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八十九章 白修罗再现

白修罗,终究还是要动用这种力量了。
太恐怖了!
……
下一息间,他狂笑起来,浑身迸发白色人王力,道:“难得难得,下界居然有人能同时拥有真龙术、凤凰法,并且已经将剑道意境修炼到了剑心通明,小子,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当我济宁王的弟子,从今以后为火界效命,本王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烈火之中,我的身躯缓缓缔结,正在经历着一个无比痛苦的涅槃过程,但依旧字字掷地有声地说道:“我,不当狗!”
“明白了,小心!”澹台瑶轻声道,并没有多说什么,生怕我分心。
“轰!”
“唰——”
战矛裹挟寒风,瞬间从左侧、右侧一起轰来,而我开启剑道天眼看去却分辨不出来,好快的速度!仙骨剑在右,兵铸山在左,齐齐的格挡而去,但瞬间全部当空,触碰到的不过是残影,剑道天眼能够看清对付的攻势,但我的速度却已经跟不上了。
济宁王身躯腾空,周围数百米内的林木在他强大的场域下立刻全部震碎,战矛凝化出数百丈的长度,直接从我身后的空中镇压下来,尚未落地,下方的丛林、小山便纷纷崩碎了,而我的肉身则感受到了一种近乎于毁灭的压迫力,这就是人王境巅峰的真正力量?
济宁王淡淡道:“但凡天道皆有均衡法则,凤凰法虽强,但让你涅槃之后也消耗了极多的底蕴,你此刻虽然在凤凰涅槃中重生了,但力量却m.hetushu.com已经不足之前的五成,换言之,涅磐重生后的你如果没有足够的时间恢复,反而变弱了,我没说错吧?”
“我原本就在光明之中,谈何弃暗投明?”我笑笑:“你这种滥杀无辜的狗贼,就算你再强也没有资格当我的师父。”
身后,一道神禽法相冲天而起,振翅击天,宛若神灵下凡,转眼之间却又化为一条巨大仙鱼,猛然钻入漫漫雾霭之中,仿佛神龙入海般活灵活现,果真是鲲鹏身法,时而为鲲,时而为鹏!
他的目光中带着轻蔑:“你以为你这样能胜我?”
“杀!”
济宁王一声低吼,战矛轻轻指向了我,顿时矛尖激荡开一道圆形气浪,不断波荡镇压而来,他在领域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一个十分恐怖的地步,此消彼长之下,居然想隔空用领域杀我,面部传来刺痛感,仿佛有千万道战矛刺向周身一样。
舒了口气,我睁开双眼,手握仙骨剑,身体的那种痛楚一扫而空,再看灵墟时,发现万物灵墟炸裂之后重新缔结,变得更大了,至少是原先的两倍体积大,灵墟越大,自身的底蕴越大,就如凤凰法传说中的妙处一样,涅槃一次,就激发体内的潜力一次,涅槃越多就越强!
吐出一口鲜血,运起朱雀身法飞掠而去,躲向了另外一座山脉。
济宁王是聪明人,怒吼一声战矛扫过,顿时数十道真龙之气缭绕,奋然化为一道道真龙法相http://m.hetushu.com冲击而来,要打断凤凰法浴火而生的进程,然而就在这时,凤凰法印记感受到危机降临,又一声冲天锐鸣,一头火凤双翼张开腾空而起,炽羽激荡出无数雄浑力道,硬生生的把济宁王的攻势全部碾碎。
“那就是你自寻死路了。”
由不得我多想,祭出全部力量,浩瀚剑罡力量注入仙骨剑中,对着天空便是一次大喝攻击,直接挥出了仙剑斩月!
济宁王目如岩电,静静的等在百丈外,一言不发的看着。
济宁王冷冷的看着,一双眸子里透着杀机,道:“凤凰法?”
战矛带着一点寒芒刺来,宛若一缕飞电,这速度太快了,而且这一击完全就是夺命的招式,我奋力后退,剑心通明演化剑意格挡,但依旧整个人被震得横飞出去,口吐鲜血,什么也不想,拔腿就跑,朱雀身法催谷到巅峰,整个人化为一道闪电穿梭在大荒丛林里。
“怎么,被我说中了?”济宁王手握战矛,冷笑道:“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可愿当本王的弟子,从此弃暗投明?”
济宁王狂笑,脖子轻轻一偏,仙骨剑在脖颈边缘留下了一道浅浅血痕,但与此同时我的腹部却猛然传来沉闷的剧痛,被济宁王的战矛横扫击中。
肉身不断愈合,炸碎的手臂也重生了出来,整个人都显得荧灿灿一片,重新缔结的皮肤更加莹润光泽,可以看到皮肤下血脉如岩浆般的流淌,更能看到十www.hetushu•com一道分脉中人王力如洪流般的咆哮,身躯被烈焰包裹,缓缓的从狼藉之中站起身来,宛若欲火战神般的重生了。
“嗯?”
一股致命压迫感疾速而来,境界上的差距已经达到了无法弥补的地步,事实上我如今只是半步人王罢了,而对方的人王境巅峰,中间隔了人王境初期、中期、后期三个大境界,悬殊四重境界的搏杀,居然惨烈到了这个地步!
“你还不放弃吗?”
“呼!”
“你笑什么?”我问。
“为什么不能?”
“来吧!”
“哈哈哈……”
“你这是自己找死!”
但我知道,万物剑心依旧在镇守破碎的灵墟与本心,就在我炸碎的身躯周围,一缕缕不死鸟印记发出尖锐鸣声,无数符号开始缔结,在周围形成了一个深藏神圣气息的六边形阵法,整个大地隆隆的颤抖起来,刹那间,破碎的生命气息开始重新汇聚起来。
两股强大气劲对冲,纵然仙剑斩月拥有剑罡优势,但依旧一点点的被磨灭,下一刻,我的身躯与周围的林木、山岳一起被震得飞了出去,原本就破残不堪的衣服再次碎裂了不少,鲜血满身,一块块布满汗水的肌肉黝黝发光。
头顶上方一阵彻骨寒意传来,真正的攻势在上方!
我心头剧颤,济宁王要下杀手了!
“滋滋——”
“想跑?你快得过本王吗?!”
我暗暗的一阵心寒,此人是火界的人王,而且一定是火界人王中的佼佼和*图*书者,身经百战,估计也至少活了近百年,所经历的血战比我要多许多,确实经验老到,并且十分冷静,而且济宁王本身的实力也极强,这样的对手才是最棘手的。
灵墟崩碎,仿佛一整座陆地在分崩离析一般,来自灵魂深处的灼烧之痛让人无法忍受,整个人都似乎就要葬身在这火海之中了。
“小子,受死!”
一眼看向济宁王,他明显的微微一怔,随即笑了起来。
……
十一道分脉疯狂调动体内的人王力,我一声断喝之下,护身剑罡重新汇聚,手臂轻轻一抖,仙骨剑带着剑心通明的威势,瞬间劈出了数剑,剑剑蕴藏剑罡威芒,斩空声嗤嗤作响,瞬间就与对方的战矛气浪冲击在一起,相互对冲,最终消弭。
我猛然落在一座荒芜古山上,脚踏落叶,周围一缕缕白色气流激荡起来,形成了一重重的漩涡包裹身躯,身体发肤一点点的被银色取代,很快的,眼眸瞳孔中也只剩下一片苍白,当苍白的火焰染上眉毛、一头短发时,整个人迅速洋溢起一种令人惊恐的死亡气息。
“蓬——”
真正的无缺凤凰法,是可以在涅槃过程中自我守护的,果然与当初双寒掌握的残缺凤凰法大大不同!
“嘭——”
纵然剑道天眼能看透济宁王的招式,但太快了,根本来不及作出太多反应,我仅仅只能催动朱雀身法横移避开,但依旧被战矛的罡风吹得东倒西歪,身形一掠之际,仙骨剑化为一道寒芒刺向和_图_书了济宁王的脖颈,此时,唯有利用剑心通明的优势才能取得胜机。
此时,疾飞之中化出一缕灵力渗入传音手环之中,找到澹台瑶的生命印记,道:“阿瑶,我迎战的这个人王太强,已经快要敌不过了,所以我只能动用不死绝脉的力量化为白修罗,你要记住告诫大家,谁也不准进入大荒深处找我,至少三天后再来!”
不行,力量悬殊,济宁王的每一击力道至少是我的三倍以上,加上我浴火重生后力量减弱,已经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甚至连引以为傲的速度也大大的不如济宁王,纵然运起朱雀身法也追不上济宁王的速度,处于极为被动的劣势。
在速度上,朱雀、鲲鹏同样是十圣兽中的佼佼者,但济宁王的境界却要比我高,所能发挥的速度自然也越快,不到数息之间就已经即将被追杀。
整个人瞬间横飞出去,若不是有剑罡护体,恐怕这一击就要危险了。
济宁王的笑声宛若索命阎罗般从天而降:“小子,你应该已经算是龙界最强的少年人杰了,可惜,尚未成长起来就要陨落在此处,实在是可惜,但这又怨得了谁呢,谁让你冥顽不灵居然胆敢负隅顽抗,斩杀我那么多的火界军士,你今天必须死了!”
济宁王目光狰狞,哈哈大笑追来,身如急电,双臂处也有羽翼金色浮现,气息无比神圣,那是……传说中的鲲鹏身法?!
济宁王化为一道残影而来,战矛直接凌空,压向我的肩膀,速度快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