了一堆灰烬。
“什么人?”我更加愕然。
我张开手掌,一缕灵修印记涌动,正是我的生命印记。
“是变化之术。”
血肉模糊一片,白衣少年的双臂瞬间就被真龙拳印硬生生的轰碎,他惨嚎后退,浑身战栗,眼中更是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洛言、洛宛齐齐看向我:“步亦轩……”
那老者就站在一旁,目光开阖,有凌厉光辉锁定了我,冷冷道:“步亦轩,你也敢来这里,难道是真的不怕死吗?”
同为灵修界的人,相互关照是应当的,毕竟我们没有牧www.hetushu.com凌宇那样的戾气与格格不入。
女山幽幽道:“黄金树的意志能够变化为任何见过的人,说不定这个荆少行已经被黄金树的战魂所斩杀了。”
洛宛道:“荆少行遇到你,被偷袭了。”
“蓬蓬蓬~~~”
荆少行咬牙切齿,走近之后,忽地手掐剑诀一挥而来,顿时一缕明晃晃的剑意横穿虚空笔直刺向了的心口,好快。
我手掌一挥,一缕金色大字从天而降,轰然一声大地颤抖,几乎一座山脉都被夷平了,而那团鬼火也在天威之中湮灭掉了。
万物剑心何等强大,而且同为天御境巅峰,只要我全力施为,绝不在他之下。
远处的层层山峦之中忽地传来一个声音,我仔细一看,却见一人疾驰而来,是荆少行,龙武山首席天骄,他的身上带有伤势,手臂上的伤势深可见骨,血迹斑斑,虽然浑身都有剑意流淌,但气势已经不如之前那般强悍了。
“还想走?”
我当即挡在众人身前,一边横移,一边抬手祭出兵铸山,千万道神兵分解飞舞,霞光万丈,形成了一个远行山盾挡在前方。
一旁,荆少行的一整条胳膊上全是血,腹部似乎也中了一剑,目光怨忿,道:“步亦轩,你干的好事!”
“不必。”
……
“没有。”洛言摇头:“云族已经派出三个少年天骄进入雷泽,真是卑鄙,想把我们全部阻挡在黄金树的巨大机缘之外。”
“步亦轩!”洛宛焦急的看向我,她自问已经没有能力抵挡和图书住这种可怕威势了。
“杀杀杀!斩你!”
黄金山脉之中轰鸣作响,荆少行被一剑震退,立刻祭出更加狂猛的招式,一柄柄飞剑出现在身后,“哧哧哧”的斩破虚空而来,是龙武山的绝学。
但愿荆少行真身没死吧,这样的战死了是灵修世界的一大损失。
混沌气缭绕,空中转眼浮云滚滚,一个个金色大字横空,蕴含着滚滚天威的大字临空的那一刻就产生了绝强威压,地面寸寸迸裂,荆少行的身躯立刻战栗起来,皮层剥落,肉身分离,显化出了本相,是一团鬼火的样子。
我很庆幸他没死,走上前道:“怎么了?”
我抬头看向前方的一群云族高手,道:“我们有人进入雷泽吗?”
“好。”
鬼火明知不敌,疯狂逃逸。
洛言传音:“最可怕的对手是那个老者,他对法的领悟远在我们之上,一旦催动手段我们将会很难抵挡,只有挡住他的攻击才能有机会接近雷泽。”
那老者在身后一样横渡而来,双臂张开,怒吼道:“都给老夫留下!”
“好。”
函牛之鼎催发,“铿”一声挡住了荆少行这一剑,我连退数步,喉头有些发甜,匆促之间被偷袭一剑,这滋味绝不好受,同时万物剑心探查,顿时荆少行的外形一点点的剥离,居然让我看透了一个真相,眼前的不是荆少行,而是一团黄金鬼火!
……
“速战速决,用太皓真经镇压他!”女山道。
我心底一寒,万物剑心爆发,月刃凌空镇压,无数道剑气轰杀而去。
和-图-书当我赶到的时候,赫然发现许多人都已经在了,其中以云族人居多,数十名云族高手横在前方,阻挡众人过去的道路,显然又是用的那什么破界符箓,太财大气粗了。
那老者怒吼一声,祭出一块符骨抵挡神雷攻势,身躯宛若大鹏般杀来,厉喝道:“大胆,受死!”
“灵修世界为什么不能来?”
“我长明山的一叶舟仿品可以破开一条道,直接送我们进入雷泽之中,但距离只能百步,目前距离太远了。”南宫洛羽蹙眉传音道。
一名云族少年冷笑道:“但你们灵修界的人已经没有机会了,谁敢逾越此地一步,立斩!”
狂奔数百里,距离树冠处越来越近了。
雾霭涌动,一缕白烟笔直从浓雾之中射出,直奔前方云族所设立的“关卡”,那里只有两名云族少年在守御。
“吱吱……”
我凌空掠过,目光冰冷的看着他,手指轻轻从空中划过,顿时带出一剑一世界的剑诀意境,“哧”一声,那少年就已经身首异处,而另一个原本还想走,却走不掉了,追上之后一剑斩杀,与此同时空间也紊乱了起来,虚空嗤嗤作响,有人破界而来!
荆少行为人倒是坦荡,点头:“嗯!”
太皓真经,果然无愧于大势之术,强得惊人。
“轰!”
我毫不犹豫,浑身真龙之气涌动,双拳几乎一起轰出,气势绝伦,宛若山岳般碾压过去,真龙拳印的力量完全爆发的那一刻,对方的大鼎立刻粉碎,符文尽数被真龙拳印的气势碾碎,下一刻,四拳相对,和*图*书轰鸣声剧烈。
好在兵铸山在女山的不断修复、祭炼之下已经可以列入超凡法器的行列了,强横不是一点点,硬生生的挡住了老者的猛攻!
“小心那些人的猎杀。”他低声道。
又半天后,天色发黑了。
“那就好……”洛宛道:“既然都是黄金树意志变化的,那就没有什么因果恩怨了,荆少行,你也不要计较了。”
都是一群果决之人,做完决定立刻动手!
“哪个?”
远方,一片雷泽之海,一缕缕雷电从天而降,形成了一个极难逾越的场域,用来考验寻求机缘者。
我则横渡而去,离开禁制的那一刻马上踏入虚灵界,无影无踪,留下一群云族强者气得暴跳如雷,任凭他们有什么秘宝此时都已经奈何不了我了。
“好,行动!”
我皱了皱眉,远远看去,只见远处的雷泽之中有三个模糊的身影,正在一点点的行进着,便低声道:“我们传音商量。”
身后,绿意绽放,南宫洛羽祭出了一叶舟仿品,仿佛一片勃然生机的绿叶般卷住了我们大家的身躯,带着我们横渡对付的禁制,骤然之间就进入了雷泽之中。
“过雷泽,方能得正果。”
“有生命印记。”
其中一名白衣少年气势暴涨,竟然是压制了修为,真正实力至少天御境巅峰,浑身符文爆发,双掌一合从天斩落,凝化出一口古老的大鼎气境,双目戾气炽盛,带着冷笑:“这黄金树,是你们有资格来的地方吗?”
荆少行咬牙:“我这里有师尊传给我的一张符箓,可以祭引九天和图书神雷发动攻势,或许能够帮我们稍微挡住这老者。”
翅刃横扫,幕天席地,气势极为凛冽。
“蓬~~~”
荆少行怒吼,脸色完全变形,双手疯狂挥舞,祭出一道道剑气疯狂穿梭在空中,整个天空都布满了剑气,十分骇人,这家伙身为龙武山天骄,实力确实非凡。
“区区蝼蚁,也敢来?”
“你知道他的名字?交锋过了?”洛言大惊。
我点点头:“那就这么办,我们一起向前冲,荆少行以符箓挡住那老者,如果挡不住,我来应付,南宫洛羽准备好一叶舟。”
我置身于雷泽,猛然转身,浑身气机爆发,万物剑心的威压迸发,毫无掩饰,宛若一口神剑贯注全身,月刃颤抖,蕴含着浩然天道的一击直接斩杀过去!
……
是那云族中的老者,当他看到两具尸体时,浑身颤抖,气得发抖。
“小狗,好胆!”
巨震连连,这老者好强!
我一凛,看向荆少行:“一样,我也遇到了另外一个你,想要偷袭我。”
“咔嚓……”
“步亦轩,你有没有遇到那个人?”洛言道。
虚空爆炸,一方天地仿佛都被这一剑给劈碎了,云族老者张开的金色翅刃直接被镇压,浑身裹着肆虐剑气翻滚在地,惨嚎不绝!
反攻为守,我挥动月刃,原地凝成了圆形剑域,“当当当”的将荆少行的剑意一一斩碎,同时脚踏大地,遍地冰莲盛开,化作无数剑气斩向荆少行。
“荆少行?”我愕然:“你怎么了?”
“沐王府的天骄,能祭炼乌火的少年,他已经进入树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