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魇宫

作者:忘语
六迹之梦魇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九章 血蚕丝与机关臂

在石室一角的木架上,赫然摆放着三个大小不一的玉盒。
这头傀儡身躯异常臃肿,两手各持着一面厚厚的黄色盾牌,也不知是何种材料制作而成,纵然在水索中活动困难,但青光砍上去也只能削去浅浅一层。
“又是炼器材料,我宁愿要一件趁手的低阶法器,这才能多几分自保之力。”慕容双却大为失望。
“走吧,这里的宝物都搜集得差不多了,下面该去更高一层了。”钟沉转身走到大门附近的角落处,用脚尖一点某个突出来的地砖。
“很好,这次配合得不错。这里有三个盒子,你选一个吧。”钟沉两手一晃,黑色葫芦和青色短刃同时消失不见,不慌不忙地冲慕容双说道。
一炷香工夫后,另一头傀儡同样倒在了地上。
“是不是对手,要打过一场才能知道的。”木婉儿看着对面的鬼王,阴沉回道。
“这是……”
血色宫装女子自身却踪影全无了。
“这是血蚕丝,听说不但刀剑难损,而且只要灌注灵力就黏性惊人,如此长的一根,恐怕在外界足可价值上千灵石了,比我的紫金石要贵重得多。”慕容双一眼看出了长丝来历。
“速度力量都十分的惊人,但不知防御如何?”钟沉喃喃一声,另一和_图_书只手虚空一抓,青色短刃浮现而出,冲被机关手臂包裹的右臂飞快斩下。
“多谢沉兄,小妹不客气了,希望你我下面也能配合得这般顺利。”慕容双闻言精神一振,娇容绽放地说道。
“不要想太多,我只是按照出力大小分配。你若是没有任何贡献的话,自然不会分你的。”钟沉淡淡说道。
石室另一边,慕容双催动一条银色长索,勉强牵制着另一头人形傀儡,辗转挪移间,脸色发白,显得异常吃力。
钟沉手臂挥动下,在空中幻化出一道道淡金色虚影,速度之快,根本无法用肉眼看清楚。
下一刻,短刃“砰”的从机关臂上弹跳而起。
“轰”的一声巨响,两条长满骨刺的巨臂在上方凭空显现而出,交叉一横,硬生生挡住了两柄血色长刃。
人形傀儡晃了几晃,哄然倒塌!
……
“嗞啦……”
这鬼物白骨头颅,满头披肩黑发,粗大身躯上穿着一条黑色长裙,腰间悬挂九只小上一号的白骨骷髅头,方一现身,就满口獠牙乱咬,口中发出呜呜的女子哭泣声,让闻者奇寒不已。
这时才能看得清楚,巨型鬼物足有十来丈之高,浑身穿着一层黑亮盔甲,两手各持着一条血色长刃,表和-图-书面隐约有一层光焰闪烁不定。
钟沉看着化为机关手臂的金色右臂,面现诧异,心念一动下,整条机关右臂“噗”的一声,轻易没入旁边一侧坚硬石壁中,他顿时大喜起来。
按照资料上所说,整座天兵阁分为三层,一层的傀儡比一层厉害,据说能到达第三层的修仙者,一向少之又少。现在他才刚刚闯过第一层,将进入第二层中。
“阎魔之躯,你终于还是走上了这一条路。”木婉儿一看清楚巨型鬼物的模样,脸色首次大变。
慕容双压力大减,长出一口气后,将银色长索收起,换成了两柄短刃法器,配合钟沉继续攻击过去。
天兵阁作为被三大仙族世家研究过无数次的梦魇宫藏宝地,自然早对大部分机关入口都有记载的。
“咔嚓”一响,不想,钟沉无意中触动了手臂上的某个机关,整条手臂化为点点金光的分解开来,但马上又往同一处聚集而去,转眼间将其右臂完全包裹了进去。
木婉儿身后虚空被一个巨大黑影硬生生撕裂而开,从中走出另外一头巨大鬼物来。
鬼头有着一根长矛般的笔直巨角,水缸般的粗大绿目,利刃般的獠牙,两条手臂和完整身躯紧跟着从泥土中挣脱而出。
“血和_图_书蚕丝虽然价值不菲,但我对这条手臂更感兴趣。”钟沉对长丝不置可否,将其收起后,目光落到了机关臂上,拿起来仔细研究了起来。
钟沉淡然一笑,上前几步将那两个玉盒拿了起来,也打开盖子看了一眼。
“紫星石,这倒是十分有用的稀有材料。”钟沉见了,有几分意外。
慕容双花容失色。
“好,热身就到这里了。下面就让你看看本宫真正的手段,让你明白我才是鬼府主人,真正有资格继承鬼母称号之人。”血色宫装女子看着场中战团激战情形片刻后,蓦然冷冷说道。
“好,好!我也正有此意。”巨大鬼王大吼一声,手中双刃一挥,再次冲对面劈砍而下。
“轰”的一声,钟沉一声低喝,催动着青色剑光终于洞穿一面盾牌,直接没入人形傀儡胸膛处,将上面镶嵌的一枚金色晶石击得粉碎。
慕容双眼巴巴看着,心中大为羡慕。
钟沉面上现出一丝骇然,青色短刃所斩之处,金色鳞片丝毫伤痕未现,这条机关臂的防御力之高,远超其先前所想象的。
“九子阴魔!你将这九子阴魔重新修复了。但是实力大损过一次的它,如何能是我大成鬼王之躯的对手。”巨大鬼王看着对面的白骨头颅鬼物,www•hetushu•com发出咆哮之声的说道。
钟沉毫不停留,手腕一抖,水索一个掉头,幻化成一道道圆圈,将另外一头人形傀儡也困在其中,同时青色剑光一声清鸣,化作片片寒光飞卷而去。
他随之又将机关手臂一番研究,反复解开重新包裹右臂数次,这才放心地就此让右臂带着机关手臂不再解开,并将长袖放下,将其彻底遮掩起来。
“嗖嗖”的破空声接连传出……
话音刚落,巨鬼双臂一动,两口长刃就化作两道血光,冲木婉儿所在之处一闪斩下。
慕容双嫣然一笑,毫不在意地走到木架上,挑了一个最小的盒子,当场打开。
整座石室中心处机关声传出,一条向上的石阶显现而出,直通石室顶部。
“嘿嘿,这还要多谢姐姐的成全,当初要不是你将我扔进万鬼之窟,我又怎能有机会沟通阎魔,修成这鬼王之躯。”巨大鬼王张口发出嗡嗡的巨响,仿佛要将整座山腹都给震垮一般,但听话语意思,赫然就是血色宫装女子变身而成。
随之她两手掐诀,口喷一团团血雾,将自己身形淹没了进去,地面开始剧烈震动起来。猛然间,血雾处泥土碎裂而开,从中钻出一颗巨大鬼头。
“这怎么可能?”慕容双见了,更是失声出口。
http://www.hetushu.com一个盒子中放着一团手指粗细的半透明长丝,一个盒子中放着一条由各种机关零件拼凑而成的手臂,通体金光灿灿,被一片片精美异常的鳞片包裹着,仿佛一条蛟龙手臂。
血光尚未落下,滚滚腥风就先让附近泥土山石消融软化,竟然剧毒无比!
九子阴魔则低泣声不断,两条手臂一晃,化为两柄白骨巨鳌,毫不畏惧地迎了上去,同时腰间的九枚骷髅头则在一阵轻笑声中,自行脱落而下,化为了九名头扎冲天辫,腰缠红色肚兜的白胖童子,手中各自拿着一柄缭绕黑气的骨叉,也冲巨大鬼王蜂拥而上。
“能够单独出现在这里的傀儡部件,果然不是一般之物,真是找到好宝贝了,应该是大有来历吧。”钟沉露出满意之色来。
钟沉身处一间石室之中,单手托着一枚黑色葫芦,从中源源不断的喷出一道道蓝色水索,将一头两丈来高的人形傀儡捆束得一圈又一圈,另一只手则单手掐诀,催动着一道青色剑光,围着傀儡拼命削切不停。
纵然他对此女感观不好,但自从进入天兵阁后,因其手中法器擅长缠斗,倒是数次帮上了忙,如今倒不好一直不加理睬了。
天兵阁内。
里面放着一块鸡蛋大小的紫色矿石,表面隐约还闪烁着点点金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