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六十二章 如坐针毡

他一身黑衣,唯独双眸透着寒芒,剑意激荡而来,瞬间攻出了五剑,剑剑裹挟三重剑罡,已经达到剑心通明中阶的实力了?
冰川如林!
之所以要隐藏实力,很简单,怕被人认出罢了,是滴血宗的人。
“主人……”
“哦?仔细说与为师听听。”司凌空眯着眼睛,一副不相信,但也不点破的样子。
司凌空冷冷的看着我,目光如剑,盯着我看了许久。
群山之巅,无数云霭缭绕,就在云霭之下一座深红色殿堂伫立,胡峰带着我笔直的飞入殿堂深处,在一处阴森森的大殿内伫立,四周围,一尊尊的修罗像栩栩如生,澎湃着森然气息,就像是活物一般,而就在一口血池上方,立着一个身穿白袍的老者。
我大气不敢出一声,此时只希望神藤树传授我的易形术足够精妙,能骗过司凌空才好,所以也就神情自然流露,显得有些紧张与局促,两只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摆了,低声道:“师尊有什么事情需要弟子去办,尽管吩咐!”
我急忙踏出庭院,恭敬道:“大长老。”
一旁的大长老胡峰则冷冷道:“皇甫台,小心说话,你若是敢欺瞒宗主,下一个喂蛊虫的人就是你。”
能够以空间规则力量越过护院阵法,直接攻击我,这是何等的修为?
但,两把剑撼动在一起的时候,那种涌动的剑道规则化为玄奥力量沿着剑刃席卷而来,当即就让我改变了看法,这个人http://m.hetushu.com拥有的剑道层次绝不仅仅是剑心通明中阶,那种剑道规则的雄浑程度与剑道层次并不吻合,他隐藏了实力!
根本来不及思考,我抬手抓住一旁的弓弩就横扫开来,浑身圣气激荡,“铿”一声巨响,弩的铁架与长剑撞击在一起,迸发出耀眼火星,而产生的冲击力则疯狂肆虐,摧枯拉朽的将室内摆放的瓷瓶、武器架纷纷震碎,甚至冲击波笔直的轰向了蓝翎、红袖的房间。
“是,主人。”
我心头暗骂,司方难道只说了剑道大有长进不成?这老家伙对司方刺杀我的事情恐怕一清二楚,但那是人家的二儿子,我能说什么,也只能吃了哑巴亏,吞下这口毒药了。
“是二少主司方,主人怎么不认识他了?”蓝翎讶然。
“嗤!”
凛若秋霜!
我摇摇头,重新缔结护院大阵,道:“他是谁?”
“是。”
蓝翎眸光慌乱,说:“蓝翎只是觉得这次主人归来,仿佛换了一个人般,主人之前说过,要善待蓝翎和红袖,我们自然也会对主人更加一心一意。”
蓝翎、红袖飞奔出房间,看着周围凌乱一片的样子,两个人眼中都有水雾浮现,蓝翎道:“主人,你没事吧?”
司凌空,滴血宗宗主!
她们凡胎肉身,哪里经得住这样的攻击?
就在我心中叹息的时候,忽地万物剑心微微一颤,激荡出淡淡涟漪。
我低吟一和-图-书声,空间规则涌动,直接在原地炸开一道空间坍塌,身形横移到了两个侍女的房间前方,抬手祭出一道罡墙护住房间,随后右手下滑倒握住皇甫台的佩剑,猛然拔出,剑光炽盛,带着一道剑罡攻向了对手,低喝道:“你是什么人,竟敢暗杀我?!”
我有种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她们的冲动,但还是忍住了,身在滴血宗,一定要三思后行,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就不能信任任何人。
司凌空目光冷冽,深深的看着我,仿佛要看穿一切般,道:“区区白鹿书院的一名内院弟子也敢坏我们的好事,简直是找死,唐开济死不足惜,你也算是为师门立了一功!”
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说:“蓝翎,你以前也对我那么好吗?”
一缕白色剑光从天而降,快若闪电!
“皇甫台。”
我当即行礼。
“见了阎王再问吧!”
九重剑罡爆发,果然,这个人已经领悟剑心通明圆满了,加上半圣境巅峰的气息,应该也是半圣榜上的人物。
剑光冲天而起,我的速度极快,直接刺碎了他脸庞上的黑巾,顿时露出了一张还算是俊逸的脸庞,但脸上有一道十分显眼的疤痕,他似乎受了惊一般,连续爆发出数十剑之后腾空而起,跃入云霭之中,借助空间规则遁去了。
“没事了,你们继续休息吧,这里,明天再打扫好了。”
“左脸上有一道伤疤。”
想了想,眉头紧锁,道:“和*图*书师尊,在执行刺杀唐开济的过程中弟子中了他的一种奇毒,险些死在了左家庄,在求生意志之下,弟子慌不择路的狂奔,最后进入了一片神奇的地界,不但治愈了体内的剧毒,更加学会了一些剑道本事,以至于剑术大成。”
“很好。”
“随我来吧!”
我心头狐疑,唐开济不是因为偷盗圣尸而被杀死的吗?难道这底下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月朗星稀,司寒走后我倒是睡不着了,躺在竹床上瞪眼看天,对面的房间,蓝翎、红袖饿了许多天才得到一顿饱餐,此时已经睡得很香,传来淡淡的呼吸声。
“参见师尊!”
我脚踝一勾,将一只圆凳踢向了他,剑光中,圆凳直接细碎,而我的剑光也以雷霆万钧之势攻去,“嗤”一声破开了空间规则,在剑刃周围形成了空间坍塌力量,以至于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开始扭曲了,一时间对手直接撤招,他似乎意识到这一击硬碰硬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没想到你中了剧毒居然都不死,反倒是有了奇遇,剑道突飞猛进了!”他眸光冰冷,浑身爆发出一道道冲天剑意来,道:“既然如此,小爷也没有必要让你继续活在世上了。”
司凌空竟然露出赞许的神情,道:“司方今晨告诉我,说你的剑道大有长进,你是否遭遇到了什么奇遇了?”
司凌空的面庞看不清楚,笼罩着一层圣辉,而我又不能开启剑道神眼来看,太容易被发现了,只能http://m•hetushu.com这样看着。
我皱了皱眉,此时不能暴露我掌握的真龙术、无双九剑等绝术,更不能动用剑魂之影这样的剑道奥妙,于是一声低喝,激荡出六重剑罡,浑身涌动起冰冷意境,长剑一动之间四周冰寒一片,推演出一整片的冰川意境,碾压向对手。
“嗤~~”
“轰~~”
……
……
剑光交织,冰寒之意涌动。
猛招迭出之际,我冷冷道:“你敢私入我的庭院暗杀我,这件事传到宗主的耳中,我倒看你怎么交代,十招内杀不了我,就等着进思过堂吧!”
雪域剑诀,来自于下界,施展出来也没人知道会是我,放眼上界,雪域剑诀只能算是三流剑诀了,但以剑心合一境高阶的层次使出来,威力完全不同凡响,就算是碰上半圣榜上的人物也能一战!
“是,大长老!”
天刚刚亮的时候,一道身影降临落霞苑,浑身蔓延着圣道气机,是一个道貌岸然的老者,一身黑色长袍,双眸刺目,泛动着圣火光辉,这是一个点燃了圣墟之火的下位圣者,不出意外的话正是大长老胡峰,滴血宗第二高手,实力仅次于宗主司凌空。
“皇甫台!”他的声音不怒而威。
经过一次次的突破,万物剑心的规则已经相当完整了,力量与灵觉也远胜于当初刚刚来上界的时候,早早的就觉察到了一抹几乎微不可见的杀机,紧接着,一团云雾在我头顶上空凝聚而成,一重重空间破裂的规则蔓延开来和*图*书
“不错。”
但对皇甫台而言是殊荣,对我而言确实一次致命考验,如果在司凌空的圣威之下暴露身份的话,我逃脱的几率大约只有五成,这一行,太凶险了。
我心头一动,说:“刚才差点被他得手,我都吓傻了,一时间也没认出来。”
在胡峰的带领下,飞过一排院落,其中也有司方、司寒、凌允的庭院,他们分别投来了充满讶然、嫉妒的目光,显然胡峰是带我去见宗主司凌空,滴血宗有规矩,前十年轻高手都会拜入宗主门下,所以见一次宗主也是一种殊荣。
“皇甫台,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了?”司凌空淡淡道。
蓝翎蹙眉道:“主人,您的实力比起圣子司寒、二少主司方确实还有一段差距,实在不行,就搬出落霞苑,离开这是非之地算了,无论主人去哪儿,我们姐妹都愿意跟着您。”
天地间一片宁静气象,云霭缭绕在群山之中,将这座充满杀戮、暴戾的山脉包裹,竟然显得格外祥和起来,天地造化,不因善恶而变化,不因人心而转移,就算是滴血宗这种地方居然也会有如斯的美景,让人叹息。
“弟子不辱使命。”
红袖道:“主人没看到他的样子?”
有情况!
“不……没有……”
我松了口气,这人很强,差点就要逼得我动用压箱底的绝活了!
一招招强攻而出,黑衣杀手虽然在气势上占据优势,但想要打败我却不是几招之内就能完成的事情,一时间有点骑虎难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