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五十五章 女帝出手

东方婉终于将目光投向了我,道:“我都看到了,你斩羽圣、屠屈鹏、灭呼延青,连续斩杀三名点燃圣墟之火的圣者,堪称是年轻一代中的真正王者,如今正式册封你为二等郡王,还希望你守住道心,为上界正道添柴加火。”
东方婉美眸一横,淡淡道:“羽族勾结血妖早成事实,如此倒行逆施的族群莫非还想存活于世不成?兵部诸将何在?”
慕容佳发出低沉的哀嚎声,整个人都跪倒在地,眉心中的圣墟仿佛都已经被点燃了一样,烧得整个人身躯通红,体表妖气凝聚的战铠一点点的剥落,居然露出了一大片洁白如玉的肌肤来,似乎慕容佳的本体已经解脱了。
广场的一隅,我坐在冰冷石阶上,手握一只铜酒壶,一口接着一口的喝着,一旁,李清音、林慕昭、澹台瑶和堂姐都在,很安静,但面带笑意,白天的一战中,几乎以为步王府即将覆灭,但如今却别有乾坤,柳暗花明了。
好有魄力的天心女帝!
上官紫易立于夜空中,颔首看向我:“小轩,师尊该回书院了。”
空中,一道曼妙身姿降临,风华绝代,头戴凤冠、身披皇袍,绝世的脸孔上一双美眸带着无奈与茫然,浑身洋溢着皇者霸气,斗篷扬动,一派帝者气势,眸子幽幽的看着远方云霭中的神藤树,带着超然光辉,道:“圣树,如今慕容佳体内的九幽妖帝之魂已经被你击散,还请留她一命。”
一群将领齐齐抱拳:“末m.hetushu.com将在!”
上官紫易身周剑意雷动,白鹿剑轻轻一挥,顿时十二道剑柱从混沌空间中呼啸而出,化为一个巨大剑阵将附身于慕容佳身上的九幽妖帝困在其中,剑罡凛冽,一缕缕剑意宛若雷霆般疯狂肆虐而下,瞬间就已经劈得慕容佳皮开肉绽了。
“师尊,不跟我去步王府看看吗?”我说。
东方婉也笑了:“剑圣大人不是也心挂着两大弟子,所以早就来了吗?”
一名羽族的宗老咬牙切齿道:“我羽族的领地也属于西南万里疆域,难道就连我羽族也归步王府统御了不成?”
嫩金枝条猛然一沉,再次延伸,爆发出冲天霞辉,一股磅礴天威爆发,直接就要击毁慕容佳的圣墟。
“老树,你还在等什么?”上官紫易忽地看向远方,低低的道了一句。
“陛下!”
上官紫易颔首一笑,道:“陛下,恐怕你早就到了吧?只是想看看羽族与步王府之间到底谁更强一些,对吗?”
“羽族?”
偌大的广场内燃起几堆篝火,宋骞、赵昊、童濯、莫离等人吃肉喝酒,庆贺这一场大胜的来临,从今以后步王府等于是占了中州的小半个江山,再无羽族,只有步王府,最大的威胁已经被天心女帝亲自下令斩除了。
东方婉又看了一眼步王府的方向,随即对身后一一降临的群臣说道:“从今以后,正式册封步亦轩为郡王,节制步王府上下一切,步王府统御中州西南万m.hetushu.com里疆域。”
一抹流光从嫩金枝藤上窜入慕容佳的眉心中,下一刻,慕容佳的圣墟忽然暴涨起来,产生一道道龟裂痕迹,转眼间就四分五裂开来,堂堂的一位剑圣,就此失去了道根,成了一个废人了,而且也只是天心女帝亲自来了,这才保住了她的一命。
“啊啊啊啊~~~~”
一直到夜深时,远方依旧有火光缭绕,兵部军队横扫整片大地,摧毁了羽族的总部,如今已然分散开来,到处追杀羽族逃散的人。
远方,刀光剑影,天心女帝带来的兵部军队开始掩杀羽族中人,但凡是长了翅膀的半人几乎都难逃杀戮,惨叫声冲天而起,整个羽族至少上万人,这一役,已然是全军覆没了。
“步亦轩。”
云霭中,神藤树的声音淡然:“陛下请回,还没到时候。”
……
这时,尚竹月、梵清妍、上官紫易等人才正式向女帝行礼。
按照以前的性格,我多半会向东方婉求情,放羽族一条生路,大不了就把羽族给流放了就可以,没必要全部杀光,但如今到了上界那么久,早就看透了上界强者的行事作风了,羽族多次与滴血宗、八荒楼等密谋,甚至对我和师姐暗杀,这样的对手留着也只是给自己留下一条祸根,很有斩草除根的必要,如今羽族大败,就算是东方婉不下令,我大约也会这么做吧。
神藤树摧毁慕容佳圣墟的一瞬间,嫩金枝藤涣然消失,化为一缕缕金色星华散落在m.hetushu.com空中。
东方婉秀眉轻蹙,似乎也没有想到神藤树会直接回绝了她,不过倒也没说什么,颔首道:“既然如此,东方婉便另择他日再来拜会,告辞了。”
慕容佳神色狰狞,发出了男子般的粗犷低啸声,在封号剑圣的猛烈剑意攻杀下,浑身的肌肤寸寸崩碎,露出了一具属于血妖的血肉骨骼来,妖气弥漫,化为战铠,闪烁磷光,说不出的诡异静谧,她张大嘴巴,吐息空中的流云,神色愈发的狰狞。
“陛下说的哪里话。”
上官紫易化为一道烈芒冲入云霄之中,转眼就已经在数百里外了。
“多谢陛下,请陛下放心,我一定会的。”
“圣树明鉴。”
……
……
“是,多谢师尊!”
慕容佳圣墟被毁,一声呜咽跌倒在地,浑身战栗不已,雪白的胴体在大地上不断颤抖着,而东方婉则飞上前,接下斗篷披在了她身上,目光幽幽,道:“你道心不稳才会被九幽妖帝趁虚而入,说到底……你还是太急功近利了,念在我们相识百年的份上,我不杀你,还望你以后一定要自重。”
竟然,连她的实力都无法直接镇杀九幽妖帝?
“圣树,请等一下。”
云霭中,神藤树的声音飘渺:“东方婉,你可记得当初东方玥为何战死,只是因为一念之仁才会让魔道趁虚而入占据了她的身躯,否则以她的绝世修为又怎么可能陨落,怎么,你想踏上东方玥的后尘不成?”
“我知道。”
云霭内一片http://m.hetushu.com寂静,神藤树的气息也渐渐消失了。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我倒是不担心羽族的报复,但步王府其余人就未必了,赵昊、宋骞、风轻衣、顾唯成圣之前,都会沦为被猎杀的目标,我这个刚刚被册封的步王府家主必须要保护他们。
慕容佳浑身颤抖,一双迷茫的眸子看着天心女帝,泪水滚滚。
师尊连出数十剑,白鹿剑天威下,慕容佳已经遍地鳞伤,一条手臂与半条腿被硬生生的斩断,但依旧咆哮不绝,身躯裹挟妖气,化为血色流光一次次的撞击在上官紫易祭出的剑阵之牢上,直撞得剑罡气流肆虐乱舞,战斗场面已经说不出的惊心动魄。
……
“若只是留她一命的话,可以,但修为不可留。”
上官紫易淡然一笑:“陛下,如今事情已经查明,慕容佳收九幽妖帝之灵所蛊惑,这才犯下大错,至于步王府中的老树,那绝非妖树,而是一位禁忌,这一点女帝陛下想必比我更加清楚。”
“你等听从尚竹月调遣,两个时辰内将羽族彻底斩尽杀绝,从今以后中州西南只有步王府,再也不得有羽族!”
成王败寇,古来如此,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远方,云霭中闪烁起超然光辉来,“唰”一道嫩金色枝藤横飞而出,一跃数十里,“嗤”的一声就洞穿了师尊凝炼的剑阵罡墙,嫩枝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刺入了慕容佳的眉心之中,带着一团火红色的光辉燃烧了起来。
“我不甘啊……”
“凭你,也想杀http://www.hetushu.com封号剑圣?”
深夜,步王府内却灯火通明。
她微微一笑:“来日方长,师尊之前不出手是不愿意沾上因果,直至慕容佳九幽妖帝的身份曝露了师尊才能出手,如今要灭掉整个羽族,师尊便更要速速离去,以免沾上因果,你和慕昭可在步王府住上几天再回来。”
“是,陛下!”
“哦?”
“嗯。”
天心女帝拜别师尊。
“参见女帝!”
东方婉看着大地上已经停止的战争,看着无数尸体,脸上却显得十分平静,淡然道:“紫易剑圣大人不必多礼,这次多亏了有你,否则慕容佳怕是要酿成一场大祸了,她一意孤行,我也一时失察,差点让剑圣大人的弟子有失,东方婉恳请剑圣大人恕罪。”
也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天而降。
天心女帝欠身一揖,一双美眸中充满了自信与气势,道:“我与姐姐不同,或许九幽妖帝在慕容佳的圣体内种下了心魔,但我可以将其驱散,让慕容佳寻回自我,她已经陪伴我百年,还请圣树高抬贵手,留她一命。”
东方婉再次看向了云霭中步王府的方向,轻声道:“圣树,可否与东方婉一叙,我有些事情……想要向圣树请教!”
我心头微微一寒,这大概就是帝王之道吧,既然羽圣死了,羽族就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反而是步王府,拥有我和堂姐、李清音、澹台瑶这样的人物,未来大有可为,天心女帝为了收揽步王府,不惜将羽族斩尽杀绝,这手段也太雷厉风行了。
“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