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二十章 功在千古

云皇不禁失笑,道:“好,痛快!来人啊,取八千万枚银币的金票赐予步亦轩!”
……
……
“斩断了,父皇!”白拓尘道。
“好,多谢皇子殿下。”
“怎么了?”
我松了一口气,浑身都快湿透了,通天绫握在手中随时准备突围,而女山也祭出了极强的力量,随时要支应我,一起离开星巢城,不过看样子云皇是不会下杀手了,法旨一下,云族的高手也一样不会对我动手,这一次是安全了。
……
“什么?”长老一惊。
远方,云皇站起身来,身后竟有一个巨大人形虚影跟着一起起身,横亘于空中,无比巍峨,他似乎也很震惊:“灵根,斩断了?”
沐诗雨、沐诗韵都看呆了,白拓尘则扶额道:“步亦轩,你这家伙很缺钱吗?”
“八千万?”
我又收了几座金山,只觉得貔貅袋都变得沉甸甸了,再收多恐怕会把里面的小世界给撑爆,于是马上腾空,催动返生灵符,准备出去。
我瞥了白拓尘一眼,随后恭敬道:“云皇陛下,我斩断灵根,已经得罪了上界的人,这因果自己种下也怨不得别人,如果陛下将赏赐我,不妨把我的功劳全部折算成金票好了。”
“这小妞似乎对你有点意思。”
白拓尘纵身而至,横于长老与我之间,道:“仙树灵根是步亦轩斩断的!”
我一边收取金山,一边说:“十五皇子殿下,我斩断了灵根,给自己惹了大祸,但在某种意义上是不是为云国去除了一块心病?”
说着,她的目光飘向腿上血迹斑斑的荒古圣殿传人,道:“你们荒古圣殿原和-图-书本来自于上界,你应该对那里的一切更加了解。”
白拓尘笑道:“父皇,步亦轩乃是一介修士,想必是不会为金银丝帛所动的。”
我有些无语,取出貔貅袋,脚踏虚空,开始收取空中落下的金山,太大的金山貔貅袋也容纳不下,但是数十万斤重的那种倒是可以收纳,而且能收不少座,于是天上的金山在崩碎,我则在下方接着,貔貅袋光辉盛放,将一座座数十万斤的巨大纯金收入其中。
荒古圣殿传人脸色铁青,淡然道:“我本就是灵修界的少年,被师尊看中天资才带入古殿中修行,你觉得我对上界的了解会比你更多吗?而且,我荒古圣殿本身也是被上界驱逐才坠入下界的,否则的话……谁愿意到灵气稀薄的下界修行。”
大家一起笑着说道,虽然没有太大的斩获,但却摧毁了灵根,这一役,功在千古!
一叠厚厚的金票就在眼前,我欣然接受,放进了空间骨戒内。
白拓尘眉头紧锁:“张衡,此人修为十分可怕,已经能动用双重血脉力量了。”
炽羽咧嘴笑:“看吧,被我说中了,原来你也挺中意她,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剑陨地时跟你在以的一名少女几乎跟李清音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力量差距太大,否则我真以为她是在上界的一个相好呢!”
“云皇会赏赐我吗?如果不杀我的话……”
“没事吧?”
众人纷纷跪下:“参见吾皇!”
“等等,我还要带走一些东西。”
我点头:“嗯,斩断了!”
我摇摇头,笑道:“不必了,谢谢,生死由天,和_图_书躲不过的。”
浩荡灵力裹挟,肉身一点点的化为规则光芒,转眼间整个人就像是被分解了一般,化为一束光笔直的飞出了星巢秘境,继而出现在一旁的祭坛上,祭坛内已经拥挤了不少人,当我落入之后立刻腾空而起,一旁,沐王府双美也离开拥挤人群。
“走!”
光辉中,云皇一双眸子盯着我,道:“步亦轩,你是灵修界人杰,原本……朕不该容你,但你斩断灵根,立下旷古功劳,朕身为大荒中的云族人皇,再无理由杀你,惟愿你以后自知自制,来人,立刻在行宫设宴,朕要款待从星巢中脱身的诸位英雄少年。”
……
刚出祭坛,一位老者的身躯横空,半步人王气息碾压下来,气势凌人,作势要一击杀了我,远方,云皇端坐在皇位上,一动不动,似乎默许了这件事。
我看到她立于一片金光灿灿之中,恨得直磨牙。
一时间,沐诗雨、沐诗韵均是俏脸一红。
云皇笑道:“这些金票可以在云国、灵修世界的边境一些中立城市兑换,希望你不要嫌少。”
“是,陛下!”
陆青宁喘着粗气,刚刚吞下了一株圣药,道:“恐怕不止是龙界,所有的下界都有这么一株仙树,每两千年汲取一次下界的灵气与气运,以此来成全上界的强大,你们也看见了,上界的人咄咄逼人、高高在上,恐怕根本就没把下界当做一回事,我们就仿佛是他们所圈养的一群羊一样。”
“灵根,斩断了?”白拓尘问。
“谁说的?”
沐诗雨踏步凌空,身周符文闪烁,道:“这只是一次他们的和*图*书降临下界‘观光’之举,下一次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对付了。”
炽羽道:“走?”
夜晚,星空倒悬,行宫内灯火通明,又是一场热闹盛宴。
“啊哈,对不住啊……我不是故意的,忘了知会你一声了。”
“没事,死不了,比起被杀的几十人,我这点伤算什么?”他摇摇头,马上又疼得冷汗直冒。
我一头黑线:“炽羽,你就是这张嘴不饶人!”
而事实上,沐王的实力只是人王罢了,恐怕连张衡的真身都敌不过,而云皇则修为更高一些,大约已经可以比肩太灵境的实力了,能与张衡真身战个平手,但如果来的李清音这种级别的强者呢?元灵境,足以在这一界横扫了。
我暗暗心惊,只短短的数十息时间,居然被斩杀了几十个人杰?这代价也未免太惨烈了,这还是在对方是灵念投影的情况下,如果这些上界少年天才全部真身降临的话,恐怕白拓尘、李寻仙等人一个都活不了。
沐诗雨道:“步亦轩,你亲手斩断了灵根,一定要小心,上界的人如果找麻烦,可能找的就是你。”
这次我的坐席更加靠前了,与白拓尘一左一右的坐在仅次于云皇的席位上,酒过三巡,肚子也吃得圆鼓鼓的时候,云皇目光投来,带着威严气息,道:“步亦轩,你立下功在千古的奇勋,有什么想要朕赏赐你的?符骨、武诀、美女、黄金、晶石,一应宝物,你尽管开口。”
“哼!”
沐诗雨、沐诗韵都一怔,显然,这笔钱不少了,据我所知,云国的吃穿用度本来就很奢华,一个王侯的年俸大约在一千万和-图-书银币上下,云皇一口气给了八千万,已经是把一个王侯十年的用度赏给我了,一枚银币大约价值一百龙灵币,这八千万银币相当于八十亿龙灵帝国的资产,绝对的大手笔!
我瞥了他一眼:“你一只朱雀心跳个什么?”
唯有貔貅袋中传来红月愤懑的声音:“步亦轩,你给我出来!”
“你的伤,谁干的?”我问。
躲在哪里都一样,倒不如顺其自然。
“太好了!”白拓尘一笑,马上咧嘴喊疼,仔细一看才发现他的脖颈上有一道微不可见的血痕,随时都会崩开脖颈,但却被符文给镇封住了,加上圣药的作用,白拓尘就这样硬挺挺的活了下来,不愧是四公子之首,确实是个人物。
身后,隆隆响声不绝,巨大的星巢山正在坍塌,无数法则力量飞旋,而更多的则是纯厚的大地灵气四溢开来,龙界的灵气与气运积攒了两千年,刚才只是被上界吸取走了少许,大部分都还在,可以说,这次云皇的计划成功了。
“嗯!”
红月两手叉腰,双峰颤巍巍,怒气冲冲道:“你突然扔下几十座金山来,差点没把我砸死,你就是这样对待战俘的吗?”
炽羽不知何时出现在身边,颇为感慨地说道:“真是个人间尤物……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让我心跳都加速了……”
白拓尘点头:“没错,你逆转了我云国的两千年气运,堪称功高盖世。”
沐诗韵抿着红唇,道:“步亦轩,要不……你住在云国好了,陛下和父王都会保护你,就算是上界真的派人来制裁,也能应付。”
“长老,住手!”
“哦?”
而留和_图_书下的一群人却又是不甘,又是无奈,不甘的是没有能够见到传说中吃一颗就能列位人王的绝世仙果,无奈的则是有心无力,这片奇境随着仙树的湮灭也即将消失在凡尘界了,就如李清音说的一样,这一界与上界的维系已经被我一剑斩断了。
“入宝山而空手回,这不是我的作风。”
炽羽咧嘴笑:“这里哪儿还有什么宝物,要说宝贝的话……哼哼,沐王府的两位郡主那么漂亮,倒是好宝贝,你要带走么?”
这时,白拓尘、李寻仙等人一一飞来,随后沐王府双美、荒古圣殿传人、陆青宁、李承昊等人都来了,一个个身上都有血迹,甚至陆青宁受伤很重,一条手臂只剩下一丝皮肉挂着,非要吃上两三株圣药才能恢复了,这些人都是凡界的绝世人杰,然而与上界年轻强者一战,却被完全碾压了。
白拓尘一愣,随即笑道:“放心,你我在星巢中并肩一战已经算是朋友了,我一定会在父皇面前力保你的周全,至于赏赐嘛,这要看父皇怎么决定,不过以我对他老人家的了解,他一定会有重赏给你的。”
身形闪烁,云皇已经降临,身上一片光辉,让人无法直视。
白拓尘看着四周,道:“仙树被摧毁,星巢秘境即将崩塌,我们还是早点出去的好。”
受伤的众人纷纷催动返生灵符,化为一缕光辉飞出了秘境。
“不少,多谢陛下赏赐。”
“步亦轩,你敢斩了夏阳炎,纳命来!”
酒宴结束后,没有在云国过夜,把无名枪法赠给炽羽之后局直接骑乘一丈青返回灵修世界,留在这里虽然算是安全,但是并不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