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九十一章 各自命运

我不禁一笑:“姐,这头野毛驴怎么回事啊?”
“应该!”
我点点头,笑道:“多谢神藤树前辈指点。”
……
“我是在做梦吗?”
“小颜,你没事吧?”我问。
这时,我注意到了毛驴背上的箱子,问:“老姐,这箱子装的是什么?”
堂姐把毛驴的缰绳交给我,抿嘴笑道:“好啦,任务完成,我要回一趟古郡国去查看北临铁骑的情况,就不上山了。”
我点头:“神藤树前辈,流风郡国一战那么惨烈,其实……你应该出手相助我们,如果是这样,或许我师父就不会战死了。”
澹台瑶吐了吐舌头,笑道:“行啦步师傅,接下来由你的乖乖媳妇儿喂你吃东西了,你都已经五天水米未进了。”
午后,清风徐来,吹着风起楼前方的竹林沙沙作响,也就在这时,一缕熟悉的气息出现在我的万物剑心探查范围内,堂姐回来了!
我握了握传音手环,搜索堂姐的生命印记,但却太远了,感应不到,心底更加沉甸甸起来,但让我继续在床上躺着已经不可能了,坐起身,穿上一套新的衣服,呼吸新鲜空气,同时感应了一下灵墟中的变化,明显的感觉到元神洞府内气息变弱了不少,果然,就如堂姐说过的一样,白修罗每次变身之后对我的灵魂都会造成些许损伤,绝不是什么天机与底牌,而更像是一种灵魂深处的诅咒。
“我们用传音手环,找你还是很轻松的。”澹台瑶眼圈一红,说:“当我和小颜找到你的时候,和_图_书几只云豹围着你转,差点就把你给吃掉了。”
“五天,加上变身白修罗的三天,从流风郡国开战到现在已经是八天了。”
我毫不犹豫的张开手臂把她涌入怀中,一片暖意,胸前被沉甸甸的一双峰峦压着,这感觉简直是太好了,四周看看,好在宋骞、赵昊等人都没有发现,估计他们在闭关,否则的话恐怕已经开始唏嘘了,毕竟,这样抱着自己的堂姐,可不太好,会让人说闲话的。
神藤树似乎在思索什么,轻声道:“如同放逐地一样,上界的强者想要来下界,一样要献祭许多宝物,上界之人清高,多半不会献祭生命,那就只能献祭一些法器、神物了,一百倍、上千倍的代价,纵然是上界也不会轻易付出,毕竟下界那么多,没有必要在一个龙界上付出更多的代价。”
两排黄金树随风摇曳,蔚为奇观,神藤树则探入云霄,有种深不可测的气势,就在我和小颜在神藤树下盘膝而坐时,神藤树说话了:“火界败了,人王级别以上的强者都已经陨落。”
“傻瓜,当然不是。”
“哎哟,老姐你那么客气什么……”
“五天?我沉睡了多久?”
“上次我斩断了上界窃取龙界气运的仙根,上界会发难吗?”我问。
她默默不语,说:“那就再抱抱我吧?”
“不用客气。”他继续又说:“小轩,你知道生造道吗?”
我忍不住有些后怕,但依旧握了握双拳,说:“没事,我钢筋铁骨,云豹的大牙崩http://www.hetushu.com掉也不可能啃掉我一块肉的。”
苏颜微微有些黯然,道:“那天在流风古郡国血战,你引着两个人王走远之后,璇音姐也转移了战场,朝着北方雪域的方向去了,这一走就没有回来,不过……应该没事吧,璇音姐那么强,即便是流放者和火界人皇围攻,也依旧当下来了……”
她抿嘴轻笑,小声在我耳边说:“实话告诉你,踏入人王境之后身躯重塑,好像确实是变大了不少,我现在下楼的时候完全看不到楼梯,只能飞下去……”
“啊?”我茫然:“你要出嫁?”
神藤树沉默了一会,道:“我的力量,留有它用,不能在此时使用,而且石冼战死,这是他的命运,就如我一样,我也有自己的命运。”
“姐!”
“你疯啦?”
她也看见了我,手中牵着一根缰绳,绳子后拴着一头毛驴,毛驴的背上则有两个沉甸甸的大箱子,她还真是与众不同,不知道是从大荒的什么地方抓来了这头野毛驴。
看着她的样子,我禁不住有些心头酸楚,道:“姐,你太累了,就不能留下休息一下吗?”
“万一是某些十分脆弱的地方呢?”她坏坏地笑道。
牵着苏颜的手,一起步入了剑域后山的药园之中。
“多半不会。”
我皱了皱眉,说:“我所珍视的人都在这里,堂姐、小颜、阿瑶他们,还有父亲也在龙界,我如果一个人孤身前往上界闯荡,固然是自己追求的天道,但离开心爱的人远行,在我www.hetushu.com看来这并不配叫天道,我想留在他们身边。”
另一边,苏颜的声音传来,她正在忙着盛粥,一股沁人心脾的米粥香气传来,用的是药园里种植的灵米,还加了几味天品灵药当做佐料,香气四溢。
“有点道理。”
我也没有勉强他的意思,点头道:“嗯,我能理解,神藤树前辈,火界的军队一败,我们这一界是不是就算是安全了?”
“我……”
“是的。”
“差不多,这一次放逐之地派出了一位元灵境流放者,所付出的代价十分惨重,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献祭了一千位元灵境强者,这才让这个元灵境高手进入火界,继而以火界为跳板进攻龙界,现在,放逐地再也承担不起这样的代价了,毕竟……放逐地是上界世界,而这里是下界的物质世界,规则不一样,他们已经无法插手了,就算是再送人下来,也至多是一些人王境初期的强者,你已经足以应付了。”
一旁,苏颜咳了咳,说:“阿瑶,你这家伙,他可是我的未婚夫,你这样调戏不太合适吧?”
“璇音姐还没有回来。”
她甜甜一笑:“当然没事,否则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放心吧,那两个火界的人王已经被我斩杀了,小意思。”
当我问出这句话时,听到耳边传来澹台瑶带着哭腔的声音:“当然,你当然还活着……”
我紧紧抱住她,一刻钟后才松开,她已经小脸蛋通红了,说:“呸,要是让父亲知道我这样,肯定要揍扁我们两个,和-图-书我先走啦,回头再回来,跟你一起回去看父亲,好不好?”
“嫁妆。”
“嗯,你能这样想很难得,不过……未来谁也说不清,或许你真的要去鲤鱼跃龙门,与群豪挑战,获得进入生造道,进入上界的机会。”
……
“如果生造道会开辟,下界强大的修士有机会鲤鱼跳龙门一次,成为上界之人,你会去挑战吗?”
“好。”
我:“……”
在药园里修炼了一天,伤势基本上完全痊愈,而此时再修炼的话发现身体内又有了可以进步的空间,那就是灵墟拓宽一倍的机缘,凤凰法真正的效用终于体现了出来。
“暂时不会。”
“那是自然。”
“啊……”
“唰——”
“好。”
她莞尔,张开手臂道:“你姐平安归来,不应该拥抱一下吗?”
她莞尔:“当然不是我,而是你和小颜订婚的时候我都没有到,所以这些礼物算是补偿你们的,嗯……这两个箱子里装的基本上都是一些法器啊,圣药啊,还有一些蕴含天地规则的石头、古物等等,总之是你姐的宝库啦,现在送给你和小颜,当老姐的一份心意。”
我欣喜若狂,直接冲出了风起楼,一路下山,在山腰上看到了她风姿绝世的身影,一袭女武神战袍,将玲珑曼妙的身段勾勒得极致迷人,加上一张满含风韵的绝世脸孔,堂姐的容貌堪称无双,已经算是下界的仙颜了。
当我放开堂姐之后,鼻间满是她的清新发香,笑道:“姐……你好像身材变得更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hetushu.com……你们怎么找到我的?”
“知道一些,怎么了?”
“哦……”
她转身而去,纵身飞起,化为雾霭中的一道流光冲向了北域方向。
神藤树声音平静,道:“小轩,你以后尽量少用不死绝脉,对你的损伤太大了,原本你或许已经可以直接踏入人王境了,但动用一次白修罗的力量,恐怕这个期限又要后延了,哪怕是再凶险的境地,你也应该有所保留才对。”
“咳咳……”
我猛然张开眼,却发现自己躺在风起楼自己的房间里,被子干净而洁白,一抹阳光从窗口泻落进来,照射在一株株苏颜精心培植的植株上,泛起光辉,充满了生命气息,周围的一切都宁静而祥和,就仿佛在梦中一样。
我一惊:“神藤树前辈,你是说我姐击败了火界人皇和那个流放者?”
我从苏颜手里接过香粥,一口气喝完,口齿留香,这感觉相当不错的,吃完之后倚靠在床头,让身躯自行吸收灵米中的灵气,化为己用,一边问道:“小颜,我姐呢?”
“这是以后的事情,再说了。”
我心头瞬间沉重起来,立刻掀开被子:“不行,我要去找我姐……”
“好。”
她飞快拉住我的手,说:“放心吧,璇音姐只是离开得比较远,我相信她一定能斩杀那两个强敌,真正的强者,或许是会斩上几天几夜的,如果她胜了就一定会回来找我们,不是吗?按照时间算,应该也就在这一两天了,你现在更应该做的是快点养好伤,火界依旧有二三十万军队在对着我们虎视眈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