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二十二章 媳妇

我走出了虚灵界,传音:“搞定了一头,不过只有一头还远远不够,我想多抓一些,你跟紧我,别走丢了,那些乌獬豸似乎感应到有人在猎捕它们,所以在逃跑了。”
“那你要她的一滴血做什么?”我皱眉:“如果你对小颜心怀不轨,我绝不允许。”
我伸手抱住她的香肩,把她转过来对着我,顿时苏颜脸蛋更红了,娇羞欲滴的看着我,过了半晌才说:“你……想做什么?”
吃饱喝足之后,星光宁静,我以绿藤结成一张大大的吊床,作为今晚的栖息之所。
“好像区别并不大。”
大荒世界里,爱到深处、发乎自然的感觉真是令人寻味。
“嗯,走。”
我陷入了沉思,抬头看着女山,说:“难道小颜的身份真的那么超然,是神界的某个女神谛临转世,所以你需要她的血,事实上是一滴真神血,这滴血可以让兵铸山完成器灵的超脱,走到你想要去的那一步,是不是这样?”
老乌獬豸一笑:“放心,他们没有那种进入虚空的变化,也没有超然的法器,连一头都猎捕不走的。”
“那是当然。”
“怎么样啦?”苏颜传音问道。
地面上,一名骑乘鹿角兽,散发着恐怖气息的将领提着宝剑统御大军,目光明亮无比,大声道:“龙雨,将它们赶入大阵的口袋,就大功告成了!哈哈哈,一百多头乌獬豸,若是能全部擒获,恐怕就算是云皇也会亲自奖赏我等的!”
就在这hetushu.com时,忽地群山抖动起来,远处满是暴躁的气息在涌动,甚至就连我们搭建吊床的参天巨树都在嗡鸣战栗,就在不远处,正在发生着一场战斗。
“哼,一看就知道不是亲姐姐。”
龙雨也哈哈大笑,奋力催动符文镇压地面上的乌獬豸,大声道:“林铁锋统领放心,这群乌獬豸已经是煮熟的鸭子了!”
女山嘴角抽搐了一下:“你这样胡乱猜测故事的未来轨迹是不是有点过分了?首先,苏颜虽然身份超然,但并不是什么真神的转世,她体内流淌的血脉也并不是真神血,其次,兵铸山还没有强大到需要真神血才能催动祭炼。”
我仔细看着她:“其实,你现在这个样子就很漂亮,不比小颜差吧?”
两人翻身从吊床上跃起,化为两道清辉隐入夜色之中。
一座青峰之上,布满枫林,我也苏颜就藏身其中,压制气息,不易被发现,却能视野开阔的看着外界的一切。
只可惜他们似乎不知道一点,乌獬豸是太古凶兽獬豸的后裔,能听懂人语,他们的说话其实乌獬豸都能听清,那么又怎么会自行进入符阵的“口袋”呢?
……
“嗯!”
“怪可怜的。”我说:“去抓别的族群吧,总之能凑到几百头乌獬豸,也就能形成可观的战斗力了。”
这群人,真凶残。
……
“媳妇。”我拥着她,轻声道。
“你说我们两个像是传说中的道侣吗?”我笑问。
m.hetushu.com然,下一刻乌獬豸群就暴走了,在领头乌獬豸的率领下践踏大地,爆发出冲天火光,硬生生的撕开了云国战阵的符阵,碾杀上百名鹿角兽骑兵之后扬长而去。
远远的,看着老乌獬豸的目光,我居然有种依依不舍、相见恨晚的感觉,而他见我流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整个脸部肌肉都抽搐了一下,带着族人飞奔而去。
“什么人啊,大半夜的搞事情……”我正的手掌刚刚从苏颜平坦的小腹意图上移的时候,被打扰了,满心的不爽。
“为什么要她的一滴血……”
“没错。”
“小颜。”
“嗯。”她脸蛋通红,第一次正面回应我的这个称呼。
“哼!”
……
“小友,有缘再见。”
我一愣:“可是我只见过你们这一群乌獬豸,难道还有别的?”
我咧咧嘴:“那好吧,我走啦,你们好自珍重,不要被云国的人抓了去。”
“怎么放走啦?”苏颜走过来问。
她伏在我怀里,声音幽幽的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或许有一天一切都会改变,但我……但我还是爱你,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要相信这一点。”
“你就说像不像。”
……
我再次踏入虚灵界之中,直奔乌獬豸群而去,全力出手,将其中一头拽进虚灵界中,然后以黄金树枝条将其降服,倒也不费事,短短一个时辰内就已经降服了近百头乌獬豸放养在貔貅袋之中了,并且都是已经臣服了www•hetushu•com的乌獬豸,被我种下了生命印记,对我无比忠诚。
“只是猎捕作为坐骑而已,并没有赶尽杀绝。”我知道,这个一定是这一群乌獬豸的族长。
我有些失神,说:“我终究只是一个凡人,修为上再超然又如何,七情六欲总是有的,不管有多强,我总还是会害怕失去所珍爱的一切,难道你不觉得吗?”
它的耳朵向后背起,心灵传音,声音有些悲愤:“可是,小友不觉得自己过分了吗?我知你有高人相助,可你只是抓着我这一个族群不放,已经抓了我一百多个族人了,即便是牧场的羊群薅毛,也没有见过你这般只薅一头羊的吧?”
苏颜则扑哧一笑,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看着我,说:“好像是云国的军队在出动,我们去看看吧,反正大半夜的也没有什么睡意。”
“嗯?”
女山幽幽的看我:“我知道,想当年,万古存在的时候,我也曾是……”
“知道。”
我不禁失笑,用力的抱抱她,心里倒也一片澄明没有胡思乱想了,满怀温香之中,倒是苏颜一双美眸顾盼生辉,似乎在笑我,随后伏下身体,主动的吻在我的唇上,一时间唇齿留芳,一条丁香小舌笨拙的主动回应,她的身体变得滚烫无比,充满弹性的雪白峰峦也紧紧的压在我胸口,仿佛想要整个人都融化进来一样。
“大半夜的,黑漆漆一片有谁看呢?”
宁静的夜晚,跟苏颜在大山里烧烤,烤的赤砂兽的一条肥美的http://www.hetushu.com后腿,流油不断,滋滋的落在火中,而远处几头狼类凶兽的气息出现,本来在小心的探查我和苏颜的修为,但当它们闻到赤砂兽的后腿肉,洞悉到这是赤砂兽的肉食之后,立刻神色惊恐的夹着尾巴逃之夭夭了,能斩杀赤砂兽的人,收拾它们这群狼崽子真是太轻松了。
龙雨怒不可遏:“一群废物,居然挡不住区区的野兽!”
果然,远方的大地上战马嘶鸣,是鹿角兽骑兵团在出动,至少两千名鹿角兽骑兵结成了战阵,将一百多头乌獬豸围在其中,符光阵阵,他们想要禁制这群乌獬豸,将其一网打尽,甚至还看到一个熟悉的人,龙雨,他脚踏一柄金色古剑,御空飞行,催发剑意攻杀乌獬豸群,极力催策。
“嗯,再见啦。”
“你要回忆了么……”我也幽幽的看着她。
“可恶!”
第101次出手的时候,乌獬豸群中有一头略显苍老的乌獬豸走了出来,双目喷火,紧接着一个声音在我脑海中回荡起来:“小友,我乌獬豸一族与你无冤无仇,何必如此赶尽杀绝呢?”
“嗯!”
看着她一张绝美的脸蛋,感受那种风姿绝世的美,我禁不住有些神往,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说:“最近,我变得患得患失了。”
它目光炯炯,道:“据此一千二百里的东方和西方都有另外一支乌獬豸族群,你想要抓坐骑的话不妨去找它们,如果再这里只猎捕我的族人,老朽保证拼命,与你玉碎!”
女山无m.hetushu•com奈:“放心吧,这滴血是为了让兵铸山完成生命蜕变而用的,这关乎到我灵体的生命本源追溯,所以我想要一滴纯净之血,趁着小颜尚且处子之身的时候要她一滴血而已,而且小颜的容颜堪称倾国倾城,也会影响我以后重塑身躯的容貌,这才是最重要的。”
躺在铺了柔软兽皮的吊床里,真龙之气缭绕身躯,一边稍作休息,一边参悟修炼真龙绝术的下部分,而苏颜则手捧着一本古卷,躺在我胸前借着月光阅读,两人身上都有灵力涌动,与月色共舞,晋入了一个十分美妙的情境之中。
“是么?”她轻笑:“威震真龙宝殿,名动剑陨地的步亦轩,居然也会患得患失呀?”
她脸蛋更红了:“不要啦,这里好多人看着……”
众人齐齐扬起兵刃,集群冲锋,逼迫乌獬豸群。
她眸光潋滟,美不胜收,脸蛋飞上一抹酡红,说:“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
“东方五里外,一条蟒族凶兽盘踞在树上,看着我们,西南两里外,一头修炼得道的狍子也在看着我们,还有五米外的树干上有一只金甲虫也在看我们,西边溪涧里的一尾青鱼也在看我们,你说……那么多生灵目光笔直的看着我,我……我实在是不习惯啦……”
女山目光更加幽幽了:“你若是我的亲弟弟,我保证每天都揍你,到满意为止。”
“你说呢?”我笑道。
“不像,我们两个身上的学院气太重,更像是生活在龙灵联邦的开放文明中的情侣,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