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四十九章 什么叫天高地厚

“恶鬼降临……我的天啊,白修罗怎么会来不落山了……”
“会不会是这灵修小子耍诈,否则我林海侯府的少年高手为什么会落败!”
“对。”他笑了:“不过,你真觉得自己能在我的手中夺取灵雉树吗?”
少年一拳裹挟着无尽森森林木碾压而来,我则回敬一拳,并未用真龙绝术,只是平常的一拳,但这一拳蕴藏万物剑心、十重灵海的威力,大道至简,这么简单的一拳却更显得无比凌厉霸道起来。
林木术,以符文催动磅礴生命力量发动的镇压攻势,我只是多看两眼就已经洞察其中奥妙,万物剑心蕴含天地万物真意,自然也深谙生命力量。
“死!”
可惜在一个云国女子的手中用出来,显得十分可笑。
“刚才发生了什么?”
“凭什么?”
紫衣少女战剑格挡,但却砰然便破碎了,手握一柄残剑,下一刻她在月刃的剑意笼罩之下口喷鲜血,衣衫一缕缕的被斩破,刹那间就已经遍体鳞伤,体内的一口气更是完全消散,承受不了灵雉树场域的逼迫,直接被排斥,飞退了出去。
紫衣少女点头,双眸杀机涌动,道:“师兄尽管去猎取机缘便是,这小子……交给我了。”
其中一个身穿劲装的少年一头乱发,浑身气劲流转,气息十分浑厚,目光冷冽道:“就凭我们林海侯府与镇南王府已经联手控制了北域,将这一方灵秀全部收入囊中了,七煞古界属于云族,与你们龙汉和_图_书灵修有什么关系?”
万物剑心威芒爆发,化作一缕缕无形柔和剑意碾压而去,顿时灵雉树周围就仿佛刮起了一重重大道风暴一般,“刷刷刷”的将一个个林海侯府的人“扔”了出去,一个个受到灵力裹挟,倒也没有受伤,但想再接近灵雉树,以他们的修为就要花费一番功夫与时间了。
“大路朝天,凭什么你们能走我却不能走?”我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
“好!”
“这小子的剑心威压很强,那柄剑似乎也有些眼熟,莫非是……”
“传说中的白修罗……步亦轩?斩杀四公子之一阮天炀的那个白修罗?!”
“不用惊异。”她淡淡一笑:“灵修世界拥有纹骨,双修符术的人也不在少数,我云国自然也如此,能双修灵修武学的人不在少数,我七岁修林木术,十二岁自行从众演化出林木剑诀,你们灵修世界不是一直以灵武为傲吗?那今天,我便用灵修剑诀来让你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
紫衣少女嘴角溢血,浑身颤抖,其实她的伤势并不重,我没有下杀手,但内心自信被完全摧毁,这才是最大的伤害,对于习武之人来说,这种打击可怕过于一切。
“极元好歹也是侯府的一名内门弟子,就连侯爷都说得出他的名字,上次大比的时候更是获得侯府前十的战绩,居然……居然一招就败了!”
“留下姓名干什么?”我问。
“你……我已经如此和-图-书放下姿态,你何必如此讥讽于我?”她咬着银牙。
我稳稳落地,手握月刃,冷冷的看向她,说:“灵修世界的剑道追求天地归一,你那区区的林木剑诀算哪根葱,也敢跟我们灵修世界叫板?”
“呼~~~”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能一招击败林海侯府大比前五的天才,以这份造诣,即便是在灵修世界恐怕也可以跻身于武神了吧?”
紫衣少女手掌张开,四根纹骨发光,符文急旋转动,一股敦厚的气息涌动起来,转眼之间凝化出一柄细剑,剑刃周围缭绕着一片片璀璨绿叶,有林木的意境在涌动,甚至,我能感受到她体内涌动的剑心力量,这女人……也是符灵双修?
他们一一投来恶毒的目光,似乎已经恨不得一起动手,把我从这里扔出去。
众人大惊,唯独手持白纸扇的青年目光暇明,道:“遇到高手了,这位灵修世界的朋友,你到底是谁?”
“我的天,我怎么会被吹出来啦?”
短发少年目光中寒意一闪,道:“师姐,我们一起出手,将他逐出灵雉树的范围,如何?”
这剑诀威力,恐怕已经堪比超一流了。
这少女一身戾气,容貌虽然还可以,但那种蛮横气势却让人心生厌恶感。
我一步踏出,直面紫衣少女,体内万物剑心开始显化,宛若脚下踏着一柄神剑般的走向了她,一缕缕混沌气缭绕在身周,战伐诀真解催动力量,一剑一世界绝术将http://www.hetushu.com其引动,只是一刹那,冰莲遍地盛开,圣洁而璀璨,一朵朵冰莲与她的绿色林木碰撞撼动,轰鸣声阵阵,周围的场域变得无比紊乱,剑气斩杀碰撞的声音震耳欲聋。
“铿~~~”
“好,我等着你来!”他目光一扫:“紫鸢师妹,上次侯府大比,你位列第五,是时候一展身手了,可别让我们林海侯府在苍北域被人给欺负了!”
“极元!”紫衣少女大惊,而前方最接近灵雉树的青年也皱了皱眉,目光中蕴含一丝杀机,冷冷的看了我一眼。
我微微一笑,心里的厌恶感更盛。
一瞬间,紫衣少女的目光变得阴毒、狰狞起来,一剑破空,卷出层层叠叠的林木意境,变化多端,凌空之间一束束树枝、树叶竟凝聚为剑气,铺天盖地的轰杀而来,气势磅礴,一瞬间就让周围的整个场域都变得扭曲起来。
“你……怎么会……”
……
“是吗?”
她衣袂飘飘,双手合拢于胸前,喃喃道:“若是少侠不弃,我愿与少侠化敌为友,结成伴侣,相互印证武学。”
短发少年不再多说话,低喝一声,体内两根纹骨光辉流转,仿佛要挣扎出肉身一般,掀起层层叠叠的符文,符文交织,化为绿意盎然的林木席卷而来,又是林海术,符文化为林木镇压而来,绵绵无尽,让人有种难受的压抑感。
另外一个紫衣少女则面带轻蔑,道:“小子,你是什么人,滚出不落山,这不是你www.hetushu.com们灵修世界该来的地方,立刻走,以免自误!”
“竟然如此对待紫鸢师姐,实在可恶!”
“我看,你是活腻了。”
“都滚开!”
脚踏虚空,纵然在灵雉树的场域笼罩下我依旧横空踏出数米之遥,在无数剑意碰撞的战场内目光凛然,五指一张在虚空中拔出了月刃,剑刃周围涌动万物剑心的绝强剑意,以撼动天地的气势一剑凌空斩了下去,这一击让周围一切都黯然,仿佛夺了天地造化一般。
“真妖异,一定是有人偷偷动用法器了!”
紫衣少女淡淡一笑,身周氤氲着浑厚符力气息,实力甚至犹在短发少年之上,轻蔑的看了我一眼,道:“一起出手的话会被这小子认为我林海侯府欺负了他,你一个人解决,如果解决不了,我会出手。”
我再度踏进一步,函牛之鼎绝术嗡鸣,淡然道:“林海侯府和镇南王府联手?哈哈哈……我没听错吧,苍北域自古以来就属于南方灵修世界,更是龙灵联邦版图上划清数千年的疆土,你们在这里咄咄逼人,是不是有鸠占鹊巢的嫌疑?”
林海侯,这个手握十万雄兵的边陲大员确实不凡,林海侯府的少年们实力颇为惊人,而且杀性很重,与云国皇室子弟又有另外一番不同之处,所学虽然不那么精深,但却运用得炉火纯青,招招都是杀人之术,戾气极重!
一群林海侯府的少年更是气得暴跳如雷,一个个摩拳擦掌,眼中露着凶光,纷纷发狠话。
“你……”http://m.hetushu.com
“好!”
我摇头一笑:“是谁不重要,既然我们都踏入了不落山,那这株灵雉树的机缘就应该谁有能力谁猎取,对不对?”
我皱了皱眉:“看不起弱者,遇见更优秀的人就倒贴上去,你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我漠然看了她一眼,自嘲的笑了笑,淡然道:“刚才还口口声声要让我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现在却假惺惺的要跟我相互印证武学?”
周围的十几名林海侯府的少年也惊了,一个个目瞪口呆。
“刷!”
“对,卑鄙的灵修小子,你是否动用法器了?”
草丛里,林海侯府的人东倒西歪,一个个目瞪口呆,但却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只想把责任归咎于法器身上,毕竟,北方云国炼化的大部分是凶兽符骨,他们的法器大部分是骨器,而南方灵修世界则不局限于此,各大炼器宗门林立,所炼化出的法器更加种类繁多,威力十分强横。
“咻~~~”
我很讨厌这种目光。
两道拳印碰撞在一起,激荡出冲天光芒,短发少年甫一接触就大惊,一句话尚未说完就被震撼得口吐鲜血,脸色惨白跌飞了出去,身上多处脉络、骨骼被万物剑心震伤,整个人似一片残叶般落在了远处的草地里,滚出很远。
“这……这灵修小子是什么人,好生厉害啊!”
“我可以试试。”
“沙沙……”
一群人又是震怒,又是不甘,反倒是紫衣少女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竟对我露出一抹笑容,道:“少侠,可否留下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