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零六章 绝世败类

冷冷的看着他们,我淡然道:“全部滚出去剑陨地,我不想杀灵修,回去告诉你们的师父,遣散门人、灵空岛从此消失,否则我出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踏平你们的山门!”
“哧!”
武圣阁传人嘴角扬起冷笑:“九重灵海,你配拥有吗?”
“动手!”
我迎面而去,猛然出拳,真龙拳印凌空缔结,重重轰在金色战矛之上!
阮天炀则微微一笑:“牧凌宇是吧?这一战若是能斩杀步亦轩,你与我回云国去,我会向陛下进言,以你七重灵海的资格,至少能册封你为侯,放心吧,偌大天下,岂会无英雄立足之地?”
阮天炀咬牙切齿:“步亦轩,九重灵海就这般狂妄,你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吗?”
“不知天高地厚!”
他的一条手臂几乎都被斩下来了,伤势很重。
我转身看去,目光凌厉。
……
“终于舍得出来了。”
其余的灵空岛门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原地战栗,却不敢动手,甚至连逃走的力量都没有了。
这时,不得不动手了,我低啸一声冲出了古殿,浑身霞光飞旋,头顶上九重灵海固若泰山,体内力量满满,不吐不快。
“既然你们不动手,那我动手了。”
灵空岛众人战栗不已,最后全部转身就走,逃之夭夭,毕竟小命要紧,谁也不想当江若风的陪葬者。
“闲杂人等,全部滚开!”
一群修士的中间,江若风神色阴沉,道:“是我斩的又如何?这地宫的机缘属于众人,不属于你步亦轩一和-图-书人,天脉灵气也一样,你想独吞,做梦去吧,你以为诸位天骄会准允你独吞这绝世造化吗?”
这一刻,我幡然醒悟,神藤树指点我战伐诀真解,觉醒了六大战伐诀印记之后先祖步天澜的战魂便已经有意为之,利用战伐诀真解印记猎取了一小缕天脉灵气,他知道我一定会来剑陨地,如今这一丝天脉灵气将为我带来足可脱胎换骨的绝世机缘!
“谁做的?”我问。
“他在窃取天脉灵气!”牧凌宇暴喝,眼中有烈芒。
“夺了又怎样?”
我轻声一笑,纵身掠过,九重灵海激荡,裹挟无比雄浑的气势冲向了灵空岛的一行人,当初在真龙宝殿他们就想袭杀我,如今依旧不知悔改,特别是这个江若风,险些杀了童濯,这种人绝留不得!
……
“阮天炀,我与你联手,一同斩杀步亦轩!”
我巍然立于古殿之上,道:“谁不服,尽管来一战!牧凌宇,你区区七重灵海算什么东西,也敢在这里叫嚣?”
“天……天脉之灵?”洛言张大嘴。
九重灵海铮鸣辉映,源源不绝催谷着傲视同代的战力,加上真龙绝术的霸气,只是一击便将武圣阁传人逼退,横空后退近数百米之遥,害得众人一脸死灰。
……
“夺造化!”
一时间,所有人都惊呆了,特别是灵修世界的众人,一个个气得浑身战栗。
放眼地宫,我的九重灵海堪称至尊,此时根本不必将谁放在眼里,哪怕是缔结九重灵海的荒古圣殿传人也一www•hetushu•com样。
苏颜一双美眸生辉,看着仿佛脱胎换骨的我,不顾伤势严重,笑得很灿烂:“去吧,争夺属于你的造化!”
强绝剑意瞬间压碎了剑幕,江若风的瞳孔剧烈收缩:“不可能……绝不可能……”
“先斩你!再夺天脉灵气!”
说着,阮天炀似乎很没底气,猛然看向荒古圣殿传人的方向,道:“荒古圣殿的传承者,步亦轩如今正在开辟第十重灵海,这是我们斩杀他的最好机会,何不联手一起斩了他,一劳永逸,免除后患?”
女山幽幽道:“剑陨地深处的原始灵气虽然纯净,堪称返璞归真,但毕竟是凡尘界之气,不可能与天脉灵气相提并论,地宫内的灵气已经不够用了,你不妨引动天门中的天脉灵气下来,以天脉灵气为引,缔结传说中的第十重灵海。”
一个声音响起,来自于牧凌宇,圣地第一传承序列。
“联手?”荒古圣殿传人淡淡一笑:“我和步亦轩是私人恩怨,而你们云族跟他是死敌,本质上不一样,更何况……本尊要杀他,何必与你联手?”
“上,夺取天脉灵气,可缔结至尊九重符海!”阮天炀怒吼。
南宫洛羽气得直跺脚,道:“牧凌宇,你竟然想联手云国人来斩杀我灵修的天骄?不要脸到这种地步,真是世所罕见!”
所有人都知道剑陨地不凡,这柄剑来自一个超然的地方,然而却没有人知道这柄剑居然会如此不凡,引来天河水不说,甚至还能破界打开了天门,引和*图*书来一缕神圣纯净的天脉灵气,这一缕天脉灵气远比我体内所蕴养的要浑厚许多倍,是至宝!
“轮到你了,云国公子之一,阮天炀。”
我深吸一口气,顿时吞噬天赋发动,整个人仿佛凝聚出一个漩涡般,将江若风的原始灵气尽数吸取了过来,作为我缔结十重灵海的根基本源力量,可惜这种小人,想夺我的造化,结果反倒是送了自己的造化,实在可笑。
莫离剑锋一指远处,道:“灵空岛江若风,你敢做不敢当吗?”
风轻衣也笑着点头。
朱雀少年则看了看古殿的方向,双眸透着冷冽光芒:“不对,这缕天脉灵气似乎是步亦轩引来的,如果是这样,谁夺天脉灵气就是在夺他的造化!”
不需要她说,如今我胸前氤氲着一团金色光辉,无比纯净,与空中浓郁的天脉灵气不断共鸣,相互吸引着,我想不去也不行了。
“多谢……”
“蓬~~~”
天穹之上,那天门闪烁神圣符号,蕴含着无尽的大道规则。
再不必为修罗,也可横扫天下!
源源不绝的天脉灵气沁入身躯,我目光一扫众人,他们不敢上前来杀我,却又不愿意离去,一个个眼含怨恨,恨不得把我们一群人挫骨扬灰。
不只是我,所有人都被震惊了,一个个抬头看着天门方向。
“你……”
“败类,绝世败类!”
阮天炀气结,看了看身后的几名云国天骄,众人脸色都很难看,显然都不愿意在这种时候还与我为敌。
洛言、荆少行等人都重伤,无http://www.hetushu.com力再战,只能目送我,童濯则捂着受伤的肩膀,低吼道:“步兄弟,牧凌宇和灵空岛的人都不是好东西,能杀则杀,不必留情!”
结果,牧凌宇站立原地,却不敢动弹,一旁的老者取出宝器,想要截取天脉灵气,但却徒劳无功,这些天脉灵气似有灵性,只认我一人。
牧凌宇昂首,淡淡道:“已经走到这一步,我还有退路吗?”
脚踏滚滚天脉云层,手掌猛然一张,金色龙爪凝显,带着磅礴的大气势,只是一击便将这老者碾碎成了一堆烂肉。
“步亦轩,你大胆!”一名灵空岛老者怒吼,浑身倾泻出狂猛战意。
此时,已经可以把他们列入死敌了。
阮天炀也以一块符骨来截取天机,未果,禁不住脸色涨红,十分震怒。
苏颜也气忿道:“牧凌宇走出剑陨地之后,这天下还有你立足之地吗?真是败类!”
武圣阁传人低喝一声,金色战矛横扫而过,撕裂大地,将苏颜、洛言、洛宛、南宫洛羽、莫离等人纷纷逼退,大有纵横开阖的无敌气势,战矛一抖,化出无穷无尽的巨神法相,裹挟着浓郁法则力量的一击从天而降。
荒古圣殿传人也眯着眼睛,手握细剑,低声道:“果然是大机缘,谁曾想这柄古剑竟有这般造化,能开启天门,引来如此雄浑的天脉灵气……”
一剑坠地,江若风的身躯随即化为一片血雾,而他尚未缔结稳固的六重灵海也涣散开来,化为一团迷雾,是原始灵气!
回头,看着苏颜、唐阙然、风轻m.hetushu.com衣等人受伤的惨淡模样,我倍感愧疚,道:“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了,大家辛苦。”
“嗯。”
“我不配,你配吗?”我淡淡回应。
阮天炀狂态毕露,浑身符光暴涨,手握一柄长剑,低喝道:“上,截取天机!”
胸口灵气澎湃,那一团金色天脉灵气不断颤抖呼啸,与空中的金色云霞呼应,要将那一大片的天脉灵气给吸引下来,堂姐曾经说起过天脉灵气的事情,天脉与我原本的上品灵脉同一本源,或许能为我重新缔结灵脉,如果这样的话,我就再也不必倚仗不死绝脉获得至强力量了。
九皇子与牧凌宇大声怒吼,都仿佛疯了一般。
我手臂轻轻一颤,顿时胸口处的天脉灵气光辉更加炽烈起来,吸引着空中天门内的金色云朵,不到三息之间就有一缕金色丝线犹如溪涧般的从天穹之上泻落下来,似春雨润物,开始沁入我的身躯与胸口的一团天脉灵气融合。
“一起动手,否则谁也别想活了!”江若风怒吼,眸光狠戾,手中长剑爆发光辉,不愧是灵空岛的传承者之一,头顶上六重灵海巍然,剑意灵力霸道,瞬间就在空中爆发出一道剑幕。
我右手横空,掐起剑诀,九重灵海铮鸣辉映,破空便是一缕剑气镇压而去,正是从荒古圣殿传人那里学来的一剑斩空术!
“啊?!”
“天门竟开了,这天脉灵气有能者居之!”武圣阁传人双眼之中光辉大盛,浑身涌动磅礴战意。
“你们对我兄弟出手的时候,可曾想过自己太大胆?!”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