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八十一章 燃烧纹骨

“当~~~”
空间骨戒一缕灵力涌动,下一刻,一口古钟出现在我手中,正是暗族的上古灵金铸造的古钟,能够抵挡得住神级符箓的攻势!
“没事。”
“蓬……”
走出雷泽,前方十里外一团金色光辉炽盛燃烧,蕴含着神圣无比的气息,黄金树的果实依旧在,难道九皇子没有得手?
石笋凌空炸开,苍穹变色。
“再来!”
……
石舫狂啸,双手扬起,这次一共有三道石笋被祭引,散发着太古气息,周围的虚空都嗡鸣战栗,被天石功的意志所支配,带着嗤嗤之声呼啸而来,恐怖绝伦!
石舫完全发狂,头部被轰得血迹斑斑,却依旧一声狂啸,左手蕴含着一道石笋砸落在了我的肩膀上,又是一次重击,甚至就连肩骨都仿佛要被砸碎了。
“给我断!”
“没错。”
只能使用秘宝了。
气流激荡,石舫几乎化为一道光直接撞击在我的胸口,肩膀上符文交织,显化为一头三足乌的法相,张开尖利的鸟喙就啄食向我的头颅,作势要把我的头颅斩掉,好狠!
我左手抬起,一缕金色小字从掌心里浮现,是一个杀字,手掌轻轻扬起轰向了对方,一瞬间滚滚雷动,雾霭之中金光大盛,这小小的杀字爆发出惊天之势,裹挟雷霆天威笔直的轰向了石舫的方向,大势之力,无坚不摧!
灼热手掌接连刺穿了函牛之鼎、星辰衣,撼动在我的肉身之上,顿时真龙之气咆哮抵御,和-图-书但依旧觉得腹部一寒,被刺穿了少许肌肤,血液横流。
“洪~~~”
我皱眉:“你依旧还觉得能杀我?”
石舫跪倒在地,左手已经被斩断,血迹斑斑的支撑着地面想要站起身,脸庞上没有一寸完好的皮肉,浑身金乌火焰涌动,怒吼不绝:“我不甘心啊……我石舫不甘心啊……”
“嗡!”
低头,一缕寒芒掠过头顶,我的左拳爆发真龙拳印,重重的轰在石笋的腹部,但他的石笋被砸在了我的肩膀之上,剧烈响声不断,空中天石功与太皓真经的气势彼此碰撞,几乎在一瞬间就交换了数十招,互有损伤。
这一刻,龙气缭绕而起,霸烈气息爆发!
三足乌疯狂啄击在古钟上,一时间钟声狂鸣,仿佛是在祭奠即将逝去的魂灵。
疯了,彻底疯了!
我摇摇头。
牧凌宇已经伤势痊愈了不少,走上前,催动狴犴功抵挡雷劲,道:“我们还要前行吗?”
从空间骨戒里取出了一枚吞云果,咔嚓咔嚓的给啃掉了,顿时一股暖流沁入体内,开始加速伤势的治愈,同时也为我快速补充损失的灵力,这种圣药就是好,可比数千年的血参都要来得有用多了,特别是这种需要快速恢复的时候就更加显得重要无比。
“算了吧……”我低声道:“石舫跟我决战,从头到尾没有用过任何宝器、符箓,仅凭一腔战意跟我决战到底,这种人让人敬佩,如果不是我动用法器,和*图*书或许胜的就是他了,就让他自行湮灭吧,没有必要斩首了。”
石舫暴喝,操纵着数十枚石笋狂冲而来,更手持一枚石笋为剑,符文光辉炽盛,整个人宛若发狂的战神一般,石笋猛砸在函牛之鼎的侧方,随后身形如电,以石笋为剑直刺我的后背,动作行云流水,在一瞬间完成,无比凌厉。
“轰轰轰~~~”
石舫暴喝,已经点燃了五根纹骨,在云族之中能缔结五根纹骨的已经能列入最顶尖的天才一列,而如今石舫放弃了这种修为,只为了杀我。
我手握月刃,浑身都散发着万物剑心的无敌气势,十分淡然的看着石舫,并且说了一句。
“沐王于我有再生之恩,亵渎沐王府者,必斩!”
“斩了他的头颅,以震慑云国九皇子。”他深吸一口气,道:“你受了重伤,我们必须动用一些不同的手段才能在黄金树上争夺机缘了。”
“嗯,走!”
神龙摆尾是我目前领悟的最强真龙绝术手段,这一抽的力道可了不得。
轰隆隆的声音作响,金色古山崩塌,凌乱的碎片之中一人站起身,还是石舫,他一脸鲜血,咬牙切齿道:“好,极好,难怪能斩杀双寒,你没有让我失望!”
“哼,你得意太早了。”
“杀!”
我禁不住有些心有余悸,眉头紧锁的看着石舫的尸体渐渐湮灭。
“杀!”
雾霭滚滚,混沌气咆哮,六道战伐诀真解印记浮现发光,我几乎将力量hetushu•com提升到了巅峰,周围满是缭绕的雾霭,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飘然出尘的气势,太皓真经是一种大势,而此时我正脚踏大势,祭炼出一缕缕无坚不摧的无形气劲。
“嗯,听你的。”洛言点头。
一脚踹开石舫的破残身躯,到处都是他散落的皮肉,在一剑一世界的斩杀下,他已经快变成了一堆肉泥了,而就在他飞起的瞬间,我再补上三剑,剑气凌空斩落,交织在他的胸前,连同心脏也一起斩碎了,燃烧五根纹骨激发的力量太过于妖异了,面对如此对手哪里还敢托大半分?
而且,多亏了这口古钟抵挡住了他垂死的恐怖反击,否则的话,结果还说不定。
“安息吧。”
石笋隔空镇压下来,瞬间化为一座石山般巨大,磅礴无比,宛若一尊巨大的古岳降临,一瞬间就让人透不过气来,果然,石舫在天石功上的造诣远胜于双寒,完全就不是一个层次,石舫已经走到了让双寒仰望的一步。
“真是个疯子……”
“轰~~~”
……
洛言走上前,对着石舫的尸体扬起长剑。
“自毁修为杀我,值得吗?”我淡淡问。
“蓬!”
“啊啊啊……”
石舫微微一笑,信手隔空取了一枚石笋,道:“我知道你曾与双寒交锋,领教过天石功的厉害,但你如果认为我石舫的天石功与双寒一样,那就大错特错了。来来来,就让小爷让你见识一下天石功七重天的威力吧!”
“金乌m•hetushu.com火,不过如此。”
接连巨响,三枚石笋被轰碎,石舫的天石功虽强,但我的太皓真经更凌驾于之上!
“滚!”
南宫洛羽走上前,道:“步亦轩,没事吧?”
一团妖冶火焰在石舫胸前绽放开来,有东西在燃烧,我的万物剑心探查下,那是一块骨在燃烧,一块布满了密密麻麻金色符文的纹骨在燃烧,这人疯了,居然燃烧纹骨来汲取超然力量,以这种禁忌手段来杀我?
石舫嘴角一扬,道:“双寒乃是沐王从小养大的天骄,受尽恩宠,而我则不同,我石舫出生在苦寒的大荒深处,直至成年后才受到沐王赏识进入沐王府,我的一生都在征战杀伐,双寒所拥有的我都有,而我所拥有的战意却是双寒所无法比拟的,今天,为了捍卫我沐王府的威严,我石舫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斩了你!”
月刃笔直洞穿了他的一条手臂,左腿飞踹,神龙摆尾绝术再度显化,将石舫硬生生的踹飞出去,我紧随其后,杀气暴涨,裹挟着太皓真经的天威力道,一朵朵冰莲凌空绽放,化作无数剑气哧哧的凌空斩击在石舫的躯体之上,当石舫落地的时候,身体都开始破残了。
石舫暴喝一声,浑身沐浴金乌火焰,速度快得惊人,一只手掌宛若铁钩般刺向我的腹部,一瞬间竟然洞穿了函牛之鼎的抵挡,强得无比惊人,甚至我能感觉到腹部的阵阵寒意!
双腿显化为神龙尾巴的法相,带着一股近乎无敌的磅礴气势和图书抽打在石舫的脸上,“咔嚓”一声,踢碎了一块骨,也让石舫满脸鲜血的疾飞了出去,整个人撞击在数十米外的雷泽山岳之中,惨淡不堪,竟然敢攻我下盘,这就是下场。
身躯被撞击得猛烈后退,我猛然抬起手肘,对着石舫的头颅便是一击,战伐诀真解爆发,一匹火红天马横空,烈马劲!
周围铺天盖地的气势降临,燃烧纹骨,等于自毁灵墟一般,且不说失去了这根纹骨再次缔结一根要花费多少心思与资源,这种自毁修为的杀伐手段就不是一般人敢用的,石舫没说过,他有双寒所无法比拟的战意!
我手掌一挥,万物剑心化为一缕强光穿过他的胸前,将他的身躯彻底撕裂开来,下一刻,石舫犹如一片破残的棉絮一般飘然落在了雷泽之中,一点点的被雷劲所吞灭,这个沐王府天骄终于算是被斩杀了,也让我一身是伤。
“洛言,你做什么?”我问。
燃烧五根纹骨所产生的力量绝对称得上是禁忌,别说是函牛之鼎、星辰衣,就算是我真龙之血熬炼的肉身也绝对抵挡不住。
“啊啊啊……”
石舫满目凶光,石笋缭绕混沌气,骤然斩向我的双腿,作势要腰斩,好狠!
神龙摆尾!
“嘭~~~”
他浑身是血,却疯狂战栗,第二根纹骨在燃烧,紧接着便是第三根纹骨开始点燃,浑身都爆发着一种无比恐怖的气势。
……
“走,总不能把黄金树上最大的机缘让给云国中人!”洛宛道。
“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