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八十四章 熔火洞

……
“表哥!”
当我走出山洞的那一刻,周围的一切都变了样,我能仿佛能感受到万物生灵的呼吸吐纳一般,就连一叶一草所散发出的生命气息都能捕捉得到,意念动处,不远处的一片树叶猛然绽放光辉,化为一缕绝强剑气轰向了前方!
“我让你滚开!”九皇子目光慑人:“你这么想死吗?我要斩的是步亦轩的女人,又不是你。”
一剑一世界的威力已然比之前要提升了一个档次,不再仅仅局限于冰莲的斩杀了,此时,一花一草已然都成了我的兵器与杀伐手段。
“哼,好一个步亦轩,竟然能杀得了石舫!”
“嘶……”
“这很好。”
一人从天而降,正是九皇子白石,他手握一柄细剑,一剑斩落,直接轰得童濯吐血飞退,这还是童濯够强的情况下,换作旁人恐怕已经被这一剑给劈成两半了。
转眼就是一天过去,获益良多。
但就在我转念之间,整个景象翻了个番,春雨润物,万物生长,磅礴的生命力量在死寂的大地之上复苏着,就仿佛死亡之后的重生一般,生命力无所不在,纵横交错,彻底淹没了死亡,无数绿藤攀爬在群山之中,不断蔓延,大有生生不息、斩之不绝的气势。
天荒真经何等强悍,猛然震开莫离的手臂,一柄细剑凌空飞去,刺落在山岩之上,而九皇子则顺势一掌拍落,震断了莫离几根肋骨,打得他如同断线风筝般的飞了出去。
莫离奋力抽回一和图书剑格挡,灵风剑诀意境迸发,仿佛一重重风暴席卷而去,与天荒真经的力道碰撞在一起,但只是接触的第一时间莫离就被震伤吐血,握剑的手掌虎口迸裂,血流不断。
九皇子暴喝,身侧仿佛长出了一条金色手臂一般横扫而去。
“咔~~~”
破风声凛冽,从一座古山上跃下的话毫不迟疑的踏出虚灵界,月刃凝聚威芒,笔直一剑劈向了九皇子的后脑勺!
山谷里,一群云国天才少年目光灼热,一个个脸上都有战意。
九皇子也是一凛,身躯凌空,无比修长,一双眸子傲然,道:“难怪能斩杀石舫,逼得他燃烧纹骨也未能取胜,你的道心确实要比旁人要强悍许多。”
一根荧灿灿的黄金树枝条横在手中,当我用心体悟观摩一炷香之后,心中略有所动,枝条的每一根脉络、每一片金叶都仿佛蕴藏万物法则一般,传承自世界树的规则虽然并不完整,但已经足以让我受用无穷了,甚至与一剑一世界的真意能够相互印证,因为同样追求的是世界本源的力量。
莫离大惊,双剑一旋,整个人化为一道黑色风暴席卷向九皇子,气势凛冽,虚空都微微战栗,一缕缕炽盛剑气以螺旋方式斩杀而去,顿时三名云族高手惨嚎,身子直接被绞碎,莫离确实勇猛过人,并且修为也极为深邃,两柄剑搅动风暴,形成了一个无与伦比的强大尖头轰向了九皇子。
“滚开!”
这些少年十分m.hetushu.com嚣张,之前的大战之中极其狠辣,以至于唐阙然、风轻衣、童濯等人都已经受伤了,甚至地上还躺着不少尸体,橙阳学院就有不少天才学生被杀了,十分惨烈。
一轮煌煌烈阳炽烈升起,九皇子仿佛脑后生一双眼般的转身便是一掌,哈哈大笑道:“我等你很久了,步亦轩!”
细剑席卷炎劲,狠狠的与莫离的剑风撞击在一起!
“那你还想让我看多久?”我笑了笑,说:“对了,为什么我们从枝条中看到的法则会不一样?”
“九殿下,请为我云国速灭此獠,斩杀此处的灵修士,他们不配拥有这片灵秀,这地下浑厚的地脉之火更是属于我云国修士的。”
飞驰而去,心中微微有些焦急,这件事因我而起,九皇子肯定是得知苏颜、莫离、童濯等人跟我的交情,所以迁怒于他们,想要引我过去,反正也躲不了这一战,那就一战吧!
好强!
“那就去死!”
一整块巨岩直接被切开,截面十分平整,连一丝毛刺都没有。
……
熔火洞外正在大战,童濯、莫离率领一群灵修世界的高手拼杀,几乎都已经受伤,童濯的脸上都有鲜血,但赤焰斧舞动,每一击都惊人无比,而就在人群中,风轻衣、唐阙然也在,而且也都受了轻伤的样子,苏颜则在闭关的关键时期。
九皇子看呆了,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会悍然对如此多的少年天才出手,并且还得手了!
莫离一双眸www.hetushu.com子澄明无比,冷冷的看着他:“受人之托,虽死也要全力以赴!”
就在一座山脉下,有地火涌动,一缕缕焱劲冲天而起,一个巨大山洞出现,正是熔火洞。
“够了。”我收回目光。
苏颜声音急切:“一群云族高手正在攻打熔火洞,我正在炼化地脉之火的最后阶段,据说是九皇子白石的主使,童濯、莫离正在交战,恐怕支撑不了太久,你快点过来吧!”
数十里很快,群山之间仙雾缭绕,剑陨之地沉寂上千年,积攒了许多灵秀,群山之中的灵气浓郁得很,远不是外界所能相比。
“来得好,有点看头了。”
这一入定便是一天过去,万物剑心的法则被补全了不少,同时与一剑一世界印证,似乎也有所得的样子。
“飒~~~”
“蓬~~~”
“你……”
似乎是感受到我的探查,女山撇撇嘴:“看够了没?”
“快过来,我在熔火洞。”
我闭上眼睛,脑海里无数景象飞梭而过,我看到了一柄柄战戟、宝剑、铁矛横空,搅弄一片风云,让大地与生灵沉沦,每一件兵刃都是一位上古大贤的意志主宰,铁蹄肆虐横行在大地之上,赤地万里,亡者不胜数,伏尸何止百万,大地在恸哭,生灵在哀嚎。
“好!”
她倒是不乐意了:“我对你就只有这点吸引力,一瞥间就够了?”
周围山石崩裂、树木粉碎,炽人波动几乎粉碎了一切,也让周围的几名云国高手惨死当场,和_图_书而唐阙然、风轻衣则急退,免受波及。
“步亦轩,你干得好!干得漂亮!”
“你又看到了什么,女山?”我问。
她给了我一个坐标,就在数十里外,并不远。
“九殿下,不如将此人让给我等,我等一定不负所望,将其斩杀!”
“这片天地,灵修不配拥有,都给我滚开!”
金乌扇出现在手中,猛然一扇,滚滚天火降临,将他们烧得焦头烂额,死伤殆尽。
……
灵修界能挡得住九皇子这一击的新秀人杰并不多,莫离就是其中一个。
“你看到了什么?”女山问道。
如果境界足够高,一剑一世界的威力会更强,一草一木、一叶一花都能成剑,为我所用,斩破万物都不在话下。
灵力沁入传音手环,感受苏颜的生命印记,传音道:“小颜,我出关了,你那边怎么样?”
“轰~~~”
“你们……在找死?”
月刃与灼热掌力碰撞,激烈气流席卷四方,天阳功确实厉害,这一剑我已经催发了万物剑心的八成威力,但却丝毫没有占到便宜。
莫离一头黑色短发乱舞,双剑架住了天阳功的威力,浑身都冒烟了,体内剑心不断波动爆发力量,与对手抗衡不下。
女山笑了笑:“我看到了一位绝世女仙横空,主宰一切意志,将仇敌斩杀,将万物征服,但凡不服者,皆斩!”
“我看到……生灵涂炭,也看到万物复苏。”
“嗡!”
我点头,继续参悟。
九皇子哈哈大笑,体内符文爆发,和_图_书光芒变得极其耀眼,整个人宛若一轮烈阳般让人无法直视,正是云皇的天阳功!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我的剑心是什么名堂,非灵修界的人,不修灵装、不修道心,自然也就所知不多了,只能说很厉害。
“各自的角度不同,看到的东西自然也不同。”女山道:“你走的道跟我的道不同,看到的东西若是一样,岂不是已经都走到了极境了,显然,你还差得远呢。”
我猛然看向了他们,万物剑心毫无保留的爆发,一颗煌煌剑心腾空,绽放神辉,下一刻,一剑一世界绝术肆虐开来,天地间凝化出无数剑气斩杀了过去,一草一木、一花一叶都化为霸烈剑气横扫,哧哧哧的声音不绝,万千白光飞过,只是一瞬间就把数十名云国少年斩杀殆尽,只剩下少数的几个负伤,浑身战栗,如同见了鬼一样。
灵墟深处,万物剑心沉睡,但斑驳的岩石表层上已经多了几道斧凿痕迹,这几道痕迹蕴含极为磅礴的生命力,呼之欲出的澎湃感让人震撼,正如女山所言,一根不起眼的黄金树枝条,足以让聪慧之人领悟出一门法来,这就是世人对黄金树梦寐以求的原因所在。
“嘻嘻。”兵铸山中,一团银辉笼罩着一个圣洁胴体,女山看起来更加的真切,甚至就连洁白的肌肤与空灵的眼眸都能看清,特别是在光辉的笼罩下甚至我能看见她不着一丝一缕,圣洁无比的身段自然而然的骄傲呈现,无比修长,风姿绝世,这身材实在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