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九十三章 天谴一剑

这实力,太恐怖了!
“小家伙,要专心,不然会死的哟……”老者冷笑道。
必须加快杀伐的速度了!
……
“是,院主。”
我心头一片寒意,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一个结果。
腿部猛然一寒,就在我斩杀了一名阴灵之后,下一个阴灵不等我发话就已经直接偷袭了,此举似乎得到了镇神剑意志的默认,神剑岩石上只是涌动了一道金色涟漪,却并未出现什么规则链条直接惩戒偷袭我的阴灵。
“诸葛明,为小轩护法!”上官紫易道。
就在我念头闪过的瞬间,身躯已然腾空而起贯穿剑冢出现在了地表之上,神藤树的枝条也如没有出现过一般,瞬间消失,而我这时候才感觉到那种彻骨的疼痛,内脏几乎都被绞碎了,肉身破了一个大洞,圣脉等也受到了损伤。
第二剑再次催动而来。
难说,或许根本没有机会抵挡一招。
转眼再次入夜,七层内的阴灵已经被我斩杀了超过八成,只剩下数十人依旧徘徊在周围,其中五人手握长剑守住了七层往六层的通道,一个个脸上布满杀机,而此时我的情况已经无法更糟,圣气剩余不到两成,伤势无比严重,所能发挥出的实力也不到四成了。
真羽剑界气机澎湃,一片片真羽如繁星般布满领域上空,时不时有凤凰法相飞掠其中,涌动着一缕缕超凡剑道气机,就在我猛然一剑洞穿空间规则,完成一次空间折跃攻势之下,一秒钟前还在嘲笑的阴灵已hetushu•com经身首异处了。
其中的一道金色藤蔓直接缠绕住我的破残身躯,带着我飞速上升,而另一道藤蔓则化为一道电光,如极速抽打向了火海中的禁忌男子,但神藤只是与他的天谴剑意碰撞在一起,顿时“蓬”一声巨响,剑意弥散,但神藤树的这一根枝条也被一剑震碎,烧成了飞灰!
“完了……”
“嗤~~~”
“刷——”
八层入口处一道凶光澎湃,赤红色的妖冶火焰爆发,就在火海中,一个手握残剑的男子走了出来,嘴角带着残忍笑容,脸上充满了不羁与忿怒,一言不发,残剑猛然一抖,凌空便劈出了一剑,这一剑宛若引动了诸神的愤怒。
他吐出了出现之后的第一句话,冰冷无情,却又无比决绝。
“必须要走了……”
“唰~~”
“挡不住了?!”
“轰~~~”
我深吸一口气,连续吞下两枚圣元丹和高阶疗伤丹,体内凤凰法运转不绝,不断的恢复肉身力量以及重生被圣墟之火烧伤的肉身,整个身躯就仿佛是一个巨大的机器一般,力量爆发、自我恢复、圣力汲取都一起完成!
一想到这里,马上打定主意,借着被对手一剑震退之间的机会,身躯猛然席卷数道剑意风暴向后撞了过去,真羽剑界通明,连续三枚巨大真羽冲进了仙骨剑中,向回就扫出了炽芒缭绕的一剑,也就在这时,地底深处传来了隆隆之声。
然而,就在我万念俱灰http://www.hetushu.com之时,忽地一股熟悉气息化为电芒射入剑冢六层,是两根嫩金色的藤蔓,神藤树终于来了!
我的天啊……
“小轩!”
体内,一道不死鸟印记腾飞爆炸开来,这无比沉重的伤势已经必须凤凰涅槃了。
心头一片茫然,那禁忌男子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闹出那么大的动静?
“轰~~~”
……
天谴一剑袭来,所过之处一片虚无,将结界的规则都悉数绞碎了,地底坚硬的岩石纷纷化为齑粉,天谴力量缭绕,直奔我的眉心而来。
“呜哇……”
他,要来了?!
“即使变弱,一样杀你!”
剑罡爆发,真羽剑界为之一亮,接下来的一连串连续攻势直接再次斩杀一名阴灵,这次学聪明了,在斩杀完成的那一刻一步数十丈,避开了一道致命的剑芒,那是一位仙风道骨老者的杰作,他手握石剑,浑身都澎湃着风系规则剑道的气机。
让一位剑圣为我护法,真是太看得起我了。
腿部变得血迹斑驳,七层的剑道阴灵都十分超凡,许多超强者只差一步就是剑圣,而且积累的剑道规则不是一般的深厚,有的实力甚至可以比肩剑圣了,以至于我就算是连续祭出三道剑魂之影、真龙化身、真羽剑界这些底牌手段,但却依旧战得极为惨烈,浑身布满了剑伤,仿佛一个血人般的在战斗着。
忽地,剑道神眼惊鸿一瞥,竟看到了一双血红色的眼眸看着我,他就藏在剑冢的深层,或和-图-书许是在八层,也或许是在九层,就在被这双眼眸看了一眼之后,我浑身颤抖,心脏猛烈的收缩了一下,剑心晃荡,甚至就连真羽剑界都受到了影响,被手持石剑的老人一剑轰得飞退数十丈,颇显狼狈。
这几乎是我无法抵抗的一剑,这已经超越了所谓的境界,而是完全的一种力量碾压,如同皓月与萤火之间的差距一般,紫雷窜动,那种足以毁灭一切的威势恐怖之极,只要被这天谴一剑沾边的万物都会直接湮灭,而我的情况很糟,胸口被一剑洞穿出一个大洞,若不是真龙之身比较强悍的话,恐怕已经在这一剑下完全湮灭了。
“轰~~~”
“真的……完了……”
我脑海里瞬间一片空白,无数念头飞过,曾想过会和小颜一起清修,甚至带上堂姐一起回到龙界,也曾想过要好好待林慕昭,给这位最爱的师姐遮风挡雨,更曾想过要帮宋骞、赵昊等一群兄弟提升实力,甚至让他们名列上界圣者之列,但这一切都突然间变得遥远了,我甚至连眼前的这一关都过不去。
……
一声轰鸣,火焰缭绕的真羽一击直接被磨灭,反倒是对方天谴般的一剑横空而来,无法阻挡的洞穿了我的胸膛,甚至就连心脏也一并受伤了,好强大的一剑!
一道人影闪过,是师尊上官紫易,她一手扶着我,另一手则将诸葛明种的仙笋碾碎直接塞进我的口中,顿时鲜嫩的仙液流淌入喉,快速修复伤势,但根本就来不及,体内火辣辣的一片,和*图*书一缕缕紫色圣力依旧在灼烧身躯,果然是天谴,这一剑劈出来是非杀人不可吗?
“杀!”
这一剑,已经作势要把七层、六层一起劈开了吗?
“哧——”
剑光所过之处,形成了一道天谴规则链条,仿佛空间规则被完全破坏了一样,竟然无法愈合,这直接超越了我的认知,空间规则属于天地规则,虽然实力稍强的修士都能一剑破碎空间,但天地空间却能瞬间恢复,然而此时这禁忌男子的一剑居然完全破坏了天地的规则,一剑劈出了一道天谴,那种毁灭力量扑面而来,令人心悸。
“嗡!”
我心头战栗,脑海中挥之不去那剑冢深层的一双眼睛,那双眼睛属于一位丰姿绝世的禁忌,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隔着厚厚的岩层与镇神剑的镇封都一眼足以动摇我的心神了,如果近在眼前,不知道我能不能挡得住他一招?
又来了,一个棘手的人物。
我在心底对自己说道,镇守出口的最强几个阴灵都被我击败了,剩下的一些都是比较弱的,这样就给了我一鼓作气冲出去的可能性了。
口中鲜血猛吐,我的身躯化为一道流光,向后狂退,而就在身后,七层的结界也被天谴一剑轰穿了,虽然在剧痛之下,我依旧引动最后剩下的一丝圣气,整个人轻轻从洞口中飞了出去,那是我唯一的活路,就在我回眸再看的时候,却又看到一双无情而可怖的眼神。
“死。”
“嗤!”
而此时,不断运转凤凰法准备涅槃的同时,我看了http://www.hetushu.com一眼周围,却发现剑冢天牢的上空已经布满了来自各地的强者,师尊上官紫易、师伯上官南风都在,就连李清音、堂姐、梵清妍也来了,至于书院的宁道泫、断井渔两位老前辈也长空猎猎的站在那里,至少上百位圣者对着剑冢天牢虎视眈眈,但顶在最前方的,最弱的一个也至少跻身剑圣之列的圣者,李清音就在其中。
一声低啸,拖着破残的身躯,仙骨剑连续挥动,将一个个阴灵斩落剑下,浑身血迹斑斑,甚至我怀疑自己的鲜血都快要流干了,但却无能为力,心底深处有种无助感,只是希望神藤树把这里的消息告知师尊了,只要书院有所准备,即便是那位禁忌出现了,也不至于会满盘皆输。
我一声暴喝,仙骨剑猛然向前突刺而出,连续四道真羽坠入剑身之中,爆发出恐怖威势,几乎将真羽剑界最强的力量都爆发出来了,然而这一剑似乎还是太弱!
心头再次一片空白,神藤树有多强我是知道的,就算是修罗天府出世修罗在遇到神藤树的情况下也被一根枝条抽得受了重伤,但此时此刻,神藤树的枝条居然被此人一剑震碎,这是什么样的超然力量才能做到这一步?
仙骨剑爆发出冲天光辉,与手持石剑的老者攻杀在一起,凭着真羽剑界、三道剑魂之影的优势力保不败,同时剑道神眼看向了地底深处,却发现八层与七层之间的地面仿佛无法被看透一样,只能看到一片雾蒙蒙的景象,但那种澎湃的邪道剑修力量却让人心惊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