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一十七章 李清音

“朱雀一族,炽羽。”炽羽神态随意淡然,反正他想走的话谁也拦不住,朱雀身法太快,就算是上界的人也奈何不得。
肖天浪点头,目中透着锐利:“龙界不过是区区凡尘下界之一,不足一提,没有想到……我早就听师尊说过,大罗剑域在下界还有分舵,没有想到这龙界居然也有,既然如此,不要多言,带着这些人让开吧,否则的话……就不客气了。”
李清音的目光稍微移动,落在我身上,目光深深的看着我,几息间都没有移动,似乎是想探查我,但却被我元神洞府中的一股力量排斥在外,禁不住“哦”了一声,道:“这位公子是?”
眼看就要动手,沐诗雨急忙飞身上前,道:“诸位稍安勿躁,此地是凡尘界,你们来自上界,怕是也不认识我们,我是此地云国沐王府的长女,沐诗雨,这是我的妹妹,沐诗韵,刚才说话的这位是武圣阁传人,陆青宁。”
沐王府双美一起祭出天石功,而白拓尘则一言不发,但体内符海激荡,已经做好了一战的准备。
少楼主张衡目中带着不屑,笑道:“下界规则稀薄,就连武圣阁传人都弱成了这般模样,若是让上界武圣阁的人得知,不知道会不会笑掉大牙。”
这群人对她也十分恭逊,这少女的身份,就算是在上界怕是也十分了不得。
少楼主张衡目光冰冷:“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对我等说话?区区一个人皇的儿子,本公子覆手间就能让你万劫不复。”
雾霭之和图书中,众人冲天而起,李寻仙手握利剑,目光闪烁寒芒,道:“为何私自入侵我云族领土,立刻报上门户!”
“你算什么东西,要我等自报家门?”一名提着战刀的少年皱眉,他的气息也不弱,至少人王境。
最终,一袭白衣的绝色少女轻轻一揖,宛若神境仙子般一尘不染的看着我们,嘴角带着淡淡浅笑,道:“上界,天风书院掌门弟子,李清音,见过龙界的诸位人杰,也请诸位能各自自报家门,以免再发生什么误会。”
“你!”陆青宁咬牙切齿,眼中掠过杀意。
我也皱起眉头来,说:“你们上界的人道貌岸然,做的却是这种事,怎么能让人信服?”
天空中,一群超然少年男女也看着我们,其中一个身穿白袍的少年飘然落下,伸手一指不远处的李承昊,道:“你,是否大罗剑域之人?”
李清音白衣胜雪,目光顾盼,道:“有返祖征兆的朱雀一族,不简单。”
李清音明眸似水,目光落在荒古圣殿传人身上,浅笑道:“原来荒古圣殿也在这一界。”
“步亦轩,灵修后人。”我微微笑道:“下界的一个无名小卒,恐怕你们上界人未必听过。”
此外,荒古圣殿传人、武圣阁传人、荆少行等人也都一派如临大敌的样子,炽羽疾飞而来,立于我身边的空中,低声道:“这些人……从哪儿来的?”
“是,少楼主……”肖天浪没有生气,反倒是极为恭敬。
肖天浪也一抱拳:“上界hetushu.com大罗剑域总坛内门弟子,肖天浪!”
一旁,炽羽却挥动不灭战矛,笑道:“何须步亦轩出马,我炽羽就能解决这个所谓巨石门的内门弟子了,来吧孙子,让你知道下界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太狂妄了吧?”武圣阁传人陆青宁低喝道。
肖天浪也笑笑:“是啊,我们的来处,你们凡界中人还没资格知道。”
这白衣少女飘然若仙,浑身都透着一尘不染的仙气,竟然长得跟苏颜一模一样!
李寻仙抱拳:“云国皇室弟子,李寻仙!”
这时,白拓尘忍不住了,飞身凌空,一身天阳功气息澎湃,目光扫过上界的众人,道:“诸位降临龙界,是否能先自报家门?”
李承昊咬牙:“上界……我们大罗剑域在上界还有总坛?”
白拓尘立刻看向我,目光炽热:“步亦轩,你是灵修界人杰,不要让我们失望,杀杀他们上界的气焰,简直是欺人太甚了!”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大事不妙了,眼前这群年轻男女从天而降,一个个气息恐怖无比,每个人都透着超然的气质,显然不属于这一界,而从他们高高在上的姿态来看,多半是从传说中的上界下来的,可是很久以前就传言上界与下界的通道断绝,他们又是怎么来的?
少年“铿”一声拔出宝剑,冷笑道:“你叫步亦轩吧?我乃巨石门内门弟子庄云,你如此猖狂,敢跟我一分胜负吗?”
荒古圣殿传人冷哼一声,没有回话。
一向神色冰冷和*图*书的少楼主转身,脸上多出笑容:“既然天风书院的清音姑娘这么说,那就如此吧。”
“轰~~~”
白拓尘有些忿怒,道:“我想问一下来自上界的诸位,这星巢秘境横亘在此多年,如今看来已经真相大白了,你们在豪夺下界的灵气,在断送下界修士的机缘,你们高高在上,此举是否太过于恶毒了?”
难道,苏颜之所以超然,是因为她原本就是上界的人?
双方对峙,而一旁的仙树依旧在疯狂汲取大地深处的灵气,一道道圆环形的灵气疯狂从树干之中传输,进入另一界。
李清音淡然一笑:“你错了,步家,可不是无名小卒,哪怕是在上界。”
炽羽一动百步,身躯腾空,不灭战矛周围火焰缭绕,威势大涨。
这肖天浪浑身氤氲光辉,散发着一种超然气质,我只要略微动用万物剑心就能洞悉到,这人体内的血脉异常强横,已然觉醒了人王血脉,列位人王了,而看他的年纪绝不超过二十五,居然这么快就踏入血灵境了!
就在这时,那与苏颜容貌一般无二的绝美少女说话了:“少楼主、肖天浪少侠,我们既然来到凡尘界就该按照凡尘界的规矩办事,依我之见,不如各自报出师门,以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
十五皇子淡然:“云皇陛下第十五子,白拓尘。”
“闭嘴!”
少楼主张衡却似乎有些不耐烦,笑道:“哼,步家的后人吗?嘿,清音姑娘未免太抬举他们了,如今的上界,步家的势力早就式和*图*书微多年,不是无名小卒又是什么?”
其余的男男女女一一自报师门,虽然大部分没听说过,不过从他们脸上洋溢的自信来看,这些门户多半在上界也是呼风唤雨的存在,特别是那少楼主和肖天浪,姿态狂傲,似乎根本就没有把下界的人杰放在眼里。
……
说着,少楼主转身看着我们,目光睥睨,淡然道:“我乃上界八荒楼银州分楼,少楼主张衡!”
先报自家身份,沐诗雨倒是知道怎么圆场。
“怎么,你不服吗?”肖天浪目露杀机。
“从天而降?麻烦了。”他皱眉不语。
她说话十分好听,犹如天籁,让人有种沐浴阳光的感觉,我皱了皱眉,立刻感觉到,其实这应该是一种心法意境,能够动摇他人的意志,不过这种功法倒是洋溢着仙韵气息,与这少女一样,让人有种凛然不可侵、高不可攀的圣洁感。
这白衣少女又是苏颜的什么人,双胞姐妹吗?
“哦?”我讶然。
“炽羽小心,这人半步人王了。”我提醒道。
李清音身姿纤细,轻声道:“曾经的辉煌,岂是这么容易忘却的。”
另一名持剑少年低喝道:“此乃千年纳贡,古来有之,轮得到尔等来质疑?哼,若不是上界苦苦支撑多年,你们以为你们能安然在下界修行?别说是修行,恐怕你们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就随着这一界一起灰飞烟灭了!”
“放心!”
“没错,就凭我们出生在上界,你能如何?”
“从天而降。”
肖天浪本还想再说什和图书么,但身后一名气息更为强横的少年却皱眉道:“肖天浪,你说得够多了,别忘了此次我们来龙界是为了什么。”
“放肆!”
李承昊茫然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如果大罗剑域真的在上界还有总坛,那他是绝对不敢冒犯的,对于他而言,总坛是禁忌级的存在,就连他的掌门师父都要对总坛的人恭逊三分,更何况是他?
一瞬间,我心底千万种想法飞梭而过。
那她又是怎么来到龙界的?
陆青宁抱拳:“在下武圣阁传人,陆青宁!”
这名为少楼主的人一身长衫,儒雅无比,但目中透着锋利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恐怕修为也深厚到了能够横扫这一界年轻人杰的地步了。
荒古圣殿传人冷哼一声:“我来自荒古圣殿。”
一旁,又是一道磅礴的灵气冲天而起,沿着仙树从地底深处离开了龙界,霞光喷薄,仅仅是散发出的气流就让人十分消受了,这些可都是这一界的底蕴,一旦被抽干了,这一界修士们想要再得窥天机恐怕就更难了。
炽羽咧嘴一笑:“多谢夸奖。”
而事实上也如此,我们的实力跟他们的差距,太大了!
“哦?”
我扬眉道:“收起你高高在上的脸孔,凭什么下界修士就低人一等?就凭你们出生在上界不成?”
……
白袍少年淡淡一笑:“我乃上界大罗剑域总坛的内门弟子,肖天浪,你我都是大罗剑域的人,速速退去,休要阻拦我等。”
“你们是什么人?”
李承昊一惊:“没错,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