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魇宫

作者:忘语
六迹之梦魇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二章 天变

片刻工夫后,一个人影从不远处草丛中走了出来,却是一名身穿蓝袍,满脸虬须的威猛大汉。
正是蓝袍大汉。
这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怔。
“正是恒岳三凶的老大,他也已经遭了毒手。”一名其他势力的修仙者一听这惨叫声音,大为骇然。
蓝袍人双目紧闭地重新现露出了身形,在虚空中先是一动不动,但几个呼吸后就缓缓睁开了双目,目光清明透彻,哪还有半分先前的痴呆之色。
刚才冲进去蓝袍大汉竟如此厉害,不但将门口两人轻易击杀,甚至还冲进去瞬间取了恒岳三凶老大性命。一干人等却在大店外泛起疑来,一时间,谁也不敢贸然闯进去。
几乎同一时间,大殿内也传出另一个男子的怒吼声,接着砰砰的打斗声传来,但最终还是化为了一声凄厉之极惨叫。
就足足半个时辰后,黑压压的乌云中一道粗大银色电弧劈下,将白球击个粉碎。
大殿门柱处的两名高大青年大怒,大吼之下,身形再次暴涨一截,四条手臂闪电般向黑影抓去,就要将其撕裂个粉和*图*书碎。
竟然是那尊儒生模样的神秘雕像,此刻双目晶莹的静静看着中年男子。
就在所有人大感意外之时,蓝袍大汉目光落在了殿堂上时,原本木然的目光竟渐渐出现了几分生气,“嗖”的一声,其骤然化为一道黑影,直奔大殿入口处激射而来。
同一时间,梦魇宫某个极其隐秘的黑暗深处,一声长长的叹息发出。
“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情形不对,快撤!”钟蝠凝望着殿堂上方成型的白色风柱片刻后,感觉四周空气变得凝滞异常,连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这才蓦然一惊,急忙大叫一声道。
“这般讲来,前辈也无法肯定了。算了,不管是什么人做的,晚辈这一趟算是白跑了,下面只能直奔神鼎峰了。”钟沉有些可惜的摇摇头,身形一转,脚下水轮浮现,朝着另一方向开始低空飞去了。
“这就是金阙池所在的金光岛?”钟沉悬浮在高空中,居高临下地看着下方几乎化为灰色荒漠的岛屿残骸,彻底无言了。
这让殿外之人个个眼红和*图*书不已。
与此同时,包裹蓝袍大汉的乳白色液体开始凝固,最终化为了一颗巨大白球,静静的悬浮在空中不动了。
那自称恒岳三凶的两名高大青年似乎对钟家人同样有些忌惮,见钟蝠等人未出头后也未再挑衅什么,只是双手抱肩,一左一右的堵住了大殿入口。
“啊————”
“哈哈,哈哈,我终于回来了……”蓝袍大汉大笑起来,接着两手将往脸上一搓,大片死皮脱落而下,转眼间,一个面目儒雅的中年男子面容浮现而出,竟然和钟沉见过的神秘儒生雕像生得一般无二。
这时,从大殿内不是传出阵阵剧烈的天地元气波动,显然恒岳三凶的最后一位正在金阙池中大捞好处。
这话一出口,其他三名钟家弟子面面相觑。
“石铭,给我等着,我不久后就会亲自找到你本体所在,让你明白,谁才是梦魇宫真正的主人!”中年男子看着雕像消失之处,仰首发出怒吼的声音,随之冲天而起,化为一道白虹的破空而去。
就在这时,一阵男子异常高兴hetushu•com的声音传来,听起来极远,但落入众人耳中却清晰异常。
只是片刻间的工夫后,大殿内传出轰隆隆的闷雷声,接着整个岛屿的上空乌云浮现,狂风乍起,百余里内的天地元气在某种神秘力量控制下,疯狂往岛屿中心处殿堂内灌注而去,浓稠之极的天地元气竟隐约形成一道冲天而起的乳白色巨型风柱。
他双目发直,口中不停地重复着“找到了”的话音,竟是个呆傻之人。
此刻的他,两手紧紧握拳,双目圆睁凸鼓,浑身血肉都在皮肤下一块块的蠕动不已,更不时有一道道血丝从其身体各个部位喷射而出,浑身上下鲜血淋淋,好不狰狞万分。
钟蝠骤然睁大了双目,只见那两名高大青年身躯,此刻赫然如同木乃伊般的干瘪无比,仿佛只剩层皮包裹着骨头,一丝血肉都没有的模样。
包括钟蝠在内的一干修仙者惊恐地四下飞遁而逃,却根本来不及了,只听一声地动山摇般巨响,近半岛屿都被白色巨手一压粉碎,直接沉入了海底。
一声撕破长空的吼声传出,一道和_图_书人影在大团乳白色液体包裹下徐徐从殿堂中升出。
……
“找死!”
“轰”的一声,白色巨手化为白色元气的溃散开来。
“果然是你,石铭!”中年男子一看见雕像,咬牙切齿的一字字说道,仿佛和对方有不同戴天之仇。
“砰砰”两声,人影从大门处一闪而过的冲入殿门内,两名扑近的高大青年却哼也没哼一声的倒飞出去,重重砸在了附近殿柱上,再缓缓掉落而下。
但几乎同一时间,整座殿堂顶部爆裂而开,白色元气风柱在一股无形力量作用下幻化成了一只小巨山般白濛濛巨手,毫不客气地冲殿外一干修仙者狠狠拍下。
“砰”的一声,虚空波动一阵动荡,某个东西现形,但一晃之后,就出现在了另一边虚空中。
“钟小子,这里有很多的残留元气波动,应该有人施展了十分惊人的神通才导致这里变成这样的。从时间上看,应该是大半日前发生的事情。”钟沉肩头上,不知何时多出一只淡金色的拳头大松鼠,同样盯着下方岛屿口吐人言说道。
“金王前辈,能被http://m.hetushu.com你称为大神通,可见出手之人实力绝非筑基期修仙者了?”钟沉听了,有些动容。
不光如此,蓝袍大汉双手继续身躯上一阵摸索,更多灰白色死皮层层脱落后,身形赫然比先前矮了一头,皮肤也变得白腻晶莹起来,和先前威猛大汉比起来,根本是截然不同两人。
“给我滚出来!”中年男子忽然一个转身,虚空一抓,一只白色大手浮现而出,冲附近某个空荡荡之处闪电般一捞而下。
“这个不好说,有些宝物或者特殊的血脉之力也并非不可能做到此事的。”这淡金色松鼠赫然是天级傀儡金王的另一具化身,此刻大模大样的回道。
岛屿上的一切开始迅速枯萎起来,大片草木化为了灰烬,甚至连坚硬石头都飞快风化成尘,整座岛都变成了灰蒙蒙的颜色。
但儒生雕像只是在原处静静的呆了片刻后,就一个模糊后,再次消失得无影无踪。
“啊!”
这时,从四周涌来的天地元气纷纷找到目标般的往蓝袍大汉四周的乳白色液体灌注而去,让体积越来越来,渐渐将蓝袍大汉彻底淹没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