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七十九章 云皇第九子

“快救人!”荆少行脸色惨白。
“蓬~~~”
倒是荆少行,脸上无尽无奈,不时的取出一套衣服换上,口中念念有词:“我辈修道之人,非礼勿听非礼勿视……”
牧凌宇低吼,浑身气劲迸发,一头凶兽狰狞而出,正是太古十凶之一的狴犴,狴犴功一出,周围的空间立刻凝聚出一团团的血色漩涡,仿佛被狴犴所祭引一般,气势磅礴惊人,牧凌宇向前踏动一步之间就磨灭掉了对手不少符文,长剑催动惊天一刺,让虚空都暴戾尖啸起来。
“报上名来,我不杀无名之鬼!”牧凌宇道。
洛宛也神色极为不好,传音给我:“这人是什么人,未免强得不太像话了。”
“还想逞凶?”
……
“混账东西!”
前方三人中的一人居然回头了,更是有余力催发出这样惊人的攻势来,那战斧蕴含着极为雄浑的力道,有斩破山河之势。
“轰!”
“好,小心一些。”
无尽灵力裹挟着天地之力肆虐开来,牧凌宇一手擎剑,一手握着一张金色符箓,符箓炽盛点燃,火光沿着他的身躯一点点的吞噬而去,转眼之间牧凌宇浴火,完全无惧于周围的雷泽,目光中带着炽烈光辉,仰头看着云族少年,道:“现在,我可有资格与你一战?”
就算不是皇子,至少也跟云皇有着十分近的关系了,我们都忽略了这个人的存在,还以为闯入雷泽最强的就是扬言要为双寒复仇的沐王府首席天骄和_图_书石舫,如今看来,这里真正的至强者应该是眼前的这个皇族少年!
“我在熔火洞内观摩古法,希望能有突破。”
一个被璀璨金色光辉笼罩着的少年走来,双手负于身后,无比桀骜,胸前符文汇聚,硬生生的将牧凌宇的攻势绞碎,目蕴雷电的看着牧凌宇,道:“据说你就是灵修世界甄选出的圣地第一人?”
轰鸣之声隆隆作响,洛言的这些天的进步很快,这一剑之威十分惊人,但依旧不是对手,双方的差距有点大,那少年似乎是云国的皇族中人。
天地动摇,整个雷泽地都为之疯狂颤抖!
少年轻笑:“你还没资格知道我的名字,来,杀败我再说。”
“这……这一击……”南宫洛羽檀口微张,无比震撼。
这少年的身份超然!
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碰撞在一起,狴犴怒吼,寸寸崩裂,牧凌宇立刻后退,脸色铁青,狴犴功与对手的较量已经败了!
少年扬起手臂,横起一掌将牧凌宇拍飞,就仿佛拍飞了一片落叶般。
我收回月刃,轻描淡写道:“没什么,走吧!”
“放肆!”
南宫洛羽一惊,手指挥动,一缕绿叶凌空席卷,护住洛言的身躯。
“没事,我在闯入黄金树的核心区域,小颜你呢?”
我淡淡道:“你不用说我也能猜到,你是云皇白山海的儿子,对吗?”
“很快就知道了。”
“嘭~~~”
“给小爷去死!”
牧凌宇低www•hetushu•com喝,长剑一动之间仿佛能催动天地一样,浑身蓝色火焰升腾而起,灵力强度提升了一大截,这是一种能够激发潜能的符箓,想来也是牧凌宇进入剑陨之地里寻求机缘的底牌之一,只可惜在这里早早的就用了,原因不二,云族这次派出来的少年天骄太强了,甚至眼前的这个少年比双寒还要强横了许多!
洛言、牧凌宇一样吃力,一个个眉头紧锁哪儿有时间观赏眼前美景,两人赤条条、大拉拉的走在前方。
荆少行眼睛发亮,道:“刚才的爆发气劲,是……是剑心吗?”
“聪明。”
其实大家都一样,走在前方的几名云族天骄都不时的换上一套衣服,他们强大的肉身能够抵挡雷泽,但衣袂却不行。
心头微微一寒,之前我每次动用万物剑心必然将对手斩杀,但刚才那次没能斩杀那名老者,而他却又是切身体会过万物剑心强大的人,或许也正因为这样,所以这老者才会如此疯狂,居然立刻就在云族众人之中下达了对我的追杀令。
“你就是步亦轩吧?你还不错。”少年看着我,有种俯视众生的皇者气势,道:“灵修世界的同代强者之中能修炼到你这一步的实在罕见,你有资格知道我名。”
目前万物剑心的法则还是残缺的,只是一门残缺的道心,居然就有如此威力,若是万物剑心的法则全部补全,岂不是要逆天了?
“正是!”
……
洛言首当其http://m•hetushu.com冲,低喝一声凝实灵装,浮光剑心冲天而起,一缕剑意杀向对手。
眼前这少年身穿皇族衣袂,袖子上有龙纹,莫非他是……
数十招内,牧凌宇一败再败,吐血不断,已然遍地鳞伤了。
我心底暗暗发寒,有点想通了某些事情,据说云族这次几乎将年轻一代的天骄尽数派来了剑陨之地,并且派遣一些实力超强的老者自斩修为来护法,刚才被我击退的老者实力很强,自斩修为之前恐怕已经达到半步人王的恐怖地步,但他没有去保护实力更强的云国四公子其中的阮天炀、东方宸二人,却在这里保护这群少年天骄,原因只有一个,这里有人的身份十分尊贵,超然于四公子之上!
那少年淡淡一笑:“你这种庸碌之辈都能当第一人,小爷若是去了你灵修世界,岂不是要当圣地的大长老、祖师爷了?”
但依旧不时的看一眼洛宛和南宫洛羽,顿时这修道之人也不免动了凡心,心猿意马起来。
而南宫洛羽这位长明山的首席也难以幸免,一身白裙转眼之间化为飞灰,她十分无奈,脸飞红霞,只能祭炼出一缕缕绿色的长明山绝术意境来遮掩胴体,但依旧能隐隐看到白玉峰峦、象牙胴体的美景,身材实在是好得非凡。
我踏步于雷泽之中,万物剑心渐渐显露冰山一角来,超然气势开始与这少年抗衡,转眼我们之间的空间就噼噼啪啪的响起了一连串的威压碰撞,几近变www.hetushu.com形,虚空都仿佛要被压得坍塌了一般,一切事物都开始扭曲起来。
“没事就好,我先应付眼前的危机了。”
凌厉霸烈的雷劲无孔不入,不断腐蚀护身罡气,并且自成一个强大的威压领域,让人如同陷入泥泞之中一般,寸步难行,以至于我们还能看到前方三个云族天骄的身影,这仿佛成为了一个动力,促使我们奋进。
“小心!”
雷泽中,忽地凶厉气息涌动,一柄金色战斧横空斩来!
白石身后,另外两个身影出现,其中一个正是石舫,一身乌金火焰,道:“九皇子殿下,这小子……不妨让给我吧?”
“滚吧,我说过你不配作我对手。”
战斧落地,将洛言震得吐血飞退,四周雷泽疯狂涌向了他,要把他的身躯撕碎。
……
“是又如何?”牧凌宇咬牙切齿。
一时间,洛宛漂亮脸蛋通红,见我看她一眼之后立刻更红了,传音道:“你走快些……”
我暗暗感慨,依旧一步步的向前,踏入雷泽深处,四周九马画山绝术鸣响,不断抵挡着雷劲入侵,但依旧挡不住,而就在我身后不远处的洛宛则更加吃力,每行走一步都如同登临天路一般,身周激荡着龙息功的气机,但依旧抵挡不住,转眼时间身上的衣物便嗤嗤的作响,开始被雷泽燃尽,露出一具美丽绝伦的胴体来。
大家也没有多问,一步步的走入了雷泽深处。
牧凌宇暴喝,这句话对他而言是一种莫大耻辱!
少年抬手,和*图*书空中雾霭缭绕,忽地气息骤然变化,一尊混沌气缭绕的巨大拳头横空,带着无尽混沌意,强绝天地间,以皇者气势直接镇压了下来,磅礴的力道十分惊人,甚至让我都有一种难以抵抗之感,不妙,牧凌宇要败了!
正艰难行进之间,一道传音,来自于苏颜:“你那边怎么样了?我听到不少云族的人都在叫嚣着,说一定要斩杀你。”
浑身金光的少年冷冷笑道:“你还不行,速退,谁是步亦轩,来与我一战!”
他微微一笑:“我名白石,云皇第九子,记住我的名字,是我斩了你这个灵修界第一天骄。”
牧凌宇则神色复杂,眼中带着狠戾,默不作声,只是一步步的向前踏出,想要寻求黄金树上最大的机缘。
牧凌宇暴喝,二品水寒剑心爆发,带着浑厚的冰霜气境,一柄雪色剑意横空,笔直的轰向了来者的胸膛,厉喝道:“欺我灵修世界没人吗?”
“还是差了点,不过也有点看头了,速来受死!”云族少年无比狂妄。
好狂!
洛宛也美目睁大,一边祭出洛神剑诀抵挡雷泽入侵,一边愕然的看着我。
洛言大惊:“步亦轩,你的剑心重新缔结了?”
云族少年哈哈大笑,身躯凌空翻起,一双脚蕴满了密密麻麻的金色符文,凌空之间就显化出一头凶兽的双足,仿佛要踏破苍穹一般,笔直的踏向了牧凌宇所凝炼出的狴犴凶相,那种不可一世的轻蔑气势让人震惊,这小子到底有多强,敢这样小瞧牧凌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