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章 第一重桎梏

灵墟也颤抖起来,天地黯然失色。
女山轻笑,伸手在我肩膀上轻轻一拍,笑道:“傻小子,原本只是希望你借助凤凰法治愈灵魂灼伤,没有想到你居然能触及到生命桎梏,这不是坏事,而是你的机缘,好好修炼,不断积淀,能突破这第一重桎梏,你便名列龙界的万古人王之一了。”
“红月没有动手吗?”女山问。
我怔了怔,仔细回忆了下,道:“她确实没有出手。”
吃下两枚混天果和一枚吞云果,一时间灵性精华在体表形成了一道七彩迷雾缭绕,精华渗入血肉之中,开始修复被创伤的肉身,但凡上等灵果,都号称生死人肉白骨,顾名思义,就算是人死了,也能起死回生,就算是只剩下一根白骨,也能长出肉来,虽然夸张,但药效确实惊人,不足一炷香的时间,我的伤口开始变得酥痒,血肉缓缓恢复。
一瞬间就化为一丈青形态,头顶疯狂撞击在结界外围,加上内部朱雀火的肆虐,这座禁制结界终于抵挡不住,犹如玻璃瓶一样的龟裂开来,小青横冲而入,头顶一低将我挑飞在背上,而身后,鸣渊等人的攻势再度碾压而至。
……
“哦?你说。”女山道。
但精神依旧无比虚弱,灵魂传来一阵阵灼痛,像是被烧得残缺了一部分。
“嗯,放心,我死不了。”
“然后呢?”我问。
我握了握拳,说:“混天果和吞云果都吃过了,但对灵魂治愈都几乎没有什么用,来自元神的创伤,远远不是灵果能挽救的,女山姐姐,你有什么办法?”
和*图*书一切如重生般,从有化无,再从无到有,元神一点点的盈满起来,随之而来的是我的精神力开始变得饱满,开始重回巅峰。
“一群浑蛋!”
我想起那让人无法抵挡的力量,茫然点头:“可能是……”
“她不杀我,我也会放她一马,不过,另外的四人,必须死,而且埋伏是红月安排的,她也跑不了,有机会就要略施惩戒。”
“四个。”
“轰轰轰~~~”
女山沉吟片刻,道:“元神,乃是修道者真正的根本,一旦元神遭受重创就等于是根本受到了创伤,一时间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小青坐在岩石上,把我抱在怀里,大约是希望我舒服一些,道:“你睡一会吧,灵魂力量太弱了,再强撑着恐怕会更加不妙。”
小青低头,说:“或许,有一个办法。”
“嗯。”我点头:“鸣渊、厉风这两个人我自然不会放过。”
“这是怎么了?”
灵魂剧痛,我背靠着冰冷岩层,身体虚弱到了极点,幽幽的看了她一眼,说:“小青,你为我落泪了,原来还是挺关心我的。”
狭小的空间内,小青化为人形,紧紧抱着我,泣不成声:“你别死,你千万别死……”
朱雀火炽烈冲天,与符箓所催发的冰霜意境碰撞,完全将其吞噬,这还不算,火光瞬即化为洪流,不断冲击周围的结界。
我浑身颤抖,看着她,说不出话来。
她微微一笑:“我觉得你吃再多的灵果圣药也无法修复灵魂,那是因为身在宝山却不自知,你身怀凤凰法,这种至和_图_书尊之术本身就有涅槃奥妙,虽然以你目前的底蕴不能涅磐重生,但复原元神的缺损却是可以的,只要你潜心修炼凤凰法,多则十天,少则三天,灵魂必然会复原。”
万物剑心探查伤势,肉身的伤势几乎都已经痊愈,但精神力依旧弱得不像话,整个人都昏昏欲睡。
浑身剧痛,灵魂虚弱,元神处依旧有星星点点的火光,那红色灯盏对灵魂的杀伤力太强了,我喘着粗气,抬起头来,一双眸子充满杀机,看着众人,低声道:“鸣渊、厉风,你们两个等着,我不会让你们活着走出星巢,小青,我们走。”
女山坐在一旁,幽幽的看着我,一双美眸似乎看透一切,问:“你刚才是否接触到生命桎梏了?”
女山眼睛亮了:“我倒是忘了凤凰法了,小青说得没错,可以试试。”
“怎么了?”小青问道。
雾霭之中,一个身影站立在那里,茫然。
“记住他们的名字,一个都别放过,全部要杀掉,他们动的全部是杀手,毫不留情,这样的人,只有杀死才是安全的。”
就在这时,外界泛起一缕熟悉气息。
当即盘膝而坐,心无旁骛的运转体内的凤凰法,一道道不死鸟印记浮现,脑颅中的灵墟内更是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不死鸟凌空展翅,一双羽翼遮天蔽日,将整个灵墟都遮蔽在其中了,凤凰法规则一点点渗透,开始在万物剑心的外表铭刻斧凿痕迹。
这一睡不知道过了多久,睁开眼时四周依旧一片漆黑,我们挤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空气都被http://www•hetushu•com用光了,但好在我能龙灵化息,对于小青而言内息也不算是什么。
……
“区区凶兽,也想杀人?”
“嗯。”
小青眨了眨大眼睛,道:“我是青神一族的后裔,与生俱来的血脉中蕴藏着大道规则,所以,我能看到许多东西,纵然是没有经历过,更知道躲过某些规则,这也是我能进入星巢却不被规则斩杀的原因,据我所知,元神虽然是生命本源,但万物本源都是世界规则的一种缔结,所以元神也可以视为一种规则组成,只不过充满生命奥妙罢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对凤凰法的领悟更加深了一层,整个人的心神化为一缕火光沁入内里,在灵墟的深处,仿佛有一扇门,内里蕴藏着最真实的元神。
女山飘然而出,浑身都带着芬芳气息,一双美眸深深的看着我的眉心,过了半晌,道:“是噬魂灯,一种灵界传承已久的凶器,没有想到他们居然把噬魂灯带进星巢了。小轩,一共有几个人对你出手?”
小青蹙眉:“还是先想想灵魂的伤势如何痊愈吧,你这个样子出去恐怕谁也打不过。”
翻了翻空间骨戒,我不禁暗暗庆幸,混天果带了不少,这种灵果属于圣药品级,能起死回生,滋养、重生血肉自然是小事一桩了,而且吞云果也还有一些,最关键的问题是我的灵魂被灼伤,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补救,如果伤痕变成永久,那注定会影响悟性与天资,也是堂姐最担心的事情。
一缕缕火焰吞没了他,凤凰法开始主宰这一方内世界,洞壁http://www.hetushu.com之上铭刻满一道道奥妙符号,隐隐有凤凰的鸣叫声,神圣而威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凤凰法的火红色符海开始积聚,化为一道溪流缭绕在元神身周,竟然开始修复元神的缺损部分了。
兵铸山内,一团清辉苏醒,女山终于从闭关中醒转了过来。
当元神的状态完全盈满之时,我心底激动不已,然而就在这时,忽地灵窍内雾霭更加浓郁起来,元神猛然就被镇封了起来,而“我”也被一种伟力给迅速排斥出来,整个内世界的大门紧闭起来,一阵阵令人心灵颤栗的声音回荡起来,十分尖锐。
小青道:“被灵界的人埋伏了,险些被杀,其中有一个人用红色的小灯,祭炼出摧毁灵魂的力量,把他的灵魂给重创了。”
我伸出手臂,推开这扇门,内里一片混沌,雾气滚滚。
“嗯,我明白了。”
长得与我一模一样,只不过形容枯槁,仿佛受过重创,浑身散发光辉,无比圣洁璀璨,这就是我的元神吗?
元神也看着我,默不作声。
小青发怒,转身之间,周围虚空纷纷被压塌,猛然之间人立起来,一双前蹄踏空,带着一缕缕规则力量轰然镇压下去,直接就把雷矛、红色灯盏、铜棺等一一反震回去,同时一股磅礴意境碾压,作势要踏杀掉鸣渊、厉风等人。
女山幽幽道:“这个女人跟你之间有一定的因果,她似乎也感应到了这一点,所以每一次能杀你的时候都没有动真正的杀念,否则在我闭关的这段时间里你恐怕早就遭难了。”
一丈青踏空,化为一道闪电消失http://www.hetushu•com在虚空中,何等之快,根本就不给红月等人出手的机会,转眼之间就冲出了数十里,没入一片星巢中的古山里,撞入大山之中,强行开辟一条道,就在我们进入山体内数百米之后,后方轰隆隆一阵响声,山体崩塌了,把我们完全掩埋在其中。
小青出现了。
红月开口,双臂齐齐向前挥动,一声轰鸣之下,以血力硬生生的撑起了“一片天”,将小青的威势隔绝在外,鸣渊、厉风等人则一脸杀气的看着我。
我连操纵古雀镜的力量都没有了,浑身到处都是伤势,最严重的当属灵魂的灼伤与肩膀上的碗口大血洞,皮肉几乎都被绞成粉碎,肉眼可见一根莹莹白骨沁润在鲜血之中,若不是真龙之气护身,恐怕就连这根骨头都保不住了。
凤凰法,何等玄妙,令人震惊!
小青泪水泉涌:“我只是……我只是担心你死了,我也会活不了,别忘了,我们之间是有契约存在的。”
那种仿佛来自远古的声音混杂不清,似乎带着浓烈的怒意,直接把我从自己的内世界里驱逐、排斥了出来,当心神重新回到身躯的那一刻,我已经是冷汗涔涔,浑身湿透,仿佛是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一样,那种莫名的恐怖令人心有余悸,不愿意再去回忆。
闭上眼睛,不由自主的进入沉睡之中。
大道规则缔结的符号在这片空间内闪烁,让人浑身一颤,这就是我的内世界吗?
肩膀上的伤势太重了,血都快流干了,而且这种血肉都被鸣渊的启灵诀给绞碎了,如果不早点恢复恐怕就会留下永恒的伤势,那时候就回天无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