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八十二章 懂事的黄金树

“看来,九皇子也没有拿到机缘,就败走了。”我说。
南宫洛羽感觉到不妙,轻声示警。
一根根金色的细嫩树根延伸出来,刺入尸体之中,开始汲取这些尸体的本源力量,一时间许多尸体都开始褶皱起来,血肉被汲取殆尽。
黄金树下转眼就变成了战场,兵铸山的征伐兵刃仿佛羽翅般的席卷出无数道浪潮,在保护我的同时也攻杀那些枝条。
剑光掠过,黄金巨蝉一分为二!
我点头:“是,没必要杀戮。”
“不用怕,我们已经进入雷泽后方,这里不再有禁制了。”
“我的天啊……”
“都让开!”
……
经文泛动,古钟发光!
黄金巨蝉无声惨死,坠落在黄金树下,而黄金树则仿佛有一种灵觉开始复苏一般,整体都变得莹润起来,那种神圣气息更加浑厚了。
“这鬼东西,真是了不得!”
“找死!”
“否则呢,现在转身就走,你甘心吗?”女山戏谑一笑:“放心啦,说好了做你的好姐姐的,怎么会让你死,只要我卖力一点,你的死亡率可以降低到三成。不过你不能有所保留,必须全力施为攻击黄金巨蝉,为我创造一击斩杀的机会,记住,我只能出手一次,也只有一次机会。”
无数冰莲遍地盛开,一一绽放,化为绝强剑气与黄金巨蝉绞杀在一起,而我则提着月刃疾速奔近,扬起长剑便是一击劈向了巨蝉的脑门!
就在这时,一袭白衣出现,绽放出圣洁光辉,那宛若临世www.hetushu.com仙子般的身姿再次出现,风姿绝世,超然出尘,她一张惊世的绝美脸孔带着一丝怒意,一剑横斩开来,并且道:“我都眼热的东西,你这只小虫子也敢抢?”
树冠下像是一方小世界,有灵气流淌的土地,上面长着一棵小型黄金树,树下黄金落叶片片,还有几口清泉在滋润这一方土地,黄金树上枝条金嫩摇曳,其中一根树枝上垂挂着一颗莹润无比的金色果实,正是传说中的黄金树果实。
剧颤暴怒,双翼震动扑杀而来,催发出一道道血浪席卷而来,攻势凌厉。
我沉吟一声,道:“我只想问一句,我的死亡率有多高?”
“六成。”
我心底狂喜,终于,最大的机缘还是落在我们的手里了!
“这什么鬼东西?”我大惊。
少年们愣住了,但依旧不甘心,一个个咬牙切齿的祭出术法,顿时符文光辉炽盛起来,纷纷以符文镇守住各自的身躯,还有一些少年则拿出符骨、龟甲、羽翅等宝物,以防不测之需,毕竟这棵黄金树有着非常古老的意志。
我细细感应,恍然大悟,诚如女山所言,这些残忍肆虐的枝条并不属于黄金树,而是被另一种意志所支配着,那意志极其妖邪,是斩杀如此多修士的原因所在。
一口古钟出现在身前,只能靠它了。
我则看着这就在咫尺外的黄金树,那让人眼热的机缘就在前方,黄金树果实姑且不说有多珍贵,果实内的那颗m.hetushu.com种子还能孕育出一棵新的黄金树,价值连城,这种至宝已然可以足以支撑起一个古老宗门的底蕴了!
“自然想。”
“滚!”
我也震撼不已,汲取人类的本源血肉来滋养自己的身躯,这黄金树果然妖邪得很!
几乎一瞬间我就有这种明悟,后退间踏入虚灵界,但黄金巨蝉的力量硬生生的挤了进来,血色浪潮中飞梭出无数道超强剑气轰杀,将虚灵界内的苍白山脉尽数斩碎,神威盖世!
黄金树平静道:“明白,这颗果实与种子已经孕育成熟,可以摘取了,至于想要枝条的话,可自斩,但不能超过二十根,否则将会伤到我的元气。”
陡变忽生,“哧哧”的声音响起,黄金树上一根根金嫩的枝条猛然暴起,一缕缕如同利箭般射杀过来,“噗噗”的刺透了龟甲、符骨等防具,转眼之间将一个个少年的眉心刺透,只是一击就起到了必杀的作用,没人能幸免。
一道又一道的血色气浪撞击在古钟上,发出阵阵钟鸣,上古灵金无比强悍,居然硬生生的挡住了这种强绝的攻势。
“道友,各自争夺机缘,没必要厮杀,对吧?”其中一个云国少年说道。
“嗯?!”
“是啊,就连这个强大的高手都死了……”洛宛道。
一剑一世界,拼杀!
“找死!”
我仰头看着黄金树,万物剑心探查下,果然没几分钟就感觉到有一丝不妥,黄金树的树干中部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影子,像是一口www.hetushu.com磨盘大的金色巨蝉附在那里一样,黄金巨蝉的尾部有倒钩,刺入黄金树之中,源源不断的汲取黄金树的灵液,浑身发光,就像是一只寄生虫一般。
“黄金巨蝉,一种太古就流传下来的灵虫,不过这一只黄金巨蝉已经近乎于修炼得道了,居然完全掌控了黄金树,寄居在黄金树上,以黄金树的本源灵气为修炼养分,并且极其邪恶,你看黄金巨蝉的背部有一道淡淡的龟裂,应该是九皇子造成的。”
“有条件的。”女山道。
这时,兵铸山内的女山却道:“错了,白石已经夺走了一部分机缘,你看果实旁边的枝条,一整根汇聚黄金树灵气的枝条都被斩断了,还有金色灵液流淌出来。”
就在这时,树上的黄金巨蝉双翼微微一振,忽地一个低沉而冰冷的声音传入我的脑海之中:“小子,你想杀我?”
黄金树前方,一具尸体躺在那里,没有什么伤口,唯有眉心处有一点红色,伤口只有针眼大小,但一击毙命,这尸体主人我认识,正是追随九皇子白石的那个侍卫,名为王距,实力恐怕不会逊色于石舫太大,但却被杀了。
“当!”
我仔细看了看,果然,九皇子居然斩断了一根枝条走了,只不过他的属下却被斩杀在了这里。
……
那少年眼睛熠熠生辉,与其余的几个少年相互点了点头,随后迈步走向了黄金树,一个个都兴奋得发抖起来。
大树荧荧泛光,看着我和兵铸山内的女山,隐隐在我和*图*书们的心神中说道:“谢谢你们,让我脱困。”
我奋起而去,手握五雷印,一缕缕雷光璀璨暴涨起来,瞄准黄金巨蝉的方向就轰了出去,顿时无数雷光肆虐起来,整个黄金树都在嗡嗡铮鸣作响,黄金巨蝉终于动怒了,双翼震动,催发出无数道剑气轰杀而来。
“明白了。”
黄金巨蝉愕然,转而贪婪道:“是上古灵金,我要了!”
……
女山提醒道:“用万物剑心看清真相,并不难。”
女山轻蹙娥眉,道:“你想要黄金果实吗?”
南宫洛羽头皮都发麻了,禁不住的向我靠了靠,道:“这黄金树不是传承自世界树的圣洁之物吗?怎么现在看起来……简直就是魔道啊!”
我们正观望的时候,又有一群人闯出了雷泽,是一群云族人,看起来应该是某个王府的子弟,一个个神色冷冽的看着我们。
“看来,九皇子的实力也只能夺取一根枝条了。”我传音道。
“轰轰轰~~~”
就在这群少年走近的时候,忽地一个低沉而古老的声音响起——
女山真的好强,面对这么强悍的对手居然还能一击斩杀!
一名少年提醒众人,道:“此时黄金树已经毫无抵挡之力,我们可以随意斩下它的机缘了。”
距离这棵小黄金树三十步外我就感觉到浓烈杀机,这里很不平常。
“靠,六成你还让我去?”
“不要靠近。”
“我要死了。”
他们漠视王距的尸体,一步步的走近,一个个双眼看着黄金树,神摇目夺,已经被眼www.hetushu.com前巨大的机缘给完全迷醉了。
兵铸山内,女山幽幽道:“黄金树依旧是圣洁之物,只不过掌握黄金树的东西是妖邪罢了,这些树根并不属于黄金树,本源力量是不同的,你拥有万物剑心,应该能分辨出来。”
“噗……”
我怔了怔,没有说话,倒是女山说话了:“就是要杀你这只鸠占鹊巢的老乌龟!”
果然,黄金巨蝉的背部有轻微的伤势。
转眼之间,十几具尸体东倒西歪的倒在了树下。
“滋滋……”
女山笑了:“能斩下一根枝条已经算是不错了,你没听说过插柳成荫一说吧?一根充满生命力的枝条或许也能孕育出一棵黄金树,虽然不完整,但也不错了。”
“就是现在,杀过去!”女山道。
“那我们合作,尽你所能斩杀这只黄金巨蝉,我会帮你,一旦我们得到了这棵黄金树之后,黄金果归你,但我要十根枝条,行不行?”
黄金树的气势瞬间变化,地底开始隆起,“噗噗噗”的一根根黄金根条突出地面,如同利剑般斩杀开来,碾碎虚空!
宛如砍在钢铁上一般,没有取得预期效果,反倒是震得我自己虎口出血,这黄金巨蝉绝对超然,不是我所能斩杀的。
“那是什么?”我愕然。
我大声吼道,太皓真经、战伐诀几乎瞬间催动,强大气势将洛言、洛宛、荆少行等人推向后方,手中则出现了霞光万丈的兵铸山,一瞬间百万神兵祭炼而出,化为一道道流光与奔袭而来的千万枝条碰撞在一起!
“轰轰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