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六十四章 小轩,你终于回来了

“这不可能……”
“小子,滚开,镇南王府行兵之地,不滚开就给我去死好了!”
黑焰狂涌,另一个少年提着一柄黑漆漆的战剑,眼中爆发狂妄与戾气,浑身浴血,与苍白少年背靠背,凛然无惧。
白发少年宛若野兽般在夜空中怒吼。
“轰~~~”
此时,我的双眸微微有些胀痛,但却前所未有的睿明,所蕴藏的大道规则达到了完全看透的能力,眼前一切再非之前那般。
远方战将怒吼,数百名镇南王府战骑横冲直撞,他们要强行夺天机,铁骑裹挟着强绝冲击力,战剑怒斩,生生破开外围禁制,一群战骑迅速围住不远处的这座锁灵塔,一派志在必得的气势。
最终她离去,悄然留下一些话。
不远处,数十名战骑被惊动,一个个杀气腾腾,握着战剑冲了过来。
“轰轰轰~~~”
忽地,从头凉到脚,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心底闪出,炼化战尸?
实在无法现象,如果黑修罗变成了战尸与傀儡,我该何去何从?
断山周围至少出现了几十座锁灵塔,镇南王府派出数万战骑将其团团围住,要全部一口吃掉?真够贪心的,人人都说大道争锋,镇南王府做绝了,大道之上不准有他人介入了。
人群涌动,潮水般的杀向这两个少年,但他们屹立不倒,仿佛修罗一般,将这里变成了一个炼狱场,来多少敌人,便斩杀多少。
穿过一重重云族战骑阵列,当我来http://www•hetushu•com到断山下的时候,四处寻觅,却始终无法看到故地,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变了。
脑海里引起一场大震动,整个人都为之一振,双瞳受到大道规则的灌注,有符号闪烁,眼前的一切居然渐渐的开始变得清晰起来,雾霭缓缓消散、迷雾不再,那些裹在树林间的霾也开始变得剔透起来,一切生灵都显示出原本模样。
往昔的幻境中,死敌成片的被斩碎,化为荒原中的一堆堆朽骨,最终,一个风华绝代的身影降临,她带着绝世的风韵与无敌气势,长剑横空,斩碎了黑白修罗的场域,最终一剑穿心,将黑衣少年斩杀,整个空间变得暗叹,我听见那白发少年撕心裂肺的吼声,以及一次次的利刃碰撞声。
就在这时,一声狂厉叱呵将我拉回了现实。
心里百味杂陈,手握羊皮纸卷,浑身颤抖,脑海里一片混乱,破败女王说过,她有两颗棋子,其中一颗是我,留下我,让我揭开一个阴谋,这阴谋大约就是唐穹效忠于暗族血山系的真相,那么另一颗大约就是黑修罗,她把黑修罗弄到哪儿去了?
……
我不顾一切的狂奔而去,朱雀身法展开,宛若利箭般坠落在地,轰然震退了几名云族战骑,浑身颤抖,心底百味杂陈。
我当年目睹林千羽的死,如今他的尸体却不翼而飞,被野兽挖走了吗?
镇南王府数万战骑把整个断山围住http://www•hetushu.com,并不立刻探索,镇南王派出大量鹿角兽战骑横扫异己势力,许多灵秀宗门都受到了驱逐。
“杀,夺机缘!”
飞速将羊皮纸卷放进了空间骨戒里,双臂微微振动,战伐诀真解爆发。
“小东西,敢杀我镇南王府的人,找死!”
看透表象,直指本质。
苍白死气萦绕月刃,那少年天纵奇才,一把剑横扫一切,头发、眉毛尽如霜染,冷冽的眸子里透着无情与杀伐气息。
踩着虚灵界中的残破落叶,我行走在死亡边际,左侧是真实世界的纷乱景象,右侧却是无数亡魂在炼狱中恸哭辗转的一幕,如非绝对定力者无法动用这种术,否则心志很容易就受到了右侧炼狱景象的影响,那里充满了痛苦、绝望、嫉妒、歹毒、贪婪等负面世界,多看一眼都容易被颠覆世界观。
猛然跪在地上,真龙之气缭绕十指,我飞快的挖开了土坟,湿润泥土中的石屑与木刺扎得手指生疼,挖开坟冢的那一刻我惊呆了,林千羽的尸体不见了,只剩下一堆破烂衣物,以及衣物中裹着的一张破旧纸卷,这是用羊皮制成的纸卷,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字——小轩,你终于回来了。
“沙沙~~”
“飒飒~”
……
终于又回来了,一切都还在吗?
“怎么回事?”
心头一阵失望,难道七煞古界的降临也彻底改变了苍白杀路的一切了吗?当初,我们在和-图-书这里走到苍白杀路的尽头,有道是物是人非,可眼前的一切分明是物非人非,只有断山,其余的一切都看不到了。
看着虚像中狂舞战剑、浑身缭绕黑气的少年,我禁不住鼻子一酸:“千羽,如果你要是还活着,那该有多好?”
更远处也出现了锁灵塔,七煞古界最后的宝藏终于开启了。
黑白修罗的传说,在这里铸就,也在这里终结。
丛林中、山石间,许多灵修者、云族散修者远远看着,敢怒不敢言,甚至就连龙武山这样的宗门也没有出手,只是远观而已。
“你醒了吗?女山姐姐。”我一激动。
此时,在我的眼中,万物剑心从灵墟之中缓缓升腾而起,化作一座巍然神山腾空于内世界,山体岩壁上的一道道斧凿痕迹泛光,化为一缕缕光辉与符号交织,整座山瞬间完成了拆解,形成了一片交织在一起的大道规则映入我的眼中。
然而最让我心潮激荡的却是来自于断山上的一股力量,无比浩瀚雄浑,万物剑心远远探查便宛若触及一片火焰深渊,有神禽在烈火中涅磐重生,这种气息根本不用去猜疑,是凤凰法的神威,这门绝术终于真的现世了!
就在那棵红杉树下,挖掘了一个小小的坟冢,将其掩埋。
清晨,细雨降临,浇湿了少年稚嫩的脸庞,他的一头白发恢复为黑发,脸上满是血迹,浑身都是伤,没有一块好的皮肤,颤巍巍的起身,步履蹒跚的拖着黑衣少年m.hetushu.com的尸体。
黄昏时,雾霭愈发浓郁,整个苍白杀路都充满了浓烈杀机。
我定了定神,坐在山脚下一块青石之上,内心再无波动,万物剑心也变得越发通明璀璨起来,整个人晋入一种无他无我的境界之中,是啊,就如女山说的一样,我太过于追寻过往,却忘记了眼前的一切,那时的心境又怎么可能看透一切呢?
我呆呆的跪在地上,看着这行字心里不啻于雷霆万钧,林千羽没死?!
我心头狂颤不已,万物剑心探查下,坟冢内却找不到尸体,空空如也,如果说有,也只是一堆破旧的衣物而已。
……
两名战骑奔掠而来,战矛的寒光在夜空中闪烁,这一来就下了杀手,镇南王府果然霸道惯了,把龙灵联邦的苍北域当成自家领地了!
我眼睛一亮,双眸符号流转、睿明无比,眼前的往昔一幕一扫而空,在夜色中却看到了一棵矗立在断山下的红杉树,它终于出现了!
“这里……被布下了一个幻界,你只用凡胎肉眼又怎么可能看得到?”女山苏醒,悠悠的说了一句。
如果他没死,这么多年又去哪儿了,为什么从来没有找过我?
两声轻响,手臂将战矛抓住,硬生生的从中折断,我飞身而过,两柄断掉的矛头扎入两名战骑的心脏内,一样出手不留情。
凡胎肉眼无法看透幻界?
当年,留在墓前的木刻墓碑已经朽烂成了一块黑色断木,但坟冢依旧在,绿草莹莹,一如过往。http://www.hetushu.com
……
一声声爆鸣在四处响起,空间灵力激荡,化出一股股蕴含太古气息的能量冲击四方,距离我百米外就有一座锁灵塔出现,荧荧泛光,只有一人高,顶部一团光辉包裹着一片符骨,似乎是一门上等符术,并且符骨法则完整,是一门无缺之术。
……
云雾与霞光散尽,出现在眼前的一片死气沉沉的荒原,无数亡骨散落在灌木中、草丛下,隐隐然有不死不息的怨灵缭绕,鬼气森森,我仿佛看到了昔日的景象,看到了无数被鬼魅缠身的强者疯狂杀戮,看到那两个骄人的身影。
怎么回事?
找了十多遍之后依旧如此,找不到故地的任何痕迹了。
“千羽……”
空手入白刃!
说完,女山的气息再度沉寂起来,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
迷雾笼罩着整个苍北域,却洗不净这里的血迹与死气,小小的苍白杀路上,尸横遍野,三年内伏尸足足超过十万,无论是被设计陷害的人,还是过往的人,尽数湮灭与此地。
我抬头一望,眸光却穿过他们看向后方,那里,黑压压的死气席卷而来,就连天际的云彩都被染成了血红色,那是一片血力正在爆发的景象,终于,藏在暗中的控局者,即将出现了。
“红杉树……”
“嗯,不过又快要沉睡了,你好自珍重,别被杀了。”
立于虚灵界的一座苍老古山上,我静静鱼瞰一切。
女子无情的看着狂攻的少年,却没有杀他。
看透幻象,黑修罗的坟冢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