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九十章 我最狂

“唰!”
“杀杀杀!”
然而,此时苍白之火蔓延心灵,我更狂!
空中,济宁王手握战矛,浑身布满白色人王力,冷冷的看着我:“你以为换了一种样子就能胜过本王了吗?”
我一步步走来,仙骨剑周围缭绕剑罡,心头充满怒火与杀意,依旧保持着半分的清醒,一双苍白的眼中流出两行泪水,字字颤抖地说道:“你杀我师父石冼,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没错,我是一个怪物,我杀戮无数,从不放过任何一个!”
“铿——”
杀意奔泻,最后的一缕清醒也被吞噬,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却无法控制这具身躯,他已经完全被白修罗的力量所掌控了,这也是我最害怕的一幕。
人王力注入战矛,一缕光辉扑面而来,化为一道寒风,转眼便凝聚成了一道真龙扑噬的法相,无比凌厉,这济宁王对真龙绝术的理解已经达到了某种很高的层次了,可惜是残缺的真龙术,威力大打折扣,在我眼里根本不算是什么了。
济宁王再度飞了出去,与此同时还断了几根肋骨,在空中疯狂吐血,整个人裹挟着自身的人王力划过了大地,碎灭数百丈丛林,带出一道骇人的烟尘轨迹,气息再度降低了不少。
直接倒在了一棵古树下,沉睡了过去。
身躯被苍白之火笼罩,周围一地的落叶随着我的呼吸上下沉浮,令人蔚为奇观,仿佛在这一刻,我已经变成了这一方天地http://www•hetushu.com的主宰一般,只是这种主宰完全趋向于死亡,是一种毁灭性的力量,令人望而生畏,根本不愿意这一双苍白瞳孔对视。
“杀!”
“洪——”
周围的丛林不断崩碎,济宁王身躯不断下坠,直接在丛林里滑曳出了一个人为峡谷,身上的战甲尽数被踏碎,体表罡气完全碎裂,甚至就连道心也受到极大的打击,即将支撑不住了,吐血不止,目光中的狰狞少了许多,取而代之的确实哀求。
朱雀身法催动,整个人以极致的速度杀了下去,仙骨剑蕴含剑罡,重重的劈向了济宁王的头顶。
一声狂啸,仙骨剑急旋而起,一缕缕剑罡随着苍白之力咆哮而去,化为一道漩涡席卷了济宁王打出的真龙法相,下一刻,在狂暴的剑罡之下这头真龙法相不断的哀嚎,鳞片一一被撕碎,紧接着肉身也被无尽剑意摧毁,露出了朽骨,转眼化为无形。
整个人陷入了疯狂,唯有杀戮才能让我不再痛苦。
一声惊天巨响,古山的地底岩层崩开,宛若升起了一道苍白风暴,而济宁王的身躯就在其中,浑身的护身罡气正在被渐渐的绞碎,脸上满是惊骇的看着我,似乎完全没有想到化身白修罗之后会强到这个无比恐怖的层次。
杀戮!
无助而无力,跪倒在荒芜里,我看到堂姐步璇音、苏颜、石冼的身影一一淡去,她们都在看着我,面带笑容。和图书
“嗡——”
我大吼,又是一拳,直接把他剩下的门牙也打飞。
身躯猛然腾空,离开了济宁王葬身的地穴,双眸看向了东方,它在寻找下一个目标,疾飞而去,群山之中,一头身形巍峨的巨兽正在行走,是撞山兽,并且是一头成年的撞山兽,实力堪比人王境巅峰!
剑道天眼开启,看透岩层,直接锁定了济宁王的位置。
“轰……”
“臭小子,要加油啊,你还是不够强!”
“痛快吗?!”
梦境混乱,我见到了许多人,看到了苏颜,看到了堂姐,更看到了已经战死的师父石冼,那一颗颗从天而降的陨石,正在毁灭一切,也毁灭我所珍视的人。
“轰~~~”
他带着冷笑:“你成功激怒本王了,本王自幼便修炼,缔结九重灵海、一品剑心,如今终于遇到了一个像样的对手,作为报答,本王可以让你死得有点尊严。”
……
“蓬!”
整整三天三夜,血战大荒。
仙骨剑掠过天穹,苍白之力与剑罡缭绕,一颗硕大头颅直接从撞山兽的身上滚了下去。
济宁王似乎感受到了白修罗的狂暴气息了,道心略微有些动摇,但一声断喝之中战意重新燃烧起来,手中战矛一指,低喝道:“不人不鬼的怪物,本王这就送你去你该去的地方!”
“别……别杀本王,本王可以给你……高官厚禄,别杀……”
抬手便再度轰出一剑,剑刃直接劈入岩层中,和*图*书苍白之火与剑罡交融,轰入地底深处,大喝一声:“起!”
济宁王疯狂挣扎,手指上的空间戒指泛光,忽地取出了一面只有半米的小盾横在身前,妄图阻挡我的攻势,这小盾十分不凡,似乎是神级法器的样子,也难怪,走到济宁王这一步的强者,谁会没有几个后手,这小盾就是他的后手。
“小轩,你是姐姐的骄傲。”
战矛横起,人王力贯注,济宁王目光狰狞的怒吼,一缕缕真龙之气注入战矛之中,哈哈大笑道:“来吧,你这怪物,就让本王痛痛快快的战一场吧!”
“咳咳……”
撞山兽后方的百里大荒,是凶兽的集聚地,一人一剑横扫,不管是九阶玄兽,还是中等凶兽,甚至即便是上等凶兽也照杀不误,体内的血气、人王力、苍白之力不断消耗,但却也有一种痛快淋漓的感觉,这种战伐感不就是战伐诀所追求的至高境界吗?
他大口吐血,颤巍巍的扶着战矛再度站起身,人王力奋力修补伤势,一双眸子无比狰狞的看着我,道:“本王乃是火界绝世天骄,将来最有可能成为人皇的人物,你……你算是什么东西,竟敢如此大胆……你不过是一个怪物……”
仙骨剑震撼在战矛之上,力量完全碾压,直接就把战矛给震得后撤,与此同时我的左拳裹挟着白修罗之力直接砸在了他的脸庞上,一声巨响之后,济宁王的门牙也被砸掉了,整个人轰然撞入地底深处,气息和*图*书也变弱了不少。
踏着烟尘而来,浑身笼罩在白修罗的苍白火焰之中,我心底无比狂躁,想要沉沦入杀戮之中,一双苍白瞳孔盯着他,淡淡道:“就算老子是怪物,老子也战无不胜!”
一掠而至,在空中留下一道白芒,我一拳送了出去,直奔济宁王的胸口!
一声咆哮,宛若野兽的怒吼一般,杀意凛冽,充斥着整个心扉,双拳不断落下,不惜一切代价的狂轰着,轰得自己鲜血淋漓,然而那小盾也被轰得瘪了下去,随后被震碎,铁拳便再无阻隔的落在济宁王的脸上、胸口,一顿乱轰,再无招式。
“我,还活着吗?”
狂妄,无尽的狂妄、暴戾气息在我的心底升起,仿佛这一刻自己的心扉才完全打开一样,禁不住的抬头,发出冲天的狂笑,以目空一切的眼神看着济宁王,道:“狗东西,真是不知死活!”
空间猛然一黯,我已经到了济宁王的头顶上空,身形下压,一击下劈腿轰在了他的脑门上,顿时济宁王直接化为一道光芒没入下方的古山中,足足过了三息之后,古山才轰然崩裂开来,济宁王站在一片废墟中,口吐鲜血,一缕缕血迹从头顶流淌下来,显得狰狞可怖。
身体受伤极重,摇摇欲坠,十重灵海内的人王力几乎耗尽,苍白之力也已经燃尽,整个人达到了一个极限了。
……
轰然沉身踏下,一脚将济宁王踩入大地之中!
……
我却猛然将仙骨剑抬手收入背后剑鞘中http://www.hetushu.com,抬手就是迎面一拳打在了济宁王的鼻子上,瞬间那鼻子歪了,鲜血狂涌而出,甚至就连一只眼睛也被打得崩裂了,如今这一刻,济宁王的防御已经完全失守了,不可能再阻挡我了。
当我浑身是血的再度出现时,这片大荒里的凶兽已经只剩下尸体了,死在仙骨剑下的凶兽何止上千,或许已经达到了数万之众了,饱饮凶兽之血后,仙骨剑却越发的神圣无比,仿佛变成了一柄除魔卫道的圣剑一样。
他们的声音渐渐远去,而我则握着双拳,跪在一片救赎的天地里,茫然失所,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经历着什么。
它抬起头,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我,感受到那种恐惧,心灵传音道:“怪物,你从何处来?”
但,挡得住吗?!
“吃货,你……”
“咔嚓——”
数息间,小盾变成了一块废铜烂铁,而济宁王的双臂已经被轰得细碎,紧接着头颅也炸了开来,我身躯凌空,发泄着心底的杀意与忿怒,一道道拳影落在深坑里,直到最后把济宁王的整个身躯轰成了一摊尘埃,连一点点碎骨都找不到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你……你不要杀我……”济宁王哀嚎起来。
“很好。”
说着,他一声咆哮,体内力量完全爆发,果然有九重灵海在摇曳,并且一品天风道心也随之铮鸣起来,这济宁王好强,而且在火界也必然是一位不世人杰,难怪能那么狂妄,就算是面对不死绝脉觉醒之后的我依旧十分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