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六十三章 千里不留行

“知情。”唐安礼目中满是茫然。
另一个方向,尘埃滚滚,又是一支铁骑队伍杀来,远远看去,有战旗飘扬在空中,是烈风域的旗帜,并且也是一支影卫盟的战骑团,大约万人上下。
“飒~~~”
一旁,不远处几个听到声音的高级将领也是剑眉紧锁,露出痛惜之色。
我点点头,目送他远去。
……
“步亦轩,你怎么也在这里。”唐安礼下马,神色凝重。
我目光凌厉的看着他:“领主,说实话吧,六年前,苍白杀路的事情,你是否知情?”
来去随意,这种感觉很好!
我看着他,说:“领主不必再去寻找了,这支一万人的影卫盟已经没了。”
我心底忽然有些茫然,说:“领主,这件事一旦水落石出,你就不怕苏希丞大人追究你的责任,真的把你送上庭审吗?”
一群战将纷纷单膝下跪:“我等愿往!”
“邪魔染指领土,血战到底,这不是我们身为军人的宿命吗?”唐安礼目光暇明起来,深吸一口气,道:“众将士,愿意与我一起奔赴这迟来的一战,一起血染沙场吗?”
唐安礼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小轩,你姐姐可能也来了,你跟我一起出去吧,这里太凶险了,你一个人万一有什么好歹的话……”
我目光笔直的看着他,说:“我和阙然的关系很好,我不想看到她的父亲在这里没了命,你带着影卫盟以最快速度离开吧,这里不是属于你们的战场,相比于那些神秘的生灵来说,你们的力量都太弱了,www.hetushu.com根本改变不了什么,不如留着这支军队,用来对抗暗族的下一次大举入侵吧。”
唐安礼沉声道:“唐穹带着一万影卫盟没有得到我的准许就擅自进入苍北域了,我不得不来,这支影卫盟可是烈风域多年的心血,一旦没了,灵修世界将失去一支精悍的军队。”
显然,这支影卫盟战骑的统御者不是别人,正是唐安礼,唐阙然的父亲,烈风域的主人。
镇南王,真正的当世人杰,云国南方边界的霸主!
唐安礼惨然笑道:“是啊,你说的没错。”
“小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唐安礼愕然。
断山。
唐安礼猛然站起身,目光战栗,整个人显得有些苍老,有些茫然,道:“小轩是我子侄一辈,谁敢动他?我们……我们龙灵帝国只剩下一个人王了,她是小轩的姐姐步璇音,我们百年内只有一个开辟十重灵海的人杰,你们想毁了他不成?全部滚开!”
我说:“是因为唐穹?”
我不禁失笑,蛮有深意地说道:“领主何必明知故问,在我面前惺惺作态呢?唐穹率领一万骑兵投降灵界去了,并且还驯养了几千头虚空火狼,更是把贪狼兵团的一万多人全部献祭给了灵界的死亡生命,我不信这些领主都丝毫不察。”
我心底仿佛被撞击了一下,不能让唐安礼与镇南王府交战,毕竟镇南王带来五万战骑,唐安礼的这支万人骑兵团根本不够看的。
“滚开,全部退下!”
“是……”
我站在hetushu.com古山前,一瞬间就惊呆了。
唐安礼大惊,脸色瞬间一片惨白。
周围,听到说话的几名将领都目露杀意,连手掌都按在了剑柄上,其中还有两名接近星御境巅峰的强者,都是影卫盟的超强者,此时已经露出杀机。
“嗯。”
唐安礼目光一扫,驱离众人,一屁股坐在林间突起的一块青石上,目光中带着无尽的疲惫与茫然,道:“我有不得不来的理由。”
远方,铁蹄轰鸣,震撼着两侧山谷,黑压压的一片,云族镇南王府的战骑来了,足足有接近五万之众,漫山遍野,充满了整个谷地,纵横开阖,有种无敌气势,甚至就连两侧的古山都似乎有几分臣服的气息涌动着。
唐安礼皱眉道:“这个少年是武神榜第十五位的武神,是我灵修世界新晋人杰,谁敢不服!?传我军令,立刻原路返回,撤出苍白杀路,与百圣盟军队会合,有什么罪责我一己承担,与你等无关,撤退!”
人仰马翻,这道剑气蕴含大道真意,瞬间斩杀上百人,深入战阵百米,直到被几个强者以符文镇压住了才终止。
“早就来了。”我皱眉道:“阙然留在七煞古界外了,领主大人,你实在不应该率领军队进入这里,太过于凶险了,就连大罗剑域、龙武神这样的灵修宗门都忌惮三分,你……”
几名战将都露出不忿:“领主,我等怎能因为一个少年的三言两语就改变战略,这凤凰法……”
“居然用那么多少年天才的命,换来对灵界的臣服和图书,换来苟安,你配为一域之主吗?”我心底火起,想起了那些夜夜在我噩梦中出现的故人,万物剑心不由自主的迸发威芒,形成绝强的镇压场域,道:“如果不是为了阙然,我现在一定会一剑劈了你!”
“步亦轩?”唐安礼一惊,急忙抬手:“停止前行!”
唐安礼笑了笑:“谢谢你的提醒,我会斟酌,这一次,算是赎罪吧,对不起了小轩,当你让你置身于那种绝境之中,如果我死了,请善待阙然。”
“没了?!”
唐安礼摇摇头,看着远山,目光柔和起来,说:“不能一错再错了,我只有阙然这么一个女儿,我不想以后她谈起自己的父亲,会有那么许多不齿,我没有退路了,或许战死在这里对我而言是最好的归宿,以后阙然谈起我时,或许不会那么不堪……”
四面八方的气息涌动,纷纷云集向凤凰显化神威的地点。
“领主,只要您一句话,我等便斩杀步亦轩!”一名战将冷冷道。
“七煞古界是一个真正的局,或许七煞古界是某个强大的存在以三颗将星刻意引到苍北域来的,我一路上探查了许多,发现有一种生灵在吞噬所有战死者的血肉,在这里战死的人越多,这个生灵吞噬的就越多,你在这里血战,恰恰等于是让七煞古界的幕后主使者得逞,一旦那生灵觉醒,后果将是你所无法承担了,你选择在这里厮杀战死,不是赎罪,这才是真正的一错再错!”
一万铁骑,缓缓掉转,飞驰而去。
“小轩,你说。”唐安m.hetushu•com礼转身看着我。
“可以确定。”
后方,轰鸣声中,镇南王府的铁骑杀到,似乎想追击烈风域军队的样子。
自古树上振动双臂,一跃而去,不急着踏入虚灵界,却以万物剑心探查这支影卫盟重骑的灵识,果然,与唐穹所率领的那一支大大不同,他们依旧保持着清醒的自我,十分紧张、戒备的看着两侧山脉之中,其中不少人受伤了,想必也遭遇了不少。
“都闭嘴!”
“领主,你对七煞古界了解太少了。”我忽地一笑。
转身踏入虚灵界,朱雀身法展开,销声匿迹而去,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云国战骑。
七煞古界现世,许多势力都派遣军队来了。
“就在上午,唐穹率领这支一万人的影卫骑兵跟云族林海侯府的军队正面决战,虽然胜了,但自家也所剩无几,况且这支军队早就不属于领主你了。”
我缓缓落地,走入骑兵群之中。
虚灵界中,朱雀身法展开,飞掠数十里,最终来到了一片似曾相识的境地,一座斜斜的古山矗立,山体的岩石一片血红,使得整座山显得红绿相间,最让人称奇的是这座山被一分为二,切口十分平整,上千米的高山另一半直接人间蒸发,切口甚至能看到各种瑰奇的纹路,蔚为奇观。
“你想带着一万影卫盟大军去送死?”我皱眉。
“轰~~~”
一双火红双翼在空中凝显,我运起身法立于半空中,看着队列前方被铁骑们保护着的唐安礼,道:“领主大人!”
“没事。”
我静静的立于众人包围之http://m•hetushu.com中,淡然道:“领主,这件事已经掩不住了,就算是我们走出了七煞古界,我也一定会把苍白杀路的真相公诸天下,你身为一域之主,但按照联邦法令,依旧要接受惩处,或许会没命,你杀了我,可能会更好。”
唐安礼脸色铁青,紧握拳头,浑身战抖,缄默不语。
踏步而出,我立身于林地之中,忽地浑身爆发剑心威芒,月刃扬起,一剑劈出数百米光辉,以撕天裂地的气势斩向了云族的铁骑战阵。
“仅仅苍白杀路这件事,足够你死上十次了。”我淡淡道。
但是敢于亲身率领大军进入苍白杀路的,只有唐安礼。
影卫盟一共也就两万兵力,如今都出现了。
唐安礼叹息一声:“小轩,你可以恨我,但有些事情我一定要说清楚,苍白杀路是我首肯的不假,但我没有想到暗族会那么狠,屠尽所有人,包括我的几名亲信部将也被杀死了,我只是为了获得暗族的力量协助,却没有想到换来那么惨烈的后果,而这次,我完全不知情,更不知道唐穹会背叛人类。”
唐安礼周围天空有战鹰盘旋,似乎是用来侦查的,但显然这种凡物根本无法看透一些结界,所能起到的作用并不大。
苍白杀路的终点,断山就在这里,而此时,断山的切面上浮现着一缕缕神纹,此时正在缓缓凝聚,化作一双凤凰的模样,此时它不再是断山,而是一座凤凰山,珍藏着稀世绝学“凤凰法”的凤凰山,即将被杀戮所笼罩的一座山脉。
……
唐安礼浑身一颤:“你确定这是一个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