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三十八章 剑阁第八层

我则心底暗暗吃惊,李清音如今已经位列半圣榜第三了?这么说来,她在三天前就已经超越壤驷尘决,成为半圣榜中最强人类了,我的这位媳妇可真不是一般的强。
“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她瞥了我一眼。
转眼一夜过去,清晨,东方的旭阳喷薄而出,一道道光辉洒落在群山之上,但雾霭尚未散去,一丝丝雾气绸带般的降临,在枝头上缔结出一颗颗露水。
“师尊严苛,是为了我好。”她幽幽道。
“真的?”
收起仙薯,鼻间传来她的少女幽香,我禁不住一阵心旌摇荡,低声道:“媳妇儿,你真的要在这里一直跪着吗?”
李清音站起身,娇躯禁不住微微一晃,差点就再次跪倒在地,脸色略有些苍白,看向我,传音道:“还不快跟清音走?”
上官南风的声音不冷不热,竟听不出有什么感情来,不过却抬手扔出了一只玉瓶给李清音,道:“服下灵露丹再去挑战剑阁,别急在一时。”
“半圣榜第三?”
“很难么?”
李清音美眸中涌起动人神采,显然,罚归罚,但上官南风还是依旧最疼爱她这个弟子。
她有些坚持,柔声道:“是清音惹得师尊生气了,如果让老院主开口说情,这就是清音对师尊的不孝,你若是关心我,就不要再提这件事了。”
“我是白鹿书院弟子,只跪师尊,不跪师伯。”
欧阳梦月皱眉:“可是师尊,弟子认为纵然师姐过不了情关,但却依m.hetushu.com旧不影响她的道途,三天前,师姐挑战半圣榜,如今已经名列第三,难道这还不够证明她的道心坚定吗?”
欧阳梦月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随后飘然而去。
站起身来,重新跟她并肩在一起,单膝跪在妙一宫前,我低声道:“师伯,我和她一起跪在这里,不管什么事情,我会跟她一起承担,请师伯息怒!”
“是,师尊!”
“还有促进修炼的作用,多吃点。”
“可是,你就跪在我面前……”
“好。”
“去吧,挑战剑阁第八层,胜了再回来见我。”
“这未免严苛过头了。”
“嗯。”我点头。
说完,她俏脸一片通红,我则大受打击,上界谁不知道天风圣女李清音号称年轻一代的第一人,性子里的骄傲恐怕远胜于任何人,她这么说已经算是相当委婉了。
李清音依旧跪着,白色衣裙一尘不染,胸前酥峰挺拔,撑起衣襟,一道道圣女衣裙的锈金纹线在旭光下泛动动人光辉,她一动不动,一双星眸看着妙一宫的方向,长长的睫毛弯弯,挑动一粒粒细小水雾,美若凌波仙子,一举一动间都充满了仙韵。
“哼,狡辩!”
“那好吧。”
上官南风一拂袖,殿门再次闭合起来,她飞入雾海之中,只传来了一个十分飘渺的声音:“随你的便,但是,我天风书院的事情,你少管!”
“是,师尊!”
我一屁股坐在她身边的石阶上,一片冰冷和图书,李清音虽然肉身强横,但跪着这样冰冷切坚硬的地面,一跪就是一天,恐怕膝盖也受不了,于是便把圣宫首席弟子的长袍拉了拉,铺了一截在地上,说:“这里柔软,你可以换个地方跪。”
“可是……你刚才说过,只跪师伯,不跪师尊的话。”
“嗯,尝尝,我还会骗你吗?”
“嗯……”
“怕。”
直至正午时,终于“吱呀”一声,门开了,上官南风踏步走了出来,淡淡的看了我们一眼,道:“清音,你上一次挑战剑阁是什么时候?”
“你说。”
“没关系,你去吧。”
李清音俏脸通红,一双大眼睛充满灵动,霞飞双颊的样子美得不可胜收:“这个样子……是拜堂吗?怕是师尊会更加生气了。”
……
“去吧。”
“我跟你一起跪。”
她美眸幽幽:“那你想怎么样?”
……
宫内,传来上官南风的声音:“如果你想为你的清音师姐求情的话,就退下吧。”
我略有些担心:“一旦进入剑阁,挑战一位剑圣,输了怎么办?那镇守者会不会动杀念?如果动了杀念,又怎么办,你想过没有?你每次从剑阁里出来,伤势我都是看见的,那些镇守者出手根本没有分寸,全部都是下的杀手。”
我目光笔直的看着她,道:“但我知道师伯是正道剑圣,绝不会滥杀无辜,我和李清音之间的感情也并不是十恶不赦的大罪,纵然情动,但正邪之念从不敢忘,所以,hetushu.com师伯绝不会对我出手。”
“我是我是,可以了吧?”
我则单膝跪地,一手扶着仙骨剑,一缕缕雾气缭绕在身周,内中有剑道意境喷薄涌动,早就进入了剑道悟法境中,既然是在这里罚跪,那也不闲着,继续修炼剑道,以期能够更早的突破半圣境初期,一旦踏入半圣中期,或许就有了跟下位圣者的一搏之力了。
她绝美的脸蛋一红:“不要……”
“师伯脾气那么倔,跟你一样,要跪倒何年何月去?”我皱了皱眉,说:“不如这样……我去找剑阁里的两位老院主,让他们说说情,或许南风师伯会听从他们的话。”
“我这里有从女帝寿典上带回来的奇珍美味,你尝尝。”小心翼翼的取出了空间骨戒里的美味,取出一捧仙薯递到她面前,笑道:“很好吃的。”
“哼!”
我:“……”
欧阳梦月站起身,走到李清音前方,美眸中满是难过,低声道:“师姐,梦月也无能为力了,你……你只能继续受罚了。”
“我知道。”
“可是我心疼你……”
“你……”
……
又过了一会,我说:“就如师伯说的一样,这件事皆由我起,所以我感觉很对不起你,媳妇,这件事不应该你一个人承担。”
上官南风浑身涌动滂湃剑意,宛若立于一片剑海之中,剑道修为已然深不可测,她眯着眼睛,道:“怎么,你想代替她受罚,跪在山门外?”
“有什么话,你就说。”
既然hetushu•com如此,那就等她挑战完剑阁之后我就闭关,不突破半圣初期不出关好了。
“欧阳梦月!”
“那还用说吗?”
“嗯……”
“师尊不原谅我,我便一直跪着。”
“你现在还是太弱了,这样怎么当清音的道侣,要加倍努力啊……”
“启禀师尊,一个月前。”
上官南风声音严厉了少许:“你也想学着你清音师姐忤逆师门吗?”
于是,我们就这么静静的跪着,好在修炼者肉身强横,换作普通人,最多几个时辰恐怕就承受不住了,而这里也彻底成了禁地,天风书院的弟子没有一个敢靠近百丈内,否则必然会受到迁怒,甚至一个内院弟子想要靠过来,却被一名掌座师叔给一掌打飞了,十分凶悍。
“弟子不敢……弟子告退!”
“那个……”她声如蚊蚋:“清音说一件事,你千万不要生气就好。”
她又看了看我,欲言又止。
一连吃了三枚仙薯,她脸蛋一红:“我饱了……”
我如临大赦,转身对着上官南风一躬身:“南风师伯,弟子告辞。”
“就连圣兽后裔都被你打败了?”
内中,没有任何回应。
李清音美眸一横:“我知道你关心清音,可是你也不希望我继续跪在山门前吧?唯有挑战第八层剑阁,我才能证明自己的道心没有被扰乱,否则……师尊还会再次阻止清音与你见面。”
“嗯!”
“一点点……”
……
她看着我,美眸中的决然光芒变得柔和了几分,道:“师尊命我和*图*书不得再见你,清音无法做到,只能这样罚跪自赎,你不用劝我,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
“不要。”
她一双绝美的眸子顾盼生辉,小心翼翼的拿起一枚仙薯咬了一口,顿时脸上的愁云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令人怦然心动的笑意:“确实味道不错……”
我继续道:“师伯也说了,一切皆由我起,又何必责罚李清音呢?”
云层中,我皱眉道:“师伯直接让你去挑战剑阁第八层,是不是太过分了?我听说剑阁第八层的镇守者是一位剑圣啊……”
我不禁老脸一红:“是啊,好像是不太合适。”
她一双美眸笼罩上一层淡淡水雾,忽地低声道:“你说的是真的?”
她美眸如水,盯着我看:“你说谁是驴……”
我有些无语,转过身来走到李清音面前。
“不。”
“我跪你。”
“师尊,欧阳梦月求见!”她沉声道。
说着,我站起身来,走到她前方的石阶上,一拂长袍就跪了下来,说:“那里刚好是白鹿书院的方向,等于是跪师尊了。”
她禁不住笑了出来,绝美的姿容宛若春风化开一池秋水般,道:“你不要逗我笑,我在罚跪,这是极为严肃的事情。”
我静静的陪着她,过了一会,又说:“饿了吗?”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飘然而至,跪在了圣宫前方,是欧阳梦月,妙一宫的首席。
“媳妇,别跪了。”
两人冲天而起,离开天风书院前往白鹿书院。
“你可真是犟驴脾气……”我不由得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