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六十三章 看破

双臂枕在脑后,我懒洋洋的躺在了床上,脑海中飞快运转,这一次或许不止是查明书院弟子被杀的真相,还能揭开另一个秘密也说不定。
“原来如此。”
唤来了两名侍女,我再次在周围缔结了数十重禁制,按照这种程度的阵法,就算是司凌空想探查我们的对话也是不太可能的了。
“小塔?”
她讶然的瞥了我一眼,随后果然自己走了进来。
“圣子战,是怎么回事?”
我颔首:“没错,皇甫台已经死了,我是另外一个人。”
两个美丽侍女都露出了狐疑的表情,仿佛是在问我是圣门弟子,为什么却在问她们熟不熟悉,但蓝翎的反应稍快一些,道:“主人想问什么?”
我直接张开神叶世界,将她们送入神叶世界内,留下了不少食物,需要她们出现的时候再出现,这样更加安全,而且我也担心司寒、司方等人会对她们出手,毕竟是邪道修士,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的,对付不了我,杀两个侍女解恨,这对于他们而言太正常了。
“真的?”红袖双眸发亮。
带着刚刚沐浴完的体香,凌允坐在了庭院中的长椅子内,长裙开衩很高,露出一双修长而丰腴的雪腿,那一整片的雪白几乎令人窒息,而她一双美眸这微带迷离,看着我说道:“你根本就不是皇甫台。”
“都说了,别跪了。”我说。
蓝翎显然有些激动,道:“因为关于圣子战、风暴祭坛这些事情皇甫台根本就早就知道了hetushu•com,甚至这些事情也是他告诉我们了,而您却又问了一遍,而且从昨天您回来之后就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对我和红袖如此温柔,晚上也没有强迫我们侍寝,奴婢便知道,您不再是那个十恶不赦的他了,对不对?”
而就在这时,蓝翎一双美眸幽幽的看着我。
……
我想了想,又问:“那么风暴祭坛是怎么回事?”
“你说得没错,是我疏忽了。”
我说的话,真中带假、假中带真,自然能让司凌空这样的老狐狸相信了,毕竟,我是真的闯过七煞古界的人,换了别人,恐怕就说得没有那么真实了。
她们这才小心翼翼的坐在我的对面,脸上满是局促与彷徨。
我被发了好人卡,心头百味杂陈,轻抚两人的秀发,道:“你们已经吃了许多苦,以后不用再受苦了,不过留在落霞苑里太危险了,你们愿意跟随在我身边吗?我是说……如果我进入风暴祭坛,可能也会相当凶险,你们可能会跟我一起永远留在禁地回不来的。”
红袖道:“据说,是滴血宗祖门曾经流传的宝物,一旦获得,足以让滴血宗一飞冲天,成为上界的顶尖门阀之一,就连女帝陛下也都会对滴血宗刮目相看,但这也只是传说罢了,到底是什么宝物,从上古时代至今也没人知道,反倒是滴血宗折进了千万天骄在其中了。”
蓝翎的美眸中闪烁光辉,道:“主人……您已经不是皇甫台了,www.hetushu•com对不对?”
“你有腿,还能飞,自然可以自己进来。”我淡淡道。
“干嘛这样看我?”我有些心里发毛。
司凌空目光中的炽盛渐渐化解,我知道我赌对了,他之前可能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皇甫台这一号人。
我舒了口气,就说嘛,司凌空哪儿有那么好心,想送我去风暴祭坛寻找大机缘?显然是凶险之地,不想让自己的两个儿子送死,所以让我这个刚刚崛起的天骄去代为送死罢了,不过风暴祭坛却让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滴血宗的祖地,再加上思过堂内居然陈列着白修罗的雕像,这一切若是有联系的话,或许这个所谓的祖地也是我寻根的地方,为什么我的体内会有白修罗血脉,这也是我追寻的秘密。
司凌空淡淡道:“大长老,将皇甫台的名字写入血煞圣子候选人之列中,只要是我滴血宗的弟子,就有资格进入风暴祭坛,与飞鹰府、血魔宫、飞星书院的天骄争夺至宝,若是能取回至宝,或许就是我滴血宗的重生之时了。”
司凌空依旧眯着双眼,道:“莫非是传说中的七煞古界?”
“主人请说,我们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哗啦~~~”
“哦,原来如此……”
“滴血宗的事情,你们了解得多吗?”我问。
同时,圣子战的时间也即将到了。
“我想问你们一些事情。”
大长老胡峰冷笑道:“皇甫台,你不要胡说八道,七煞古界数百年才m•hetushu•com降临一次,每次降临都足以让上界群雄争破头,就凭你?你也配得上这样的机缘?”
蓝翎眨了眨眼睛,道:“滴血宗的弟子相互竞争十分残酷,其中最激烈的就是血煞圣子、血煞圣女的争夺战,一年一次,选出最强的两个人,担任护教重任,上一任是凌允和司寒,半个月后将会进行今年的争夺,按照规矩,前十名的弟子都有资格争夺。”
“是。”
蓝翎擦着泪水,一下子就扑进了我怀里,带着泣声道:“主人,蓝翎知道您是一个好人,绝不会再伤害我们了。”
虽然他说的很多我都不明白,但还是点头颔首。
“蓝翎、红袖,你们过来。”
“弟子自知才疏学浅,不敢僭越。”
……
运起圣气,硬生生的逼出了满头的汗水,我声音颤抖,道:“师尊明鉴,那一方世界的规则十分玄奥,有许多连弟子都看不明白的规则,其中又充满了种种杀机与杀局,每一方地面几乎都有杀机,而在那片世界里又有一些类似于小塔的东西,弟子正是在经历千难万险之后得到了其中一尊小塔内灵简内记录的一些剑道规则与心得,使得剑术大成。”
两人如获新生,齐齐的跪倒在地:“谢谢主人,谢谢主人!”
“隐藏了修为?”
我心头一怔,好聪明的小丫头!
“好。”
外面,忽地传来了一个清亮的声音,是血煞圣女凌允,她找我做什么?莫非还是余情未了?
“风暴祭坛内有什么?”
和图书师尊又有多少注意力在弟子身上呢?”我反问一句。
“好好准备吧,半个月后参加圣子争夺战,别让为师失望。”
“皇甫台!”
我点点头:“我只能告诉你们我不是皇甫台,不过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我到底是谁,但我一定会善待你们,说到做到,你们在皇甫台身边受了那么多苦,等我办完事情会带着你们离开这里,或许……安排在我父亲大人身边当个侍女,你们觉得怎么样?”
“大长老。”
“嗯。”
……
红袖也扑进另一边怀里。
我如坐针毡,抬起头来,一双眼睛直视司凌空,道:“师尊,如果弟子说之前一直在隐藏剑道修为呢,师尊应该不会责罚弟子吧?”
“让你们坐就坐。”
司凌空淡然道:“皇甫台,从今以后你可以自行出入滴血潭,但凡在修为上有什么困惑尽可来问为师,记住,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滴血宗的天骄之一了,以你的进阶与修为,或许有争一争圣子地位的实力,你要参与血煞圣子之战?”
“是,师尊。”
“嗯!”
“你怎么这样说?”我问。
平常的时间进入神叶世界,在圣元洞天里修炼,一步步的夯实自己的根基,转眼十多天过去,而我也在神叶世界里修炼了几个月,气息更加盈满,已经达到半圣境后期的巅峰,距离突破进入半圣巅峰只有一步之遥了。
司凌空淡然道:“七煞古界并非每一次降临都有天象显化,你根本没有必要因为七煞古界的事情才斥责他,唯m•hetushu.com一让我疑惑的是,一个并未领悟剑心通明的人,是如何在几天内就连续突破,达到剑心通明高阶的,皇甫台,你可否解释一下?”
“你们先坐下。”
想到这里,我禁不住一阵心颤,这种美人恩还真是难以消受。
走出神叶世界,将其收回眉心,随后打开庭院的禁制,果然,凌允身穿一袭黑色长裙站在外面,道:“不邀请我进去坐坐吗?”
“主人,叫我们有何吩咐?”蓝翎道。
“这……”
蓝翎张了张小嘴,道:“主人,宗主是不是跟你提及了风暴祭坛了?”
“奴婢不敢。”
就知道瞒不住,这就是知道真相的代价。
红袖抬起头,美眸蒙着水雾:“主人去哪儿红袖就愿意去哪儿,死而无憾。”
还有,林千羽!
“是!”
“不必过谦。”
司凌空的眼睛猛然睁大,道:“在我法眼之下,你还能隐藏得了修为?”
“这……”她秀眉轻蹙,道:“滴血宗其实并非一脉相承,而是与另外的三方势力共同构成了一个邪道的门阀,另外三个分别是飞鹰府、血魔宫、飞星书院,而在四大势力的祖地内,存在了一个随着时光而漂流的遗迹,就叫做风暴祭坛,每三年,四大势力都会派出一批人进入禁地去寻找风暴祭坛,但能活着回来的人寥寥无几。”
“风暴祭坛?”
至此,就在滴血宗里住了下来。
回到落霞苑,依旧战战兢兢,多亏蒙混过关了,如果被司凌空看破了身份,那就糟糕了,不过,还有许多事情要问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