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魇宫

作者:忘语
六迹之梦魇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一章 金王

“敢用这种口气命令金前辈你……莫非是梦魇宫主人?”钟沉听了这话,真吓了一大跳。
钟沉对此毫不吃惊,袖子一扬,将二者收了起来,接着辨了辨方向后,继续向前飞遁而去。
“可是蝠叔……如此做话,岂不太丢钟家的脸面了。”另一位钟家弟子也忍不住的开口了。
“不可能,那股神念虽然比我强上一筹,但也顶多是元婴级存在,不可能是梦魇宫主人的。另外,他若真是梦魇宫之主的话,早就可以通过我晶魂中禁制控制我,甚至将灵智直接抹去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又何必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金王摇摇头的回道。
“你觉得自己实力比他们如何?”钟蝠阴沉着脸孔,没有直接答应这名弟子,反看了一眼先前被打伤的两名小势力修仙者问道。
“应该差不多吧。”狰狞钟家嫡系弟子虽然也一向心高气傲,但也知道能同样闯到这里的那几名修仙绝不会比自己差哪里去的,顿时气势大减。
“不管怎么说,第四层明明有这么多好东西,你却一个都不让我拿,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况且,我还将你丢失手臂还你了。”钟沉一翻白眼的说道。
“哦,还有这事,望金前辈指点一二http://m.hetushu.com。”钟沉闻言,精神大振。
“活着的人才有一切,若是死人的话,又有何脸面可丢?”钟蝠毫不犹豫的说道。
二人一前一后,向远处低空飞去。
“既然天兵阁的那般多好东西无法带出来,有关梦魇宫之主的信息,你总能透漏些给我吧。这说不定对我下面的行程,有些许帮助的。”钟沉叹了口气,不甘的又问道。
竟是两名修仙者手断腿折的出现在那里,鼻青脸肿,仿佛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部位。
“钟家?别说在这里的只是你们几个小猫小狗,就算钟家弟子全在这里,也得让我们三兄弟先用完金阙池才行?别人怕仙族世家,我们三个兄弟可不在乎的,若是不服气的话,尽管也上来试试我二人的龙象之力。”高大青年中一人,挥了挥拳头,狞笑的回道。
而在殿堂外面的草地上,赫然还站着其他七名修仙者,其中三人的服饰打扮和地上两人一般,似乎是同一势力之人,另外四人衣袖上赫然绣着一个银色的“钟”字,却是钟家弟子。为首一名看似病殃殃的面孔焦黄老者,正是钟家一行人名义上的首领“钟蝠”。
当他闻言精神微振,http://m.hetushu.com好奇的再追问下去时,这位金王不肯多讲什么了。钟沉也只能将信将疑的暂且相信了。
“混账!蝠叔,这恒岳三凶如此蛮横,我们也只有出手了。”那名钟家弟子大怒,转首冲钟蝠言道。
钟沉原本以为自己这下占了大便宜,有了一具可以和元婴相媲美的天级傀儡,下面就可以横行整个梦魇宫中。但等契约真正签完后,他才从金王口中得知,其正处于数千年一次的能量枯竭期,虽然勉强可以不用沉睡,但要恢复元婴级的实力,起码要上千年的能量积累。现在的话,他为了维持日常清醒,也只能以筑基级手段应敌。
“这……”这名钟家嫡系青年一时语塞。
“恒岳三凶!其他人也就算了,你们还真敢阻拦我们钟家人不成?”一名钟家嫡系弟子看到两名身材高大青年,脱口而出的喝问道。
“好了,你这小子不用想得太多了,对方这种存在不会对你们这些进入梦魇宫的小辈感兴趣,否则历次梦魇宫大开也不会任由你们进进出出了。不过,我这次离开后,天兵阁无人主持下会自我封印起来,这样也好,省得还有人能闯入第四层,从而找到我的根脚。”
原本期待的元和*图*书婴级帮手一下变成了筑基期实力,这中间反差也未免太大了,即使钟沉听了也大感沮丧。
不过,好在这位金王又说,其虽然不能动用金丹以上手段,但因为是傀儡之躯的缘故,真正实力又远非筑基级修仙者可以衡量的。
“既然知道技不如人,又何必打肿脸充胖子,反正老夫自问不是恒岳三凶对手。毕竟这三人在天南修仙界也算鼎鼎大名的,否则又怎敢霸占这金阙池。”钟蝠冷冷说道。
“我这条手臂是多年前某次沉睡时,因为某个特殊缘故掉落的,按照神兵阁规矩,只能当做战利品放在前三层,能被你得到也算是缘分。第四层宝物虽多,但那些加起来又哪有本座这个天级傀儡价值高,我虽然法力受限,但机关术、炼器术无一不通,更可替你操控其他傀儡迎敌,还有何不满意的。”金王闻言,傲然回道。
“我从灵智诞生之日起,就被困天兵阁第四层内了,炼制我的人是不是就是梦魇宫之主,我自己也不清楚,又如何告诉你?不过,这梦魇宫内像我这般的半自主存在,应该不只我一个。”金王蓦然又想起了什么,声音首次变得凝重起来。
在高达四五丈的大理石门柱前,“噗噗”几声传来www•hetushu.com,两道人影从殿堂内被抛了出来,重重摔在了外面的杂草上,传出一片的惨痛声。
“石兄,朱兄,你二人没事吧?”另外三人修仙者见此,急忙抢出来上将两名同伴扶了起来,手忙脚乱地取出几张疗伤符箓用到二者身上。
钟蝠见此,神色极为凝重,其他三名钟家弟子也是脸色难看至极。
“说起来,我虽然诞生灵智已经数万年之久,但对这梦魇宫其他地方的了解可能还不如你这个外人多,本座对下面的行程大为期待啊。”金王望了望谷口方向,口气又变得兴奋异常。
钟沉点点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哼!我们早就说过了,等我们三兄弟在金阙池中洗髓易经完后,你们这些后来之人才准进来。好言好语不听,非得让我们用傀儡教训一顿,才肯老实下来。”从殿堂门柱里面传出了一个男子嗡嗡的声音,接着沉重脚步声响起,从里面走出两名高大青年,浑身肌肉凸鼓,遍布诡异黑筋,满脸横肉。
“你知道什么,我虽然自己产生了灵智,甚至拥有了远超灵傫层次的自主晶魂,但是主人当年所下的几条重要禁制仍然尚在的,除非你能够通过那几条考验,否则第四层的任何法器和傀儡你都不能带走的,否和_图_书则,我会第一个就会对你出手。另外你想想,要不是这些限制,我怎会签下魂契后才能随你离开,早就自行跑了出来,又何必被困于那尖锥之地如此多年。”金王听了,嗤之以鼻。
眼见到了谷口的时候,金王从怀中摸出一个盒子,一拍胸口,一颗微微跳动的心脏般东西脱落而下,稳稳落入盒子中,随之身躯一阵收缩嘎嘣变形,转眼间也化为了一颗拳头大金灿灿圆球,二者静静悬浮在虚空中。
“前辈还真够小心的。”钟沉只能撇撇嘴,不再多说什么了。
此刻,他没有好气的冲这位金王说道:“金王前辈,你自己无法动用金丹以上实力,为何死活不让我带走几具地级傀儡。有了那些地级傀儡话,我也无需你亲自出手相助了。”
“我选择的这座传送阵应该是离神鼎峰较近的一处地方,途中还会经过可以洗髓易经的金阙池,希望不会让前辈失望。”钟沉不加思索的说道。
梦魇宫内,某片青色湖泊的岛屿中心处,耸立着一座用白色石材修建的宏伟殿堂。
“这是万年前的事情了,我虽然无法离开天兵阁第四层,却曾经接触过一股强大神念,竟然用威胁的口气让我不得离开天兵阁,否则就要毁掉我。”金王语气变得愤怒起来。