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六十章 枝条化脉

镇南王府、林海侯府一起镇守南疆,相互小规模的攻伐、战斗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何来叛国一说。
“嗯,没问题。”
忙成一团,转眼之间我的空间骨戒里就多出了不少珍藏,当然,我没有藏尸癖,所以那些价值不菲的古尸一具都没要,毕竟是前人的尸骨,就算是藏着机缘,最起码的尊重还是要的。
“好多了。”我轻轻挪动了一下双臂,却没能坐起身来。
“刷!”
“步亦轩?”李承昊大惊。
……
众人纷纷冲进了貔貅袋,甚至还有两个镇南王府的少女也被我扔了进去,让她们死在这种地方太可惜了。
十重灵海缓缓旋转,浑厚无比,灵海所化成的晶石中有浩瀚力量涌动,万物灵墟也变大了不少,至少增大了三成,广袤得多,而万物剑心的威圧感也强烈了至少三成,整个人的修为都提升了不少,完全突破了原先的那个瓶颈。
万物剑心光辉冲天,死死的镇住心神,让我不至于昏厥,而十重灵海则催谷全身的灵力,仿佛拥有自我意识一样的冲击身体各处的障碍,很快的,左臂也被一团光辉萦绕,轰然炸开,一团团血肉模糊的洒落在虚灵界中。
整个藏尸洞里乱成一团,镇南王府、林海侯府的人杀成一片。
接近昏厥的我震撼不已,意识快要模糊,却看到女山的脸蛋变得无比苍白起来,原本的血色渐渐消失,被莹白所取代。
心底满是彻寒。
依言咬了一口hetushu.com,顿时像是咽下了一口火焰一般,滚滚灵性精华在体内肆虐起来,飞快的修复着破损的肌体与枯竭的血气。
众目睽睽下,一件件宝物消失,甚至就连铭刻在石壁上的一些心得都被刮下来裹挟走了,所有人心惊肉跳,连人影都看不到。
女山脸色惨白,坐在我身边,看着虚灵界中的苍夜飞火,仿佛真的是一位姐姐般,说:“好点了没?”
带他们走,不然一个都走不掉,何况里面有个熟人,大罗剑域的李承昊!
我踏入了真实世界,手中多出了貔貅袋,光辉暴涨而起,貔貅袋化作一个小世界。
“刷!”
一口上古晶石镂刻的棺椁横空飞起,没入虚空之中。
我静静的内视新生灵脉,道:“这灵脉,比原先的龙脉强多了。”
而洞府内的东西却在一点点的变少。
女山的神情有些落寞,道:“只是我重塑身躯的进程被打断了,一切归于初始,你从这里出去之后可要多抢劫一些灵药给我作为补偿。”
运气之间,一缕缕炽盛金辉闪烁起来,化为敦厚威严的古山浮现出体表,而一匹匹金红色天马纵横缭绕,再次催动九马画山时发现确实是完全脱胎换骨了,与之前的术有云泥之别,甚至从新生九马画山绝术之中我能得窥太古先贤的一些绝世风采,感怀不已。
我有些黯然:“对不起,我……等于是夺了你的造化。”
此时,再内视一番,别有变www•hetushu•com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伤势痊愈大半。
“我可以无阻踏入人王境了?”我惊喜不已。
……
竟然就这样突破了一个小境界,如今已然是星御境中期了!
女山莞尔,脸上带着浓浓的倦意,道:“那是自然,这条灵脉原本为黄金树的一根原始枝条,是我千挑万选出来的,经过一次次的祭炼,融入了许多天道规则,如今我捏碎了它为你重塑灵脉,至少也相当于是一条下等天品灵脉了,足够你踏入人王境所需。”
“对对对,那把刀不错,有太古气息,应该是某位上古的战将所遗留。”
外围,大战连连,符光冲天,就连洞顶的岩石都在不断下坠,场面惊人。
“轰轰轰~~~”
“那块石头不错,是太古年间的奇石,我祭炼兵铸山用得到。”
“女山姐姐……你在消耗自己的肉身力量?”我大惊。
外界,镇南王府的人成片被射杀,惨不忍睹,根本无法抵挡林海侯府的战阵冲击,而藏尸洞内里的灵修世界数十人都目瞪口呆,一个个祭出法器,如临大敌。
……
“来自楚行云的因果,不该降惩罚于你的身上。”
浑身宛若火炭,我躺在苍白的岩石上,喘着粗气,双臂终于又有了知觉,失而复得,所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一样。
这就是代价吗?未免太惨痛了。
“哎,臭小子,谁让你抱着那镇南王府的小姑娘跑的,给我放下来,别说你抱www.hetushu•com错了!”
一把摆放在石壁上的古老长刀消失了。
一群云国少年大惊失色:“该死的林海侯府,居然对我们出手,是想叛国吗?!”
收起貔貅袋,踏入虚灵界,展开朱雀身法,化为一道火光冲出了藏尸洞,并且离开了这片区域。
“完了……”
李承昊沉声道:“走,我相信步亦轩,现在不走,一个也出不去。”
兵铸山内,女山满脸红光,指挥若定。
“别管我。”
我点头:“女山姐姐你放心,你以后重塑身躯、修复兵铸山所需要的材料我会无偿提供,只要能拿到,就不会吝惜。”
她双臂轻轻张开,一缕缕光辉笼罩我的身躯,带着无比磅礴的生命力,很快的,天地之间的灵力重新汇聚,一点点潇洒在风中的血肉化作星光汇聚起来,转眼之间我的双臂外就有无数血肉、骨块缔结,犹如神迹一般。
“是的。”
她惨然一笑:“好了,别乱动了,你的身躯暂时还没完全复原。”
“别说了,进貔貅袋,我带你们出去。”
“刷!”
我一听,整个人都血脉沸腾了,对啊,抢东西!
大罗剑域的一群年轻弟子愕然。
“还有那个林海侯府少年的腰包也不错。”
规则崩塌,整个藏尸洞即将成为林海侯府的囊中物!
“嗯。”
我从头凉到脚,剧痛之中看着消失无踪的右臂,一条活生生的手臂就这么没了吗?我的修为也到此为止了吗?
“你……为我重塑和*图*书灵脉了?”
女山秀眉轻蹙,说:“我的肉身可以再次重塑,你若是真的被谷爆了肉身,就身死道消了,你的元神可没有修炼到我的程度。”
“林海侯,你疯了!?”一名老者暴喝,但紧接着就被几个高手联手进攻,几回合内腰斩了。
我毫不犹豫的取出了梦田参,女山檀口微张,轻轻咬了一口,随后递给我,道:“你也吃一口,经过这次变故,你的血气也枯竭了不少。”
事实上,据我所知,云族只信奉力量,至强者为人皇,统御整个云国数万里疆界,次强者为王,王族统御数千里乃至万里领地,而王侯之间的征战更是经年不息,也就在这种乱战之中形成了各大派系,磨砺出一批批身经百战的高手,这是云族的杀伐之路。
“是,师兄!”
两块铭刻着绝术的石碑被硬生生的拔出来,转而消失在虚空之中,仿佛自己长了腿一样。
我:“……”
……
很快的,这种神液流淌与脉络之中,隐隐然成为了一条新的灵脉,取龙脉而代之!
如果说原先的九马画山可以增进我的两成力量的话,那么现在的九马画山至少能够增进我五成力量,并且自成一个场域,可攻可守,堪称圣术了。
“还看热闹!?”女山气得直跺脚:“臭小子,快点趁乱抢东西啊,你在虚灵界,藏尸洞规则已经影响不到你,随便抢啊!”
说着,女山一摆手,一根嫩金般的枝条出现在她的手中,是黄金树枝条,已经m•hetushu•com被女山祭炼成为一件强大法器了,而就在此时,女山伸手捏碎了枝条,使得一整根枝条化为嫩金色的汁液,混入我的血肉之中,一起重塑。
“疯了!”
女山一双美眸微微一红,转脸看了我一眼,说:“你总是说我不像是步璇音,她对你才是真的好,如今呢,我对你是不是真的好?”
“刷!”
“休息吧,顺便印证一下新生九马画山绝术,这门术已经脱胎换骨,很强。”
我心头有些茫然,我的天道,到底是什么?自毁身躯,这就是我所求取的天道对我的回报吗?
外界的真实世界里轰鸣不已,有大事发生了,无数雷光从虚空中闪烁肆虐,原本属于藏尸洞的禁制结界开始破碎,就像是洞天内的上空都在龟裂一般,这种法则受到了彻底性的破坏,紧接着,外界传来战骑杀伐的声音,一个个身蕴符文的战将提着战刀、利剑冲进了藏尸洞,一言不发,挥舞战刃就开始血洗藏尸洞。
一团清辉笼罩,女山出现在我身前,如此风华绝代,一双星眸幽幽的看着我,前所未有的神色凝重,道:“步亦轩,你以兵铸山觉醒我的神识,你我自此缘起,这也是属于我的因果,我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陨落。”
我闭上双眸,在虚灵界里短暂休息,经过这么一场劫难,常人根本无法承受,而我也需要时间去适应、熟悉新生的灵脉。
“既然如此,先把梦田参给我吧,我的血气即将枯竭,再不补补就要枯竭而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