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七十三章 修罗浮屠塔

空间气息紊乱,上空在蝉翼纱的笼罩下挡掉无数风雪攻势,众人鱼贯沿着冰壁向下滑落,而上官雨蝶则祭引着蝉翼纱一路下沉,始终保护在众人头顶上空,而就在我们在冰壁上下滑近一炷香之后,空中的风雪少了许多,取而代之的却是赤红的霞光。
上官雨蝶猛然张开手,顿时一道蝉翼般的轻纱飞起,笼罩在前方,在冰刀的撞击下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一道道铭纹光辉闪烁,超然气运流动,这是一件至少五百灵的超凡器,祭炼的强度相当之高,放在上界也是难得的宝物。
忽地,我灵觉微微一跳,双眸开启剑道神眼猛然看向远方,目光穿透重重风雪落在了一座雪原中的古塔上,古塔有七重高,通体犹如金铸,比较奇怪的是古塔的外层以贴满符箓的铁链纵横相连,塔身则有佛印若隐若现,无比神圣,整座塔都像是被锁住了一般,但内中则散发出浓烈的煞气与大凶气息。
凌允瞪眼看着我:“不能去,会死的!”
“金塔?”冬星辉身边的一名飞鹰府女弟子禁不住露出喜色:“难道是……是传说中的修罗浮屠塔?”
“小心。”
“嗯。”
……
“没关系。”
冬星辉皱眉一笑:“司寒师兄,你不是不进入禁地深处的吗?怎么现在出尔反尔了。”
冬星辉皱眉道。
“今年还会有血之变吗?”
我没有多说什么,而凌允则一双美眸看着我,风雪吹得她长裙摇摆,直接传音道:“别http://www.hetushu.com以为上官雨蝶对你有什么好感,只不过是她看透了你的实力,觉得你可以一用罢了。”
另一个方向,也走来了一群人,正是司寒、司方,率领数十名滴血宗的长老与弟子来了。
“哦?”
此时,我们已经完全进入了第二重境地,令人奇怪的是并没有什么更强的规则压制,只是更加冰冷了,冷到连空气都几乎快要不流通,地面上涌动起一层白色的雾气,不断的蔓延而来,抬手间就有冰霜不断缔结在皮肤周围,这种严寒很不一般,在人界难得一见。
“未必吧?”
上官雨蝶解释道:“禁地之中并不仅仅有风暴祭坛,也有其余的机缘,而修罗浮屠塔也只是传说中的圣地,据说远古佛道浮屠普度众生,为了镇压邪恶修罗而修筑了一座圣塔,正是这座修罗浮屠塔,以神圣经文与符箓镇守宝塔,而镇压在其中的,均是大凶。”
“不行,皇甫师弟,你还是跟我们一起吧?”
“彼此彼此。”我回应道:“我觉得上官雨蝶的实力也还算是不错,一旦进入更深层的禁地可能还用得上,一起走总比两个人去要安全。”
冬星辉怔了怔,摇头一笑:“师姐说笑了,我飞鹰府愿意与血魔宫共同进退,如果我们不联手,恐怕谁也无法闯入第二重,这一次,再也不能跟去年一样功败垂成,让师尊失望了。”
我也一样将剑罡布满身躯,灵墟内的圣气不断涌动,hetushu.com为肉身提供抵抗冰气入侵,一时间肉身表面充满了暖意。
“是吗?”
“血之变?”
众人都有些振奋起来,双眸闪闪发光,随后在上官雨蝶的带领下,近三十人进入风雪深处,直奔禁地下方的第二重境地而去。
“好,出发了!”
“哼,被你气死了,去就去,大不了一起死。”凌允道。
冬星辉摩拳擦掌道:“临行前师尊有过交代,一旦遇到修罗浮屠塔,绝不能错过,据说只要解开封印,就有可能得到修罗浮屠塔内远古流传的古老武诀与经文,那可是天大的机缘啊!”
我想了想,说:“往前走一样有大凶险,反正都是一个死,不如去看看修罗浮屠塔也好。”
……
“上官师姐的蝉翼纱更强了。”冬星辉眯眼笑道。
“或许不会,感觉不同了,走吧。”
“是,上官师姐!”
冬星辉双手握剑冲我一拱手:“皇甫师弟,刚才冬某出言有所不敬,还请师弟见谅。”
近二十人返回,只剩下不到十人了。
众人齐齐点头,都祭出了剑罡或者护身天罡,一行人满怀戒备的踏着雪地进入禁地雪原深处,说来奇怪,走了近半天的时间,足足深入二重境地有数百里,但却始终没有遇到任何的危机,就更别提什么血之变了。
“一座金塔,共有七层。”
上官雨蝶明眸似水,道:“血之变?”
“是,师姐!”
“是,明白。”
冬星辉冷冷一笑:“那就悉听尊便了,上http://m.hetushu.com官师姐,我们飞鹰府、血魔宫去一探修罗浮屠塔,如何?”
“嗯?”
“嗯!”
一听到修罗这两个字眼,心底就忍不住的躁动不已,我是白修罗,这修罗浮屠塔中或许也有我想要得悉的秘密与真相。
极寒冰气之中,三人身躯如铁铸,一动不动,冬星辉皱了皱眉,猛然吹出一口圣气,顿时气流激荡,吹开了那一片范围的雾气,然而三人却身上满是龟裂的滋滋声,浑身的冰层犹如瓷瓶般的裂开,紧接着身躯四分五裂,变成了一堆碎冰块,死得极为惨烈。
“那就对皇甫台客气一点。”上官雨蝶淡淡道。
“修罗浮屠塔?”我讶然。
……
“皇甫师弟,你们真不算是早啊!”司寒笑道。
“上官师姐,去年的二重境地是什么样子的,有什么杀机?”我问。
冬星辉浑身一颤,肉身爆发出一道惊人剑意,道:“所有人都小心,禁地第二重,素有‘赤霞现、大凶至’的传说,上一次我们进入第二重一样引动了赤霞现,因此陨落了多个宗门天骄,其中还折损了飞鹰府的一名圣子,太惨烈了。”
凌允道:“要去你们去,总之,我和皇甫台不会去。”
姜承运一走,顿时在场的人少了许多,上官雨蝶一双美眸开阖,看向了飞鹰府的冬星辉,道:“飞鹰府是不是也要与飞星书院一样,与我们各行其道?”
凌允秀眉轻蹙道:“先不说能不能得到什么机缘,仅仅是修罗浮屠塔内镇守的大凶,一hetushu•com旦放他们出来,我们有命拿机缘吗?”
“小心,是极寒冰气。”上官雨蝶一声轻吟,体表蕴满剑罡。
司寒淡淡笑道:“我在上层看到这里赤霞出现,生怕皇甫师弟和凌允师妹有什么危险,所以带着众弟子与长老来了,结果却有意外发现,修罗浮屠塔居然出现了!”
但有的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飞鹰府、血魔宫有三名实力稍弱的半圣初期弟子一声惨哼,就伫立于白色雾气中一动不动了,周围满是“吱吱”的声音。
上官雨蝶看了看我,随后也看向我远眺的方向,笑道:“皇甫师弟,你也感受到那种气息了?你又看到了什么?”
“赤霞出现了。”
“快走吧,蝉翼纱抵挡不了多久。”
上官雨蝶道:“每一年的禁地都有新变化,这里受到一种神秘意志的掌控,所有弟子听着,半圣境后期之下的人全部返回第一重,你们留在这里也是送死,其余弟子随我继续探查禁地深处,寻找风暴祭坛的下落。”
“刘大龙!快点走,别磨磨蹭蹭的。”
风雪如刀,狂风裹挟着一块块手臂大小的冰刀从虚空中吹拂而来,仿佛是混沌中飞出的杀招一般,令人胆寒。
上官雨蝶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道:“是你先看到了修罗浮屠塔,或许这就是天定的机缘,你若是不去,谁也休想得到修罗浮屠塔中的远古武诀与经文。”
“哗哗~~~”
众人极速移动,笔直的冲向了修罗浮屠塔的方向,然而这座塔却像是海市蜃楼一般,众人足和_图_书足狂奔了上千里也没有近前,时间已经入夜,夜色中,那一点金色光辉始终就在天边,大家没有妥协,继续狂奔,直至接近天亮的时候,金色亮光越来越强烈,就在雪域之中,果然,一座七层浮屠塔终于出现了,通体闪烁着金色光辉,满满覆盖着经文,甚至有梵音从天际传来,令人有种心境澄明的感觉。
冬星辉战栗不已,道:“去年闯入第二重境地的时候还没有这些的。”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冬星辉决然:“何况这些大凶在修罗浮屠塔内被镇封了数万年,魔性早就灭了,就算是没有被镇压成一堆飞灰,也绝对没有什么力量来对付我们了,凌允师妹,如果太怯弱的话,可就什么都得不到了。”
“我的天……”
“没错,进入二重境地深处众人的血脉便会受到一种神秘规则的改变,许多心智不坚的弟子都被激发出血脉中的阴邪部分,当场魔化,反攻自己人,仅仅是一个血之变就让我们功败垂成了,所以,去年的时候没有任何一名弟子进入三重境地,就更别提风暴祭坛了。”
上官雨蝶颔首不语。
“出发,前方就是第二层境地了。”上官雨蝶一双眸子看向雪海深处,道:“一旦进入第二层境地,大家要协力同心,绝不能胆怯后退,能不能寻回祖器,重振我们修罗天府的声威,就看我们的了。”
“奇怪了。”冬星辉皱眉道:“这第二重境地如此平静,很不寻常啊。”
上官雨蝶也秀眉轻蹙:“雷风师弟、决吕师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