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三对一

“林慕昭。”
清风激荡,血无疆长发飞扬,更显得阴狠,手中长剑缓缓扬起,笑道:“如果你们三个已经准备好了,那么本少主就开始杀戮了。”
三次猛招,都无比强横!
东方齐我握紧了长剑,低声道:“步亦轩,慕昭仙子,看来我们三个终于有机会并肩一战了。”
“你……”
是神藤树,他的念力居然能穿透世界裂缝?
心头充满了绝望与痛苦,看着自己的样子,那种濒临绝境的感觉笼罩心头,我要变成血妖了吗?如果化为血妖,我宁可选择死。
我飞快将嫩芽捧起,一口就吞了下去,顿时一团无比强横的圣道气息在体内绽放,就仿佛在野火蔓延的山林上空降下一场甘霖般,大火瞬间就被浇熄了,即将妖化的身躯也恢复了常态,更让我惊愕不止的是体内一股磅礴力道苏醒,胸口、后背的身体位置居然自行开始了圣化的过程!
所有人都震惊了。
“我……我没事……”
玄武传人?
远方,传来了龙寻、东方宸等人的怒吼声,城池上不断有人陨落,圣城即将失守了。
我管不得那么多,救林慕昭要紧,浑身的圣气都仿佛注入她的身躯,眼前有些模糊,血水混合着汗水沿着眉毛流入眼中,随后再次滚滚流出,也不知道是血水也是泪水,浑身颤抖,看着林慕昭可怕的伤势,整个人接近崩溃。
数十息后,林慕昭体内的妖气几乎全部清除,而我则翻身后退数十步,狼狈不堪的抱头惨www.hetushu•com嚎起来,妖气入体,那种千万虫蚁啃噬的感觉无比痛苦,猛然一振双臂,圣气横扫周围一切,但妖火依旧不散,灼烧着我的肉身。
林慕昭声嘶力竭,泪落如雨。
“是玄武?”
“将这片叶子嚼碎咽下去。”神藤树道。
她体内依旧还残存着不少妖气,我忍着浑身的煎熬,不管不顾的以圣力为她疗伤,而就在这个凶险的过程中,霸烈妖气沿着我的伤口渗入肉身,不断与体内的凤凰法印记碰撞,侵蚀肉身,几乎把我的整个上身都点燃了。
……
空中,传来了林慕昭惨厉的叫声。
“嗯。”
就在林慕昭把我的手臂架在自己的香肩上,准备带我离开的时候,忽地圣城的方向传来了一阵轰鸣,地底绽放出一道道七彩圣辉,地核精华即将出世!
我也尾随而去,真羽剑界爆发,仙骨剑五千道灵纹悉数激活,变得无比沉浑起来,三道真羽一起冲进了剑刃之中,顿时火光缭绕起来,配合着东方齐的二十四斩从斜侧猛然攻向了血无疆,剑刃凌空划动,直接画出了一副绝美画卷,李清音的绝世容颜横亘空中,化为一道磅礴剑气轰向了血无疆。
“师姐,你走!”
与此同时,师姐林慕昭剑光转动,同样的一式白鹿剑法凡尘落席卷向对手。
林慕昭从昏睡中醒来,受到凤凰法的刺激,大口喘着粗气,但看到我的模样之后,她泪水夺眶而出,秀眉轻蹙道:“师弟,你疯了…http://m.hetushu.com…快先救自己啊……”
东方齐浑身是血,但眼睛却亮了起来,道:“难道……传说中的半圣榜第一人,玄武传人降世了?”
面前的泥土忽地翻了起来,是一枚金色嫩芽破土而出,嫩芽不大,只有指头大小,但却蕴藏着一种超然的力量。
“啊……”
几乎同一时间,血无疆剑刃回旋,掀起了扑面而来的血气狂澜,强得太可怕,犹如猛火降临,烧得人肉身生疼,剑光一掠之下,居然直接将我金戈画仙的剑意震碎,更可怕的是他居然还有余力,一拳隔空飞来,速度快到我无法抵挡,胸前一闷便也飞了出去。
圣兽玄武的身躯缓缓从云霭中降临,当露出庐山真面之后,龟背上赫然可见一个仙姿绰约的身躯,是一位身穿白裙的少女,手握一柄仙韵流动的宝剑,一张美得不可方物的脸孔根本不像是凡尘女子,长发如水,大眼灵动,充满了仙气。
眼前忽然一黑,痛得无以复加,胸口一片火辣辣的感觉,妖气纵横肆虐,要入侵肉身,但在凤凰法的不死鸟印记驱逐之下被不断驱散,但更让我担心的则是天际,一抹血花飞溅而起,林慕昭的娇躯如落叶般飘零。
“师弟,不要啊!”
……
此时的血无疆虽然衣甲破损,但妖气却前所未有的盛旺过,浑身血色力量缭绕,就连神情都充满了阴狠霸烈的气息,一缕缕血气萦绕在长剑周围,整个人给我的气机居然不像是半圣境,http://m.hetushu•com而与上位圣者都有的一拼了!
“步亦轩。”
“我生而为人,绝不沉沦!”
我抬手服下了一枚圣灵丹,丹药灵气在腹部炸开,飞速补充之前战斗里损失的圣气,而林慕昭、东方齐也各自服下一枚圣灵丹,这种丹药十分稀贵,甚至每一枚都价值连城,如果不是为了事关生死的一战,根本不舍得服用。
“因祸得福,还不错,只可惜,我们的任务还是失败了,血无疆太强,师姐这就带你离开。”
我劫后余生般庆幸:“我也快要被吓死了,还以为逃不过这一劫……”
“吼~~~~”
我急忙扶起她,五指一张,凤凰法真意流淌,疯狂将其打入林慕昭的身躯之中,为她驱离那些吞噬肉身的妖气,否则的话,她很有可能会成为血妖族的一个傀儡,血无疆的妖气经过献祭阵法的加持,太恐怖了,就算是林慕昭的肉身也无法抗衡。
一位半圣,在献祭的力量下就算是不点燃圣墟之火居然也能比肩上位圣者,何等可怕?
林慕昭带着泣声,跪在我面前,无助的看着我。
“师弟……”
身体,即将圣化!
剑刃裹挟磅礴血气,直接将东方齐的剑刃格挡开来,血无疆在速度上比我们强横太多了,一剑震飞东方齐的战兵同时,脚踝蕴满血气直接砸落在东方齐的肩膀上,顿时“喀嚓”一声肩骨碎裂的声音传来,东方齐顿时如同炮弹般飞了出去。
“杀你娘个头!”
心头说不出的剧痛,轰然撞入一片m.hetushu.com古山之中,却根本不管肉身的伤势,挣扎而起,连续数次突破空间,来到了林慕昭身边,她连续撞断数十株古老树木,此时躺在一片碎木之中,双眼紧闭,心口处一道剑痕,内中有火辣辣的妖气在流淌。
空中,仙气氤氲、祥云缭绕,云霭之下一只无比神圣的利爪降临,紧接着是一个庞大的身躯,那是一只圣龟……不对,应该是一种圣兽,龟甲上流动仙韵,身躯周围盘绕着蛇躯,拥有着一颗类似于龙族的头颅,充满仙韵。
但血无疆更强!
神藤树的气机转眼消失,而林慕昭则梨花带雨的从天而降,直接扑在我怀里,美眸通红的看着我:“你快吓死我了。”
林慕昭深吸一口气,美眸中带着淡淡无奈。
猛然一掌挥出,圣气裹挟着林慕昭的娇躯飞了出去,而我自己则低吼一声,跪在地上,万物灵墟激荡了起来,元神颤抖,一整片灵墟开始被点燃,开始了谷爆的过程。
“你的身体,开始圣化了?”
“丝丝~~~”
一声异兽的吼叫,让众人都停止了杀戮,甚至就连血无疆也抬头看向了天空,眸中透着难以置信与震惊。
但血无疆却仿佛横亘空中的禁忌一般,一剑剑无情的将人族修士纷纷斩杀,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够对抗这个人。
“啊啊啊~~~~”
“东方齐。”
看着空中的林慕昭,我跪在地上,泪水滚滚:“师姐,照顾好师尊,师姐,帮我照顾好父亲,再见了。”
“铿!”
传说中的玄武传人,是个女的www.hetushu.com
就在我万念俱灰,即将自爆灵墟之时,一个熟悉的声音而耳边响起,就仿佛长辈的慈爱一般:“傻孩子……”
“师姐!”
但就在这时,空中忽地洒落无数霞辉,云霭中传来了圣洁无比的仙道气韵。
“师姐……师姐……”
……
他一个个的点名,冷冷道:“你们三个是进入世界裂缝中的人族修士最强的三个,来吧,本少主允准你们一起动手,省得我一个个的打杀实在太麻烦。”
血无疆神情冷漠,眸子充满了无情之色,笔直的看着我们。
忍受着剧烈痛苦,我一摆手,道:“师姐,你走吧,去告诉师尊,是我无能,辜负……辜负了她老人家的期许,世界裂缝的气运,我们无能为力了,带着大家走……”
不好,是心脉受损!
“幸好没事……”
师姐对我好,在即将失去她的这一刻,才明白自己有多么在乎她。
凤凰法力量不断冲进林慕昭的伤口,我自己的伤势也疯狂反扑起来,上半身仿佛着火一样,烧尽了上身衣物,露出被血无疆一拳轰出的拳印伤口,甚至仿佛就连眉毛、头发都被妖气被引燃一般,整个人上身都沐浴在烈焰中。
就在这时,我的上身发生了极为恐怖的变化,一道道血红色的筋暴起,更可怕是身后有一股灼热感觉正在酝酿爆发,骨骼开始变得扭曲起来,后背隆起了两团,分明是即将被妖化,化为一个血妖的迹象。
东方齐一声暴喝,剑心合一下劈出了纵横二十四斩,剑光一掠冲天而起,气势磅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