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七十四章 黑发修罗

司寒淡淡一笑:“若是能得到太古年间修罗天府的无缺宝典,就算是我司寒死了,又有何憾?倒是冬师弟你,慢一步,这宝典可就不是你的了。”
司方一双眸子透着贪婪,死死的盯着金塔,道:“如果塔内真的镇守着修罗,那岂不就是我修罗天府的先祖?打破恶佛桎梏、解救修罗先祖,更待何时?”
“砍下本座头颅?”
“轰!”
冬星辉皱眉道:“而我等修炼的法门有很大一部分传自于上古修罗天府,血脉中早就种下了魔性,根本近不得浮屠塔!”
“蓬蓬蓬~~”
“你们……是来找死吗?”
司寒嘴角带着冷笑:“你们这些圣子、圣女,不会介意我司寒也分一杯羹吧?”
“是,大师兄。”
“不必。”
“没错,冬师弟果然是识大体之人。”
冬星辉笑了笑:“司寒师兄想入浮屠塔,尽管去闯好了,我等又怎会有异议,所有的一切努力,都只是为了恢复我修罗天府的昔日荣耀罢了,你说对不对?”
黑发修罗嘿嘿一笑:“你们人族……不过是一群蝼蚁,所成立的宗门也敢妄称修罗天府?你们配吗?”
上官雨蝶道:“司寒师兄有办法。”
“出现了。”
黑发修罗阴冷的一笑,道:“你要不要?”
司寒深吸一口气,体内盈满的九重灵海居然显化而出,巍峨如狂澜一般的旋转起来,带动着四周的空间规则,瞬间形成了一道无坚不摧的罡风,下一hetushu.com刻,九重剑罡迸发,司寒低声喝道:“所有人向后退,看我怎么破这经文大阵!”
一群飞鹰府弟子纷纷拔剑,顿时一缕缕剑道规则腾空,结成了一道小型剑阵,缓缓前移,走向了浮屠塔,而司寒则双手负于身后,傲然的飞在最前方,浑身布满护身剑罡,要第一时间推开浮屠塔的大门。
司寒目中射出一道寒芒,道:“多说无益,准备进塔,来两个人,探路。”
事实上,司寒虽然被我夺了滴血宗血煞圣子之位,但实力上却比飞鹰府圣子冬星辉要强上一点点,在半圣榜上的排名也更加靠前,甚至除了上官雨蝶之外,司寒可以叫板任何一个圣子或者圣女,这就是他敢这么狂妄的原因所在。
“吱呀~~”
一缕缕经文从地底蔓延升起,烙印在雪地上延伸开来,伴随着混沌中的阵阵梵音,说不出的神圣与祥和,而两名滴血宗弟子则发出一声惨嚎,金色经文仿佛烧红的铁水般缠绕住他们的双足,一缕缕经文蔓延全身,犹如火浆遇到了冰霜,发出滋滋的声音。
“虚无!”
剑罡化为凌厉剑意斩向大地,就仿佛切西瓜一般的将地表积雪、岩层纷纷切碎,地表完全被圣气场域碾压破坏,一整片的地表都在下沉着,当积雪与地表下沉之后,修罗浮屠塔的塔底也显露了出来,果然,踏地伫立于一块古老巨岩上,而岩石周围尽数刻满了经文,和*图*书经文转动,在地表呈现出一整片的经文大阵,圣洁无比。
“修……修罗天府……失去的绝学……”司寒气喘吁吁,急忙服下了两滴六阶蛮兽灵液,以此来补充失去的生命精华。
黑发修罗冷笑:“小东西,你走过来。”
“修罗浮屠塔……”
黑发修罗猛然低吼一声,脸孔变得无比狰狞,口中喷出一口煞气,宛若风暴般卷动司方的身躯飞了出去,尚未落地司方就已经吐血受伤,狼狈不堪。
我淡淡道:“释放出积怨万年的修罗,你觉得他真会认你这个徒子徒孙?而不是一掌把你拍成飞灰吗?”
司寒则在失去两名弟子之后有些恼怒,一张脸透着阴寒,道:“我看未必,这些经文来自于地下,必定是源自于某种铭刻的力量,如果能打破这些铭刻,经文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
上官雨蝶没有拒绝,她也很想知道这座古老的浮屠塔内到底藏着什么样的天机,将长剑轻轻刺入一旁的雪地上,她扬起雪白玉手,五指轻轻张开,顿时一种雄浑圣道气韵包裹胴体,在掌心里一一浮现,空间规则涌动,果然,所谓的震空掌,其实就是领悟了一部分空间规则之后演化出的能力,与我的剑道空间折跃有一些相似之处。
“这些远古经文依旧有反噬力量。”
黑发修罗冷笑:“人族,自私贪婪,没一个好东西,你以为本座会相信你?”
司方有些惶恐:“前辈不要动怒和-图-书,人族若有僭越之处,晚辈这就给您赔罪。”
“皇甫台,你什么意思?”司方冷冷道。
两名滴血宗弟子踏步上前,都是半圣境初期的修为,相继拔出宝剑,护身天罡缭绕,一步步的走向了修罗浮屠塔,但在接近浮屠塔近百步的时候,忽地金塔喷薄光辉起来!
“我可以试试。”
司寒单膝跪地,道:“我修罗天府后裔,对修罗一族敬若神明,只要前辈一言,我等定必赴汤蹈火,虽死无憾!”
他声音低沉,浑身喷薄凶芒,嘴角更是带着狞笑,目光一一在我们的身上扫过,道:“你们来到浮屠塔,想要什么?诸佛经文,还是修罗的武诀?”
“哗——”
“是,前辈。”
司寒皱眉:“前辈何必如此绝望,不如……我们作个交易如何,前辈传授我等修罗一族的秘典,我等自会释放前辈。”
冬星辉双臂抱怀,笑道:“塔身之上依旧有镇封锁链与符箓,司寒师兄确定要以身试险吗?或许,当师兄推门的时候,就会受到反噬了。”
司寒一步步走上前,目光中充满炽芒,而就在他走近黑发修罗数米之内的时候,忽地修罗一声怒吼,强大凶光宛若巨爪般的抓住了司寒,直接将司寒拉近身前,张口便露出了獠牙,一口咬在司寒的左臂上,转眼间司寒左臂飞快干枯,只剩下皮包骨了,这还不算,左臂的生命精华被吸尽之后,身躯也开始干涸了起来。
“本座不知道什么是修m.hetushu.com罗天府的绝学,不过却可以传你一道修罗一族的绝学。”
“轰轰轰~~~”
“修罗浮屠塔现世,我怎会错过?”
“好。”
一片尘埃与混沌雾霭升起,笼罩着塔内的世界,让人无法看清。
刚才的一缕刀气,乃是他的一缕目光所化?仅仅是一道目光就能震退司寒这种半圣榜百强的人杰,这修罗未免太恐怖了!
司寒手握利剑,冷冷的看了一眼司方,随后又看向了塔内的黑发修罗,道:“前辈,你已经被锁在了浮屠塔中,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呢?我等虽然都不是前辈的对手,但如果联手,前辈认为我们有实力砍下你的头颅吗?”
……
司方有些狂热,直接冲上前,单膝跪在地上:“前辈,我乃修罗天府传承的四宗之一滴血宗弟子司方,特来解救前辈!”
门轴转动的瞬间,斑驳的蛛网下厚厚的尘埃落下,就在推开门的刹那,一缕血红色刀芒猛然从浮屠塔中劈出!
“好一个虽死无憾!”
“滚!”
连续数十掌,将岩层表面的经文铭刻震得稀碎,当铭刻消失之后,地表上的经文阵法也一一消失,修罗浮屠塔的外围禁制,化解了。
黑发修罗猛然停了下来,眸子里满是炽盛光辉,冷笑道:“小东西,你是一条好狗,本座不会亏待你的,说吧,你想要什么?我们的交易,已经开始了。”
“修罗天府?”
修罗,传说中的修罗?
上官雨蝶长剑一指,一缕超然规则力www.hetushu.com量送入了塔内,竟然是一种与气运相关的规则,下一刻塔内尘埃落定,云霭弥散,出现了让众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就在古塔的中心处,一个身影被锁在了那里,一头黑发,满身强壮的肌肉,双手向后被镣铐吊起,脖颈处也有一条巨大锁链嵌入地底,双足齐齐被镣铐扣入岩层,而周围的地面上,经文铺满,这人浑身充满魔道气息,额前有双角,目光无比锐利,带着杀戮一切的凶光。
黑发修罗哈哈大笑起来:“来吧来吧,若是能斩下本座的头颅,本座倒是要谢谢你了,这没日没夜的煎熬,老子早就受够了!”
“前……前辈……”他浑身战栗。
冬星辉手臂扬起:“上,祭飞鹰剑阵,进浮屠塔。”
司寒淡淡一笑:“上官师妹,听说你修炼了一套震空掌,就请你帮帮忙,震碎这些铭刻经文,浮屠塔的外围禁制自然就能化解了。”
“哼……”
“哼!”
转眼间,两名弟子在经文力量中化为飞灰,“蓬”一声炸开身躯,尘归尘土归土了。
司寒眸光中有些得意之色,道:“好了,现在可以闯塔了。”
上官雨蝶咬着银牙,沉默不语。
司寒剑罡护体,加上及时抬起的长剑,一声铿锵狂鸣之下整个人被震得后移了足足数十米,十分狼狈,司方等人立刻迎上前,众人睁大眼睛看向浮屠塔,却只看到了一双炽红的目光,而我则更是心头一紧,那目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笑了笑:“没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