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零一章 绝对碾压

我手脚麻利,一株株望月草迅速挖掘出来,一一小心翼翼的放进了空间骨戒,封存起来。
忽地,万物剑心一阵颤摇、共鸣起来,有一缕几乎淡然不可察觉的圣道气息出现,就在前方的数十万斤重的青石之下。
……
我差点吐血,也不讲究那么多了,直接从虚灵界踏出,右手锋芒毕露凝实月刃,整个人从山脉上跃下,势大力沉的一击斩向攻势最猛烈的那云族少年,他在云皇设宴上的座次排名不低,大约能进入云族人杰前三十的样子,实力也相当不凡,否则不可能把李承昊、荆少行逼到这样狼狈的地步。
灵神饱满,精神力似乎比之前更强了,体内不死鸟印记的气息也变得磅礴了许多,这一次倒是因祸得福,原本凤凰法的修炼已经到了一个瓶颈,难以寸进,但这一次重伤,反倒是让我对涅磐重生的规则奥妙理解更加透彻了几分。
五名符修少年竟都不说话,缓缓后退,离开了这片区域,再不提动手的事情了。
这少年怒吼,长剑横于胸前,催动符文,形成了一道护壁。
我纵身而去,继续在这片星巢中探索,并不急进,而是催谷万物剑心一点点的探查,看看前面的人过去之后有没有留下什么残羹冷炙,毕竟万物剑心的灵敏程度远胜于一般的剑心,至于云国不修道心的符修更是无法相提并论。
完全碾压的力量爆开,将少年长剑轰断,吐血飞退,凌空被一缕光辉裹住飞出了星巢,如果不是有返生灵符,他恐怕就已经m.hetushu.com葬身在我这一拳之下了。
“我好得很。”
我不禁失笑:“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云皇早就有口谕,命令你们不得主动对灵修界的人出手,可你们以多欺少,把李承昊、荆少行伤成这个样子,现在却还敢恶人先告状?”
“嗯,过去一天半了。”
女山道:“你不会打算趁乱夺宝吧?”
“这是什么?”我皱眉。
“百草图志只是龙界修士所记载的东西,这星巢秘境来自于天外,自然是不会有的,这种望月草我也只是在上界见过几次罢了,效果嘛……不好说,是一种佐药,能让主药发挥数倍的力量,总之相当不凡,全部收入囊中种在你的后山就是了,这种宝物,迟早会用得着的。”
“不至于。”
再向前数里地,远方数道气机剧烈起伏,有人在战斗,急忙踏入虚灵界,疾驰而去,躲过一个个星巢秘境中的“陷阱”伏杀,越过两座山峦之后,果然在前方的峡谷地里一群人正在拼杀,并且是以多打少,七名云族少年狂攻两名灵修少年人杰,而且两人我都认识,一个是荆少行,另一个则是李承昊,都是灵修界屈指可数的人物。
我的拳头生生轰在这道护壁上,下一刻力量完全迸发,低喝道:“开!”
真龙绝术,可不是一般人就能挡住的。
“嗯,先出去。”
摸索近十里地,前方的星巢地面变得开始起伏,形成了一道道数百米高的山峦,山脉上长满了各种植株,大部分都是风吹www.hetushu.com进来的种子蔓延开来的,两千年了,足够这里百木成林了,同时也有一些数千年的灵秀出现,谈不上圣药,但也不算差了。
“步亦轩,幸好你来得及时,否则我们凶多吉少了。”李承昊皱眉道。
七名云族少年都是高手,各自运转符术,或以古熊猛扑的姿态,或以雄鹰击天的威势猛攻,令人防不胜防。
撑起一口锅,万物剑心催动烈火,迅速将一锅汤烧得鼎沸,扔进去一些肉和菜,不久之后就浓香四溢了,跟小青一人一半分了吃了,休息片刻,力量恢复盈满之后立刻离去,深入星巢秘境深处。
“蓬!”
“咻~~~”
女山莞尔一笑:“运气真不错,是深埋在地下数千年都没有被发现的灵秀,这种灵草叫望月草,通常只有常年在月华照射下才有,但偏偏星巢秘境中的空间充满星光,就算是岩石下也充满这种规则力量,所以望月草居然能在石头下丛生。”
我动手果断,他倒也果决,急退数步,胸口的返生灵符印记炽烈燃烧起来,转瞬包裹着他的身躯横空飞走,化为一缕流光,任任何人都阻止不住。
破开山石,再度回到星巢秘境,这里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依旧繁星满天,一颗颗斗大的星辰横亘在天穹之上,散发银辉。
一种捡到宝的心情,欢悦不已。
“我不拦着你。”兵铸山里,女山的曼妙身姿被清辉裹着,抱臂在怀,笑吟吟道:“你动手,我给你呐喊助威。”
“好!”
真龙之气萦绕和-图-书在月刃周围,蓄势待发,我淡淡道:“立刻用返生灵符走,不然就死!”
双臂齐齐推出,符文化为金色波浪席卷而来,瞬间淹没剑意,这少年的反应能力与实力确实属于一流。
我低声道。
月刃撕裂虚空,裹挟着一剑一世界绝术的威力斩落下去,那少年匆忙转身,脸上掠过一缕惊色:“步亦轩,你……”
符文波浪中,一柄圣剑破浪而出,生生的斩入他的肩膀之中,所有进入星巢秘境的云族人杰,能跟我分庭抗礼的恐怕不超过三人,何况这只是排名前三十的,一剑就能了结!
我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周围,猛然发现一旁的石壁上有许多古老花纹,涌动着一缕缕禁制力量,这些花纹就像是一种古老文字一样,密密麻麻,中心位置则放置着一个木盒,这木盒周围雾霭缭绕,经历数千年风吹雨淋却保持不朽,里面装着的东西定然不凡。
李承昊已经负伤,一条左臂被鲜血染红,衣袍都不干净了,荆少行的状态也好不到哪儿去,若不是七重灵海苦苦支撑恐怕早就败了。
荆少行则低声道:“听说你被灵界的人伏击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你已经死了,没有想到你居然跟一个没事人一样的就出现了。”
……
“三天。”
“哦,三天了。”我颔首,居然整整持续了三天,这也意味着我与自己的生命桎梏也整整抗衡了三天,难怪会浑身都汗湿,感觉像是从一场炼狱洗礼中侥幸逃生了出来,低声道:“三天了,外面也不知道发生了m•hetushu•com多少事情,该吃点东西出去复仇了。”
其余几个少年目瞪口呆,我所展现出的是绝对碾压的力量,率先解决最强的一个,剩下的也就不足为虑了,凭他们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
不远处,斑驳石壁上残留着一丝圣道气息,是一株圣药被采走了,看痕迹应该是血参类的宝物,多半已经超过四千年了,否则不可能散发这种圣洁气机,而石壁下则洒落一堆鲜血,方位各不相同,可以想象当时的光景,许多人争夺血参,其中还有人被杀了,不过没有留下尸体,看起来应该是返生灵符重生了他们一次,逃过一劫。
“大胆!”
握着月刃,我眼中泛起一缕寒芒,说:“这笔账迟早要跟灵界的人算回来,你们呢,在这里争夺的是那个盒子吧,里面装的是什么?”
以往,不管是剑陨地还是七煞古界,我从来没有落在任何人后面,但这次星巢秘境不一样,完全落后于所有人,此时再探查的路大部分都是旁人走过的了,从地上出现了一缕缕血迹就能看得出来。
剑刃入骨的声音十分响亮,鲜血迸溅,一缕缕符文被剑气斩碎,他口喷鲜血,一脸暴怒的看着我,似乎十分不甘。
“你以为你一个人能力挽狂澜吗?”
不过,他们在争什么?
巨岩下,星光闪烁,是一株株幽幽小草,只有一指高,嫩白无比,荧灿灿的散发光辉与圣道气息,这不是一株圣药那么简单,而是一整片,至少有十株以上,并且这些草莹润的样子就让人很有食欲,想一口吞下和-图-书去。
数十万斤,对于三年前的我来说可能算是一个难题,不过现在已然是小菜一碟了,左手五指一张,真龙之气缭绕在臂膀周围,一声低喝,真龙拳印迸发,直接将这块巨岩给挪移了开来,一缕缕金色龙形裹着巨岩,推移足足数里之后炸开。
但,依旧敌不过万物剑心与十重灵海。
“哼,我本来就侠义心肠,只是坏人太多了,所以见一个杀一个,弄得戾气满满,如今要行侠仗义了,你别拦着我。”
“百草图志上没有关于望月草的记载,有什么效果?”
“立刻滚。”
“我想试试!”
“喀嚓~~”
我摇摇头,说:“这个机缘是李承昊和荆少行先发现的,我和他们的关系还算不错,夺之不义,倒是那些云族的人以多欺少,让人看不过去。”
我微微一笑:“这里太凶险了,到处都是云族的人,我们自然要相互扶助。”
“我疗伤花费了多久?”
“步亦轩,你太嚣张了,居然对我们出手?”另一名云族少年怒道:“你难道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吗?这里是云族境内,是星巢,你杀我们的人还想出得去吗?”
“行侠仗义么,这可不符合你无宝不到的个性啊!”
轰然一声,十重灵海撑开了一道金色场域,场域之中,一共十层的灵海缔结成晶,折射璀璨圣道光辉,运起朱雀身法,只是一个箭步就来到这少年面前,左拳结印,蕴满真龙之气轰了出去。
“血迹已经干了一天半时间。”虚空中,小青眯着美眸说道。
“我也要吃……”小青嘟着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