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八十二章 各走各路

不过,这种压力对我而言只是小菜一碟,七彩圣魂一开,顿时如履平地的向前冲了出去,纵身一跃便腾空数十丈,落在了第二层枝条上,脚下枝条的脉络纹理十分清晰,但上方的几片嫩绿的叶子却颤了颤,似乎有什么东西。
李天予暴喝,体内迸发出一缕缕涌动剑意,形成了八道八卦形的条状剑道力量,神圣而威仪,李家剑法霸道而威严,确实算是上界的一门一流剑法了,只不过李天予的剑道层次太低了,如果换一个剑心合一境的高手来使用这种剑法,恐怕就是另外一派景象了。
张奕临一声暴喝,剑刃周围的剑罡爆发,同时燃烧一根真羽,长剑掀起了一片血色羽毛意境,是狂羽杀诀,羽族的一种拼命绝术,上来就拼命,看来已经完全把扶岚郡王宣布的不准杀戮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了,果然不愧是羽族的人。
仙骨剑化为一道寒芒,穿透了张奕临这一猛招的缝隙,将破绽完全拉开,剑刃一沉,“噗嗤”一声便刺入了他的胸口内,金色元气涌动,一时间张奕临胸口、手臂、腿部都响起了噼噼啪啪的爆炸声,灵脉与分脉尽数被摧毁了。
这些氏族门阀的子弟,都是很要面子的。
说着,炽羽一声暴喝,将体内的底蕴爆发开来,双臂化为火翼,连续扇动多次,已经追了上来了,凭他的实力或许拿不到第一,但前五恐怕是比较稳了,毕竟身为上古圣禽的后裔,血种的力量就不是一般的人类能相提并论的,自然,澹台遗这种天生圣体的存在例外。
“虽然你说得对,但你和*图*书直接说出来就不好了。而且你有什么资格笑我,你还不是攀爬速度缓慢,等你登临树冠的时候,恐怕树冠上都已经站满人了。”
我淡淡道了一句,长剑直刺,洞穿了八方纵横的破绽,同时一脚踏翻了李天予,将其踹得口吐鲜血,直接上火银树上层坠落了下去,不过只是轻伤罢了,倒不至于会致命。
这是李家的一种剑法,倒是有点看头。
身形凌空,我猛踏虚空移位,身躯扭动偏斜,以异常玄妙的剑道身法躲过了这些攻势,仙骨剑光芒暴涨,猛然横扫而过,一缕光华吞噬了八名剑修,滔天剑意轰然暴涨开来,将他们镇压成了重伤,一一坠落,与此同时剑刃一翻,仙骨剑宛若闪电般的一剑袭向了张奕临。
……
开启剑道天眼一扫,果然,每一道叶片后都藏着两到三人,一共有十多人隐藏在那里,冲我来的?
转眼间,伏杀我的一群人败的败,逃的逃,已经无影无踪了,面对这些人元灵境中期、后期的年轻强者,我完全能够做到碾压了。
李天予是一个杀伐果决的人,仗剑就冲了过去,气海掀起澎湃风波,剑刃周围浮现出三道强横剑罡来,是一位剑心通明中阶的剑修,李阀的天骄确实很强,但依旧不是很够看,我与半圣榜上的人都交手过,而李天予在元灵榜上只是排名前十开外罢了。
……
“他们都是半圣,你抬高我了。”我淡淡道。
我听得有些想笑,事实上我的十重气海被开拓了许多次,气海真正的体积比这群人最强的一个都要大了上和图书百倍,至于那些弱一些的元灵境强者,超过他们千倍有余都不在话下。
继续腾空而起,跃上了第三层枝条,这里已经逗留了一大群人,空间中律动的规则压力让他们喘不过气来,走一步都要喘上四五息,而且根本不可能再飞行了,压力很大,空间都显得有些扭曲了,但我就在他们眼前纵身而起,上了第四层枝条。
“正有此意!”
韩赋神色泰然,淡然道:“各走各路,何必一战?”
“你,给我去死!”
我不禁一笑:“炽羽,我让你见识一下某种绝术。”
往上一层,有熟人了。
仙骨剑极速刺出,妙到巅毫的挑在了李天予这一剑的下方,“铿”一声将其力量完全偏移开来,而我的一剑却笔直刺向了胸口。
“难道不是吗?”
并且,这个人我是认识的,张奕临,羽族的一个少年天骄。
说着,我深吸一口气,身周剑灵意志规则律动,瞬间爆发开来,顿时在前方炸开了一个空间坍塌的漩涡,整个人直接踏入漩涡,“刷”一下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往上至少十丈之遥了,一次性瞬移那么远,已经算是不错了,空间规则剑道的力量,好用啊!
李天予紧握长剑,目露戒备之色。
“不用,我要凭自己的力量拼搏一次。”
……
“太慢了。”
韩赋也看向了我,不动声色的握住了剑柄,道:“张奕临等人不是要找你的麻烦吗?怎么你还能来得那么快?”
我嘲弄的一笑,剑道天眼内,张奕临的动作与杀机尽显,这一招完全被看透,还能怎么打hetushu.com?他和我之间的剑道差距太多了,甚至根本就不必动用剑心合一境力量。
“正有此意。”
“唰唰——”
韩赋笑了:“也对,张奕临在元灵榜上排名四千多,跟你这种真正巅峰的王者确实不在一个层次上,你是属于清音仙子、阴阳殿段元、慕昭仙子那个级别上的人。”
炽羽振动双翼,龇牙裂齿的往上爬,在他前方的已经没有几个人了,但都是高手,纪星剑、澹台遗、韩赋、李天予等人都在其中。
他眉宇间满是恨意:“你杀了我羽族那么多的新秀与奇才,如今却装作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步亦轩,你不觉得自己太虚伪了吧?”
轻响声中,张奕临志在必得的一剑被震退,脸上满是震惊。
他口吐鲜血,眼中满是绝望,灵脉被毁,等于人也废了,一身的修为就这么没了,那种绝望已经超越了一切,连痛苦都感觉不到了。
电光火石间分出了胜负,这一结果直接让韩赋脸色铁青,我手握仙骨剑,问道:“韩圣门阀的天骄,要切磋吗?”
“这个妖孽……”
羽族并不是顶尖门阀,能有一个领悟剑心通明的剑修出现已经算是天大的恩赐了,但偏偏不知道珍惜,居然想在这里联合其余人一起伏击我?或许,这次伏击跟韩赋、李天予也有一定的联系,只要把我阻挡在这里,其余的顶尖人杰就更有机会接近前十名了。
“就凭你也想为人出头?”我淡淡道。
轰然一声,剑柱冲出了头顶,直接将四方回旋看破,三次快速斩击化解了这一式剑法,我依旧简单利落www.hetushu.com的一剑劈向了他的脖颈。
“哧!”
我暗暗发笑,纵然是韩赋这种级别的天骄,居然也会认怂,不过这也证明了他的圆滑之处,不跟我一战,就不算是输了,一旦输了,传出去固然是不好的。
炽羽一脸无奈:“你们这些人族修士真不是人,明明我才是上古圣禽的后裔,可你们的肉身力量怎么比我还要变态?”
火银树,世界树的后裔,那是仙人居住的地方,凡人想要僭越自然要付出一些代价了。
我笑笑:“要切磋吗?”
就在我飞速逼近的时候,李天予回眸一望,眼中掠过惊色:“步亦轩?”
李天予禁不住的发出了倒吸冷气的声音,身形急转,长剑振荡出一道道剑波,低吼道:“四方回旋!”
四顾无人,我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继续向上冲去。
沿着一根上下纵横的枝条行走,又超越了几个元灵榜上的人物,但他们都默不作声,没有发难,想必是没有什么把握,甚至对我避之不及,我虽然还不是元灵榜上的人,但却已经对他们的造成一种无敌的气势了。
再往上几层,又有一大部分的修士被阻拦在那里,他们只能沿着树干向上攀爬,根本无法飞行,而我也感受到了压力渐渐变大,整个人仿佛攀天梯一样,飞了几步立刻仙骨剑刺入一旁的空间界壁之中,然后再继续飞行几步。
“需要我带你一程吗?”
“八方纵横!”
“人家都是清修苦练的,哪儿像你,整天就想着找个母朱雀配种……”
圣禽的血种,再强也强不过圣体,这是毋庸置疑的。
“这就是步亦http://m.hetushu•com轩的实力?他的气海强度,恐怕已经超过我们十倍乃至二十倍那么多了……”
我冷笑一声:“等你下地狱之后,不妨问问他们,有哪一次是我先动手杀他们的?”
枝条繁密,向着四面八方张开,亭亭如盖。
一缕缕规则律动落下,就像是一双双的大手擒住了双臂一般,越往上层的人行动越慢,可以遇见,树冠部位受到的压力应该更大!
“哦?”
“炽羽,你有点慢啊!”我打趣道。
我不禁失笑:“你觉得张奕临那种程度,挡得住我吗?”
“怎么可能?”
“是啊,他仿佛感受不到禁制压力一样。”
前方十丈外,韩赋、李天予并肩而行,两人实力都很强,特别是韩赋,元灵榜排名第五,对纪星剑、澹台遗等人都有极大的威胁,而此时李阀的李天予似乎跟他走得很近,两个人几乎已经算是联手了,一步步的行走于神圣雾霭之中,虽然不快,但十分从容稳重。
炽羽看得脸色都青了:“这……这是什么手段?了不得了不得,恐怕已经没人能拦得住你了。”
我冷冷的看着他,五指一张,一股狂劲将其掀飞出火银树,血洒长空,颇为凄惨。
一群人有些茫然,也十分颓废。
“嘶……”
“嗡!”
炽羽大怒:“我……我有说过目的是配种吗?!”
叶片摇曳,一缕缕白色剑芒贯空而来,周围的空间规则瞬间就被撕碎了,果然来了,八名少年剑修一起发动攻势,大部分都是问剑心田的剑道层次,而第九人则不同,他的剑刃周围浮现着一缕锋芒毕露的剑罡,已经踏入剑心通明初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