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五十章 放逐者出现

这场大战,恐怕就算是沐王府胜了,也只是惨胜,何况根本没有什么胜利的希望。
虚空中,宛若从幽冥中传来一个声音:“进攻,将这座城内的人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你等等,沐王上百岁了?”
火光冲天而起,将王城围成一圈。
沐王轻声道。
如此,一头头撞山兽以自杀式的攻势破坏神阵,一声声轰鸣如同撞击在所有人的心上,城内沐王府的战将们许多身经百战、出生入死,但也从来没有见过今天这个阵仗,一个个脸色苍白,神色凝重无比,一旦神阵被攻破,就意味着一场血战肉搏即将到来了。
“玩火?好,本座陪你们玩!”
“轰!”
如林般的箭楼中铭文弓弩铮鸣作响,一道道裹挟铭文光辉的利箭冲天而去,贯穿金乌的身躯,将其轰杀,但金乌一旦死亡便浑身起火坠入城中,一团团火光升起,这种凶禽太霸烈,远不是凡人所能消受得了的。
我摇头:“流放者不出现,我们就不动手,否则我们会率先成为他攻杀的目标,最好要让沐王跟他交手,我们再伺机攻击兽潮,我们这次来是为了历练,而不是送死。”
“一个流放者在伺机而动,沐王会感应到吗?”我有些狐疑。
女山无语:“臭小子,你应该关注的难道是这个吗?”
“不客气,你们珍重。”
“我们……动手吗?”苏颜问。
“轰——”
我冲着苏颜一笑:“继续历练吧。”
一声金石巨响,让人耳膜生疼,沐王的石和_图_书笋硬撼对手的战矛,竟不相上下,两人被震得齐齐后退数十米,随后再度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拼杀在一起,一招一式在凡人的眼里看来都几乎消失,这两人是超绝者,在这里等于无敌。
“你打算怎么通知沐王?护城大阵我们进不去的。”
“铛——”
我轻抚传音手环,这里面拥有沐诗雨的生命印记,恰好,在星巢秘境的时候她留给过我生命印记,就能联系了,飞速传音道:“郡主,我是步亦轩。”
“嗯!”
身后,平原上传来密集兽吼声,又是几个庞然大物踏着大地而来,是撞山兽,足足有九头撞山兽出现,加上之前的几头,已然一共有十四头撞山兽一起围攻了,而且这其中大半都是成年撞山兽,气势磅礴,十分吓人。
但内里数百米就是第二重。
沐诗雨怔了怔,随后对身边的沐王耳语了几句,沐王则眯着一双眸子,看看外界,对沐诗雨也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
城下血战,避开上等凶兽的锋芒,我和苏颜游走在凶兽群中,以身法配合招式,身形化为一道道轻烟,让凶兽连我们的边都摸不到,而仙骨剑、妃焱剑下,一头头凶兽却变成了尸体,而就在这个血战的过程中,剑心不断磨砺,战斗经验累积,足以让人受益无穷。
我大惊:“看不出来啊,上百岁了还那么年轻,还能生出一对双胞胎来……”
群兽怒吼,发疯一样的发动冲击,嗜血虎、岳熊、顽蛇等疯狂的撞击在大阵外www.hetushu.com壁上,一个个被神阵的威力反噬得皮开肉绽,连骨头都露出来了,但依旧疯狂撞击,激荡出一道道涟漪,以此来损耗神阵的力量,神阵内的城墙上,所有沐王府战将都脸色铁青,云族与大荒凶兽对峙上万年,这一次,却像是在清算所有的恩怨一样。
虚空中的流放者冷笑一声之后,一片黑压压的云层逼近城墙,很快的,一只只金乌鸟飞奔而出,浑身浴火,足足有数万只金乌出现在城池上空,降下一片片火雨,转眼之间城内就生灵涂炭起来,火光暴涨,成片的建筑被引燃,无数士兵、平民在火海中哀嚎。
……
……
群兽咆哮,前方神阵散去,沐王府王城就这么伫立在平原上,成为一座孤城,迅速被兽潮所淹没,城内飞箭如雨,符文巨炮一次次的撼动大地,但奈何兽潮太多,上百万凶兽一起攻城,这是人类所无法承受的。
虚空中,那一缕放逐者的气息明显的收敛了一些,发出几乎微不可察的波荡,这是一个心思敏锐之人,否则不可能看到铭文弓弩出现就开始隐藏气息。
“唰!”
城上,原本有些绝望的军士纷纷喝彩,随后擎起兵刃,奋起杀敌。
“没事,我有办法。”
蔑视虚空,沐王冷冷道:“藏在暗中的小人,你何时才舍得现身,与本王一战?”
远远看去,沐王已经命令一群下属去准备了,不久之后,城内的箭楼上出现了一架架机弩,上方闪烁铭文光辉,有的和-图-书机弩甚至有三道以上的铭文,已经算是次神级法器了,这种远程射杀器物对高手的威胁很大,也是云族的底蕴之一。
一片光辉笼罩下,沐王腾空而起,他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传说中沐王的实力已经位列人王,这一出手就能看出端倪,手掌中浮现一根石笋,巨大压迫力下,空中成片的金乌纷纷爆体而亡,大喝一声:“给我退去!”
“放箭。”
“兽潮是由两名上界的流放者驱赶才会入侵云族领地的,这两个流放者的实力比任何一头凶兽都要恐怖,如今已经有一个流放者隐藏在王城,随时都可能会出手了,所以你要警示一下你的父亲,让他做好准备,不要被杀个猝不及防。”
一缕轻烟直奔沐王而去,化为一道人形,手中握着一柄战矛,赫然是一个浑身黝黑的中年男子,皮肤枯燥、坏死,嘴角泛起狰狞笑容,战矛裹挟着一股夺天地造化的力量,低吼道:“什么狗屁劳什子沐王,看本座镇压你!”
苏颜梨涡浅笑。
……
“可以出手了。”
最率先攻入内围的是岩蜥,一种四掌长满吸盘,能够行走万丈岩壁如履平地的凶兽,虽然只是下等凶兽,但密密麻麻一片的涌上了墙壁,被城墙上的军士砍杀掉一只却能狂涌上十只,十分吓人,以至于城墙上的军士只能放火灼烧城墙。
石笋冲天而去,直接轰入一只强大的三足乌体内,好恐怖!三足乌位列上等凶兽,与成年撞山兽的实力比肩,但此时却被沐王一招就和-图-书杀了!
蛇群天生怕火,何况是这种祭炼出的朱雀真火,一时间蛇群就被烧得颤抖狂嘶,一道道毒液喷射而来,但却不够距离,只能无奈的死在真火之中,这一把火放的,至少烧死上万只顽蛇,将数里范围变成了一片火海,直至将古雀镜内最近贮存的灵气全部用光,随后换上仙骨剑,以朱雀身法纵横于凶兽群中,一次次施展万物剑诀和战伐诀,横扫一片,将这片大凶战场变成自己的磨砺之地。
调集那么多上等凶兽攻击,那流放者可真是瞧得起沐王府!
“不。”
第九头撞山兽轰然撞开神阵的外壁,身躯化为血雾消散在风中,但神阵却彻底被攻破了。
以后,可以对任何人自豪的说,我们是从兽潮战场中活着走出去的人,仅凭这一句话,就足以令人敬畏了。
女山道:“未必,你的万物剑心洞察力堪称天下无双,而小颜的身份又是……嘻嘻,又是不能说的秘密,所以你们两个探查到流放者的气息只能算是正常,但沐王则不一样,他都近百岁了,终于修炼走到了这一步,但论天资,远远不及你们两个。”
我和她兵分两路杀向大地之上,以攻击中等、下等凶兽为首选,仙骨剑横扫而过,凌厉剑气将一群下等凶兽斩杀,腾空而起,手中换成了一面铜镜,正是古雀镜,对着一群顽蛇就催动灵力进入,一时间古雀镜发光,射出一缕缕真火落在蛇群中。
我说:“既然如此,有必要通知一下沐王了,不然的话沐王被突袭而亡的www.hetushu.com话,这座王城等于瞬间就失去抵挡意志了,到那时会一溃千里,对我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是灵修界的人,他们增援了!”
“嗯,你说。”
虽然我和苏颜只有两个人来了,但却等于代表了灵修世界的立场,本是同根生,龙汉没有放弃云族。
紧接着,第二头撞山兽袭杀而至,带着雷鸣轰隆隆作响的声音依旧撞击在同一位置,再次被神阵威力轰杀成了齑粉,同样,也对神阵造成了极大的创伤。
“好。”
“啊?”
撞山兽也终于发动了攻势,第一头撞山兽浑身化为血红,进入流光速度撞击在大阵之上,一瞬间就皮开肉绽,小山一样的身躯化为齑粉,但竟然也让神阵凹陷进去一部分,这就是以阵纹力量斩杀一头上等凶兽要付出的代价。
“我在护城大阵外的虚空中,有件事要告诉你。”
看来,这神阵注定守不住了。
十四头撞山兽一起发动攻势,一只只犄角闪烁雷光,轰在了护城神阵外壁之上,加上轰天蜥的煞气攻击,一时间整座神阵都在疯狂颤抖,已经抵挡了足足大半天的神阵终于有力穷的状态了,外围护壁不断崩溃,出现一道道金色裂纹,就像是细沙一样飘散开来。
几息后,沐诗雨传音:“父亲已经知道,让我向你道谢,多谢你在疾风城的施以援手。”
“吼吼——”
“轰——”
沐诗雨的传音器物是一件云族炼器师炼制的玉镯,隔着大阵看过去,她禁不住的一愣,回音道:“你已经来了?我看不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