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八十八章 守我家园,至死方休

兵铸山!
“镇远将军,你若是再拿出底牌来,恐怕就要被这个龙界的妖孽小子给镇杀了,他拥有剑心通明,这种人物你还敢小瞧?!”济宁王冷冷笑着,他没有全力出手,似乎也没有必胜我的把握,而是想利用镇远大将军来消耗我的力量,最终自己得到最大利益。
破土而出的一瞬间,剑罡爆鸣,无比迅猛的一击刺穿了镇远大将军的腹部,想要杀我,就必须付出代价!
“哗啦——”
身体一点点的崩碎,在战矛威势的席卷下湮灭。
我不知道这种方法,也不会用。
浑身麻木,几乎已经动弹不得了。
“女山姐姐,能帮我吗?”
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破残的身躯了,眉心被战矛洞穿,整个人一片死寂,不止是身躯受到了破坏,就连灵墟也受到了毁灭性的破坏。
“蓬!”
我强行支撑着坐起来,拔掉胸口的战刀,却猛然有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抬头一看,一柄战矛飞来,根本没有反应时间,矛尖直接刺入眉心!
而如果堂姐、苏颜来帮我,被我误伤了,又怎么办?
“轰!”
镇远大将军低喝一声,手掌一张,祭出了一座宝塔,散发着神级法器的气息,这件法器似乎是一个大杀器,杀性很重,就在镇远大将军抬手之间宝塔立刻变大,足以笼罩上百米的范围,轰然从天而降,如一座山岳般镇压下来。
古山狂鸣,但兵铸山的攻击法相根本奈何不了对方,下一刻,济宁王的战矛直接钻入左hetushu.com臂之中,“噗嗤”一声把我深深的钉入地底,一股雄浑人王力绞杀之下,我的一条手臂瞬间化为血雾,那种剧痛几乎铺天盖地而来,使人要昏厥过去。
一根石笋出现在手里,女山没有力量帮我了,但兵铸山却还可以使用,就在我以人王力贯注在兵铸山内的时候,整根石笋都散发出浩然气势来,不断分解,万千神兵化为一道天柱笔直的捅向了宝塔的地步,顿时空中轰鸣声不绝,两大法器不断碰撞。
宝塔光辉大盛,在气势上居然完胜了兵铸山,这是在用自己的生命作为献祭,激发法器的最强力量吗?!
济宁王哈哈大笑:“好,甚好!你的灵墟,本王要定了!”
身躯裹挟人王力,一剑接着一剑的狂攻向镇远大将军,直接将他的位置推移离开了王城,而身后济宁王死追不放,意图十分明显,想杀了我之后取得灵墟,观摩无缺真龙绝术。
“困兽之斗,不过负隅顽抗耳!”
“蓬”的一声,镇远大将军落在不远处,气息全无,被开天一击斩杀了。
“滚!”
身后,济宁王的战矛横扫虚空砸向了我后背,令人猝不及防!
战矛贯穿而过,天地一片空白,我就这么死了吗?
“真龙术?!”
济宁王哈哈大笑:“镇远将军,你还不动手,斩了这小子?!”
“嗯!”
火界的势力之间,想必尔虞我诈也不少。
这座宝塔的破坏力太强了!
不死绝脉一开,我的力量固和*图*书然能瞬间提升三到五倍有余,可以轻松斩杀这两人,但变成那样的我,还算是为灵修世界而战吗?
……
一瞬间,镇远大将军看到自己手臂落地,痛得脸色惨白,但似乎却更加凶性大发了,猛然一口血吐在宝塔上,使得宝塔凶光更盛起来,狂唳吼叫道:“饱饮我的血吧,给我镇杀!一定要镇杀这小子!”
巨响声中,济宁王一声哀嚎吐血不断,身躯飞上了天空。
“小子,找死!”
“噗——”
手腕翻转,剑锋周围的剑罡爆发,几乎在一瞬间就震碎了镇远大将军的腹内脏器。
轰然一声,剧痛从胸口传来,战刀劈入身躯近五寸多,胸骨断裂了两根,人王境中期强者的场域碾压下,身躯几乎都开始破残了,血肉横飞。
兵铸山内,女山声音很微弱:“轰天印的大部分力量被我瓦解,但我自己也需要回息的时间,太仓促了,小轩你自己多保重,一定不要死!”
镇远大将军的半个身躯几乎瞬间就在火痕之中湮灭了,但战刀依旧裹挟着强绝人王力斩了下来。
“噗——”
“哼!”
体内血气回荡不绝,剑心通明意境正在不断衍生更多的剑罡,但距离再次凝聚护身剑罡却依旧还要一段时间,毕竟我所处阶段只是剑心通明的初阶,远远没有达到更高的层次。
镇远大将军横起战刀,一手操纵宝塔,一手紧握战刀,怒吼一声突刺而来,居然开始反守为攻了,想来一定是认为我受了伤,和*图*书时机到了。
剑罡铮鸣,他的招式在我眼里显得略慢了一拍。
宝塔法相镇压而下,根本没法躲避,整个人直接被轰得陷入地底,身后武神袍纷纷化为碎片,肩部、头顶的皮层磨破,血迹斑斑,整个人无比狼狈。
金石交鸣,镇远大将军被震得飞退,也就在这一刻我打定了主意,必须先杀镇远大将军,然后再杀济宁王,否则我只能被两大人王给活活的耗死。
口中满是鲜血气味,我左手兵铸山,右手仙骨剑,啐了一口血沫子,目光冰冷的看着济宁王,同时防备镇远大将军,整个人身躯微微弯曲,仿佛野兽般。
仙骨剑直接穿透了他的左臂,剑罡绞杀之下,他的护身罡气尽数破碎,整条胳膊直接就被砍了下来,而代价则是他的战刀扫过我的腰部,劈出了一道寸许伤势,血流不止。
“噗噗噗……”
空中,一道人影缓缓降临,济宁王隔空取回了战矛,冷冷道:“居然就这么死了,哼,毕竟是龙界的余孽,不堪一击。”
万物剑心镇守心神,电光火石间出脚,右腿蕴满真龙气,以一式神龙摆尾轰在了济宁王的腹部!
寒风一掠,两人错身而过。
蓦然转身,剑罡缭绕仙骨剑格挡战刀!
……
这两个人太强了,就算是我动用剑心通明依旧破不了他们两个的联手,难道真的要动用白修罗的力量吗?
疾速冲刺间,落叶、碎木在周围狂舞,我轻轻一剑裹挟剑罡指向镇远大将军的心脏处,但他的刀锋速度www.hetushu.com极快格挡住,叮一声尖锐鸣响,刀身被震出了一个凹槽,铁屑乱舞,无比惊人。
“杀!”
回身便是一次凌厉怒斩,星雨速斩坠落在镇远大将军的战刀上,剑罡震荡,劈得镇远大将军直接吐血撞入丛林里,跌飞千丈远,吐血中双臂张开卸劲,一时间身后仿佛张开了大网,将一整片丛林摧枯拉朽的化为平地,烟尘滚滚,周围的山脉不断颤抖,而远近的凶兽哪一头敢接近这种级别的战斗,全部飞奔逃逸而去,转眼不知所踪。
“唰——”
但是,必须先杀镇远大将军!
“当——”
“啊啊啊……”
他的袖子、战甲纷纷被剑罡震碎,剑心通明境界号称剑道的上乘境界,就算是在上界能领悟剑心通明的也屈指可数,其厉害之处可想而知,镇远大将军无法力敌,只能依靠自身修为的底蕴来抗衡剑心通明的力量。
凤凰法,还能让我涅磐重生吗?
但我也不好受,济宁王如恶神一般的穷追猛打,凝聚在体表的剑罡一次次被他的掌力撼动,喉头一片火辣辣,嘴角已然溢出了的鲜血,这一战不论胜负,最终一定十分惨烈。
地面远处,一道人影飞掠而至,只见镇远大将军腹部满是人王力镇封的景象,战刀凌空劈了下来,作势要腰斩了我。
一脚飞踹而去,一式神龙摆尾凌空抽打在济宁王的下盘,直接将其震退,但身后寒风袭来,镇远大将军的战刀裹挟着磅礴力道横劈而来,一人对二人,实在是太勉强了!
和图书一声巨响,护身剑罡连续受创之后终于破碎开来,化为剑意流淌,哧哧哧的斩向了偷袭的济宁王,直接在他的手腕、手臂上留下了一道道浅浅血痕,但他对我的创伤却要重多了,后背皮开肉绽,护身剑罡一散,月刃战衣就直接被劈碎了,区区灵修世界的战衣,想挡住人王境巅峰强者的一击,根本就不够看!
轻轻抬起右手,剑道天眼凝视着镇远大将军,就在他身躯坠落的瞬间,一道火痕破天而去,正是真龙绝术中的终极手段之一,开天!
兵铸山,出击!
一缕缕蕴含剑罡的剑意在丛林里不断翻滚起来,当我全力施为,将剑心通明和剑道天眼完全开启之后,镇远大将军每一道、每一式都完全被看透,根本没有什么还手之力,甚至连还击的机会都没有,只能一刀接着一刀的格挡我无所不至的剑罡。
“轰——”
整个人顺着大地翻滚了出去,左肩的肩胛骨被砸碎,痛不可当,半边身子都仿佛瞬间失去知觉一样,又是一口鲜血吐出,空中,一道人影飞掠而下,矛尖光辉闪烁,济宁王的一击居然天人合一,形成了一道漩涡,卷动周围的碎木与树叶,急刺而下。
一位人王境中期的强者被绞碎了内脏,那种痛苦可想而知,他的腹部直接被刺穿,剑心通明造成了一个大洞,整个人连推数百米,撞碎丛林无数,与此同时我的肩膀上再遭重击,每重创镇远大将军一次的代价就是被济宁王重创一次。
“我知道,你抓紧时间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