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二十一章 降服乌獬豸

“吼吼~~~”
我抬头看向他们,说:“还是那句话,这片大荒是无主之地,机缘谁先得手就归谁,龙雨,你想杀我的话就尽管来试试!”
“我愿意臣服,不要再折磨我了。”
“要啊,看起来还不少呢!”
“启禀二郡主,这小子竟敢在狩猎场内追杀我们的猎物。”龙雨目光冷峻,道:“并且从气息上判断,还是一个灵修界的小子,真是找死!”
苏颜点头:“我也感应到了,过去看看。”
“嘶~~~”
一瞬间,山头上密密麻麻的战将、战兵出现,长弓拉开,吱吱的发出绷紧的声音,一枚枚冰寒的箭头直指着我,甚至箭头周围萦绕符文,不是一般的钢箭,而是附带符阵的战箭,威力恐怖!
脑海中,一个声音响起,是乌獬豸传来的神念,虽然它尚未修炼到说话的地步,但传音似乎还是可以的,难怪古籍记载中,獬豸一族都是拥有极高智慧的存在。
居然还能凝炼闪电攻势?不简单!
“那是……”苏颜张大小嘴。
“不许杀他!”
抓住它,然后降服它!
“嗯,小心点,乌獬豸的实力……至少可以列入九阶玄兽初期了。”
“明白。”
半天后,傍晚的霞光十分好看,垂挂在天边像是一条条彩带。
“好!”
龙雨脸色有些难看:“郡主,我云国与龙汉灵修从来都是死敌,这个道理你不懂吗?何况这小子如此张狂,不杀不足以泄愤!”
……
龙雨冷笑一声:“滚吧,别让我们再看见你,不然一定不会放过你!”
兵铸山内,女山幽http://www•hetushu.com幽道:“我借你一件法宝,可以收服这种凶兽,驱除它们的戾气,让它们为你所用,要借吗?”
在他一旁,一位身穿蓝色绸子长裙的少女纵身而至,脸上带着一抹迷人酡红,显然刚刚经过激烈的奔跑,笑道:“龙雨大哥,怎么啦?”
“嗡!”
我站在赤砂兽的尸体旁,手掌扬起,灵力裹挟直接将其收入空间骨戒之中。
赤砂兽何等强横,堂堂八阶玄兽居然被一箭射杀,这一箭的威力可想而知!
其余的乌獬豸怒吼冲来,尖角猛撞界壁,“蓬蓬蓬”的在虚灵界上留下一道道吓人的突出,好变态的威力,险些就能扎破虚灵界了。
“是吗?”
我微微一笑,体内万物剑心威压爆发,一层层的碾压而去,顿时大山颤抖起来,一缕缕强绝灵力宛若巨浪般席卷碾压,顿时山脉上那些战兵手中的符箭纷纷爆碎开来,被万物剑心给直接碾碎了,这种压力一放就收,恰到好处。
女山声音幽幽,说:“对了,我下一次祭炼兵铸山需要的材料比较奇特,除了各种神料之外,还需要一滴苏颜的血。”
二郡主有些动怒,随后看向我,说:“小哥哥,你赶紧走吧,他们如果真的要杀你,我恐怕也约束不了,你……快点离开吧。”
苏颜一双美眸顾盼生辉,红唇欲滴的看着我:“我们要抓吗?”
“住手!”
“啪啪啪!”
“那里有东西。”我指了指那个方向。
而且,古书记载,乌獬豸速度极快,可日行万里,这么和*图*书比起来的话,镇南王府的鹿角兽就相形失色许多了,并且鹿角兽毕竟实力远不如乌獬豸,一旦骑兵冲锋遇到乌獬豸,很容易就失去一战的勇气,直接陷入被砍杀的境地。
我依言照办,果然,这根黄金树枝条飞出,忽地变长了许多,宛若绸带一样的开始包裹住乌獬豸,任其再如何巨力挣扎也没用了,不多久后就把它捆成了一个粽子,躺在虚灵界里奄奄一息的样子,鼻子喘气喷火,无比难过。
一想到这里我就更加振奋了,飞快接近一头乌獬豸。
那龙雨却阴阳怪气的一笑,说:“哼,一条小杂鱼居然进了猎场,真是扫兴,就算是他不走,恐怕很快也会成为凶兽们的盘中餐,嘿……”
这头乌獬豸居然仿佛未卜先知一般,猛然一扭头就躲开了冰魄星云斩的攻势,浑身火光大涨,怒吼一声独角激荡出一缕闪电袭杀而来!
二郡主皱眉:“不是早在三天前就开始清场了吗?”
“嗯。”
一根嫩金色枝条从兵铸山内飞了出来,居然是一根黄金树枝条,但明显被重现祭炼过了,散发着更加神圣的气息,并且蕴含的法则似乎也补全了许多,这根黄金树枝条已然像是一件真正的法器一样了。
我无语:“好……答应你!”
深吸一口气,我运起朱雀身法,化为一道火光飞掠向山坡,远远的就遁入了虚灵界中,飞快接近乌獬豸群,接近百米内就能感受到那种恐怖的火焰威力,这些乌獬豸当真不凡,每一头都仿佛有能够撞穿巨岳的威势,一旦组成骑兵的话,恐怕和图书就足以让暗族死亡军团胆寒了!
手里握着黄金树枝条,我喜滋滋:“太好了,这根枝条先借我用一段时间再说。”
我抬头看向山坡,说:“赤砂兽原本是我们的猎物,身上有很多伤势,就算是你不射出这一箭也会被我猎杀,凭什么说是你的?”
手中拽着的这头乌獬豸怒吼,浑身挣扎,仿佛一头尚未被驯服的野马一般。
两道身影飞掠上数百米山坡,俯瞰大地,只见古山缓缓摇晃起来,山脚下的一片岩石猛然崩碎开来,出现了一片火红光芒,那是一头巨兽,足足有三米高,形似麒麟,头顶有尖角,浑身都缭绕着一缕缕火红符号,散发恐怖气势。
“一旦触怒它们……好像后果挺严重的呀。”苏颜有些审慎的样子。
古山群开始沉寂起来,但远处的山体之中似乎有一道道暴躁气息在涌动,似乎是……一群群居的生灵,正在苏醒起来。
“这就是了。”
“笨小子!”
“你说什么?”
空间撕裂,一缕剑光直奔最近的一头乌獬豸的脑门上而来,直接动用武王级必杀技——冰魄星云斩!
左手挥舞枝条就一顿乱抽,抽的乌獬豸嚎叫不已。
“小子,你找死吗?”
“这……怎么回事?”一群战兵目瞪口呆的看着箭头炸裂的符箭。
“可能是漏网之鱼吧?”
“这句话你说过第二次了。”我一振拳头,灵力涌动起来,说:“就冲你这句话,我今天不走了,偏偏要留在这片大荒里,我倒是想看看哪一头凶兽能杀我,把我当成盘中餐!”
说着,牵起苏颜的小手hetushu.com,一步千丈,几步之后就离开了这片山谷,跟他们纠缠也没有意义,我的目标是凶兽坐骑,而不是别的。
龙雨眼中杀意涌动:“你找死?”
“借啊……”我急忙道,浑身都雷电电得发麻,话都不清楚了。
收回枝条,直接将它送入貔貅袋里,貔貅袋里的小世界广袤无垠,别说是一头乌獬豸,一千头也不是问题。
“你果然找死!左右!”龙雨低喝。
“利用虚灵界,或许能抓到一些。”
“喂喂!”女山顾不得雍容了,半边身子浮现出虚空,瞪着一双美眸看着我,说:“不是你这样用的,用灵力催动枝条,枝条自然会拥有灵性,去驯服这头乌獬豸,你这笨蛋小子快要把姐姐我给气死了!”
二郡主踏着一块青岩看着我,她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清纯可爱,嘴角一扬,笑道:“这位灵修界的小哥哥,这里可是我们镇南王府的猎场哦,你在这里狩猎可是相当危险的,而且这里布满了强大凶兽,你稍一疏忽可能就会葬送了性命,不如趁早离开吧。”
“小颜的一滴血?”我微微一惊。
九马画山绝术鸣响,轻松化解闪电,如今我十重灵海、万物剑心的修为根本无惧于这种九阶玄兽初期实力了,剑光一荡,一剑一世界绝术纷纷斩杀在乌獬豸的身躯之上,撞击得罡气轰鸣作响,乌獬豸吃痛怒吼,连连后退。
趋身入雷泽,单手一张便重重的握住了这头乌獬豸的独角,顿时一缕缕雷电涌入身躯,那种酸爽的感觉让人无法消受,好在真龙之血熬炼的肉身也算是结实,虽然http://m.hetushu.com短发根根都竖起来了,鼻孔冒烟,但还是硬生生的将这头乌獬豸也拽进了虚灵界之中!
无论如何,驯服一支强大的乌獬豸坐骑,这要比一次祭炼兵铸山的材料有用多了。
我浑身一颤:“我好像见过……是乌獬豸,太古凶兽獬豸的后裔,看起来好强啊,虽然血脉不纯了,但是依旧保留着獬豸一族的强大力量,这种凶兽貌似可以当做坐骑,我在学院里的一本古籍上曾经见过,据说龙灵帝国的某一代人皇曾经有一支战无不胜的铁骑军队,用的坐骑就是这种乌獬豸!”
“那你帮我凑齐下一次祭炼兵铸山的材料。”她说。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转身要走。
那白衣青年目光冰冷,符海力量流转,目光犹若山岳般降临,形成了极强的压迫感,道:“你聋了吗?连我龙雨的猎物也敢抢?”
我鱼瞰大地,果然,山体内又冲出了几头乌獬豸,并且越来越多,至少数百头乌獬豸连成一片,吼叫声冲天,这是一个乌獬豸的族群,火光燎原,看起来还真是不好惹。
我皱眉转身,一双眸子透着冷冽寒意看着他,道:“三千里大荒说是你们家就是你们家的了吗?别忘了,云族的版图还在万里之外,这里本就是一片无主之地!”
二郡主显然有些不悦,道:“龙雨哥哥,我们这次是来猎取机缘,不是来杀人的,何况人家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一见面就打打杀杀?”
我转身看着她,说:“你就在这里等我,我去试试再说。”
龙雨低喝:“你在我镇南王府的狩猎场追杀猎物,还敢如此言辞凿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