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一十八章 本家兄弟

“想制住我?”
一息之间白天画就驱散了九马画山之力,双臂狂舞,画戟急刺而来,嘶风声阵阵,一时间漫天的血色花雨落下,练成了一整片杀气腾腾的画卷,好一个白天画,这么快就动用天风画鹿诀的真意了?
白天画此人心性直爽,因为我叫白斩就把我当成了本家兄弟,也不知道以后他要是知道我叫步亦轩,不姓白之后会有多伤心,现在想想,还真是够残忍的。
画戟横扫,再次把我击退。
不由得有些失落,但内心的战意却熊熊燃烧起来,难道我不该支撑到苏颜的到来吗?难道我不应该让她看到我依旧铁骨铮铮的活在世上吗?
“我不走!”
白天画果断一声断喝,脚踏虚空调动人王力想要抗拒趋势力量。
站定之后,开启剑道天眼,环视一周之后却略有些失望,已经到位的数十万观战者人山人海,其中也有气息滔天的老祖级存在,但却没有看到苏颜和李清音,天风书院确实派人观战了,就在最显赫的位置,不过,空了几个位置,并不见李清音和苏颜的身影。
双臂振动,朱雀身法飞驰,以奇异的角度在空中极速翻转,连续两次避开了白天画的攻势,同时运起虚灵界,洞察周围的空间规则,再配合剑道天眼一看,顿时便能看清楚天风画鹿诀的攻击规矩了,血色画卷之中,一点寒芒,那正是白天画的真实共计所在。
白天画不禁笑道:“仅凭这种力量,www.hetushu.com怕是还差了一些啊,本家兄弟!”
“承让了,本家。”我抱拳一笑。
“咻——”
……
不过,能赢白天画倒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
我也不禁热血沸腾起来,拔地而起,手掌一张运起了函牛之鼎绝术,一口大鼎裹挟住了他的画戟,同时右手月刃搅动起来,人王力铺天盖地的涌动,空间疯狂扭曲,颇有搅弄风云的感觉,神龙取水的力量缭绕函牛之鼎,直接将白天画的画戟给“吸”住了。
“是。”
画戟轻轻一荡,在空中留下了一道如火焰真龙般的轨迹,甚至隐隐然有真龙气息涌动其中,是一门残缺的真龙手段,带着淡淡的真龙气韵,并且画戟在风中残留的轨迹十分精妙,竟然让我有些看不透,起到了一种迷惑天眼的作用。
目光看着我,白天画微微笑道:“知道你领悟了某种天眼,但我所修炼的天风画鹿诀是分离空间规则的一种力量,剥离真实、虚幻两种规则同时发动的攻势,你的天眼也就没用了。”
此时,一名中年战将踏上了战台,浑身激荡着一缕缕淡然圣道气息,不怒而威的宣布道:“中州人杰大比第三日,乃是王者赛,所遴选的百人均是各战台的王者,请各位参赛者记住自己原先的战台号,那便是你们现在的参赛号。”
战台上,剑道风暴与剑道火焰交织,两名少年王者一个修炼风属性剑诀,一个修hetushu.com炼火属性剑诀,火对风不占便宜,但那少年硬是凭着自己接近问剑心田巅峰的剑道层次占据了上风,近五十招之后将对手打下战台,首轮获胜!
月刃急刺,白天画的三戟却足足用了我九次刺击才全部挡住,身形受到他的场域压迫,不得不运起朱雀身法横移躲避。
天风书院、白鹿书院,这两大宗门的关系不简单啊!
“呼……”
心中微微失望,莫非是迟到了?
当我纵身跃上高台的时候,他目光泛动精光,忍不住笑道:“朱雀身法?有点意思,你就是来自下界的白斩?”
白天画的清啸声中,血色画戟连续挥动,分为三次斩杀下来,斩杀的轨迹相连,拖曳成了一道美丽画卷,这种术居然与我的金戈画仙有种异曲同工的感觉,只是规则上远远没有达到金戈画仙的意境罢了,不过却对剑道天眼有着一定的克制作用。
……
他声音不大,但却传扬数十里之遥,将修为蕴藏在声音之中能达到这种地步,实在是有些可怕。
但就在这时,我轻轻在后方给他补了一掌!
“唰~~~”
“现在,王者赛比试开始,一号战台的王者,对战二号战台的王者,请上台!”
在他的暴喝声中,一股清冽之风从画戟中激荡而起,化为风暴,要撕碎函牛之鼎的意境,其实我早该猜到,天风画鹿诀之所以叫天风画鹿诀,那是因为融合了天风古经的力量,而这股清冽风m.hetushu.com暴我曾经见识过,小颜施展的天风玉心指与这种规则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位白鹿书院内院的高手仰面趴在了结界上,被结界撞得鼻子都红了,被淘汰了。
目光扫过观战台,天风书院中心的位置依旧空空,她们还没来。
我是七号战台的王者,也是最弱的一个,放眼一百人,也唯有我一个人是人王境初期,其余的最弱也已经人王境后期了,甚至还有几个已经突破了人王境,达到传说中的太灵境,二次觉醒了!
“唰——”
金石声中,白天画首次被震得连连后退,他虽然人王境后期,但毕竟灵海、分脉、剑心的层次无法与我相提并论,力量比我强是不假,但并没有强太多,反倒是招式破绽被我看透之后就落入了下方,这一剑震荡的九马画山之力开始侵蚀他的身躯,压制他人王力的运行。
“再来!”
走下战台,远远眺望,天风书院的中心位置依旧是空的,没有人来,李清音干什么去了,难道真的要错过这场比武吗?
月刃突起,“当”一声震开画戟,这一击之下我连退数十步,多亏这战台够大,否则可能已经越界了,手臂微微发麻,白天画的力量极强,并且我这一击根本就没有触及招式变化的破绽,算是硬碰硬的一次,必然会吃亏。
白天画倒也大度,点头笑道:“本家兄弟,你的这股巧劲用得妙到巅毫,在下心服口服,希望这次王者赛之后能做个朋友。”http://m•hetushu.com
“请赐教!”
这次已经虎口被震得崩裂,流出鲜血了,不妙,王者赛第一战就遇到这种级别的高手,还真是让人欲哭无泪啊!
“蓬!”
“白少侠,这边有请!”
“下界灵气淡薄、规则稀缺,能够修炼到你这个层次已经十分不易了。”他单手平举画戟,目如犀火道:“我乃白鹿书院内院弟子白天画,请赐教!”
进入百强之后,受到的待遇也不同,由一列甲士接引进入战台下不远处的参赛者区域,其余的九十九名百强成员到了大半,一个个目光冷冽,或许我在七号战台称王已经是第一了,但放在这群人眼里就显得不起眼了,毕竟只有人王境初期的境界罢了,实力可以掩藏,但境界气息是骗不了人的。
紧接着是三号战台的王者对战四号战台的王者,随后是五号、六号战台的王者之争,当一道火焰风暴在战台上席卷一人坠落台下的时候,轮到我与八号战台的王者之战了。
一阵爆鸣之下,十重灵海的力量尽数释放,瞬间就将函牛之鼎、神龙取水的力量提升了数倍之多,随着一声轰鸣之下,白天画的身躯连同画戟一起陷入了漩涡之中,被我猛然一剑甩飞出去,直接撞向了数十丈外的结界。
王者赛,有点看头了,每一场都是少年王者的对决!
“轰!”
不得已,只能暴露部分修为了!
或许,我该多支撑一下,至少要撑到她带着小颜来观战为止。
我也凝实了月刃,丝http://m•hetushu.com毫不敢小瞧这个对手,虽然他的实力与千刃武一样都是人王境后期,但灵海中涌动的气息却不一样,千刃武只开辟了六重灵海,白天画却开辟了八重灵海,甚至就连分脉也开辟了六道,已经算是一个天骄了。
一夜之间,一百座战台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座巨型战台,足足有近二十米高,周围则是拱护如圆月的看台,这座比武场至少能容纳数十万人同时观战,泛动器灵气息,整体就是一个大型的法器,中州城的底蕴由此可见一斑。
画戟急刺而来,周围的空间则纷纷散开,规避白天画的强大力量。
画戟劈在了战台的地上,震得一块磐石迸裂,石屑飞舞,这种磐石极其坚硬,一般人根本破坏不了,足可见白天画这一击的强横程度。
月刃点指而去,蕴满人王力,直接攻击画戟的力量爆发点。
至此,晋入王者赛五十强!
两名修为不凡的少年登台,一个是人王境后期,另一个则是人王境巅峰,气息都很强,并且也都是剑修,目光锐利。
“蓬!”
“好!”
对方身负一柄血红色画戟冲上了战台,英姿挺拔,身上更是穿着一件玲珑宝甲,透着淡淡的超然气息,这人很不好对付!
何况他是白鹿书院的人,据说白鹿书院与天风书院只一河之隔,是从中古时代就并存下来的两大门庭,宛若中州的擎天巨柱一样,经历了许多风吹雨打,在多少次灭世浩劫中支撑了下来,白鹿书院的内院弟子,必然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