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三十三章 左臂还是右臂

张衡微微一笑,道:“八荒楼北方分舵失道,如果白鹿书院有意的话,不妨以后就与我们南方的八荒楼做生意,与君子相交,总好过于与小人相交。”
黎定渝气得双眼发红,随后将目光投向了我和林慕昭,沉声道:“步少侠,以我们的交情难道你还不够你出手吗?你别忘了,在中州城,我可是请过你和清音仙子泛舟,甚至你们在八荒楼中的一切交易我都是有关照的。”
壤驷尘决号称人族年轻一代的最强天骄,而东方齐生生的与壤驷尘决拼了三百招之后才落败,就凭这一点他就有足够的资格坐第二名宝座了,何况还有一个弟弟东方平在虎视眈眈,如今又身在东方家一手遮天的天州,谁敢不服?
“你怕吗?”
我看了他一眼,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在沙州百美宴上,我要带走我姐,你是派出八荒楼半圣境铁卫追杀我的,那个时候,交情在哪里?黎少主,凡事一码归一码,如果你觉得三言两语就能把我当枪使,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张衡冷笑:“手下败将,你有什么资格僭越千味宴的前十宝座?滚吧,前十之外才是你该去的地方,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东方齐冷冷道:“壤驷尘决已经受了重伤,此时打败他也是胜之不武,我们东方家不做这种事。”
林慕昭淡淡道:“肖成礼,你已经是半圣榜上的人物,而我师弟却并未进入半圣榜,亏你有脸说和*图*书挑战二字。”
大罗剑域的肖成礼笑道:“更令人钦慕的恐怕是步少侠与清音仙子间的一段仙缘,听说少侠与仙子的凡道之身在下界曾有婚约,如今到了上界,在西湖论剑、无尽尸海中的传言无不能说明清音仙子也已经对少侠的态度别然不同,能得到上界美人榜第一人清音仙子的垂青,实在是令人羡慕。”
肖成礼笑道:“如果没有实力,那就不必坐在前十宝座上了,往下去,空余的座次多的是,要不要在下为步少侠选一个?”
“什么意思?”
东方平透着杀机:“哥,壤驷尘决凭着九生九死邪功击败你,我也想跟他切磋一下!”
“哥,你……”
“在下不敢,请慕昭仙子明鉴。”
张衡眯着眼睛,笑道:“我也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在座前十宝座的哪一个不是半圣境极境的年轻王者,唯独步少侠仍旧是半圣境初期,如果少侠现在都能跟我们平起平坐的话,将来一旦突破,晋入半圣境巅峰,甚至是后期,恐怕都能轻松镇压我们一群人了!”
“你!”
林慕昭轻哼一声,挺起酥峰,一副风韵十足的样子,转脸对我说:“师弟,好好教训他一下,既然大罗剑域想出头,就让他们知道挑战白鹿书院的代价。”
滚滚雾霭流动,张衡提着长剑从雾霭中踏空而出,目光冰冷的看向黎定渝,道:“你的老子为你寻来世间能有的奇珍资材,先后http://m•hetushu.com请了四位剑圣点拨你的修行,怎么?这些年来,你倒是越变越弱了,莫非是在万花楼里逗留了太久,已经醉倒在婉华容的温柔乡里了?”
我皱眉不语,张衡此时绝对是捧杀,把我捧得越高,其余的年轻王者就会越想打败我。
黎定渝咬着牙:“污蔑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们八荒楼的事情,我们白鹿书院不会插手,也不想插手。”
黎定渝孤立无援,哼了一声,拄着长剑走向了前十开外的座次去了,诚然,有张衡在这里,确实没有人敢为他出头。
“左臂还是右臂?”
“回去!”
我们相继坐下,壤驷尘决则松了一口气,坐稳在第一名席位上。
但依旧有人不服,肖成礼缓缓站起身,“铿”一声剑刃从背后的剑鞘中飞出,旋转在身前,他目光中充满战意,笑道:“在下肖成礼,大罗剑域内门天骄,想挑战白鹿宫首席,不知道步少侠可否赏个脸,与我一战?”
至于刚刚战败的东方齐则提着长剑从掌印凹痕中走了出来,浑身的铠甲寸寸剥落,露出遒劲的肌肉块与线条,泛着光辉,就像是金属一般,他虽然战败,但一双眸子带着傲然的姿态,一步步走向第二名席位,居然也没人敢阻拦。
我咬牙切齿,恨不得大骂羡煞你奶奶个腿,但却又不能这样发难。
不久之后,空中一道气爆连续炸开,紧接着一个身影带着血m.hetushu.com雨飘落下来,只见黎定渝浑身是血,手中的宝剑都崩断了一截,站立在地上依旧摇了摇身躯,身受重伤,抬头看向天空,目中充满了不甘与恨意。
张衡眼中透着恨意:“如果不是千味宴的规则限制,你如今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狠话?北方八荒楼如果将来由你这样的废物治理,怕是很快就要被对手夺走所有地盘,最后沦为一个三流门阀了。”
张衡淡然一笑,眸中带着些许挑衅光芒:“步少侠如今已然是三榜齐鸣的天骄,在白鹿书院的首席选拔上更是脱颖而出,如今早已是扬名上界的年轻王者,仅仅以半圣境的修为就走到了这一步,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在座的人杰都对你你这个白鹿宫首席心服口服呢?”
天资近妖又如何,打铁还需自身硬!
“哈哈,知道了。”
倒是一旁的林慕昭站起身来,浑身流动着迷人仙韵,长裙之下凹凸曲致的胴体线条若隐若现,美得不可方物,一双灵动的美眸看着众人,道:“诸位这般唇枪舌剑有什么意思,若是真的想挑战我步师弟,那就出手吧,林慕昭代师弟一概接下你们的挑战!”
“步少侠。”
我微微一笑,走向了第三、第四名宴席,作了个请的手势:“师姐,你坐第三名,我坐第四名,谁想挑战你就先过我这一关。”
“那就好!”
东方平皱了皱眉,转身走向了第五名宝座,在众目睽睽下老实不客和-图-书气的坐了下去,但也没有人能说个不字。
“哼……”
就在这时,忽地“哧~~~”一道剑意横扫而过,在黎定渝的前方炸开一道气浪,逼迫他狼狈后退,目光充满怒火看向了张衡:“你什么意思?”
林慕昭欣然笑道:“多谢师弟!”
说着,张衡飘然落下,稳稳的坐在了第六名宝座上。
“不必,大罗剑域说到底也是正道,断他一臂即可。”
我颔首:“师姐,要废他修为吗?”
张衡咬牙切齿:“你打算站在黎定渝的一边?”
果然,巨石门天骄房源一双眸子里带着笑容,道:“张衡少主说的有几分道理,能够在半圣境就取得这样的成就,步亦轩首席确实算是真正的妖孽,论天资悟性恐怕早就在我们这些所谓的年轻王者之上了。”
“你自己选咯,连这个也要问师姐吗?麻烦!”
此时,第八、第九名宝座依旧还是空的,没人敢僭越,黎定渝咳了一口血,服下一枚疗伤丹是,随后颤巍巍的走过去。
……
张衡接着笑道:“何况,除了清音仙子外,还有美人榜第三位慕昭仙子时刻相伴身边,加上有白鹿剑圣指点修为,步少侠所有的这些机缘,都足以让上界的年轻修士们羡煞了呢!”
我不禁一笑:“你忘了你第一次到龙界时的一幕了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张衡少主那时候根本就没有把我们那些下界修士放在眼里,甚至想代替李清音出手教训我们,怎么现在改了口了?我http://m.hetushu.com弱时你颐指气使,我强时你俯首帖耳,如果这算是君子,那什么是小人?”
我们的对话直接让东方齐、东方平甚至是林慕贤等人都笑了,而那些依旧在觊觎前十宝座的年轻修士则一个个眯着眼睛,有的信服,有的则毫不掩饰嘲笑,毕竟在他们看来,大罗剑域是一流宗门,也是上界修炼剑道的顶尖势力之一,可以说在剑道上不输给白鹿书院太多,而且肖成礼是成名已久的高手,半圣榜排名1024位,绝不是一个刚刚踏入半圣境的年轻剑修能比的。
林慕昭娥眉轻蹙:“张衡,你这是在挑拨是非吗?”
“你……”
“别胡说八道!”
“君子?”
眼看东方齐已经坐在第二名宝座上,东方平目光灼然的看了一眼壤驷尘决,提剑就要上了,却不想东方齐忽地抬手祭出一道剑意将其止住,道:“站下,你要做什么?”
东方平双眸发亮,拍掌笑道:“说得好说得好,八荒楼在上界机关算尽,在每一个州几乎都揽下了大部分的生意,但商人就是商人,拿你们的生意经来对付上界的正道修士,恐怕不妥吧?”
顿时,张衡、房源闭口不言了,他们在半圣榜上的排名一个是97位,一个是728位,都远远的无法与排名27位的林慕昭相比,别说是一对一,就算是两个人联手恐怕也不可能战胜林慕昭,毕竟林慕昭已经领悟了剑心合一,再加上天风古经的底蕴,足以压制二人了。
“回去!”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